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888章 六更

第888章 六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十一月底,天气彻底冷了。

    断断续续下了一个星期的雨,开赛那天才终于放晴。

    丘成桐大学生数学竞赛,2010年由丘成桐教授发起,面向大陆、港岛及湾湾所有在校大学生。

    主要考察学生“分析与微分方程”,“几何与拓扑”,“代数、组合与数论”,“计算、统计与应用数学”四个方面的能力。

    分别对应设立“华罗庚奖”、“陈省身奖”、“周炜良奖”、“许宝騄-林家翘奖”。

    参赛学生可自行选择参加其中一个或多个科目的比赛,组委会将根据参赛者三项最好成绩,评选出个人全能奖,也就是“丘成桐奖”!

    考试前一天,江扶月登陆考试系统打印准考证的时候,才知道萧山居然给她报全了五项!

    下手不要太黑。

    ……

    全国考场共设置18个,刚好帝都就有1个,免去了江扶月奔波之苦。

    笔试当天,谢定渊开车送她。

    到的时候,考点外已有不少学生聚集。

    他们之中大部分是以学校为单位,组成团体参赛,所以穿着印有各自学校logo的文化衫。

    其中最显眼的当属Q大和B大的队伍。

    首先是参赛学生多。江扶月大致数了一下,Q大有12人,B大有25人!

    其次是他们一队穿嫩黄,一队穿深红,想让人不注意都难。

    人群中,江扶月还看见Q大校长周正奇,亲自送考不说,还挨个对学生殷切叮嘱。

    宛若送儿出征的老父亲。

    当然,也从侧面可以看出,Q大对这场竞赛的重视程度。

    B大来的则是数院主任,这位可是华夏数学界响当当的大人物。

    反观江扶月,既没有同伴组队,也没有校长、主任亲自送考。

    颇有几分孤苦伶仃、无人问津的凄凉。

    至少外界看来是这样。

    不过,她自己倒没什么感觉。

    因为有男朋友陪啊!

    谢定渊把已经拆掉标签的矿泉水递给她:“一会儿带进考场喝。”

    “好。”

    “冷不冷?我去车上把你围巾拿过来……”

    “不用。”江扶月拉住他的手。

    男人眉心一拧,反握住:“怎么这么凉?”

    “凉吗?”她觉得还好啊。

    下一秒,暖意覆上手背,江扶月微愣。

    只见谢定渊已经把她的手捂进掌心,一边搓,一边哈气。

    “……有没有好一点?”

    江扶月勾唇:“暖。”

    他嘴角上扬,也跟着笑了。

    这番旁若无人的亲昵互动,早就被周围学生不动声色看在眼里。

    “卧槽——那是谢教授和月姐?!”

    “别逗了,大清早月姐来这儿干嘛?总不能跟咱们一起考笔试吧?哈哈——”

    那人笑到一半,发现队友都盯着他,面无表情。

    他张大的嘴慢慢收回原状,“不、不会吧?真来考笔试啊?她拉斯克奖都拿了,还来跟咱们争丘成桐?”

    “奖多不压身,你会嫌钱多吗?”

    “额!那倒不会……”

    “我只知道她物理和医学方面的成就很高,数学也这么牛咩?”

    能报名参加丘成桐竞赛的基本都是大学生中的数学佼佼者,普通人连上考场的勇气都没有。

    “当年的IMO(奥林匹克数学竞赛)了解一下?月姐不仅拿了金奖,最后还把特别奖收入囊中。她那篇发表在《数学新进展》上的《J方程和超临界厄米特-杨振宁-米尔斯方程的变形》据说就是在做题过程中得到的灵感。”

    “这……也太恐怖了叭。”

    “江扶月的综合学科能力,秒杀在场所有人,包括老师在内。”

    “还没考就已经瑟瑟发抖了。”

    “这就是传说中来自大魔王的威慑?怎么办?想直接奉上膝盖。”

    男生们的关注点在于江扶月实力有多强。

    而女生则不然。

    她们大多都在感慨——

    “啊!月姐牵谢教授了!”

    “妈呀!谢教授握住月姐的手了!”

    “天呐!他俩也太配了!一看到他们,就忍不住想嗑糖。”

    “你是CP粉?”

    “对啊!我还加群了!”

    “靠!我也是诶!遇到姐妹了,来来来,我们先加个Q,等考完一起捡糖吃……”

    “以前看新闻报道,还以为教授天生就是面瘫脸,呜呜,没想到在月姐面前这么温柔。”

    “递矿泉水,暖手,搓搓,哈气,整理头发,嘤嘤……还有什么是你谢教授不会的吗?”

    “切!有什么了不起?我们是来考试的,不是到考场外面秀恩爱的。不过是哗众取宠,博人眼球罢了!”

    在一片愉快吃糖的尖叫声中,这句话显得尤为刺耳。

    “季小雅,你能不能好好说话?”

    “整点儿阳间的东西吧,阴阳怪气的。”

    季小雅:“你说谁阴阳怪气?”

    “谁应我说谁。”

    “你、你们简直有毛病!”为了一个不认识的江扶月,居然联合起来攻击她!

    “有病的是你吧?”

    “我不跟你们打嘴仗,人多欺负我人少,咱们成绩上见真章!”

    不就是个江扶月吗?

    什么拉斯克奖得主、天才少女,到了数学考场上,都是垃圾!

    专业有专攻,她就不信,自己一个数学专业的还考不过她一个杂七杂八什么都学一点的。

    网上那些赞誉,在季小雅看来,都有夸大的成分,天底下哪有什么“全能天才”?

    ……

    八点半,考生开始进场。

    谢定渊把自己的围巾取下来,亲手为她套上。

    江扶月一张小脸堆叠在羊绒织就的围巾里,若非场合不对,谢定渊早就忍不住亲亲贴贴了。

    “去吧。”

    江扶月:“等我,很快。”

    具体有多快呢?

    开考不到三十分钟,江扶月就出来了。

    季小雅跟她一个考场,听到那声“老师我要交卷”的时候,整个人都懵了。

    她愣愣看着江扶月离开考场的背影,又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试卷,才做了三分之一不到。

    怎、怎么可能?

    她的做题速度已经算同专业学生中top(顶级)水平,居然还有人比她更快?

    还快了这么多……

    季小雅只能安慰自己,江扶月可能很多题不会,都空着没写。

    等考试结束的铃声响起,众考生鱼贯而出时,江扶月和谢定渊已经离开很久了。

    周正奇站在大树底下唉声叹气。

    与他一起来的Q大教务处老师走过去:“校长,您怎么了?”

    “我在想丘成桐个人赛两个金奖,咱们有多大概率能拿到剩下那个。”

    老师没听懂:“……剩下?”

    周正奇撇嘴,江扶月拿走一个,剩下不就只有一个了吗?

    这名老师听完,宽慰道:“才考第一科,成绩都没出来呢,江扶月不一定拿奖的。”

    周正奇摇头,一声叹息逸出,透着过来人的无奈,颇有几分认命的心酸:“小刘啊,你对天才的力量一无所知……”

    “?”

    ……

    五场考试,持续了两天半时间。

    每场江扶月都控制在半小时内交卷。

    谢定渊亲自接送,全程陪考。

    最后一天还上热搜了。

    网友们先是一顿猛嗑,直呼甜到炸。

    然后关注焦点落在了——

    月姐都这个级别了,还需要参加丘成桐吗?

    【我严重怀疑月姐是为了加操行分】

    【嗐,就是玩儿~】

    【她是去给这群大学生上课的吧?】

    【内部消息,据说月姐每场考试半小时不到就交卷走人了,搞得跟她一个考场的人心态全崩】

    【是了,当时临南一中跟她同届的学生至今还记得考场上被大魔王那声“交卷”支配的恐惧】

    【听说当年中学生物理竞赛,有个女生因为跟月姐一个考场压力太大,顶不住了,当场晕倒】

    【江湖上处处都是月神的传说……】

    【行吧,yyds(永远滴神)我都说倦了】

    ……

    12月4号,五项笔试成绩出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