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884章 二更

第884章 二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重活一世,江扶月不想原谅。

    如果放过太轻易,那背叛的代价不是太轻了吗?

    楼明深看着她,那双眼里充满了防备与警惕,再也看不到曾经的纵容与亲近。

    姐——

    他动了动唇,差点就要喊出来。

    江扶月却先一步开口:“有事吗?”

    如见陌生人的语调,淡漠得近乎无情。

    “我去见了明聿。”他说。

    江扶月表情不变,只眼底闪过一抹冷凝。

    明聿肯定不会说出她的身份,那就只有一种可能……

    他已经查到什么,想找明聿求证。

    果然——

    “我都知道了。”他看着她,灼热的目光似要将她洞穿,直击灵魂,“姐,你回来了对不对,你终于回来了!”

    说完,两行泪水从他眼眶滑落,顺着脸颊一路蜿蜒,越流越多,像开闸的洪水,根本止不住。

    江扶月愕然。

    在听到他说见过明聿的那一刻,江扶月脑海里预判了很多种他认出她后可能发生的情形。

    或恶语相向,或剑拔弩张,甚至一决生死,再杀一次!

    总之不是什么温馨场面。

    但唯独没有料到,他一个四十多岁的大男人,只开口说了两句话就哭得稀里哗啦。

    “姐……对不起,我知道你不肯认我一定是因为怪我,怪我引你回老宅,害死了你——”

    他一边说,一边哭,然后噗通一声,双膝跪地,一路朝她跪过来。

    昂贵的西装裤摩擦在脏污的地面,他打理周正的发型也乱了,脸上更是泪水涟涟,毫无形象。

    他停在江扶月腿边,在她想要避开的时候,突然伸出双手,抱住她的腰,头贴在她腹部——

    “姐,你原谅我好不好?”

    “我没想到楼明心居然敢那么做,我叫你回家,真的只是想跟你一起吃顿饭而已。”

    “我什么都不要,甚至可以不姓楼,我只要你活着!”

    江扶月没动,任由他抱,看眼泪打湿了风衣,在上面留下一团深色的水渍。

    她眼神冷漠,语气更凉:“现在说这些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你得到了楼氏,成为家族掌权人,这些都是事实。”

    楼明月的死,楼明心和楼明深都是既得利益者,这点无法否认。

    “不,不是这样的……”楼明深摇头,手上力道更紧,他急于想要抓住什么,可越用力,那种缥缈的感觉就越强,他觉得自己抓不住了,灵魂仿佛破开一个大洞,在一点一点被侵蚀,恐惧爬满了内心,“那些都不是我想要的。”

    “钱给你,公司给你,命都给你。求求你,原谅我好不好?”

    江扶月最终还是一步步退开,站到距离他两米远的位置。

    他跪着,卑微地仰望,泪水模糊了双眼。

    楼明深浑身都在颤抖。

    他看懂了她眼中的决绝。

    “就算当年的事你没有参与,但楼明心是你亲姐姐,血脉相连,我可以不恨,却做不到还像以前那样待你。”

    “明深,”江扶月眼里闪过怜悯,也有遗憾,但最终都随风散去,化为平静,“我不是楼明月了,过去的二十年也无法再回头,我们……就这样吧。”

    前世姐弟,今生陌路。

    各自安好。

    “不……不要……”楼明深摇头,“姐,你别这样,明聿等了你二十年,我也在等啊!为什么他可以圆满,我却不能?”

    他哭得像个迷路的孩子。

    “我知道,你最讨厌背叛……即使当年我不知情,却也无形中做了推手……对不起……”

    “你不会原谅我了……我也不能原谅我自己……”

    他表情恍惚,说话也颠三倒四。

    惨白的脸色仿佛受到致命打击。

    江扶月嘴角抿紧,对于楼明深,她无话可说,也仁至义尽。

    恰好这时,一辆卡车由远及近,慢吞吞朝这边开过来。

    是拖车公司到了。

    江扶月:“你走吧,我们以后不要再见面了。”

    说完,越过他,朝自己的车走去。

    “姐——”

    楼明深叫她。

    江扶月回头,下一秒瞳孔收紧,“你做什么?!”

    只见楼明深站在高速护栏上,脸上犹有泪痕,表情却很平静。

    “姐,我欠你一条命,今天就还给你。”

    说完,张开双臂,向后仰去,那一刻他脸上充满了解脱的微笑。

    二十三年了,原来比失去她更难受的是她不认他。

    她恨他啊!

    “明深——”

    在翻出护栏,滚落山坡的那一刻,他听见了她的慌乱惊惶的喊声。

    足够了……

    凌晨两点,一辆救护车风驰电掣朝中心医院驶去。

    浑身染血、生死不知的楼明深被推进急救室。

    江扶月坐在走廊椅子上,惨白的灯光打在她脸上,让她整个人都呈现出一种病态的静默。

    她没有哭,甚至看不出任何忧伤或悲痛,但她单薄地坐在那里,就让人感受到无尽的凄冷。

    “月月——”男人走到她面前,蹲下来,轻轻握住她的手。

    温热的掌心传递着热度,让她眼珠子动了一下。

    目光聚焦,对上谢定渊担忧的双眼。

    她扯出一个笑,却比哭还难看。

    “我……”

    “什么都别说,我已经知道了。”

    在这之前,他已经处理好警方那边的相关事宜,拖车公司的人也都给了封口费,消息也第一时间对外封锁。

    他把一切处理好了,才来到她面前。

    从路段监控和拖车公司目击者的口供,他大致了解了事情经过,却唯独想不明白,楼明深为什么会在江扶月面前痛哭流涕,不惜下跪,甚至在她面前自杀。

    但现在不是追究这些的时候,他把江扶月拥进怀里。

    用掌心轻轻摩挲着她单薄的后背,一点一点传递热量:“没事了……”

    明聿匆匆赶来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幅场景——

    女孩儿靠在男人怀里,是绝对依赖与信任的姿态。

    男人则在她耳边低声安慰着,眉眼写满温柔,入目尽是疼惜与怜爱。

    印象中,无论是以前的楼明月,还是现在的江扶月,她都强大到不需要任何人帮忙,更别说安慰。

    只有弱者才会把自己狼狈的一面展现于人前。

    那如今呢?

    她那么安心坦然地靠在谢定渊怀里,仿佛巨轮找到了停泊的港湾。

    原来……

    不是她不想停靠,而是从前没有足够宽阔的港湾能让她驶入。

    她靠不了,便只能一往无前,踏碎风浪。

    明聿笑了,嘴角泛着苦。

    那一刻他终于明白自己输在哪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