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875章 书架间吻,象棋天才(两更合一)

第875章 书架间吻,象棋天才(两更合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最后,战利品两只毛绒熊被江扶月分别送给了之前游戏失败的那两个家庭。

    原本两家父母都带着孩子离开江滩了,江扶月是在停车的地方偶遇他们。

    好巧不巧,两家的车就停在谢定渊那辆迈凯伦旁边。

    而之所以会逗留这么久,主要是因为两个爸爸不争气地被超跑勾引了,正围着车子又看又叹。

    “妈呀!这外形,这颜色,绝了!”

    “还是限量款,最高配,怎么也得八位数才拿得下吧?”

    “……”

    “妈妈,爸爸在干什么?”

    “眼馋。”

    “……哦,我不眼馋,我只嘴馋。”

    “噗!”

    江扶月和谢定渊过来的时候,两个爸爸已经对着超跑感慨完一轮,期间几次想要伸手,但最后都礼貌地克制住了。

    谢定渊掏出钥匙,车内感应系统启动,霸气剪刀门自动打开。

    两个爸爸吓了一跳,赶紧后退两步,结果发现车主来了。

    就……怪尴尬的。

    “兄弟,好不意思啊,你这车太酷了,没忍住多看了两眼。”

    谢定渊摆手:“没事,好车大家都喜欢。”

    “这话我同意!咱们男人爱车,就跟女人爱包一样。”

    谢定渊对此不置可否。

    毕竟,江扶月就不爱包,她只爱实验室……

    “熊熊!”

    “好可爱啊——”

    这时两道小奶音同时响起。

    对于小孩子来说,再豪华的车都比不过江扶月手里那两只毛绒熊。

    只见两个小豆丁迈着小短腿哒哒哒围到她腿边。

    江扶月干脆一人送一个。

    小男孩儿拿到了棕色熊,小女孩儿是粉色熊。

    “谢谢姐姐!”

    然后,他们又对着谢定渊:“谢谢叔叔!”

    孩子妈反应最快:“错了,应该叫哥哥。”

    小男孩儿:“?”

    小女孩儿:“谢谢帅哥哥!”

    谢定渊僵硬的嘴角这才缓缓放平,“乖。”

    两人上车,迈凯伦驶离。

    同为男人的俩爸忍不住感慨——

    “男的帅,女的美,关键打气球还能赢,真想倒回去看看那个老板是不是嘴都气歪了。”

    居然挖苦他们拉不出屎怪茅坑,总有大佬教他做人!

    “香车美女,这……妥妥的人生赢家啊!不过你有没有觉得他俩有点面熟?”

    “听你这么一说,好像是有点。”

    不过戴着墨镜,没看太清。

    ……

    离开滨江大道后,谢定渊带江扶月去了书展。

    “你怎么知道我想来?!”

    早在半个月前,江扶月看到宣传海报时就有点动心。

    只不过后面一直泡在实验室,忙忘了。

    据说这次书展是今年最后一场,也是最大的一场,细分了十二个展区,其中新增的“科研论着”展区是往届都没有的。

    谢定渊:“……听说有牛顿的《自然哲学之数学原理》,”他顿了顿,然后强调补充:“第二版。”

    江扶月眼前一亮。

    “就知道你会感兴趣!”谢定渊指尖轻动,没忍住,点了点她鼻梁。

    江扶月顺势牵起他的手,两人十指紧扣:“在哪里?我想去看看。”

    谢定渊来之前就打听清楚了,“走吧。”

    他换到前面,牵着江扶月七拐八绕。

    “你来过啊?”这么熟。

    谢定渊:“没有。”

    “那你怎……”

    “门口有平面图。”进来之前,他就看过并记下了。

    很快,两人来到展台前,看着真空玻璃罩中老旧泛黄的绝版书。

    众所知周,牛顿是伟大的物理学家,但同时他也是位神学家。

    尤其到了晚年,当科学研究达到极致时,他开始转向神学。

    企图用神学解释世界为什么以如此奥妙而完美的规律存在着。

    在《自然哲学之数学原理》的第二版中,他提出了反三位一体说。

    这种观点在当时被视为“比无神论更危险的极端有神论异端见解”。

    可能牛顿自己也意识到这种看法不宜公开发表,但他还是忍不住隐晦地在第二版《自然哲学之数学原理》上提到。

    江扶月突然侧头,真空玻璃映照出她线条流畅的侧脸,而旁边则是轮廓分明、眉眼英俊的谢定渊。

    察觉到她的目光,男人倏地转头。

    巨著前,两人四目相对,那一刻空气中浮动的暧昧似乎也染上几分严谨肃然的味道。

    江扶月勾唇:“爱因斯坦说,科学的尽头是神学。牛顿也在这本书里写道:一切尽善尽美的包括太阳、行星、彗星的大系统,惟有出自于全能的上帝之手。你觉得有没有上帝?”

    谢定渊失笑:“我是坚定的唯物主义者。”

    江扶月:“牛顿和爱因斯坦不是吗?”

    但他们最后不是都去研究神学了。

    男人挑眉:“你信上帝?”

    江扶月点头,又摇头:“或许‘上帝’并不是一个人,而是宇宙中一种尚未被发现的神秘力量,它拥有神奇的造物能力,让地球如此适宜地运转,人类如此精妙地存在。”

    谢定渊勾唇。

    “你笑什么呀?”

    “我笑你跟小孩儿一样,什么都好奇,什么都敢想。”

    “年轻的一条衡量标准就是思维活跃。”

    “啧……听起来好像话里有话?”男人摩挲着下巴。

    江扶月眨眼。

    “讽刺我老?思维懒惰?”

    “你非要对号入座我也没办法呀!”说完,大步跑开。

    嘿!抓不着!

    谢定渊满眼无奈,拔腿就追。

    终于在一排书架前面把人逮到,“说话就说话,怎么还人身攻击?该罚!”

    江扶月笑着后仰,挣扎的时候不小心把书架上一本书碰下来了。

    两人同时蹲下去,一个抓头,一个拿尾。

    这时,封面和书名无可避免映入眼帘。

    暖色系封面,可爱的艺术字体,画面是一对漫画男女,男的眉目冷峻,女的温婉柔弱。

    不出意外应该是情侣,因为他们正躲在窗户下接吻,而窗外柳条低垂,落英纷纷。

    再看书名——《权少请关照》!

    下面一行小字:今生,她为复仇而来,步步为营,把宁城搅得天翻地覆,却无意间招惹了大魔王。

    额!

    是的,没错,江扶月和谢定渊误入了青春言情小说区。

    这好像还是本……霸道总裁?

    江扶月想把书抽过来,放回架子上,结果用力了,没抽动。

    谢定渊拿着另一头,就是不给,眼里染了几分笑:“刚才说到该罚,怎么罚?”

    江扶月:“?”

    “不如,就这样?”男人低头,意有所指地望向封面中一男一女。

    还没等江扶月反应过来,吻便接踵而至。

    封面中的男女主是在窗户下。

    而他们在书架间。

    ……

    离开的时候,江扶月嘴巴莫名发红,还有点肿。

    可能是因为心虚,也可能是愧疚,谢定渊不仅主动拿了她选的一堆书去柜台结账,出去之后还讨好地给她买了奶茶。

    要求:“加冰。”

    冰点好,利于消肿。

    江扶月:呵!

    谢教授腔都不敢开。

    直到进了火锅店,江扶月脸色才缓下来。

    这个季节,不冷不热,最适合吃火锅。

    如今谢定渊对于那股呛辣味已经适应良好,也不在乎吃完之后身上会有一股味。

    熟练地点菜,下锅,用漏勺沥干油,再盛到江扶月碗里。

    他最近也不知道抽什么风,开始研究起油碟最佳配法。

    放不放葱,放多少葱;要不要蒜,要多少蒜,以及加不加耗油、味精……

    他像在研究药物成分一样,精准控制,多次试验。

    江扶月成了小白鼠,每次吃火锅都要尝至少三种油碟,然后选出最好吃的那个。

    经过不断地试验,谢定渊终于找到她最喜欢的口味配比。

    为此,他还挺得意:“什么叫科学精神?这就是。”

    江扶月只送了他三个字:“闲得慌。”

    不过,谢定渊配的油碟确实比她自己弄的好吃。

    这样一来,谢教授又多了一个任务,那就是每次吃火锅给媳妇儿配油碟。

    他还会根据锅底的辣度、天气,甚至是包间环境,对某些配料进行适当调整。

    比如锅底偏辣,他会多加一点香油。

    天气太潮,就加点花椒粉。

    吃个火锅都能被他玩出这么多花样,对此,江扶月是服气的。

    (不服不行,他会折腾到你服,或者把你亲到服)

    (好气)

    ……

    吃完,谢定渊开车送江扶月回家。

    夜幕初降,华灯璀璨。

    蓝色迈凯伦驶过闹市街区,回头率堪称百分百。

    不少年轻人对着他们吹口哨,一声“哇哦~”道尽艳羡与崇拜。

    江扶月侧头,看着光影明灭间男人依旧俊朗的侧脸。

    “看什么?”

    “你。”

    “好看吗?”

    “还行。”

    “只是还行?”

    江扶月改口:“很行。”

    谢定渊满意地扬起嘴角。

    他喜欢江扶月专注凝视他的样子,也喜欢她夸他时真诚的语气。

    以前他从不在乎别人的评价,如今他在乎她的。

    ……

    车停在别墅外。

    月光洒下,铺开一地清冷。

    江扶月下车前被谢定渊扣住腰,狠狠亲了一顿。

    美其名曰:晚安吻!

    江扶月被他亲得气喘吁吁,然后嘴唇又红了。

    她放下前面的镜子,照了照:“嘶——看你干的好事!”

    亲就亲,咬什么?

    属狗的吗?

    谢定渊轻咳,借以掩饰尴尬,他不是故意的,只是……没忍住。

    江扶月冷哼一声,下车。

    这次谢定渊没有拦,也跟着下去,拎上那袋书,殷勤地把她送进铁门,又穿过小花园。

    江扶月转身,站在家门口的台阶上,抱臂环胸,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要不,直接帮我拎进去?顺便喝口水,歇歇脚再走?”

    “咳……我倒是想……”就怕被韩家四大金刚揍一顿,轰出来。

    江扶月伸手:“行了,就到这里吧,书给我。”

    “不生气了?”他抬头。

    江扶月轻哼,下一秒,猛地扑上去,趁男人失神之际,在他唇上狠狠咬了一口。

    谢定渊两眼发懵,双颊滚烫。

    “你也该罚!”

    说完,直接从他手里把袋子扒拉过来,转身进屋了。

    谢定渊傻站在原地,愣了不知道多久。

    直到一阵凉风过脸,驱散了燥热,他才冷不丁反应过来。

    离开的时候,他傻笑着摸了摸被江扶月咬过的地方。

    开始思考,以后要怎么才能多点这种惩罚呢?

    ……

    江扶月到家之后,先回房间把书放好。

    整理的时候,居然发现那本言情小说《权少请关照》也在里面。

    肯定是谢定渊偷偷买了放进去的!

    她看着封面上热吻的男女,下午和谢定渊那些片段便忍不住浮现在脑海中。

    “啧……”

    好吧,江扶月承认,某个瞬间真的有被他撩到。

    等把所有书分门别类归置到书架上后,江扶月下楼。

    在客厅坐了不到两分钟,消失一天的韩慎和韩廷父子俩回来了——

    “我真是天才啊?”韩廷的声音从玄关传来,带着明显的惊奇和难以置信。

    他换好拖鞋,飘飘然往客厅走。

    韩慎落后半步,闻言嘴角抽搐,没有接话。

    “爸,我问你呢?你怎么都不回答的?”

    “需要我提醒你一下吗?这个问题你一路上问了八遍,这是第九遍。”

    韩廷挠头:“我问了这么多遍吗?”

    “……”这蠢儿子真的是个象棋天才?韩慎有点怀疑那老爷子年纪大了,眼也花,判断能力出了问题。

    昨晚听了江扶月那番话,韩慎今天特地空出时间,连公司都没去,推了好几个重要会议,亲自带着儿子去了曾经的国手齐老爷子家。

    老爷子先问了几个简单的问题,比如学象棋多久了,有什么心得体会等。

    韩廷当时还有点反应不过来,又是精心捯饬,又是亲爹护送,结果不是带他去相亲联姻当豪门赘婿啊?

    就为了来见一老头儿?让他打扮得花枝招展,还穿燕尾服?

    至于嘛?

    当时,韩廷真心觉得他爹有点大病。

    结果这老头更逗,一开口三句话不离象棋。

    现在聊天都流行这么开头了?

    韩廷眼珠一转:“象棋?什么象棋?我没学过啊!”

    “心得?可能就是——马走日,象飞田,再将个军?”

    老爷子:“?”

    韩慎一巴掌拍过去:“少臭贫,好好说话!”

    最后,齐老爷子也不多问了,摆好棋盘,示意他坐下——

    是骡子是马,遛一遛就知道了!

    两小时后,韩廷赢了。

    齐老爷子盯着棋盘,满眼不敢置信,最后浑身都在抖。

    抓着韩廷的手,就像见了失散多年的亲孙子——

    “好!好!好啊!”

    连说三声,神情激动。

    韩慎两眼放光。

    只有韩廷还在状况之外。

    真不愧是活成了憨憨的隐藏天才。

    ------题外话------

    两本书联动有了一小下,是的,推荐本人完结书《权少请关照》hhhh!也算圆了出版梦了

    PS:修改错别字的时候给老谢加了个油碟的戏份hhh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