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899章 跻身一本,明大牛掰

第899章 跻身一本,明大牛掰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一个星期后,2052-2053QS世界大学综合排名发布。

    这是国外高校排行榜中,第一个出炉的。

    排第一的是麻省理工。

    Q大17,B大紧随其后位列18,然后是F大31,过了就是明大,排在37。

    值得一提的是,QS使用的6个具体衡量指数中,“学术领域的同行评价”和“论文引用数”这两个指标,明大甚至超过了B大和Q大,登顶国内第一。

    而这两个指数在排名中所占权重是最高的,一个占40%,一个占20%。

    学术领域的同行评价几乎都与江扶月有关。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国外对于明大的印象都来自于对江扶月的感官。

    从某种程度上讲,“江扶月”就是“明大”,“明大”就是“江扶月”!

    而在“论文引用数”这项指标里,江扶月去年发表将近二十篇论文,其中与申克沃病毒有关的研究有七篇,单篇引用数量都在20万以上。

    这是什么概念呢?

    据Google Scholar统计,史上论文总引用最多的学者是F国哲学家Michel Foucault,截止去年,总引用次数高达两百万,但他却是上个世纪的人,距今已有百年。

    可江扶月这七篇论文的总引用在短短一年之内就有140万次,已经有Michel Foucault的一半了!

    关键她还这么年轻,未来还那么长。

    超越只是时间问题。

    【你们可能不知道月姐在国外学术圈的地位,这么说吧,比她年纪大、资历深的老教授们在提起她的时候,用得最多的词是genius(天才)和amazing(令人惊叹)】

    【国外那些同龄大学生说起她,都会下意识用敬语】

    【长期待在国内的人根本无法想象月神在全球学术圈的影响力】

    【留学生一枚,临床医学专业,我们教授提起月姐的时候都是一脸向往和崇拜,有一次还问我,华夏的女孩子是不是都这么聪明!那一刻真的,差点泪崩,出国两年第一次觉得自己被认同、被尊重、被看好!】

    【同是留学生,以前新朋友问我来自哪里,我说华夏临淮,他们根本不知道是什么地方,现在再说临淮,他们第一反应都是——哦!我知道!月姐的家乡嘛!是的,他们也叫“月姐”,我怀疑这可能是他们发音最好的两个中文字】

    【留学生+2!其实澳洲XXX大学的整体学术水平还行,我们专业是最容易出成绩的,但是!!!重点来了!!有一次我们全系研读月姐的一篇论文,居然连教授都直呼看不懂!我能说,我在下面偷笑了好久吗?当然,除了笑,还有自豪!谁说黄种人智商赶不上白人?站出来,我月姐分分钟教他做人!】

    【看到留学生的经历觉得又心酸又热血,幸好月姐是华夏人】

    【以后行走江湖,就报月神大名,妥妥的横着走】

    【妈呀!我以为我粉了个王者,没想到还是世界级的】

    【前段时间,有人类学家和社会学家联手教育学专家对月姐最近两年的论文成果和科研状态进行过深入探讨,好像还出了一篇报道啥的,最后结论是:已经这么强悍的她还在上升阶段,极限未知】

    【我说月姐是造物主留给这个世界的奇迹,没人反对吧?反对也没用。】

    ……

    一月中旬,继QS世界大学综合排名发布后,US、泰晤士以及每年ESl指数排名也相继公布。

    明大皆榜上有名,且排位靠前,刷足了存在感。

    之前那些对国内榜单存疑和不满的声音彻底没了。

    你不相信的事在国外却被奉若真理,这下,不信也得信了。

    与此同时,萧山正式向有关部门提交申请,诉求如下——

    1、齐明大学晋升为一本院校,享本科提前批或第一批次考生招收资格。

    2、齐明大学申请加入“双一流”、“国家741工程”重点大学行列。

    经有关部门初审、复核,并实地考察后,已拟准,等待年后正式下发红头文件。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明大跻身一本重点院校之流已是板上钉钉!

    消息传回明大,全校炸锅,大家都疯了——

    “我这辈子居然还有命读重本?!”

    “妈妈呀!鹅子我出息了!”

    “以后谁敢瞧不起明大,拖出来暴打!”

    “从今往后,我也是考上重本的富二代了,再说我是学渣,我怼死他!”

    “不负此生,见证历史,明大的未来必将光辉璀璨。”

    “我以为明大怒刷国内外高校排行榜已经是高光时刻,没想到还有更绝的,直接窜上一本!两个字——牛X!”

    “果然,跟着月姐有肉吃,从败家子到名校生,逆袭就是这么简单。”

    “月神在,江山稳,可躺赢。”

    “谁说我们只会败家?飙车?乱搞男女关系?天知道,进了明大之后老子有多努力!”

    “关键不努力不行,有月姐这个榜样在,感觉自己松懈一秒钟,都不配跟她读一个学校。”

    “庆幸当年高考顶着压力报了明大,家里亲戚都嘲笑说二本的分选了个专科,未来多半是毁了。今天我终于可以大声告诉他们——我二本的分,选了专科,最后读的是本科!傻了吧?!哈哈哈哈!!”

    “亲戚:你礼貌吗?”

    “所以,未来明大再招生,分数都会死高死高的咯?突然觉得自己好值钱!”

    厉辰大手一挥:“今晚六点,长富宫,我包场,庆祝明大晋升一本重点。”

    梁竞洲轻啧:“行吧,那饭后的KTV我请了。”

    “我这个月零花钱就剩十来万,要不我请全校喝奶茶吧?想喝什么随便点,一杯两杯都可以。”

    “……”

    没错,富二代云集的一本重点院校就是这么叼!

    ……

    同一时间,校长办公室。

    “……好,我知道了,谢谢您。”萧山竭力按捺住心头的狂喜,几番深呼吸,才让嗓音尽量保持平和,直到通话结束。

    但挂断之后,就再也忍不住了,男人眼中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兴奋与热烈。

    甚至有热泪在翻涌。

    他抬头看向江扶月,目光相接,男人几近哽咽:“我们成功了……”

    “是啊,”江扶月点头,微微一笑,“成功了。”

    刹那间,萧山心里除了欢喜,还涌现出

    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

    有点酸,有点涩,几分感慨,几分了悟,几分恍惚。

    如果当年他没有带着儿子在夜市摆摊,没有恰好录了自编课程在学习机里,而那个学习机没有被儿子送到江扶月手上,那么现在的自己会是什么样呢?

    坐着轮椅,消极厌世;带着孩子,孤苦无依;满怀仇恨,却申诉无门……

    回想过去,萧山才发现原来当初的自己是那么颓废、陌生、可厌。

    是江扶月给了他新生!

    替他报了仇,还把明大交到他手里,让他从一蹶不振变得斗志昂扬。

    如今他有了梦想,有了支柱,有了期盼,更有无限的勇气去面对未来。

    “……谢谢。”

    她像一盏灯,在萧山生命至暗的时刻出现,照亮了他往后余生。

    ……

    这晚,在KTV鬼哭狼嚎的厉辰、梁竞洲、顾淮予等人,飙着高音却突然泪崩。

    没有人知道,原来的他们只是一滩烂泥,但如今他们想要当一面墙——顶天立地,可担风雨!

    因为只有这样,才不枉与江扶月同学一场,受她影响教化,得她苦心点拨。

    多少人都在因为她而默默变好!

    ……

    外界对于明大专科升重本这件事也给予了高度关注。

    早在萧山向有关部门提出申请的时候,就上过一次热搜,这次正式确定下来,直接冲到第一。

    网友们的态度也呈现出两极分化,有表示恭喜的,也有冷嘲唱衰的。

    好在,支持的人占了大多数。

    其中被提及最多的当然是“江扶月”三个字。

    有人说,明大的成功是江扶月以一己之力挣回来的,“……看看那些排行榜指标,从论文引用数量,到获奖情况,哪个不是江扶月打下的江山?”

    “所以,千万别吹明大学生有多努力,说白了,就是一个王者带着一群菜逼称霸峡谷。只要江扶月够秀,其他人就能躺赢。”

    “这样的成功是不是太廉价?”

    “没有江扶月,明大算个屁?”

    “……”

    诸如此类的声音越来越大,在有心人的刻意引导下,很多网友开始抨击——

    “单靠一个人拉动整个学校起飞,我对这个学校的综合实力表示怀疑。”

    “倘若以后江扶月毕业了,明大没有了这层倚仗,还能靠什么?”

    “江扶月的实力我承认,但明大的一飞冲天不敢苟同。”

    “呵,这不就是典型的走捷径吗?真没意思。”

    “德不配位,必有灾殃!”

    “……”

    发展到后来,这种声音越来越大,明显就是有人带节奏。

    不爽明大专升本的人多了去,萧山懒得一个一个找。

    索性直接召开了一场新闻发布会,广邀媒体记者。

    会上,萧山把过去两年明大的师资变动情况和学生的素质教育成果都佐以文件资料,进行了详细阐述。

    然后,大家惊了。

    只见短短两年,明大优质师资暴增800%,学生成绩普遍提升,社团兴趣班如雨后春笋纷纷涌现,留学交换人数也显著提升,而且还是对口的牛津、剑桥、斯坦福这类国外名校。

    除此之外,明大其他师生都有论文成果发表,其中发明创造专利申请数量更是远超B大和Q大。

    在此期间,还涌现出不少自媒体大V,更有同学去娱乐圈闯荡了一番,用几百万成本捧出了一部爆款网剧。

    在体育方面的成绩更是喜人,全运会、亚运会冠军就有八个。

    德智体美劳,三百六十行,明大可谓全面开花。

    萧山:“还有人对明大的综合实力有疑问吗?江扶月让世人看见明大,明大自然也会承担起这份荣耀,不负大家对它的关注与厚望。”

    “我们正在努力,未来即使江扶月毕业,我们也将传承她的精神,不忘初心,继续向前!”

    经此一役,网络“酸鸡”彻底偃旗息鼓。

    ……

    随着寒冬渐凛,年关逼近,明大期末考试也悄悄来临。

    江扶月算了一下,她有九门课要考,七门必修,两门选修。

    考前,班里同学拿着小本本来找她划重点——

    “月姐!月姐!ballball(球球)了!心疼一下孩子吧!明教授太恐怖了。”

    “呜呜……就是!还没考,我就觉得自己要不及格了。”

    “孩子们的小命,可都在你手心儿攥着了,真的!”

    “……”

    撒娇求怜,七嘴八舌。

    江扶月简直哭笑不得。

    明聿这学期的课有趣是有趣,摆脱轮椅后重新站起来的他也超帅超养眼,但是——

    他居然期末不划重点?!

    这让他们怎么考?

    有同学鼓起勇气去问他,结果是明教授怎么回复的?

    “我上课讲过的都是重点,都要考。”

    众人傻眼了。

    这不,临近考试,大家一番合计,就求到江扶月面前来了。

    希望月神能够高抬贵手,随便划上两笔,帮他们勾一勾考点。

    江扶月:“划两笔?”

    “嗯嗯!”满怀希冀。

    “那……好吧。”她就真的只是在目录页上画了两笔,不能再多。

    画出来的地方分别是电磁学和光学。

    “?”您认真的吗?

    江扶月放下笔,施施然离开,留下众人原地纠结,真的是这两部分?还是真的只是随手一画?

    啊啊啊——愁死了!

    “怎么办?”

    “要不咱们就照月姐划的重点复习吧?”

    “同意!死马当活马医,大不了不及格,开学再补考!”

    然而事实证明,他们赌对了。

    考试当天,卷子发下来,其中百分之五十都涉及电磁学,百分之三十考察光学,剩下百分之二十声学、热学、力学各占一点。

    “我的妈!月姐是神吧?未卜先知!”

    “不服不行,这是实力。”

    “请问月姐收徒吗?脑子笨、反应慢、方方面面都很菜的那种。”

    关于江扶月的押题传说,又多了一段。

    ……

    考试结束后,江扶月抽空去了一趟医院,探望楼明深。

    那天天气很好,雪后初霁,阳光暖得让人想打瞌睡。

    谢定渊陪她去的。

    但只送到病房门口,“进去吧,我在外面等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