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874章 骚包老谢,甜蜜约会(两更合一)

第874章 骚包老谢,甜蜜约会(两更合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具体什么事韩慎没说。

    吃完早饭,就带着韩廷出门了。

    父子俩一边走一边斗嘴。

    准确来说,应该是韩廷一直碎碎念,韩慎始终保持为父的高冷。

    上午十点,谢定渊打给江扶月:“我到了,出来。”

    “这么快?”

    “约会不积极,思想有问题。”

    “……”啧。

    江扶月对着全身镜前后左右照了一下,确认没有问题之后,才系上腰包,拿好墨镜、遮阳帽下楼。

    等她出去别墅大门,只见一辆蓝色敞篷出现在眼前,而谢定渊坐在驾驶位上,戴着墨镜,侧头朝她露出一个笑。

    说实话,江扶月有那么一瞬间懵住。

    首先是这辆骚包的蓝色迈凯伦,标志性的纨绔富二代座驾。

    谢定渊不是喜欢黑色奔驰吗?

    其次是他这身打扮。

    裤子看不见,不好评价,常穿的衬衫换成了黑T,头发也往上梳,还定了型,整个人看着年轻十岁不止。

    嗯,酷boy本酷。

    江扶月拉开副驾剪刀门,两腿并拢,仰倒式坐进去,她该庆幸今天没穿裙子,而是紧身牛仔裤配铆钉靴,所以这个跑车落坐的姿势才看着没那么矫情做作。

    刚系上安全带,男人就迫不及待一脚油门轰满。

    发动机咆哮的声音乍然响起,接着,车如离弦之箭猛窜而出。

    只在宽敞的街道留下一记残影。

    这男人今天有点狂啊!

    江扶月坐在车里,侧着头,似笑非笑打量他。

    “咳!”

    谢定渊率先绷不住,“你看什么?”

    “看教授开超跑炸街啊。”

    男人脸红了,表情略带窘迫,眼神流露出几分不确定的忐忑,“我这样……很奇怪吗?”

    可老太太不是说:“女孩子,尤其年轻漂亮的女孩子,大多喜欢阳光帅气的男生。你整天穿个衬衫西裤,开个黑色奔驰,活脱脱一副老男人的样子,生怕别人不知道你跟月月的年龄差啊?”

    那一刻,谢定渊愣住,满眼困惑跟茫然。

    自己这样穿不行吗?可月月从来没说过啊!

    “行了,包在妈身上!”老太太一拍胸口,开始替他捯饬起来。

    一刻钟后,谢定渊穿上从钟子昂衣柜里翻出来的新T恤,架着亲妈给搭配的太阳镜,头发也做过新造型,上了停在车库很久没开但依然崭新锃亮的迈凯伦。

    出发前,老太太打包票:“我儿子帅惨了!月月肯定喜欢!”

    但就目前看来,好像……

    江扶月:“奇怪是有点奇怪。”

    他嘴角一紧。

    “不过,”下一秒,女孩儿话锋陡转,“帅也是真的帅,像刚毕业的大学生。”

    “真的?”男人两眼放光,漆黑的瞳孔泛起显见的愉悦,眼角眉梢都舒展开。

    江扶月:“你刚二十出头那会儿,就是这种风格吗?”

    “这种风格是哪种风格?”

    “en……中二纨绔,风流公子哥。”

    谢定渊:“……”刚才不是还夸我帅来着?怎么变了?

    江扶月好像知道他在嘀咕什么,莞尔一笑:“帅跟中二风流又不矛盾。”

    “……我不风流。”老实人红着耳朵憋出一句。

    “嗯,你不风流,还很专一。”

    这、又夸他了?

    谢定渊只觉一颗心忽上忽下,忽重忽轻。

    他发现,想要听懂女人说的话,好难噢!

    “总之,你就说你喜不喜欢我这样吧!”谢定渊耐不住了,一个直球打过去。

    “喜欢啊!特别喜欢!”江扶月脱口而出,没有半点犹豫。

    男人止不住嘴角上扬。

    咳……其实吧有时候,女人说的话也没那么难懂嘛。

    江扶月:“现在去哪里?”

    谢定渊:“你想去哪里?”

    “开着超跑不去滨江大道兜一圈可惜了。”

    “好,那先去滨江大道。”

    ……

    时值深秋,阳光不炽,微风习习。

    滨江大道迎着湿润的江风,愈加凉爽。

    迈凯伦疾驰而过,江扶月长发飞扬,迎风招展。

    兜了一圈,她有点手痒。

    谁说只有男人才喜欢好车?女人也照样喜欢!

    “让我开一圈?”

    谢定渊自然不会不允。

    靠边停后,两人交换座位。

    江扶月抬手搭上方向盘,双目平视前方,“准备好了吗?”

    谢定渊:“?”准备什么?

    不等他开口,油门瞬间轰到极致,发出猎猎响声,接着车狂蹿而出。

    惯性之下,谢定渊后仰砸到椅背上,扑面而来的劲风吹得他有点懵。

    江扶月体会着飞驰的快感,脚下油门一直没松,车速越来越快,她嘴角的笑也越来越大。

    “月月!”谢定渊难得严厉,“有限速,别闹!”

    江扶月:“我没超速啊~”

    男人瞥了眼仪表盘,还真没超速,但却在超速边缘反复横跳。

    “你怕啦?”她扬声,笑得肆意酣畅。

    他咬牙:“小疯子。”

    江扶月大笑。

    这个速度也就保持了三十秒吧,“好了好了,知道你遵纪守法……”

    言罢,速度随之降下来。

    都说江扶月循规蹈矩,其实不然,她循的是自己的规,守的是心中的矩,所以,比起谢定渊世俗意义上的绝对正直,她的行为标尺更随心随性。

    同时也意味着不可控。

    她心里认为对的,即使道德范围不允许,也依然会去做。

    但遇到谢定渊,她不介意把底线原则往更普世大众的标准上靠。

    一段感情除了享受对方的迁就之外,偶尔也需要给予反馈。

    哪怕谢定渊喜欢她更多,一味单方面的付出也不可取。

    很快,速度降下来。

    谢定渊不敢让她开了,“咱们换回来?”

    “不换。”

    “月月……”他一脸无奈。

    江扶月靠边停,下车之后却并未换到副驾驶,而是径直下去江滩边。

    她一边走,一边回头跟谢定渊说:“风吹够了,下来走走。”

    说完,拔腿朝最热闹的地方跑去。

    谢定渊一愣,赶紧锁了车,抬步跟上。

    那个地方之所以热闹是因为围了一大群人。

    挤进去一看,才发现是个玩射击的游戏摊,一群年轻父母正带着自家小孩儿打气球赢毛绒玩具。

    “嘶!怎么又没打中?老板,你这枪是不是不行啊?”

    一个年轻爸爸忍不住吐槽。

    老板二话不说把他手里的气枪接过来,对准板子上的气球,砰砰砰——

    三发全中!

    打完,老板重新坐回小板凳上,优哉游哉地抽了两口旱烟,轻哼:“拉不出屎也别怪茅坑啊!”

    “噗——”周围有人忍不住笑起来。

    “哈哈哈……”

    “伤害不大,侮辱性极强。”

    那名年轻爸爸一气之下牵着儿子挤出人群:“不玩了!再也不玩了!”

    小孩儿还不依不饶:“我要熊熊,要熊熊……”

    “一会儿去店里买行了吧,祖宗?!”

    “要大号。”

    “……”

    这对父子离开后,又有人交钱要玩。

    “比准头而已,我以前练过飞镖呢,我还就不信真有这么难!”

    事实证明,话不能说太满,否则脸疼。

    这位练过飞镖、豪情万丈的爸爸比上一个还不如,因为——全部脱靶。

    “老板,你这枪确实有问题啊!怎么打都打不中。”

    老板拿过来,哐哐给演示了两下,嘀咕道:“又一个怪茅坑的……”

    男人双颊涨红。

    五岁的女儿抓住他的手,懂事地说:“没关系爸爸,老师说,重在参与,得不得奖不重要。”

    “诶——”男人叹了口气,摸摸女儿的小脑袋,“走,爸爸带你吃汉堡!”

    “真的吗?!”

    “当然!走喽——”

    “妈妈,跟上!今天爸爸请客呢!”这一家三口也离开了。

    但还是有不信邪的想试试,老板来者不拒,示意扫码付款,然后把弹夹重新填满,递给新的客人。

    谢定渊和江扶月站在人群里,小声咬耳朵——

    “明明射不中,大家为什么还要试?”谢定渊不是很理解。

    他觉得一个人应该学会吸取教训,不仅是自己的,还有别人的。

    江扶月嘴角一抽:“不是每个人都有自知之明。”

    大部分人往往看不到自己的普通,反而抱着“或许我就是例外”的侥幸,去参与一些没有把握的冒险。

    其实说白了,就是在赌。

    万一呢?

    江扶月:“当然,还有一个客观因素。”

    “什么客观因素?”

    “你没发现这个老板划的线比其他家都要近吗?”

    谢定渊朝隔壁几个摊位看了眼,果然,射击线到气球板的距离都比这家要远。

    江扶月:“近就意味着射中难度更低,可能性更大。”

    所以大家才都想试试,因为确实看着不难!

    谢定渊:“这个距离有什么问题吗?”

    “距离没问题,但有些东西看着容易,真正上手就未必容易了。”

    男人眉眼轻动,凑到她耳边,热气燎人:“你是不是看出什么了?”

    江扶月:“根据现在的太阳高度,划线位置正好在逆光折射区域,人往那儿一站,就会被阳光晃到眼睛,看都看不清,还怎么射中?”

    果然,又一个人铩羽而归。

    他不敢抱怨枪有问题,怕被老板怼……

    江扶月撸起袖子:“我来玩一把。”

    她戴着墨镜,头上一顶荷叶边遮阳帽,遮挡之下看不清具体相貌,但长腿纤腰,身材高挑,穿着打扮尤其时髦。

    谢定渊掏出手机,扫码付账。

    老板嘴角笑容加大,像这种年轻情侣最舍得花钱玩了。

    江扶月接过枪,后退,远离那条界限。

    “咦?”

    “你怎么往后退啊?”

    “前面一点更容易打中咧!”

    “还有,你都不摘墨镜和帽子吗?万一挡住视线怎么办?”

    “诶?咋还在往后退?”

    “她到底会不会玩儿啊?”

    “要不让男朋友打算了,感觉女孩子玩这种射击类游戏都不怎么行……”

    对于这些质疑和议论,江扶月充耳不闻。

    只有老板看着她的动作,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退到一定位置,江扶月觉得差不多了,停住,双腿岔开站定,然后端起枪,瞄准。

    “好家伙!技术看上去不咋地,动作倒是漂亮。”

    “有内味儿了。”

    “不会是哪个明星网红摆拍吧?也没看见摄影师啊!”

    “打了!打了!”

    只听砰砰砰——

    十几响连发。

    立板上的气球应声而爆了,还是挨个儿爆过去的。

    众人目瞪口呆。

    老板直接傻住。

    只有谢定渊勾唇,露出一记浅笑。

    “卧槽!”

    “什、什么情况?”

    “我眼睛没花吧?”

    几个小孩儿兴奋得跳起来,一边鼓掌一边大喊:“姐姐好棒!”

    等板子上的气球全部清空,江扶月微微一笑:“完了。”

    不等老板反应过来,她又朝谢定渊扬了扬下巴,后者心领神会,赶紧扫码付了第二把的钱。

    江扶月还是站在原本的位置,又用剩下的子弹清空了第二块立板上的气球。

    顿时,周围响起一片叫好声——

    “哇!美女厉害了!”

    “这这这……百发百中啊?”

    “退开一米多还能清板,牛X!”

    “是专业练射击的吗?省队还是国家队?明年是不是要去参加奥运会啊?”

    由于只有两块板,没有气球可以再给江扶月打,她放下枪,直接走过去拎起最大的两只玩具熊,一手一个。

    那架势,一点都不客气,跟拿自己家东西似的。

    在经过老板身边的时候,她还气死人不偿命地丢下一句:“奖品不错,谢了。”

    “老板生意兴隆。”谢定渊也表达了美好祝愿。

    说完,两人就这么……

    走、走了?!

    老板这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但人家确实赢了,他也不能不给奖品,但……那两个熊也太大了吧?!

    顿时,心疼到滴血。

    有人开玩笑:“看来还真不是茅坑有问题,是蹲坑的位置,要往后退,哈哈哈哈哈……”

    老板搓手,开始慌张。

    接下来玩的人跟着江扶月有样学样,也站远了点,虽然最后还是没能赢到奖品,但至少打中了啊!

    ……

    却说江扶月,手里拎着两只熊,每只大概有四分之一人的高度,又大又笨重,但这是她自己挑的,跪着也要拎走。

    谢定渊难得看见她犯窘的模样,眉眼轻动,拿出手机,对准江扶月咔咔拍了两张。

    “你帮我拿一下呀!”

    “等会儿,我再拍两张,月月,你好可爱。”

    江扶月:可爱个鬼!真想给他一拳。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