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882章 去见明聿,明深质问

第882章 去见明聿,明深质问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两人来到明大附近一家火锅店,麻溜地点菜。

    明聿:“你还是跟以前一样,喜欢吃火锅。”

    江扶月没抬头,继续在菜单上勾选,动作奇快:“我记得你也喜欢。”

    “嗯,”明聿点头,“喜欢。”

    “你看看还要加什么吗?”江扶月把菜单推过去。

    明聿粗粗一扫:“差不多了。”

    “好。”江扶月叫来服务员,把单子递过去。

    服务员:“请问要什么锅?鸳鸯还是红汤?”

    明聿:“红汤。”

    “好的,请稍等。”

    江扶月挑眉:“我记得你以前喜欢点鸳鸯锅。”

    明聿轻嗯一声,但你喜欢红汤。

    “怎么,还真以为我这些年一点长进都没有?”他嘴角含笑,是调侃的语气。

    江扶月朝他竖起大拇指:厉害。

    吃完,明聿去结账,江扶月没跟他争。

    下午明聿有个研讨会,江扶月送他回明大。

    “就在这里停吧,不用开进去。”

    “怎么了?”江扶月目露疑惑。

    “一会儿要去市报告厅,我在门口等萧山的车一起。”

    “好吧。”江扶月停在校门口。

    明聿下车,拄着拐杖站定,朝她说再见。

    江扶月:“好好复健,早日康复。”

    “好。”

    明聿站在原地,目送车子开走。

    过了两分钟,萧山的车开过来,“走吧。”

    “嗯。”他拉开车门坐上去。

    “开完会是直接回公寓,还是回学校?”

    明聿沉吟一瞬:“回学校吧,还有一份资料没拿。”

    萧山点点头。

    ……

    江扶月这边和明聿分开之后,没有直接回韩家,而是去了市中心一幢写字楼。

    她按照吴前给的地址找到A座12楼,刚出电梯,就闻到一股装修的粉尘味,进去一看,有两个工人正在工作。

    “诶?你找谁?”

    “我帮吴前来验收。”

    “哦哦!是老板啊!”工人一听立马奉上笑脸,然后递过一张单据,“这是项目单,你核对一下,墙砖地砖这些我们都铺好了,水电也全部完工,如果没什么问题的话,麻烦在上面签个字,下一个项目我们才好开工,不然一直拖着做不了……”

    这里是吴前给星月经纪公司物色的新办公地址。

    先前,江沉星参加“造星营”虽然中途出了事,节目取缔,被迫退出,但他积累下的粉丝量却不比前几期顺利C位出道的选手差。

    外界纷纷要求——弟弟独美!Solo出道!

    原本以为这些粉丝只是一时头上,过段时间热情就冷却了,但没想到这些声音越来越大,甚至还有了#江沉星出道吧#这个超话,讨论量已经过亿。

    吴前见状,经过深思熟虑,又专门来帝都和江扶月商量之后,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他要把经纪公司全部业务搬来帝都,从今往后都留在这边发展了。

    之前,虽然有一部业务是在京发展的,但那只占很小一部分,这次他决定把整个公司都搬过来。

    同时,江沉星转学来帝都,一边读书,一边准备个人出道事宜。

    江扶月没什么意见,主要是看江沉星自己。

    一来,帝都这边不管教育资源,还是圈内资源,都比临淮丰富。

    二来,如果不出意外,她以后大部分时间都会在帝都,如果江沉星也在这边,说不定江达和韩韵如也愿意过来呢?

    再者,以后沉星读大学也是要往皇城脚下走的。

    既然如此,赶早不赶迟。

    吴前在江扶月这边探了口风,转头就回临淮去找江达和韩韵如两口子商量。

    他们的意思跟江扶月一样,看江沉星自己的意愿。

    吴前得了两方准话,觉得事情已经成了七八分,最后找到江沉星。

    江小弟:“去帝都吗?”

    “嗯,你爸妈和你姐姐都说尊重你的选择。”

    江小弟只思考了两秒,坚定道:“我想去。”

    因为,帝都有姐姐。

    转学的事就这么定下来了,等这学期结束,下学期就可以直接去帝都,正好上高一。

    新的学校,新的同学,不至于像中途转过去那样全然陌生,难以适应。

    同时,吴前也在帝都物色好了新的办公地点,就是眼前这层写字楼。

    江扶月看完单子上密密麻麻近三十多个细分项目,又实地检查了一遍,确定没有问题之后,就爽快地签了名。

    工人师傅客客气气把她送到门口,见多了尖酸扯皮的东家,不是这里挑刺,就是那里不满,像这么干脆的还真少见。

    “不用送了,你去忙吧。”

    “欸!慢走啊!”

    江扶月出了写字楼,去街对面的奶茶店叫了两杯喝的,留下地址和钱,让服务员帮忙送上去。

    为此,额外付了十块跑腿费。

    正好隔壁就是商场,江扶月见时间还早,就去逛了逛。

    给自己和谢定渊都买了衣服,还有两条同色系的围巾。

    店员:“虽然是分开卖,但真的很像情侣款。”

    路过一家宠物超市,江扶月停下,抬脚进去,又问导购员要了一辆手推车。

    等出来的时候,推车里已经装满各种狗狗吃的零食和狗子的小玩具。

    这是带给小莽的。

    考虑到韩廷今天要回家,连小莽都有礼物,他如果没有还不知道嘴巴要噘多高,江扶月又去体育用品店给他买了个新篮球。

    逛完出来,已经四点半,江扶月准备回家。

    像装衣服的纸袋因为比较轻便,她可以自己提,但狗零食和狗玩具,以及打了气的篮球,就只能要求店里帮忙送到停车场。

    可江扶月已经在下面等了十来分钟,东西还没送到。

    她打电话给商场前台,让她帮忙催一下。

    “好的,您稍等,我这边核实之后给您回复。”

    过了大概两分钟,回电来了:“尊敬的客人您好,商品在运送途中出现了一点小意外,导致配送到B区停车场了,所以还需要您再耐心等待十分钟左右,很抱歉给您造成的不便……或者您留下地址,我们这边可以送货上门……”

    十分钟也不算太久,江扶月决定再等等。

    她靠在车头,拿出手机,刚点开微信,准备问谢定渊在做什么。

    突然,指尖一顿,猛地回头。

    江扶月凌厉的目光扫过四周,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安安静静,没有半个人影。

    但就在刚才某个瞬间,那种被人窥探的感觉又出现了。

    跟前不久回家路上车抛锚那次一模一样。

    就像……

    被阴暗处吐着信子的毒蛇盯上!

    江扶月眉心骤拧,她坐进车里,关好车窗,又锁好车门。

    透过面前的挡风玻璃,她细致又警惕地关注着周围动静。

    很快,十分钟过去,商场送货的人来了。

    他们把东西放到后备箱,随后离开。

    江扶月不再停留,一脚油门轰足,快速驶离。

    在她走后,停在不远处的一辆奔驰大G也发动引擎离开。

    如果江扶月看到这一幕一定会非常惊讶,因为她在观察的时候,清楚地看见那辆车里并没有人!

    ……

    明聿开完会,跟着萧山的车回到学校。

    正好赶上放学时间,一路都有老师和学生跟他打招呼。

    “明教授……”

    “教授好……”

    “都下课了,您还要回教学楼啊?”

    “……”

    对于这些问候,明聿通通含笑点头,算作回应。

    他的腿还没有大好,所以上下楼不是很方便。

    恰好又赶上周五电梯例行检修,没法坐,只能走安全楼梯。

    好在办公室位于4楼,不算太高。

    可饶是如此,等他爬到四楼,也累得气喘吁吁,满头大汗。

    他把手放到两边膝盖上,通过揉按来缓解不适。

    好在这层楼大家都走得差不多了,没有人发现他此时的狼狈。

    缓了十几分钟,感觉好点了,明聿才重新拿起拐杖,走过去,用钥匙打开办公室的门。

    找到那份要用的资料,拿文件袋先装起来,然后又用塑料薄膜包了一层,最后才放进背包里。

    关灯,锁门,离开。

    不过在这之前,明聿喝了一杯温水,补充出汗流失的水分,又用纸巾把额头、脸上以及脖颈的汗擦干。

    体面又严谨。

    夕阳西下,落日余晖洒向地面,铺落一地橘红。

    学生们三两结伴走出校门。

    明聿用手机叫了车,站在街边安静等候。

    就在这时,一辆黑色大G缓缓滑停在他面前。

    车窗降下,露出一张令他皱眉的脸——

    “楼明深?”

    “是我,好久不见,难为你还认得。”

    两人上次见面还是在墓园门口,距离现在已经快两年了。

    明聿眉心收得更紧,没有说话。

    楼明深一只手搭上车窗,另一只手扶着方向盘,笑入眉眼,对他的排斥视而不见:“最近有人给我讲了个笑话,说扎根西北,三催四请、绞尽脑汁都没办法召回的明教授,竟然要定居帝都?你说好笑不好笑?”

    “……”

    “呵……刚开始我还不信,毕竟,二十年前你就下定决心不再回来。为什么?”

    明聿冷眼不答。

    楼明深一字一顿:“为什么回来?或者说,谁有这个本事,让你连西北都不待了,巴巴地回到这个伤心地?”

    “与你无关。”

    “是吗?”楼明深勾起一抹笑,黑眸冷沉。

    这时,明聿叫的车来了。

    他作势绕过面前的大G,上车离开。

    楼明深却直接丢给那个司机两百块钱:“不用了,直接开走。”

    “啊?”司机犹豫地看了他一眼,又看看明聿:“先生,还用车吗?”

    明聿脸上已经浮现出不满:“当然要……”

    楼明深打断:“也好,你今天走了,大不了我明天再来,后天继续,反正我有的是时间。”

    明聿皱眉,似乎对他现在的举动有些困惑,还有点莫名:“你到底想干什么?”

    “聊聊。”

    明聿想了想,让司机走了。

    他知道楼明深的性格,今天不说清楚,还会继续整幺蛾子。

    “你想聊什么?”表情凛冽,声调冷淡。

    楼明深还是那副玩世不恭的笑,但眼底深处似乎有什么东西在翻涌,即将满溢而出:“明教授面色红润,说话也中气十足,看来最近过得很好?”

    明聿后退两步,带着几分提防:“我不认为我们是可以互相寒暄问候的关系。”

    楼明深闻言,仿佛并未察觉他话里的讽刺,目光扫过他笔直的双腿,嘴角笑意更甚:“不良于行二十年,又重新站起来的感觉怎么样?很不错吧?”

    明聿:“一个坐轮椅的瘸子,有朝一日也能像正常人一样站立行走,确实很好。”

    “那可真是恭喜你了。不过——”楼明深话锋一转,眼神也在瞬间变得犀利:“为什么?在坐了二十年轮椅之后,为什么突然想要治腿?”

    “无可奉告。”

    “是不是因为——她回来了?!”

    明聿瞳孔骤缩,但仅仅只有零点一秒,在被楼明深凌厉目光锁定的时候,他已经恢复如常。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对方却直接笑出声,由于太过短促,所以听起来有些刺耳。

    “是真的不知道,还是揣着明白装糊涂?你心里最清楚。”

    明聿冷了脸:“我没空跟你纠缠,扯一些有的没的。”

    “不着急,”楼明深摆摆手,眉眼含笑:“你不愿意说,但总会有撬开你嘴的法子。”

    明聿面无表情:“如果没有其他事,我要走了。”

    “走?去哪里?事情还没完。”

    “楼明深,你不要欺人太甚!”

    “这算生气吗?那可真是稀罕,明教授这些年修身养性,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控制不住脾气?还是说,我的话触到了你藏在心里的秘密?只能用恼怒来掩盖慌乱?”

    明聿冷脸,这种时候,万言万当,都不如一默。

    楼明深沉沉看了他一眼,那里面似乎有别的什么情绪,但很快又归于沉寂,波澜不兴。

    只留下假模假样的笑:“走吧,我们需要找个地方好好聊聊,曾经的准姐夫。”

    ……

    二十分钟后,公寓。

    楼明深坐在沙发上,抬眼环顾四周,最终视线落回明聿脸上:“没想到你会邀请我到家里做客。”

    “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问你——她是不是我姐?”

    ------题外话------

    明天爆更,今天更得不多。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