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891章 九更

第891章 九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韩韵如:“……”

    “你帮我把那套西装拿出来,再熨一下,领带好像有点旧了,我去跟大哥借一条。”

    说完,风风火火走了。

    韩韵如:“?”

    夫妻俩在房间捣腾半天,下楼的时候,直接把韩家几个老爷们儿看愣住。

    只见韩韵如一身黛青色刺绣旗袍,贴合的剪裁衬得她身姿袅袅,一派婀娜。

    恍惚间,他们仿佛看见年轻版的时青栀,也是穿着这样一身旗袍,婉约曼妙,仿佛江南烟雨中款款走出的大家闺秀。

    韩启山老眼怔忡,看着女儿仿佛陷入久远的回忆,等反应过来,他勉强笑了笑,夸道:“好看!”

    但眼中却有泪意与悲怆一闪而过,最终归于荒芜。

    韩慎也看呆了,轻声喃喃:“小妹还是跟从前一样,都没怎么变……”

    韩恪下意识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小妹还是小妹,我已经老了,不公平。”

    恰好这时,出差结束、风尘仆仆归来的韩恒拖着行李箱进屋,“外面可冷死我——”

    额!

    下一秒,两眼瞪大,语气夸张:“哇哦~小如,你穿旗袍太美了!比咱妈还漂亮!”

    韩恒一边指挥佣人搬行李,一边脱掉外套挂到衣帽架上,然后冲过去围着韩韵如左三圈右三圈,赞不绝口。

    “诶?”突然,他看见站在韩韵如后面的江达。

    他应该有点不好意思,缩着肩膀,躲在后头,降低存在感。

    但那身高和块头,根本藏不住,只是大家先前都被韩韵如惊艳到,才没多注意他。

    可随着韩恒这一声“诶”,顿时将所有目光都吸引过来。

    只见一米八几的江达穿着一套黑色西装,宽肩窄腰,高壮魁梧,头发剃成板寸,看上去阳刚又硬气。

    距离电影里常见的社团大哥就差一副墨镜。

    跟韩恒站在一起也毫不逊色,一个英俊潇洒,一个匪气冲天。

    “你俩这是准备出门看秀?还是参加酒会啊?”韩恒抓抓头发,目露狐疑。

    小妹打扮,他觉得很正常,可江达这个不讲究的大老粗居然也精致起来,这就有点魔幻了。

    韩慎轻咳,小声解释说:“一会儿谢定渊要来。”

    “靠——真的假的?”

    “刚才给月月发消息,两人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

    韩恒听罢,立马拽过行李箱朝二楼狂奔。

    “你干嘛啊?!”

    韩恒:“换衣服!”

    第一次见准外甥女婿,当然从头发丝儿到脚趾甲盖儿都必须精致。

    连江达那个憨憨都穿得这么帅,他可是顶流影帝——绝对不能输。

    众人:“……”

    所以,当江扶月挽着谢定渊进门时,见到的便是珠光宝气的一大家子——

    韩韵如穿了旗袍,江达穿了西装。

    韩恒更夸张,发型一看就吹过,还化了素颜妆,气色不要太好!

    韩慎和韩恪乍一望去很正常,但人手一只百达翡丽限量定制款,直接把市中心一套房戴在手上了。

    老爷子穿着发型都没什么变化,只是手里的拐杖换了一根小叶紫檀雕龙镶金边的。

    谢定渊挨个叫人。

    江达被叫“叔叔”的时候,有点懵,浑身都不大自在。

    被老婆拿胳膊肘撞了撞,才反应过来,诶诶地应了两声。

    相较而言,韩韵如就比较从容了,坦然地应了那声“阿姨”,笑得眉眼温和。

    要不怎么说“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欢”?

    其他方面都不说了,就谢定渊这长相身高,完全没得挑剔。

    老爷子和韩慎、韩恪之前已经在家里招待过谢定渊一次,打起招呼来更为熟稔。

    倒是韩恒和韩廷,第一次见谢定渊上门,一个眼神充满审视,一个则满脸好奇。

    江沉星以前在临淮就见过谢定渊,还坐过他的顺风车,当时他就想:这个叔叔虽然眼睛冷了点,不苟言笑的样子很不好亲近,但人还是很好的。

    如今“叔叔”这个称呼肯定不能再叫了,可换成“哥哥”好像又有点奇怪……

    还是“姐夫”最好听,可惜,爸不让他这么叫。

    “汪汪——”小莽看着堂而皇之登门的谢定渊,发出几声不满的狂吠。

    然后,摇着尾巴蹭到江扶月腿边,非要让她摸摸自己的狗头。

    江扶月顺手rua了两下,它舒服地发出咕噜咕噜的腹声,然后甩着尾巴,昂首阔步地从谢定渊面前走过,那架势就像争宠成功的“狗才人”。

    不要太得意哦。

    谢定渊保持微笑,状若未见。

    他才不跟畜生一般见识。

    ……

    没一会儿,时青栀和秦远琛也到了。

    这是离婚二十多年后,时青栀首次踏足这里,房子还是以前的房子,但装修翻新过,陈设也变了,不再是印象中的样子。

    可印象中具体是什么样,她努力回想,却发现早已遗忘。

    曾经的爱恨情仇、波澜壮阔,终究逃不过归于沉寂的宿命。

    风过无声,船过无痕。

    好在,如今的他们都各自幸福,这便足矣。

    “月月,生日快乐。”时青栀轻轻拥住她。

    “谢谢姥姥。”江扶月回拥了一下。

    秦远琛趁机送上礼物:“看看喜不喜欢?”

    一条老坑玻璃种翡翠珠子项链。

    链身由58颗翡翠珠子组成,其中最大的一颗直径有20毫米,颗颗满绿,原石来自“木那”场口,珍稀程度可想而知。

    不出意外,应该是收藏品。

    果然——

    时青栀:“这些年陆陆续续拍了些翡翠,平时也没什么机会戴,之前是打算你跟你妈妈一人一半,结果小如说她不要,全部留给你。这样也好,未婚的姑娘家总是要有点压箱底儿的物什,以后每年生日,姥姥就送你一件!”

    说这话的时候,老太太还有意无意地看了谢定渊一眼。

    意思是:你谢家豪门显贵,我的月月也不差。

    这是在给江扶月撑腰呢!

    “收起来吧,改天让你大舅去银行给你开个保险柜,就当嫁妆攒着。”

    嫁妆……

    江扶月哭笑不得,但这份情还是要领的:“谢谢姥姥。”

    接下来就是大型送礼现场。

    除了翡翠项链,江扶月还收到了来自韩慎、韩恪,以及韩恒三个舅舅的礼物,样样价值不菲。

    但要论财大气粗,还是老爷子,出手就是一套四合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