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893章 十一更

第893章 十一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之前江达还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这会儿倒跟人家聊上了。

    韩韵如:“他平时话也不多,今天可真能说。”

    时青栀:“是谢定渊处得好。”

    韩韵如点头。

    不得不承认,他确实用心了。

    每件礼物不是最贵,但却最合心意。

    “呀——”那边,江达突然惊道,两眼放光,“还真有我的名字呢!”

    只见他提着刀,指尖抚过刀背某处,又弯下腰,凑近了细看。

    两个比蚊子腿儿还细的字出现在眼前——江达!

    是的,刀上刻了他的名字,象征独一无二。

    ……

    送完未来老丈人,接下来轮到韩家三个舅舅。

    谢定渊也没玩神秘,直接递过去三个盒子,是爱彼的Perpetual Calendar万年历腕表。

    简洁利落的表身线条,搭载万年历装置,拥有直径41毫米、厚度仅9.15毫米的超薄机芯。

    然而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三只表成套!

    市面上情侣表、母女表这样成双成对的常见,但却很少有“三只表”的搭配。

    韩慎一眼就看出这是爱彼最高等级的VIP才能享受的私人订制。

    三人的表虽属同一系列,但细节却各有不同。

    比如韩慎那只是机芯镀金边,轻易不能看见,恰好符合他低调的风格。

    韩恪那只则表盘内刻度镶钻,寓意奢华有内涵。

    最后韩恒的表盘内外两圈满钻,buling~buling~看上去不要太浮夸。

    咳……跟他人一样。

    韩慎拍拍谢定渊肩膀:“费心了。”

    韩恪把玩着表,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转而又朝江扶月投去意味深长的一瞥。

    江扶月:“?”

    韩恒倒是一点没客气,立马就戴上了,然后花手摇起来,还问大家:“闪不闪?闪不闪?”

    韩恪嘴角抽搐:它闪不闪我不知道,你傻是真的。

    谢定渊:“闪。”

    江扶月:“很闪。”

    江小弟:“小舅你更闪。”

    韩恒满意了,拿起手机一顿咔嚓:“嘿嘿,我发个微博!”

    韩恪和韩慎对视一眼:“……”

    最后是江沉星和韩廷,他俩收到了各自喜欢的限量款球鞋。

    江小弟嘴甜第一名,立马开口:“谢谢姐夫!”

    谢定渊学着江扶月的调调:“乖。”

    江小弟:“……”脸红了。

    而韩廷还沉浸在巨大的惊喜中,抱着鞋又看又摸,就差凑上去闻一闻,舔一舔了,半晌才反应过来,生涩又别扭地跟江小弟学了句:“谢、谢谢姐夫。”

    “乖。”

    韩廷:就、怪不好意思的,嘿嘿。

    大家都拿到了心仪的礼物,原以为这个环节可以结束了,没想到……

    “汪汪汪——”小莽狂吠,龇着小狗牙,站在谢定渊对面。

    韩韵如一愣,随即掩唇:“小莽这是眼馋大家都有礼物,在抗议了。”

    韩廷走过去,拍拍狗头:别闹,给个面子,有客人在呢。

    小莽呜唧一声,幽怨地瞅了韩廷一眼:叛徒,一双球鞋就把你收买了。

    “汪汪!”

    无情挣开韩廷,小莽冲到江扶月腿边,绕来绕去,又是蹭蹭又是打滚儿,当然撒娇过程中还不忘朝谢定渊龇牙。

    争宠的意思不要太明显。

    关键,每朝谢定渊龇一次牙,而江扶月又没训它,那小尾巴就摇得不要太欢。

    秦远琛啧啧称奇:“这狗成精了?”

    时青栀也一脸兴味。

    韩廷真想把这狗拖出去。

    可惜最近伙食开得太好,小莽又长胖了——他、拖、不、动!

    直到……

    谢定渊拿出一包风干牛肉,拆袋,撕开,香味儿瞬间溢出。

    小莽:“!”

    谢定渊拿出一条牛肉干,也不管这狗还在朝自己龇牙,直接蹲下,把肉干放在它黑鼻头面,晃了晃。

    “想吃吗?”

    “汪!”警惕加防备。

    “想吃就趴下。”

    “汪——”少来这套,我不吃!

    狗头别到一边,很不屑的样子。

    别说这“狗中冰山、不可攀折”的傲娇范儿跟以前的谢定渊竟有那么几分神似!

    江扶月乐了。

    看着面前一人一狗对峙,没有半点要调停的意思。

    见这心机狗不搭理他,谢定渊又从包装袋里取出了第二条牛肉干。

    小莽:哼!

    表情很高冷,但口水也流得很欢腾。

    谢定渊又慢条斯理取地取出第三条、第四条……

    小莽:“汪!”这个人类真烦!

    谢定渊勾唇,这次他没再往外拿,而是把外面的牛肉干一条一条又重新放回袋子里。

    这个过程比取出来的时候更慢,看得小莽狗眼都瞪圆了。

    “呜唧——”他故意的!他故意的!

    狗嘴拽了拽江扶月裤腿,这是告状的意思。

    江扶月叹气,摸了摸狗头:“你欺负他的时候,我都没帮忙,现在也不会插手,你们自行解决吧。”

    小莽绝望了。

    一边是肉的诱惑,一边是不怎么牢靠的后台,最终——

    前爪一拢,一收,屁墩儿落地,腹部贴着地面,狗头放到并拢的俩前腿上。

    趴下了。

    好狗不吃眼前亏,哼!

    谢定渊笑了,眉眼间写满愉悦,用手揉了揉小莽的头,然后把牛肉干喂到它嘴边。

    嘎嘣——嘎嘣——

    太脆了!

    一条,两条……没、没了?

    谢定渊收拢包装袋封口,起身,点了点脚边那个大纸箱,里面居然全是这个牌子的牛肉干!

    是的,谢定渊也给狗子带了礼物。

    小莽幸福得忘记了雄心壮志,哈喇子一泻千里,嘴里也发出幸福的咕噜声。

    但下一秒——

    谢定渊:“听话,这些都是你的;不听话,一根没有。”

    小莽:?

    我不是人,但你是真的狗。

    ……

    很快到了饭点,大家围桌而坐。

    既然是生日怎么少得了寿面和寿桃?

    江扶月在众人的注视下,一根面条吸到底,不让咬断,最后包了满嘴,连咀嚼都有些困难。

    谢定渊默默拿出纸巾递过去,怕江扶月噎到,又给盛了碗汤放到她手边。

    江沉星:“祝姐姐永远年轻!”

    韩廷接话:“青春貌美!”

    时青栀笑:“你们俩怎么一个比一个嘴甜?说,是不是偷糖吃了?”

    ……

    有男人的饭桌,又怎么少得了酒?

    更何况这是谢定渊第一次见家长,多少也得意思一下。

    在座这么多长辈,总不能不敬酒吧?

    谢定渊执杯,先敬韩启山。

    老爷子也没为难他,爽快地干了。

    然后是秦远琛和时青栀。

    韩启山因为自己排在秦远琛前面,还小小暗爽了一把。

    接着,是江达和韩韵如。

    夫妻俩对视一眼,把酒喝了。

    韩韵如朝江达抬了抬下巴,示意他快点。

    江达立马从身上掏出一个红包,“钱没多少,是个习俗……”

    临淮那边,不管男方还是女方,第一次上门,家长都会给一个红包,钱多钱少不论,代表接受和祝福。

    所以,红包一出,谢教授在未来岳父岳母这里算是稳了。

    不过,在韩慎这几个舅舅面前,谢定渊应付起来就那么容易了。

    韩慎叹了口气,状若感慨:“提起我们家月月,那可真是没得说,集才华、美貌、智商于一身,乖巧懂事,体贴孝顺……”

    这一夸,别说江扶月差点兜不住,就连江达和韩韵如也纷纷脸红。

    然而韩慎却半点不尴尬,本来他说的就是事实嘛。

    韩恪和韩恒在旁边一个劲儿点头:老大说得对,月月就是坠棒哒!

    关键谢定渊还听得倍儿认真,小辈的姿态做得不要太足。

    韩慎:“……所以,谁能娶到我们家月月,那肯定是上辈子修来的。”

    谢定渊:“嗯,月月很好。”

    韩慎:“这杯也不用你敬我,换我来敬你,希望你好好珍惜,莫要辜负。倘若哪天你欺负月月,得先问过我们三兄弟的拳头同不同意!”

    说完,拿起杯子,一饮而尽。

    “您放心。”谢定渊说完,也干了。

    江小弟在一旁小声嘀咕:“我的拳头也不同意……”

    韩廷:“算我一个,嘿嘿!”

    这顿饭吃了将近一个钟头。

    谢定渊双颊晕红,眼睛却格外明亮:“月月……”

    江扶月把人扶稳,带到沙发上:“让你少喝点,这下醉了吧?”

    男人把头靠到她肩上,幸好这会儿老爷子他们还在饭厅没过来。

    否则还不知道怎么瞪眼呢。

    “我没醉。”他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