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873章 发现天赋,哄哄谢狗(二更)

第873章 发现天赋,哄哄谢狗(二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二十分钟后,这盘棋还在继续。

    韩廷端着下巴,拧紧眉头,陷入沉思,然后慎重地走出下一步:“将军。”

    江扶月坐直,“士”挪前,护“将”。

    暂时解除危机。

    韩廷:“再将。”

    江扶月“士”归位。

    结果,韩廷一个回手掏,吃了她的车!

    江扶月轻啧一声。

    韩廷抬头,看着她傻笑:“嘿嘿……”

    整整四十分钟,这盘棋才终于下完。

    虽然最后还是江扶月赢了,但并不像赢老爷子那么轻松。

    韩廷挠挠头,也不沮丧:“我就说我技术不行嘛,看吧,果然输了,还下了那么长时间……”

    他以为像老爷子那样十几二十分钟就分出胜负才是正常的。

    殊不知,对手越难缠,双方势均力敌,时间才会拖得越久。

    “你学多久了?”江扶月突然开口。

    “啊?学什么?”韩廷不在状态。

    “象棋。”

    “en……”他想了想,“两个月吧?对,两个多月,不到三个月,怎么了?”

    江扶月顿时表情复杂。

    “姐?”

    “没事,你很有天赋。”

    “……?”

    曾经,夜牵机说楼明月学棋,是上等资质。

    但现在江扶月能感觉到韩廷在棋类,至少象棋方面的天赋,应该比她更好。

    毕竟,她上辈子学棋两三个月的时候,可下不出这个水平。

    韩廷有点懵,也根本不信,觉得他姐是在安慰他。

    但这个情,他还是领的,便朝江扶月露出一个感激的笑容。

    江扶月知道他误会了,也没解释,只问:“你喜欢象棋吗?”

    “以前看不懂的时候不喜欢,但知道了规则以后,觉得还挺好玩的,就像那个斩首游戏,一路铲除小喽啰,最后再干掉大Boss,当然级别高的话也可以空降刺杀……”

    说起游戏,这孩子两眼放光,可来劲了。

    等韩廷上楼回房间之后,江扶月找到韩慎。

    “月月?你怎么来了?”见江扶月到书房找自己,韩慎还挺惊讶的。

    她也没废话,简单地说了她跟韩廷下象棋的事。

    韩慎不太明白,发懵的样子跟韩廷如出一辙,真不愧是父子:“……象棋?臭小子什么时候会下象棋了?”

    不是整天抱着那个破篮球吗?

    江扶月嘴角一抽,这是有多不关注自己儿子?

    确定是亲生的?

    江扶月又一次郑重地说了一遍:“韩廷会下象棋,而且在这方面天赋很高。”

    “就他?还天赋?月月,你别开玩笑了……”韩慎摆摆手,像听到什么有趣的笑话一样。

    江扶月面色微凛:“舅舅,你觉得我像在开玩笑吗?”

    韩慎笑容一滞,目光微愣,对上她认真的眼神,半晌才反应过来:“……真的?”

    “嗯。”

    “可我还是不太相信,那臭小子从小到大就没个正形,这……”突然告诉他,其实小崽子还挺优秀?

    说真的,韩慎也是见惯大风大浪的人了,仍然觉得措手不及、难以置信。

    可能失望太多,渐渐地也就不抱希望了,他甚至连继承人的位子都没想过交给韩廷,以后等他退休,就请职业经理人来管理公司。

    韩慎:“他可能就是误打误撞?或者确实下得好那么一点点?至于天赋……谈不上吧?”

    “舅舅,他差点赢了我。”江扶月一字一顿,提醒他。

    韩慎僵住,随即垂眸,陷入沉思。

    良久,他才重新抬眼,漆黑的瞳孔泛出幽幽亮色:“月月,你说阿廷天赋高?”

    “是。”

    “有多高?”

    “堪当国手。”

    韩慎一震。

    ……

    该说的说完,江扶月离开书房,回到自己房间。

    等洗完澡,换上睡衣,拿起梳妆台上的手机时,才发现有三个未接电话,且都是来自同一个人!

    她赶紧回拨,嘟声之后,那头很快接通,却没有主动说话。

    得!生气了。

    “……谢教授?”江扶月试探着开口,凉中沁甜的嗓音带着几分哄人的小心:“睡了吗?”

    “……没有。”

    “你看今晚的月亮好……”呃!

    江扶月在透过窗户望向天际的瞬间,话也戛然而止。

    因为,今晚没有月亮。

    那头显然也发现了,轻叹一声:“敷衍人都不知道找个好点的话题。”

    “哪里是敷衍?我明明就在哄你。”

    “哄、哄我?”

    “是啊,你生气了,还是我惹的,难道我不该好好哄一哄?”

    那头,谢定渊举着手机,耳朵忽然就红了。

    嗯,一定是手机屏幕温度太高!

    “对不起啊,我回家了,手机放在楼上房间里,没听到你的电话。”

    顿时,谢定渊就像蔫巴的皮球,什么气都没了。

    “我听徐老和彼得教授说,你今天下午离开实验室了,一直没接电话,我以为出了什么事……”

    江扶月不接电话,通常都是因为在工作,手机调成了静音,或者直接关机。

    但没工作的时候,也还是一直不接电话,难怪谢定渊会担心了。

    “没事就好。”

    “你在家?”

    谢定渊:“嗯。你呢?”

    “我也是。”

    男人喉结一滚:“洗完澡了?在房间里?”

    江扶月:“嗯。”

    “那……能视频吗?”

    “好啊。”

    两人挂了电话,改用视频聊天。

    接通瞬间,穿着粉色吊带睡裙的江扶月出现在屏幕上,晕黄的灯光打在女孩儿雪白单薄的肩头,撞碎成一片温柔。

    修长的脖颈,精致的锁骨,覆着牛奶果冻般滑嫩白皙的肌肤。

    男人看呆了。

    咕咚——

    不争气地咽了咽口水。

    江扶月眨眼:“你很渴吗?”

    “渴……还热。”

    “?”已是深秋时节,哪里还热?

    哦,估计谢定渊跟她一样,房间里都开着地暖,她不是也穿着睡裙吗?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

    期间,谢定渊眼神发飘,每次一触及屏幕,视线就弹开了。

    江扶月:“……你是不是还有事没做完?”

    这人有强迫症,她是知道的,估计今天的任务还没完成,又不好意思主动挂断,所以坐立难安。

    谢定渊:“……什么?”

    江扶月很理解这种心情,今日事,今日毕,她也是这样的。

    “那你去忙吧,忙完早点睡,晚安!”

    说完,就结束通话了。

    谢定渊:“?”这?

    ……

    第二天江扶月下楼的时候,只见韩慎和韩廷父子俩已经坐在餐厅吃早饭了。

    父子之间气氛不太愉快。

    韩廷好不容易放个周末,好不容易才能睡个懒觉,他又不像小叔,除了拍戏,其余时间都可以在家里当猪,想睡到什么时候,就睡到什么时候。

    所以,节假日周末的懒觉时间,他尤其珍惜,结果今天一早他爸也不知道抽的什么风,居然直接冲进卧室,把他从被窝里拽起来?

    韩廷当时迷迷瞪瞪的,眼睛也被睡意糊住,惺忪朦胧。

    恍惚间还以为是在做梦,于是朝他爸挥出了赶苍蝇地手势:走开走开,烦死了……

    韩慎见叫不醒,干脆直接上手。

    在屁股蹲儿挨了两下揍之后,韩廷彻底清醒了。

    一看时间,才七点五十!

    “……爸,您是不是疯了?”灵魂发问。

    回应他的是亲爹一个爱的闹镚儿,弹得他嗷嗷乱叫。

    “起来,洗漱,给你一刻钟收拾自己,然后下楼吃早饭。”

    韩廷满腹怨气地坐在床上,顶着一头爆炸鸡窝,生无可恋。

    “哦,对了,”临走前,韩慎还不忘回头叮嘱:“穿正式点,那套定做的白色燕尾服不错。”

    韩廷:真病了?大清早,总不能去参加什么宴会吧?那他穿个屁的燕尾服?

    最终,胳膊肘还是没拧过大腿,韩廷只能穿得人模人样地下楼。

    此时,他正一边吃着三明治,一边大发牢骚:“爸,你让我穿成这样,到底要带我去哪啊?不会是相亲吧?你你你终于要我卖到别家豪门当联姻赘婿了吗?!”

    “……有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