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876章 旧时故人,明聿好了

第876章 旧时故人,明聿好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什么天才?

    除了江扶月,其他人都有点懵。

    韩慎大致说了一下经过,“今天带他去齐老爷子那儿……”

    韩恪听完,顿时对小侄子刮目相看:“原来咱们家阿廷也是个天才。”

    韩恒点头:“看着就不像个草包。”

    “所以大哥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吗?”

    韩慎:“我想送他去学象棋。”

    这点,在回来的路上,就已经征求过韩廷本人的意见了。

    他是愿意的:“比起考试第一名,我觉得我下象棋拿第一更容易。”

    还挺狂。

    不过……

    “齐老爷子说,他年纪大了,身体不太好,没办法带学生,推荐了几个人。”

    但韩慎打听了一下,这几个人都不太合适。

    主要是性格过于温吞,他怕治不住这臭小子。

    江扶月倒想起一个人。

    “……翁雪笙?”

    江扶月点头:“他是棋类全能,且棋路多变。”

    七岁学棋,十二岁成名,如今三十二岁已是立于棋坛巅峰的神。

    拿完两轮大满贯后,由于难逢敌手,太过寂寞,所以选择退役。

    如今在B大授课,只教学生,不收弟子。

    韩恒:“我知道这个人,去年拍《残影》的时候请他来当艺术指导,其实就是希望他能摆几盘残局,顺便培训一下演员该怎么执棋、落子之类的,结果这人刚到剧组就发了好大一通脾气,把毛雨晴骂哭之后就撂挑子不干,拍拍屁股走人了。”

    毛雨晴是娱乐圈第一梯队的大花,连她的面子都不给,可想而知翁雪笙有多拽。

    韩恒:“后来导演亲自上门赔礼道歉,这事儿才算完。毛雨晴忍气吞声,屁都不敢放一个。”

    韩恪:“我听说滨崎直原曾特地来华夏想拜他为师,结果翁雪笙直接甩了句——不收R国人!把他给打发了。”

    韩廷“哇哦”一声,“这么狂的吗?”

    韩慎却忍不住皱眉,表情微凝。

    这脾气倒是能治住臭小子,业务能力也强,但却未必愿意收下韩廷。

    “试试吧。”江扶月说。

    “也好。”死马当活马医,总归有机会不是?

    要说对于韩廷有象棋天赋,未来可能走专业道路这件事,最郁闷的人当属韩启山。

    不会下棋的孙子突然成了骨骼清奇、天赋绝佳的好苗子?

    据说月月赢他都有点吃力。

    那以后这个家里不就只有他一个臭棋篓子了吗?

    谁都能赢他?

    韩启山表示:“……”好扎心。

    韩慎是绝对的行动派,当即联系秘书,让他往翁雪笙的公开邮箱发了一封拜帖,上面道明身份,写清来意,最后期待面谈,盼回复。

    原本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没想到对方居然第二天就回信了!

    没有任何废话,只留下一串地址和具体见面时间。

    韩慎惊喜不已。

    韩廷蹲在小莽面前,一边喂它零食,一边念念有词:“我还挺有魅力的嘛……连翁雪笙都对我感兴趣……算他识货……”

    刚好江扶月从二楼下来,站在台阶上,把他那些话全部听在耳朵里,忍不住嘴角抽搐。

    没有人知道,昨晚江扶月回到房间之后,给翁雪笙发过一封邮件。

    一句叙旧的话开头:二十年不见,君可安好?

    然后直接进入正题,简单介绍了一下韩廷的基本情况。

    最后问他:要徒弟不要?

    右下角落款,只有一个字:楼。

    二十年前,她还是楼明月的时候,曾以“楼先生”的身份与当时还只有12岁的翁雪笙因棋结缘。

    两人逐渐从对手,成为好友,对弈厮杀,彼此切磋。

    之后,他南下拜师,醉心棋艺;而楼明月则一路北上,回到帝都,继承楼氏。

    直到她死,两人都没再见过。

    原本以为翁雪笙早就把自己忘了,发那封邮件也不过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毕竟二十年过去,再深厚的情谊也会变淡,何况两人只是君子之交而已?

    没想到,他不仅立刻回复表示会见一见韩廷,还几番关切问候,字里行间透着激动与狂喜。

    但江扶月没有再回。

    她现在已经不是楼明月,更不是当初的“楼先生”。

    不是每个人都能像夜牵机、明聿那样什么都不问,就坦然接受她现在的身份,并待她一如从前。

    ……

    按照约定的时间和地点,韩慎带着韩廷赴约。

    还是那身燕尾服,韩廷精神饱满,昂首挺胸,终于不再嚷嚷着他爸要把他卖到别家当联姻赘婿了。

    下午,父子俩是笑着回来的。

    韩慎:“成了。”

    韩廷甩甩手,故作潇洒地整了整衣领:“没办法,谁让我是个天才呢?”

    “……”

    “对了,我们家认识一位姓楼的先生吗?大概四十多岁。”

    “是楼氏集团的那个楼?”

    韩慎点头之后,又摇头:“只是姓楼,跟楼氏集团没关系。”

    韩启山回想一瞬:“那应该没这号人。你怎么突然问这个?”

    “我们离开的时候,翁雪笙欲言又止,最后问我跟楼先生是什么关系。当时我也以为是楼氏集团的人,咱们家跟楼家一向没什么交情。结果他说不是楼氏集团……”

    江扶月坐在沙发上,充耳不闻,只淡定地看着新闻联播。

    F洲目前申克沃疫情已经被彻底控制下来,大量感染患者因为服用特效药得救,健康人群因为接种A+苗也很少再出新患者……

    ……

    在家的第四天,江扶月接到夜牵机的电话,说明聿从清徽山回来了,并且恢复状况良好,已经可以靠着拐杖走路了!

    江扶月一听,午饭都没顾得上吃,直接开车奔向当归酒吧。

    “师公——明聿呢?”

    进门之后,她直接往二楼冲。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一道熟悉的嗓音:“明月……”

    如今会这么叫她的只有一个人。

    江扶月回头,只见明聿站在她身后,一双青灰色的瞳孔透过特制镜片,盛满了如春晖般和煦的笑意。

    脸色也比以前好了很多,不再是苍白虚弱、随时都可能倒下的模样。

    最后,江扶月视线落在他腿上。

    虽然还需要依靠拐杖,但确确实实重新站起来了!

    乍一看,跟正常人没什么区别。

    脊背笔直,身形挺拔。

    “你——”她跑过去,停在男人面前,向来淡漠的眼神此刻满是欣喜:“都好了?”

    明聿微笑点头:“嗯,好了。不过还需要一段时间的复健,才能丢开拐杖,正常行走。”

    “那就好,那就好……我从F洲回来之后,找过师公,但他说你去清徽山休养了,我打你手机,但是一直关机……”

    这学期,明聿直接向萧山请了长假,原本计划的课程也没开出来。

    很多明大学生都在问,为什么明教授的课暂停了。

    萧山对外只说明教授很忙,其实他自己也不清楚明聿究竟去了哪,要干什么。

    江扶月:“大家都很关心你,我也很担心……”

    明聿看着她,眼中闪烁着细碎的光芒,似乎可以称之为……温柔?

    他说:“不用担心,我很好。”

    从知道你还活着的那一刻,我就好得不能再好,即使不能重新站起来,也没关系。

    我不在乎,却怕你失望。

    “月月来了?”夜牵机从楼上下来,手里拿着一杯珍珠奶茶,已经喝掉一半。

    “师公,明聿现在情况如何?”

    虽然他自己说“很好”,但江扶月还是不放心,所以又问了一遍。

    夜牵机上下打量他一圈,“看上去倒是没什么大问题。”

    看上去?

    江扶月皱眉,猜想明聿才从清徽山回来,夜牵机应该还没替他做过检查,所以只能说“看上去”。

    夜牵机当然是故意的。

    没有人比他更了解明聿的情况,这几个月都是他陪他一起熬过来的。

    几次鬼门关前徘徊,黑白无常都在勾魂的路上了,但最终明聿还是咬牙挺过来了。

    就连夜牵机也不得不佩服他的意志力。

    刮骨清腐之痛,还不打麻药……

    没有几个人能熬过去。

    明聿一个文文弱弱的书生,年纪也不小了,居然还有这样倔强刚毅的一面。

    为了什么,夜牵机多少知道一点。

    毕竟昏迷中,他都还叫着“明月”两个字。

    唉,小月亮这一身的情债哟……

    除了知道明聿的身体情况,夜牵机更清楚江扶月有多敏锐。

    一旦露馅,那么顺藤摸瓜被她挖出真相只是迟早的问题。

    所以,他只能说“看起来”,也必须这么说。

    果然江扶月没有怀疑。

    她让明聿坐到沙发上,然后拉起夜牵机的手,把他带到明聿跟前:“师公,你现在就给他号号脉。”

    “这么着急啊?”夜牵机淡定地吸了口奶茶。

    “健康大事,不急不行。中午我请你吃饭,想吃什么都可以,您帮他看看呗……”

    连撒娇都用上了,就怕夜牵机不允。

    明聿看着她,眼底一片破开的柔软。

    却又在江扶月转头看过来的瞬间,收敛得干干净净。

    “阿聿,你把手伸出来。”

    “好。”明聿依言,像个听话的乖小孩。

    如果助理钟豪在场,恐怕眼珠子都得瞪出来。

    明教授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

    夜牵机:“想吃什么都可以?”

    江扶月:“当然!”

    “光有吃的,没有喝的好像美中不足……”夜牵机咕咚咕咚吸了两口奶茶,可能是吃到里面的珍珠了,嘴巴还嚼了两下。

    江扶月立马表态:“喝的管够。”

    “行!”夜牵机把空掉的塑料杯子扔进垃圾桶,又拍灰尘似的拍了拍手。

    江扶月心领神会,立马从旁边给他搬来一张椅子:“师公您坐。”

    夜牵机挽起袖口,将手指搭上明聿腕口,开始闭目细诊。

    江扶月没再说话,站在旁边,垂手等待。

    明聿则坐在沙发上,拐杖放到一边,眉眼舒缓,神态平和。

    那一刻,仿佛空气都安静了。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

    夜牵机睁眼,收回手,挽起的袖口被他慢条斯理放下。

    江扶月有些着急,催促他:“师公……”

    “放心吧,他健康得很!腿已经康复了,只是坐了几十年的轮椅,彻底适应走路还需要时间,坚持锻炼,按时吃药,三个月后保证活蹦乱跳。”

    这下江扶月彻底放心了,不过……

    “他的眼睛,能不能也……”治好?

    夜牵机仿佛知道她想说什么,摆摆手,遗憾地叹了口气:“他眼睛的伤害是不可逆的。好在有镜片,虽然不方便,但正常视物没有问题。”

    “……好吧。”

    只能暂时这样了。

    但江扶月很乐观,医学技术在不断发展,现在治不好,不代表以后也治不好。

    未来谁又说得准?

    一切皆有可能。

    ……

    既然答应了请客,江扶月让夜牵机选地方。

    他选了家距离不远的海鲜酒楼。

    “据说他们家的澳龙,比我腿都粗,海胆也是最肥最新鲜的……”

    江扶月:“明聿现在能吃海鲜吗?有没有影响?”

    夜牵机:“海鲜是发物,影响肯定会有一点……”

    “那换一家。”

    “我不要紧。”

    江扶月和明聿同时开口。

    她转头看了他一眼,满脸不赞同:“别胡闹。”

    明聿摊手,不敢说话了。

    最后还是定的那家海鲜酒楼,因为里面也卖家常菜,明聿不吃海鲜就行了。

    临出门前,昨晚熬夜打游戏睡到现在才起床的牛睿顶着一个鸡窝头出现在二楼楼梯口。

    见三人要走,猛地两眼放光:“诶——你们去哪?”

    夜牵机:“你继续睡,我们不打扰你。”

    牛睿:“我睡醒了,”说着摸摸肚皮,“现在有点饿,想吃东西。如果是海鲜就好了,小龙虾……不!大龙虾!还有刺身……”

    江扶月:“我们准备出去吃饭,一起?”

    牛睿不动声色:“吃什么啊?”

    “海鲜。”

    “好叻!走走走,现在就走!”他咧嘴一笑,咚咚咚从楼上跑下来。

    夜牵机:“……”吃独食计划失败。

    明聿忍不住提醒:“你的头发?”

    牛睿赶紧用手刨了两下,居然还真叫他给薅顺了,少年俊秀,从邋遢到帅气,只需要几秒。

    明聿看着他年轻的面庞,隐隐流露出一丝向往,但很快便消失不见。

    如果不是夜牵机恰好看到,可能谁也不会知道他的心思。

    时间,是再怎么努力,也跨不过的鸿沟。

    ……

    到了酒楼,江扶月点一桌海鲜,交给夜牵机和牛睿解决。

    而她则陪明聿吃着清淡的家常菜。

    明聿状态很好,胃口也不错。

    江扶月看着高兴,使劲给他夹菜。

    突然,“听说,你跟谢定渊在一起了?”

    ------题外话------

    修改了一下,小聿聿被我写得好可怜,┭┮﹏┭┮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