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879章 渣渣下场,老谢上门

第879章 渣渣下场,老谢上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徐开青骂走了钱又文不说,还喜滋滋地打电话告诉江扶月。

    “……我就这么给他一通咔咔乱骂,这孙子腔都不敢开,最后灰溜溜走了。厉害吧?”

    语气得意,像个在大人面前要夸奖的小孩儿。

    江扶月自然要捧场:“还是你厉害。”

    “那当然!对付这种人渣,来一个我骂一个,骂到他怀疑人生,后悔活着!”

    江扶月嘴角一抽。

    ……

    其实钱又文的处境比起付正新已经算好了,虽然名声受损,项目搁置,但好歹还能在这行混下去。

    付正新才是真的偷鸡不成蚀把米,玩到最后把自己给搭进去了。

    论战结束,随着滨崎川岛被指学术造假,付正新的处境也不太好。

    但全球学术界公然支持滨崎川岛的并非只有他一个,可如今最惨的却非他莫属。

    为什么?

    因为他不仅支持,还煽动国内学术界对江扶月群起而攻。

    结果,江扶月自证清白,他脸被打肿不说,那些受他误导怂恿的同行也反应过来,知道自己被坑了,转头就把付正新指使他们针对江扶月的事公之于众。

    晒聊天记录,曝通话录音等等,全是实锤。

    付正新在利用这些人的时候,可能根本没想到会有被反咬的一天。

    但这个世上谁又比谁聪明得到哪里去呢?

    你做初一,别人做十五。

    你在坑人的时候,别人或许也在坑你。

    随着更多猛料曝光,付正新成了业内人人喊打的毒瘤。

    “还以为是什么好鸟,没想到一肚子坏水。”

    “当初说得义正辞严,结果都是为了一己私利。”

    “不就是记恨江扶月抢了他的拉斯克奖,所以才搞出这么多事吗?”

    “就他这样?还拉斯克奖,别逗了!就算月姐没拿,也轮不到他!”

    “姓付的这是把我们当枪使啊!可恶!”

    “……”

    指责声越来越大,当初他是如何煽动舆论讨伐江扶月的,如今就原封不动全部返还到他自己身上。

    “我没错!江扶月只是运气好而已,对,都是运气好,我不比她差!”

    付正新把自己关在书房里,砸了所有能砸的东西,苍老的身体因为愤怒,也因为无可奈何而摇摇欲坠。

    儿女因为他,放下工作,匆忙赶回家,入目一片狼藉,而老爷子也把自己折腾得憔悴狼狈。

    “爸,您别这样……我求您了……”

    付正新却仿佛认不出自己的儿女,全然沉浸在自己的世界。

    他又开始摔东西,扯着已经沙哑的嗓子,无能狂怒:“我是什么资历?她又是什么资历?初出茅庐的丫头片子,她凭什么?!”

    女儿直接向他跪下:“爸,您冷静一点,求您了,身体不是这么折腾的……”

    付正新充耳不闻:“等着瞧吧,她走不远的!迟早都会跌下来!”

    “现在爬得越高,以后就摔得越疼!”

    “我不收拾她,天都要收拾她!”

    歇斯底里,愤怒咆哮,什么体面、修养通通都不要了,好像只有这样才能证明他没输,还有翻盘的机会。

    付清看着爷爷半癫半狂的样子,早已忍不住泪流满面。

    为什么?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明明不久前爷爷还是人人尊敬的医学泰斗,八方称颂的科研巨擘。

    从什么时候开始事情不受控制的?

    对,江扶月!

    从她反驳滨崎川岛,发起学术论战的时候,一切就朝未知的深渊滑去。

    一切成为定局之际,也是他们粉身碎骨之时!

    ……

    学术界讨伐的声音太大,事态发展早已超出预料,影响甚至波及到圈外,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议论这件事,指责,谩骂,奚落,嘲讽……

    最终还是无可避免惊动了上面。

    付正新被医药协会除名,任职医院随便找了个理由让他无限期休假,除此之外,他在编的大学也给予严重警告处分,停止其课程教学工作和研究生招生资格。

    付清也同样没能逃过处罚。

    虽然她只是付正新推出来的“马前卒”,但最先在华夏公开支持滨崎川岛的人是她,率先下场抹黑江扶月的人也是她。

    如果说付正新是罪魁祸首,那么她就是最强帮凶!

    如今,大厦倾颓,她没有拿得出手的学术成就,所仰仗的也不过是付正新这样一个爷爷而已。

    付正新一倒,她就再也没有了靠山。

    那些早就看不惯她走后门还理直气壮、高高在上的同事一封封检举信如雪花般飞至校纪委监察处。

    很快,相关部门便查明检举信中反映情况属实:窃取他人学术成果,贪污受贿,陷害同事,报复学生……

    由于情节实在恶劣,付清直接被学校解雇。

    此后业内再不曾出现过这爷孙俩的名字。

    ……

    这些都是江扶月从萧山那里听来的。

    她不关心,也不在乎。

    像付正新这样的人迟早都会把路走绝,不是今天,也会是未来某一天。

    她犯不着把时间浪费在这种跳梁小丑身上。

    江扶月一夜好眠,第二天起床一看,五个未接电话。

    都是谢定渊打的。

    想起昨晚沈谦南那通似是而非的醉话,再加上后面谢定渊被问到时脸上一闪而过的迟疑,江扶月百分之九十九肯定——

    他跟那个什么薇薇相过亲!

    厉害啊,还相上亲了。

    啧……

    手机扔到一边,不再去管,她起床洗漱。

    接着下楼吃早餐,难得遇到韩恒和韩廷这两个“懒觉王”早起。

    韩恒:“我也想睡,奈何通告不允许,想了想,还是赚钱比较重要。”

    韩廷:“我今天要去翁老师家学棋,不能迟到,有规矩的。”

    江扶月坐下吃饭,一碗小米粥,再加一碟灌汤包。

    刘妈厨艺很好,小米粥软烂耙糯,灌汤包汁儿多皮薄,只需咬开一个小口,里面的高汤便一个劲儿往嘴巴里涌。

    江扶月吃得很慢,主要是怕被烫到,可一举一动仿佛自带优雅光环。

    韩廷看了眼自己碗里的灌汤包,不由得放慢动作。

    韩恒“嘿”了声,主要是笑韩廷。

    小土匪也知道什么叫“吃相”了,以前不是没提醒过,但都收效甚微。

    结果江扶月就这么简单在他面前吃个包子就成了?

    韩恒还没吃完,他经纪人就到了,一直在催。

    可能是觉得当着老爷子的面,这样不太好,但又不能不催,韩恒是出了名的拖延难搞,所以他后面催得小心翼翼。

    时不时就用余光瞄一眼老爷子的神色,看他有没有动怒。

    最后韩启山忍无可忍,直接发话:“吃完赶紧滚!”

    韩恒:“啧,我还没吃完呢。”

    “那就拿着滚蛋!”

    韩恒撇嘴,经纪人却眼前一亮,最后韩恒是提着一袋灌汤包外加一瓶牛奶走的。

    很快,韩廷也吃完了。

    韩慎想亲自送他过去,结果韩廷摇头,说让司机送就行。

    “好好学,别捣乱。”最后,韩慎不由叮嘱。

    “还用你说?”韩廷撇嘴,一脸不屑,是这个年纪独有的意气风发。

    ……

    早餐之后,江扶月见天气不错,阳光也不晒,干脆拿了张瑜伽垫铺在花园的凉亭里,开始做有氧。

    韩启山还是老规矩,饭后散步,他这把老骨头跟年轻人可没得比,只能羡慕地朝亭子里看了眼。

    等他溜达完,前脚刚进屋,后脚就有佣人匆忙跑来告知——

    有客人拜访。

    韩启山正用湿帕子擦手,闻言,也没怎么在意,随口问道:“谁啊?”

    “谢定渊谢教授。”

    “……谁?!”老爷子动作猛地一顿。

    额!

    “谢、谢教授啊,小小姐她男朋友。”

    韩启山有点懵,谢定渊怎么来了?

    双方也没约好要见家长啊?

    但无论如何,来者是客,韩启山这点礼貌还是有的,“去,把人请进来。”

    “是。”

    谢定渊进门瞬间,身形逆光,西装笔挺,愈发衬得他高大挺拔,气质突出。

    不得不说这副成熟稳重、一丝不苟的样子还是很讨长辈喜欢的。

    至少韩启山看着挺顺眼。

    韩慎和韩恪原本正打算出门,鞋都换好了,没想到居然听见佣人说谢定渊来了,这下还出什么门?

    两人当即交换眼神,嘿嘿,不走了,凑热闹去!

    所以,谢定渊一踏进客厅,就看到老爷子、韩慎、韩恪三大金刚坐在沙发上,跟守阵似的,却唯独没见着想见的那个人。

    他不动声色收回目光,把三人挨个叫了一遍。

    他是随江扶月喊的:姥爷,大舅,二舅。

    “坐下说话。”老爷子抬手指了指沙发,示意他随便些,“不用拘谨。小刘——”

    “欸!”刘妈远远应了声。

    “给小谢泡杯茶。”

    “好嘞!”

    谢定渊依言坐下:“不用麻烦了,我是来找月月的……”

    老爷子或许没察觉,但韩慎和韩恪却对视一眼,立马嗅到了其中的不同寻常。

    平时,月月跟他见面可都是约在外面,出门也相当积极。

    今儿这一出……

    怕是根本不知道他来了吧?

    否则也不至于到现在还没露面,由着谢定渊在这儿跟老爷子尬聊。

    所以,小两口闹矛盾了?

    “小谢,”韩慎表情很淡,声音更淡,“你来找月月,是有什么事吗?”

    谢定渊点头:“嗯,有事。”

    韩恪:这不问的废话吗?看他的……

    “具体什么事啊?”

    谢定渊:“……有些问题,想当面跟她解释清楚。”

    “那她知道你来吗?”

    “……不知道。”

    得!绝对吵架了!

    老爷子却没听出这一问一答间的暗潮汹涌,等刘妈把茶送上来之后,还笑眯眯让谢定渊品。

    “是上好的明前龙井。”

    “行家啊!”韩启山两眼放光,“我跟你讲啊,这个明前龙井跟雨前龙井……”

    老爷子开始滔滔不绝,期间谢定渊几次朝楼上望去,希望能看到江扶月,结果人根本不带露面的。

    他有些沮丧,却不得不打起精神听老爷子讲,偶尔还得附和那么一两句。

    韩慎和韩恪坐在旁边,见他明明很着急却又不得不按捺,第一次觉得老爷子啰啰嗦嗦这点也挺好,这不关键时候就派上用场了?

    瞧把人教授给急得,不要太牛哦~

    一盏茶的工夫,终于结束聊天,老爷子大手一挥,告诉谢定渊江扶月在花园里。

    后者立马坐不住了,打了声招呼,便大步朝外面花园走去。

    韩启山:“奇怪……他要找月月不会直接打电话吗?”

    还特地跑一趟?

    ……

    韩家别墅很大,好在谢定渊曾经送江扶月到家门口,所以认路并不难。

    去到花园,一眼就看见亭子里,正在锻炼的江扶月。

    为了方便和凉快,她上面只穿了件运动背心,弹性布料勾勒出纤细的腰肢以及平坦的小腹,胸前是U形领,可能是运动过程中往下滑了,所以开得有点低,能够清楚看见那一道……

    咳!

    下半身穿的是一条黑色leggings,紧致地包裹着两条长腿,将本就笔直纤细的身材从视觉上再度拉长。

    谢定渊瞳孔一紧,下意识咽了咽口水。

    最后视线落到她臀上……

    垂放于身侧的双手,指尖无意识轻动。

    跃跃欲试想知道那究竟是何种触感……

    一扇落地窗之隔的室内,透过花草掩映,韩慎和韩恪,以及老爷子三个人正大喇喇坐在沙发上偷看。

    韩恪甚至还悠闲地喝了口茶。

    “什么情况?他怎么停下来了?”老爷子没看明白。

    韩慎轻哼:“他哪里是停下来,分明是走不动。”

    韩启山:“有什么区别吗?”

    韩慎:“……”咳!

    “区别就是,停下来是主动的,走不动是被迫的。”韩恪笑眯眯接话。

    老爷子越听越懵:“什么主动被迫?谁迫他了?”

    韩慎和韩恪对视一眼,老色胚的心照不宣。

    都是男人,谁还不了解谁啊?

    哦,老爷子除外。

    ……

    江扶月正准备练到倒立,腿刚抬起来,脚腕就被捉住。

    她以为是韩恒恶作剧,皱眉回头:“小舅,你——”

    结果却看见一张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脸。

    “你怎么来了?!”她挣脱,收回脚,站直。

    谢定渊放下手,掌心还残留着肌肤滑嫩的触感:“我来找你。”

    “有事?”

    “解释一下跟林薇薇的相亲。”

    “所以,相亲是真的?”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