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881章 陪他躺会,暗中之人

第881章 陪他躺会,暗中之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等待近半小时后,拖车公司终于来了。

    车被拖走,中途江扶月打了通电话,让家里的司机过来接她。

    “月月。”

    “大舅,怎么是你?”

    韩慎亲自开车来了。

    “正好下班,顺路。”

    等回到家,已经十点,老爷子坐在客厅等他们。

    “没事吧?”

    江扶月摇头:“都处理好了。”

    第二天江扶月一早打给谢定渊,没人接?

    等吃过早饭,她又打过去,还是没人接。

    江扶月皱眉。

    “怎么了,月月?”见她脸色不对,韩慎目露关切。

    “舅舅,我出去一趟。”

    说完,拿上外套和包,取了车钥匙,很快就没影了。

    韩启山:“这孩子干什么呀?急急忙忙的……”

    韩慎:“不清楚。”

    但肯定跟谢定渊脱不了干系。

    ……

    上午九点,江扶月来到公寓。

    锁是密码、指纹、钥匙三用。

    昨天她开门的时候,就把自己的指纹录进去了。

    所以在按了两遍门铃,都没人开门之后,江扶月用指纹解锁进去了。

    昨天太晚,加上光线又暗,她都没来得及好好打量室内的陈设布置。

    窗明几净的客厅,采光优越,每个角落都收拾得干干净净,东西也摆放得相当整齐。

    简约,明快,是谢定渊的直男风格没错了。

    江扶月换上拖鞋,脱掉外套,往主卧走。

    推开门,一室黑静,两米的大床上,杯子里突起来一块。

    她走过去,只见某人侧着身子,睡得正香。

    有这么困吗?

    江扶月想伸手探一探他额头温度,掌心刚贴上去,手腕就被扣住。

    原本双目紧闭的男人遽然睁眼,原本幽邃的瞳孔覆上初醒时的惺忪,褪去了凌厉,显出几分柔和与朦胧。

    江扶月:“吵醒你了?”

    谢定渊摇头:“我闻到你身上的香味了。”

    “香味?我没喷香水啊……”

    “反正我闻到了。”

    “……”

    江扶月掌心在他额头上贴了十几秒,然后示意男人松手,谢定渊就是不放。

    “怎么?怕我生病?”

    江扶月看了他一眼:“体温正常,没有发烧。”

    “两杯酒而已,我还没那么废……”他小声嘀咕。

    “那为什么不接电话?”

    谢定渊一愣:“你给我打电话了?”

    江扶月:“两个。”

    他想找手机,结果翻了一圈都没看见。

    “你再打一下。”

    最后在昨天换下来的那堆衣服里翻出来了,“开了静音模式……”

    谢定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的,很大可能是按错了。

    “还以为你存心报复我呢。”江扶月坐在床边,看着他,似笑非笑。

    之前她没接他电话,这会儿轮到他以牙还牙。

    好得很。

    男人嘴角一抽:“我是那么小气的人?”说着,坐起来,抬手扶住前额,又用指腹揉了揉太阳穴,“后劲儿还挺大……几点了?”

    江扶月:“九点一刻。”

    “你怎么这么早过来?我……”

    想起她刚才一进来就伸手探额温的动作,谢定渊:“你以为我生病了?”

    江扶月白他一眼:“谁让你不接电话?”

    男人蹭到她面前:“以后我注意,不会再乱开静音了。”

    “嗯。”

    “不过你担心我,我很高兴。”就算病了,也开心。

    谢定渊伸手抱住她的腰,再把人往床上一带,两人双双躺下。

    “嘶——”江扶月措不及防,“你干什么?”

    “再陪我睡会儿。”说完,手脚齐用缠住她,又扯过被子往两人身上一盖。

    暖意袭来。

    既有棉被给的,还有男人身上传过来的。

    江扶月:“早饭没吃,不饿吗?”

    谢定渊:“秀色可餐。”

    “……”

    “或者,有情饮水饱?”

    “……”

    这小骚话,一串儿一串儿的。

    不愧是进阶版直男,褪去了钢铁味,开始朝着土味发展。

    江扶月陪他躺到十点,期间谢定渊也没睡着,就这么抱着她,又亲又蹭。

    他是爽了,江扶月却热出一身臭汗。

    “你抱太紧了,松开些。”

    “哦。”

    “……松了吗?”

    “松了啊!”

    “为什么我一点感觉都没有?”

    谢定渊:“我有。”

    江扶月:“……”

    最后,实在躺不下去了,她挣扎着起来,灵活避开男人再次伸来的手,快速下床站定。

    谢定渊手上落了空,嘴角收紧。

    江扶月不理会他的臭脸:“我去看看冰箱里有什么吃的。”

    说完,撒腿开溜。

    谢定渊坐在床上,一脸懊恼。

    没了江扶月陪着,他再躺也没意思,索性起床,冲澡,换了套干净睡衣。

    等他去到客厅,江扶月已经把一碗热腾腾的面条端上桌,面上还铺了一个黄澄澄的煎蛋。

    “虽然不常做,但味道应该还行,你尝尝。”

    这一刻,谢定渊看着明亮的饭厅和满眼期待朝他微笑的女孩儿,心头莫名涌上一股暖意。

    第一次,他觉得这里有了家的样子。

    也是第一次,他有了结婚的冲动。

    “月月,我们找个时间,让双方父母见一见吧?好吗?”

    江扶月有些惊讶:“怎么突然说这个?”

    “你先回答我好不好?”

    “好啊。”她点头。

    谢定渊嘴角上扬,眼角眉梢都写着愉悦和满足。

    “你还没说为什么突然提这个?”

    “咳……我怕你跑了,在双方父母那儿先过个明面,好歹有保障不是?”

    江扶月:“……”算得还挺精!

    谢定渊把面吃得一口不剩,最后连汤都喝了,直接用实际行动证明江扶月做的有多好吃。

    吃完,他主动把碗筷收拾了,拿到厨房洗干净,出来的时候,还削好了果盘放到江扶月面前。

    “我尝了,不酸,甜的。”

    每根牙签都是同样高度,也真难为他这么精确。

    谢定渊把电视打开,换到科教频道:“中午在家吃?”

    江扶月让他把声音调大点:“……冰箱里什么都没有,吃空气吗?”

    “可以买。”

    江扶月一愣,嘴上还叼着一瓣儿橘子:“现在?”

    “嗯!”

    两人都是行动派,说走就走,直奔超市。

    谢定渊推了购物车跟在后头,江扶月走在前面,穿过货架,挑好了就往车里扔。

    她不仅做题速度快,买东西的速度也不慢,很快,购物车里就堆起一座小山。

    “还差什么?”她回头问谢定渊。

    “白糖没了。”

    江扶月去拿。

    除了基本食材之外,两人还买了不少水果。

    “平时公寓住人吗?”她问。

    谢定渊摇头:“多数时候还是住老宅,你来才去公寓。”

    二人世界它不香吗?

    可惜,这样的机会实在太少。

    江扶月:“那别买太多,吃不完浪费了。”

    “你要是多来几次,怎么也浪费不了。”

    江扶月看了他一眼,没接话。

    谢定渊:“我记得明大只要求大一学生必须住校。”

    “所以?”

    “咳!你大二了完全可以搬出来住,正好公寓离明大不远,其实可以……”

    “我已经很久没住宿舍了,现在跟搬出来住没什么区别。”

    江扶月连学校都不经常去,宿舍就住得更少了。

    柳丝思除了完成日常课业之外,经常玩消失,神龙见首不见尾,神秘得很。

    霍繁锦又去了生物物理研究所实习,每天忙得脚不沾地,索性就近买了套loft,也很少再回宿舍。

    岑乔乔见大家经常不在,她一个人待着也没意思,加之她本身又恋家,从小就是温室里娇养的花朵,干脆直接回去跟父母住了。

    每天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还能撒娇卖萌讨长辈开心,小日子过得不要太美好!

    所以,现在的A栋4-3床位虽然还铺着,但已经很少住人了。

    谢定渊:“我的意思是,公寓这边反正都空着,你如果需要随时可以住,反正有你的指纹,直接开门进来就行。”

    江扶月点头,领了他的情:“好。”

    东西买齐,两人一番查漏补缺,最后确定没有遗漏才推着沉甸甸的购物车去结账。

    谢定渊主动扫码付款,接着整齐地装袋,然后提着大包小包一路下去车库,放到后座。

    期间,愣是没让江扶月碰一下。

    “你让我也提一点啊!”

    谢定渊充耳不闻,加快脚步。

    这种粗活还是他来干吧。

    两人满载而归,中午自己动手做饭。

    江扶月贡献了两道荤菜,谢定渊也交出一菜一汤的答卷。

    另外,饭也是他蒸的。

    ……

    下午,两人就窝在影音室看电影。

    两部爱情片,江扶月和谢定渊各选一部,都是怀旧经典作品。

    当初谢定渊之所以把这个公寓收拾出来,其实就是为了带江扶月来看电影。

    男女主在屏幕中接吻,他们便在沙发上相拥。

    窗外夕阳正红,室内一片情浓。

    晚饭,两人都不想再动手,干脆出去吃。

    江扶月顺便把车拖去修的事告诉他,“师傅说小毛病,明天就可以取回来了。”

    “一起去?”

    江扶月答应下来。

    第二天江扶月先开车去接谢定渊,然后两人一起前往4S店。

    “有个零件脱落了,重新上了一个,现在应该没问题了,要不要开两圈试试?”

    谢定渊没有试,直接把车开走了。

    两人离开后,一个学徒跑过来:“张师傅,车呢?”

    “车主已经开走了。”

    “啊?”

    “你小子有什么事吗?”

    “没有……我就是觉得有点奇怪,那辆车保养得很好,又是那个价位的高配,按理说不应该出现螺帽老化,零件脱落的情况。”

    “你到底想说什么?”

    学徒压低嗓子:“我刚才把换下来的螺帽检查了一遍,你猜我发现了什么?”

    “发、发现了什么?”张师傅咽了咽口水。

    “螺帽上有器械拧动的痕迹,是有人故意用工具把螺帽拧松,才导致零件脱落,汽车抛锚的。”

    “你的意思是有人在车上做手脚?!想伪造车祸?!”

    学徒点头,又摇头:“螺帽脱落肯定是人为,这点我肯定不会判断错,您要是不信一会儿也可以过去看看,反正螺帽还在。”

    “那你摇头什么意思?”

    “就……破坏这颗螺帽的意义不大,顶多就是抛锚而已,造成车祸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算了,咱们也别纠结了,能开得起这种车的人,非富即贵,都是豪门。电视剧里不都演了?什么勾心斗角,你害我我害你的,总归跟咱们小老百姓无关。”

    “那要不要告诉车主一声啊?”学徒挠头,满眼纠结。

    原本他跑过来就是要说这件事的。

    张师傅沉吟一瞬:“算了吧,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归咱们管的,咱们别理,免得引火烧身。”

    “而且,你刚才不是说了?一个螺帽酿不成车祸,说明对方没想要人命,咱们也不算见死不救。”

    “可……这样会不会不太好啊?”

    “有什么不好的?好得很!走了,回去干活。”

    “……哦。”

    ……

    除了陪谢定渊之外,江扶月还抽空去看了明聿。

    复健颇有成效,他现在已经回明大开课了。

    只是行动还是有些不方便,需要借助拐杖。

    江扶月等在教室门口,学生都走光了,明聿才出来。

    “阿聿——”她从后面拍拍他肩膀。

    明聿回头,脸上流露出欣喜,双眸发亮:“你怎么来了?”

    “我打电话给师公,他说你已经回明大上课了,我正好到教务处交表格,就想着过来看看你。等会儿还有课吗?”

    “没有。”

    “那一起吃饭?”

    明聿笑着点头:“好。我先回办公室把东西放了,咱们就走。”

    “我跟你一起。”

    像明聿这样的特聘教授,校方都安排了个人办公室。

    就是一个单间,不用跟其他老师挤在一块儿,私密性会更好。

    “最近怎么没看见钟豪?”

    钟豪就是跟在明聿身边的那个年轻助理,话不多,但做事很靠谱,江扶月有点印象。

    “他在西北研究所还有两个项目要跟,这段时间都待在那边。”

    “那你方便吗?要不要再找一个……”

    “不用。”明聿抬头看她,眉眼含笑,“现在这样就很好。收拾完了,我们走吧。”

    “嗯。你想吃什么?”

    明聿:“火锅。”

    江扶月眼前一亮:“我知道一家店……”

    正好她也想吃!

    明聿一边走,一边听她讲,不时含笑点头。

    ------题外话------

    更正一下:爆更时间是8月15日24:00,也就是8月16日0:00。

    明天七月七,七夕节,祝大家有情人终成眷属,单身狗也不要紧,让月姐和谢狗甜给你们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