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878章 无尽楼满,虐钱渣渣(两更合一)

第878章 无尽楼满,虐钱渣渣(两更合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有人开了头,还是跟江扶月有过龃龉的道格尔,人家不仅顺利通过,据说还拿到半层楼的使用权!

    除此之外,华夏有关部门还为他和他的团队成员们提供了长期居住证。

    一星期后,道格尔就带着队伍直奔华夏,然后义无反顾地投身无尽楼,开始组建实验室。

    资金,人手,器材……应有尽有。

    整个过程通畅无阻,这边为他安排打点好一切。

    不仅如此,道格尔和团队另外三名研究员还被明大特聘为外籍教授,可以一边上课,一边做研究。

    拿着薪酬,花着经费,住着明大提供的市中心精品公寓,享受着一切优厚福利,小日子过得不要太滋润!

    这下可馋坏了其他外籍科研人员。

    “真有这么好吗?”

    道格尔摆手:“不好,一点都不好,千万别来。”

    “?”感觉你在糊弄白痴。

    很快,无尽楼官方就向全球学术界发起“体验召集令”,广邀各界专家教授,前往华夏,进行为期六天的“无尽体验”。

    期间费用全包,并报销来回机票。

    大家蜂拥而至。

    据统计当天就有超十万人报名,但官方只选五十人。

    不出所料,名额变得异常抢手。

    一星期后,被抽中的五十名学者陆续抵达华夏,当天便进驻无尽楼。

    白天做研究,累了就下楼走一走,逛一逛,顺便再喝个咖啡,或是玩两把高尔夫,再不然去健身房里撸撸铁。

    一日三餐全是定制,前一晚在内网系统提交菜单,第二天就可以享用到美食,完全不存在来到新地方吃不习惯的问题。

    入夜后,可以在明大校园内跑跑步,或者骑单车,校方还提供游泳池、瑜伽馆等场地,刷卡就能进。

    至于睡觉这个问题,就更简单了。

    你可以选择留在无尽楼,因为实验室旁边就是起居室,紧凑单人间,由于采用全球最先进降噪材料建成,所以隔音效果贼好。

    当然,也可以选择回市中心的精品公寓,那里更宽敞,也更私密。

    六天时间一晃而过,五十名体验者已经逐渐适应了这里的生活,却被工作人员告知——

    “体验结束。”

    大家这才反应过来,一切都只是体验而已,他们还没有资格真正留在这栋楼里工作。

    最终,五十名体验者里有三十八人提交了入驻申请,并再三叮嘱希望能够尽快审批,他们也好早点搬过来。

    如此一来,第二批体验名额直接取消。

    至于原因嘛……

    咱们无尽楼快满了,已经不缺学者教授,所以大家能不来就别来了。

    以前空的时候,众人不屑一顾;如今要满了,一个个却削尖脑袋、想方设法往里钻。

    萧山忍不住冷嗤:“白给的不要,非要抢的才香,什么毛病?”

    徐开青:“大概世人都喜欢烧热灶。”

    不到一个月,无尽楼满员。

    官方宣布不再接收外界申请。

    此后若想入驻,有且仅有两种途径——

    第一是等已入驻实验室撤走,腾出位子,竞争上岗。

    第二是得到无尽楼官方特邀。

    第一种途径,太难!

    且不说短时间内没有实验团队会傻不拉几地退出,就算退出了,也不一定轮得到你,因为还有其他优秀的科研团队会参与竞争。

    第二种途径听起来好像比较容易。

    但仅仅只是“听起来”而已,实际操作比第一种困难得多!

    试问,无尽楼官方凭什么邀请你?

    那肯定要在某方面取得巨大成就,硕果惊人,影响深远。

    否则何德何能被特别邀请?

    这个时候大家就忍不住羡慕起道格尔了。

    “先进去的有优势,审批程序也没那么复杂。”

    “他反应够快啊,说入驻就入驻,还拖家带口,全部搬来华夏了。”

    “据说道格尔最开始是为江扶月来的,想跟她在同一栋楼里工作,所以才想到递交申请。”

    “他不是因为帮滨崎川岛,当众得罪过江扶月吗?我以为他们关系很差。”

    “嘿,朋友,这么说格局就小了。咱们做研究的有不同想法和观点很正常。之前道格尔也是被滨崎川岛蒙骗了,后来也公开向江扶月道了歉。以江扶月的胸襟气度,不可能计较这些。”

    他们当初也都或多或少偏向过滨崎川岛,所以一开始没申请入驻不是不想申请,而是觉得不好意思。

    万一江扶月记仇,一口给拒了,不是很丢脸吗?

    “你想多了。江扶月如果是个小心眼的人,那我们今天也不可能出现在这里,参加体验。”

    ……

    Q大,医学部,鸿志楼。

    某实验室内。

    钱又文焦急踱步,表情烦躁。

    “教授——”这时,他带的研究生回来了。

    “怎么样?打听清楚没有?”

    研究生点头:“明大那边说,无尽楼已经满了,不再接受新的入驻申请。”

    “满、满了?!”钱又文瞪大眼。

    这才多久?怎么可能满了?

    之前不是都没人愿意去吗?

    “你再说一遍?无尽楼满了?!”他拔高音调,难以置信。

    “对、对的,”研究生畏惧地后退半步,磕磕巴巴答道,“反正……明大那边是这么回复的。”

    “我让你去问无尽楼,你找明大做什么?!”

    “可……无尽楼不就是明大的吗?”

    它建在明大校园里啊!

    按照流程,所有申请都要经明大校方的手,要明大校长萧山签字同意,无尽楼官方盖章,才算正式通过。

    萧山……

    钱又文皱眉,陷入沉思。

    ……

    叮!

    下课铃响,徐开青拿上保温杯和点名册,离开教室。

    刚走没两步,就接到萧山打来的电话。

    “……你说谁找你申请?!好,我马上过来。”

    十分钟后,徐开青出现在校长办公室内。

    萧山客客气气地送上一杯热茶:“请坐。”

    “谢谢。你刚才在电话里说,钱又文申请入驻无尽楼?!”

    “嗯,你看吧……”萧山把桌面上一份申请材料递给他。

    电脑屏幕也还停留在线上审批页面。

    下方“同意”和“拒绝”一绿一红,正等待萧山做出最后选择。

    徐开青飞快看完,不由冷笑出声:“他还有脸往你这儿递申请?!也对墙头草,风往哪吹,人就往哪倒。”

    萧山挑眉,“是发生过什么吗?”

    他很少见徐开青如此尖锐刻薄地评价一个人,关键这个人还是他朋友。

    而萧山之所以会在看到申请材料的第一时间通知徐开青,也正是因为知道这两人交好。

    不过现在看来,“好友”前面要再加一个“曾经”了。

    徐开青还没开口,眼中便有怒气翻腾,可见对这人深恶痛绝到一定程度了。

    “论战前一个月,我和江扶月为复刻滨崎川岛的实验,想找他借临床数据。明明都已经说好了,他自己也答应下来,可事到临头却突然反水,跟付正新勾结起来放我们鸽子,让我们白等,之后更是直接翻脸,在网上发文、发帖极尽抹黑。”

    “他多半是看着无尽楼广受追捧,一位难求,所以又没脸没皮地舔上来了。我还真是头一回见到这么厚脸皮的人!”

    亏得以前还将他引为知己,推心置腹,如今回想起来,徐开青只觉自己蠢透了!

    “萧校长,你打算怎么处理?”

    萧山面色微沉:“没想到钱又文居然是这么个玩意儿!就凭他站在付正新那边,为虎作伥,如今又琵琶另抱,像这样背信弃义、无德无良的人,我肯定不会让他通过申请。”

    让这种人入驻无尽楼,那还得了?

    一颗老鼠,坏掉一锅汤!

    萧山当即驳回了钱又文的申请,却没想到半小时后,他居然亲自打电话来了——

    “萧校长,我想我们有必要见面谈一谈,您觉得呢?”

    彼时,徐开青就在旁边。

    萧山询问的目光投向他:是直接拒绝,还是让他来一趟?

    徐开青沉吟一瞬,然后动了动嘴型:让他来。

    他倒要看看这个人还有什么招数,能不要脸到何种程度!

    ……

    钱又文到的时候,虽然校长办公室门开着,但他还是故作礼貌地停在门口,抬手敲了三下,才进来。

    如今他被付正新牵连,不仅遭同行指指点点,Q大校方还一连否了他两个新项目。

    钱又文接连受挫,俨然掉毛的凤凰,所以连见了萧山这只野鸡也不得不表现出三分谦和。

    若是以前,他敲个屁的门?早就大摇大摆走进去,里面的人还必须点头哈腰来迎他。

    如今……

    只叹落毛的凤凰不如鸡!

    钱又文压下心头翻涌的不适与轻蔑,脸上挂出一抹看似和煦的笑。

    “萧校长,贸然登门,实在叨扰。”

    萧山抬头,语气冷淡:“不知道钱教授要找我面谈什么?”

    钱又文被对方这个直球打得有点懵,但很快反应过来,压下眼中不满,笑道:“今天一早我向明大方面递交了无尽楼的入驻申请……”

    “哦,被驳回了,”萧山直接打断他,“你应该已经收到系统回复了吧?既然如此,还有什么疑问?”

    “为什么驳回?请你给我一个合适的理由。”钱又文笑意骤敛,声音也冷沉下来。

    既然萧山不给他面子,那就别怪他也不留情面。

    谁还不是个高高在上的教授、学者呢?

    “合适的理由?”萧山听笑了,“你敲门,主人不让你进,这还需要什么理由吗?”

    不让进,就是不让进,还得给你个交代不成?

    哪来这么厚的脸皮?

    钱又文老脸一臊,眼中闪过羞愤:“萧校长这么说就狭隘了,当初江扶月在论战结束后,可是当着所有受邀嘉宾的面,表示欢迎的,你现在是要推翻江扶月说过的话吗?”

    “你!”萧山一噎,这人还真有两把刷子,难怪徐开青这种老江湖也看走了眼,被他耍得团团转。

    “怎么?我说得不对?”钱又文得意反问。

    “好,你要理由是吧?如今无尽楼已满,不再接受外来申请,这下满意了吗?”

    钱又文微微一笑:“可我听说还有邀请名额。”

    “呵——”萧山跟看笑话似的盯着他,“钱教授,您觉得您配吗?”

    “怎么不配?”钱又文整了整衣领,下巴微抬,“在学术方面,我的成就不输业内任何同行。”

    “放屁——”

    不等萧山开口,躲在里间的徐开青忍无可忍,猛地冲出来。

    “你个臭不要脸的东西,还不输业内任何同行?哈哈,简直就是笑话!我如果是你,早就有多远滚多远,还申请入驻无尽楼?谁给你的勇气?你的见风使舵,还是你的厚颜无耻?或者黑心烂肺?”

    钱又文面色骤变:“你怎么在这里?!”

    “呵……我是明大特聘教授,我不在这里在哪里?倒是你,你算什么东西?!”

    “徐开青,嘴巴放干净点!别、侮辱人!”

    “哈?就你?也配我侮辱吗?钱又文,你也太高看自己了!”

    “萧校长,我敬你是明大校长,打从进门起就尊敬有加,难道你就这样放任徐开青像条疯狗一样,在你面前对着客人狂吠?”

    见说不过徐开青,钱又文眼珠一转,开始借萧山的势。

    他想,徐开青不过就是个特聘教授,萧山好歹是一校之长,相当于一个员工在老板面前放肆,谁忍得了?

    最好萧山发飙,解聘徐开青这个老东西!

    只能说,钱又文想得太多,自作聪明。

    他根本不了解萧山的性格,也不知道这两人跟江扶月之间千丝万缕的联系。

    徐开青是江扶月在意的朋友,而萧山则是江扶月看重的伙伴。

    就凭这点,两人就算对彼此有意见,也会选择一致对外,更何况,他们之间根本没矛盾,还共事得相当愉快。

    萧山挑眉:“疯狗?骂谁?”

    “当然是骂徐开青!”

    “对了,还真是疯狗在骂徐教授。”

    钱又文愣了两秒,反应过来,不敢相信地瞪大眼:“你——居然骂我是疯狗?!”

    萧山:“难道你不是吗?居然有脸说自己是客人?我就没见过一进门就理直气壮讨饭的客人!别说无尽楼现在没有空位,就算有也绝对不会给你!”

    钱又文气得浑身颤抖,脸红了又白,白了又青,最后拂袖而去——

    “这种烂地方,请我我也不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