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900章 探望明深,共游版纳

第900章 探望明深,共游版纳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江扶月进去的时候,楼明深正靠在床头开视讯会议。

    “……拿回去,重做,做不好,你也可以滚蛋了!”

    “这就是你们财务部交上来的年报?随便找个财务管理专业的应届生都能做!我还要你们干什么?”

    “楼氏有你们这群蛀虫,不倒闭才怪!”

    “……”

    连怼几人,楼明深面色冷沉,目光凛冽。

    突然,他似有所觉地朝进门处看去,触及江扶月的瞬间,眉眼霎时柔和。

    那头,楼氏员工亲眼目睹了总裁变脸,一个个差点惊掉下巴。

    楼总居然会笑?

    那个眼神是温柔吧?

    想再看清楚点,可惜视讯已经中断,只留下一句冷淡的:“散会。”

    这态度切换,不要太明显。

    彼时,病房之中。

    “姐,你怎么来了?”那一刻,四十三岁的楼明深紧张得像个孩子,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不过没关系。

    因为脚还打着石膏,单手也吊着绷带,安排得明明白白,不需要他操心。

    江扶月走到床边,把花放到柜子上,摆正:“来看看你,好点了吗?”

    “嗯嗯!已经没有大碍,等过段时间骨头长好,就能出院了。姐,你坐……”楼明深指了指床边的椅子。

    江扶月坐下,“以后别再干傻事了,生命何其珍贵,不是你这么糟蹋的。”

    楼明深目光灼灼:“姐,你肯原谅我了吗?”

    江扶月眼神沉静,语气平缓:“你没错,所以谈不上原谅不原谅。”

    他垂眸,小心翼翼:“那……你还认我吗?”

    江扶月没说话。

    楼明深更沮丧了,像条被抛弃的小狗,耷拉着脑袋,委屈又无助。

    “……重要吗?”

    “当然!”他猛地抬头,“在我心里,你永远都是姐姐!”

    “嗯。”

    楼明深一讷。

    嗯?什么意思?

    他茫然地看着江扶月,“姐?”

    “嗯。我不是应了吗?”

    一瞬怔愣,下一秒,男人眼中流露狂喜。

    她应了!

    她还认他!

    “姐——我、你……”

    堂堂总裁,管着多个公司,上下几千号人,居然磕磕巴巴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不管前世的楼明月,还是今生的江扶月,容貌变了,年龄变了,但爱憎分明的性格和冷心冷情的脾气却没变。

    正因为了解,所以才绝望。

    楼明深知道,“原谅”二字对她来说太难太难。

    而他选择以自杀的方式赎罪,于她而言又何尝不是一种变形的逼迫?

    她该愤怒、生气、责怪,甚至彻底给他判死刑,从今往后,不复相认,更不复相见。

    但她没有。

    “姐,对不起,我错了……”楼明深眼眶通红,泪如雨下。

    她用宽容接纳他的狠戾与决绝,用谅解回应他的逼问与强求。

    楼明深,你何德何能?

    “哭什么?”江扶月皱眉,“男子汉大丈夫,怎么学得跟女人一样?”

    他吸吸鼻子,小声嘀咕:“我本来就是你教出来的啊……”

    江扶月:“……”大意了。

    ……

    坐了二十分钟,江扶月准备离开。

    她把削好的苹果放到盘子里,叮嘱他:“好好将养,少发脾气。”

    楼明深:“……哦。”

    早知道她要来,就不开视讯会了,刚才他骂人应该骂得不是很凶……吧?

    “我走了。”

    “姐,你以后常来看我好不好?”

    对上他希冀又可怜的眼神,江扶月:“你打算一直住医院?”

    还常来……

    楼明深:“……”

    出去外面,谢定渊正静静等候。

    “好了,走吧。”

    “这么快?”

    江扶月:“该看的看了,该说的也说了,难道还要留下来吃饭吗?”

    谢定渊失笑,牵起她的手:“说到吃饭,一会儿想吃什么?”

    江扶月:“火锅!”

    万年不变的答案。

    “好。”也是万年不变的回应。

    江扶月走后,楼明深拿起盘子里的苹果,一边吃,一边傻笑。

    “明深,你——”

    傅绸珺推门而入,话没说完便戛然而止。

    她眉心骤紧:“护工到底怎么做事的?削个苹果也不知道切一下,就这么一整个拿给你,太不讲究了!”

    楼明深笑意骤敛:“你来干什么?”

    傅绸珺表情微滞,但很快重新扬起笑容:“妈当然是来看你的。这个苹果都氧化了,不要再吃了,妈重新给你削一个吧?”

    楼明深避开她的手,语气冷淡:“不用麻烦。”

    “这怎么能叫麻烦?我照顾你不是天经地义吗?更何况你现在这个样子,妈也不放心……”

    “你回去吧,”楼明深打断她,“不要再来了,我也不需要你照顾。”

    傅绸珺脸上的笑逐渐冷淡下来,直至最后面无表情:“我不知道你在别扭什么,好歹我也是你亲妈,十月怀胎把你生下来,你对我就这么个态度?”

    楼明深明显不愿多说,冷冷别过头,根本不看她:“这些年,我们互不干扰,各自安宁不是很好?我不知道你突然回来的原因,也不想知道,只请你不要再打扰我的生活。”

    “明深——”傅绸珺凄厉开口,“我是你亲妈!亲妈啊!”

    “我知道,不需要你一遍又一遍提醒。”

    “可你为什么——”

    楼明深吃完最后一口苹果,扔掉果核,躺下去,背对傅绸珺:“我累了。”

    女人面色阴沉,愤然离去。

    ……

    一月十号,寒假正式开始。

    两天后,期末成绩出来。

    不出意料,江扶月九门课全部满分。

    韩廷自告奋勇帮忙登录学生后台查成绩,看见分数那一刻,虽然早有准备,但还是免不了好一通震惊。

    他悄悄蹭到江扶月身边,扯了扯她衣袖,像个忸怩的小媳妇儿——

    “姐,能问你个事儿吗?”

    江扶月:“你说。”

    “就是……怎么才能每次都考满分啊?”

    江扶月沉吟一瞬,最后送了他八个字:“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韩廷:“……”

    还是好好下棋去吧,学习就别想了,注定跟他无缘。

    如今对于满分,韩家三个舅舅和老爷子已经很淡定了。

    “月月想要什么奖励?”

    江扶月摇头:“不用了,我什么都有。”

    韩恒眼珠一转:“月月喜欢毛绒玩具,你们送她毛绒玩具啊!”

    江扶月对上小舅祈求的目光,“……哦。”毛绒玩具就毛绒玩具吧。

    韩慎抱臂:“老三,真当我们傻呢?”不知道你那点小九九?

    韩恪:“我看上去有这么好骗吗?”

    老爷子:“我看你皮痒了!”原本是想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你直接当我眼瞎?

    最终,韩恒不仅索要毛绒绒失败,还被好一顿洗涮。

    窝在沙发角角,腔都不敢开。

    事后江扶月很疑惑:“小舅,你不是有钱吗?自己不能买?”

    干嘛非要从别人那里骗?

    韩恒:“嗐,你不懂,自费哪有白嫖香?”

    江扶月:“……”打扰了。

    ……

    寒假第三天,江扶月和谢定渊决定西双版纳——度假!

    临出发前,江扶月在房间收拾行李,韩家四大金刚轮流敲门——

    韩慎:“出门在外,注意安全。这个‘安全’除了外界因素,还有内部因素,理解吗?”

    江扶月:“?”

    “就是危险的人吧,不只是外面的陌生人,还有……身边的。”

    谢定渊:你可以直接点我大名[微笑]

    “反正,你一个女孩子出门在外,一定要保护好自己,知道吗?”

    江扶月:“……知道。”

    “那就好。”韩慎点点头,轻舒口气,走了。

    果然还是女儿听话。

    没一会儿,韩恪又来敲门——

    “这个给你。”

    江扶月接过来,低头打量:“什么东西?”

    “别乱按!小祖宗!电击防狼器,随身携带,有备无患。”

    说完,不等江扶月开口,便溜之大吉。

    两分钟后,韩恒提着一口大箱子到她房间。

    江扶月:“什么东西?”

    他蹲下来,打开,哗啦一声,东西也跟着掉出来——

    居然是满箱子的墨镜!

    韩恒:“去热带地区,凹造型神器怎么能少?”说着大手一挥很是慷慨,“选吧,这可是你小舅我多年珍藏,看中哪个拿哪个,千万别客气。”

    江扶月还真选了一副出来,然后抬头问他:“只能拿一个吗?”

    呃!

    韩恒:“你想要两个也行吧!”割肉了,大出血。

    江扶月:“那我给谢定渊也挑一个。”

    韩恒:“?!”现在收回那句话还来得及吗?

    最后,老爷子过来——

    只说了一句话:“早点回家。”

    灯光下,江扶月微微一笑,朝他点头:“好。”

    ……

    下午一点的航班,三点五十准时降落。

    刚下飞机,热浪扑面而来,两人脱掉大衣,露出穿在里面的情侣短袖,还有同色系短裤。

    度假模式正式开启!

    第一天两人先在酒店睡到自然醒。

    如今谢定渊再也不会要求开两间房了,昨晚还缠着江扶月胡闹到凌晨。

    “你不累吗?”江扶月打了个呵欠,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某人。

    谢定渊:“?”她在怀疑我的能力吗?

    为了证明自己实力强悍、龙精虎猛,这晚一向克制的男人彻底放飞。

    可怜江扶月不过随口一问,就付出了腰酸腿软的惨痛代价。

    第二天愣是睡到中午才缓过来。

    反观男人,吃饱喝足,神采奕奕。

    下午,两人去了曼听公园。

    这里是傣王的御花园,也是版纳最古老的公园。

    占地面积不大,但景色优美,空气中飘来淡淡花香,令人心旷神怡。

    晚上,两人花钱体验了一把篝火晚会。

    热闹,嘈杂,处处都透着商业化气息,少了几分原汁原味的淳朴。

    不过来都来了,混在人群里,也能自得其乐。

    回到酒店已经是晚上十点,江扶月洗了澡,开始敷面膜。

    知道她要去版纳度假,韩恒贴心地塞了一堆防晒用品和修护面膜面霜到她行李箱。

    临走前,还不忘叮嘱:“一定要做好防晒啊!紫外线是衰老的头号天敌!”

    一片面膜上脸,立刻清清爽爽,冰冰凉凉。

    江扶月索性躺在床上,一边玩手机,一边等时间。

    小舅说十多分钟就可以撕下来了。

    但不知怎么居然直接睡了过去,还是谢定渊洗完澡叫了她一声,江扶月才醒过来。

    “是不是困了?”男人坐在床边,看她敷着面膜的样子既好奇又好笑。

    还有一种说不出来的亲密——

    这样的她只有自己见过!

    江扶月眼神困顿,表情茫然:“我怎么睡着了?”

    说着,坐起来,但还是没什么精神。

    好困……

    “累了?”

    “嗯,有点。”

    下一秒,男人把她打横抱起:“我不累,是不是要去洗手间?我抱你去。”

    谢定渊不仅抱她去了洗手间,还亲自动手帮她撕掉面膜,洗了脸。

    擦干之后,又把江扶月抱回床上,被子扯过来,替她盖好,最后自己也关灯躺下。

    “睡吧。”

    “晚安,谢定渊。”

    ……

    这晚,两人睡了个好觉,第二天一大早就出发往前往勐腊县勐仑镇。

    这里有华夏最大的热带植物园,也是西双版纳唯一的5A级景区。

    谢定渊:“知道‘勐仑’的意思吗?”

    “在西双版纳傣语里,应该是……柔软的地方?”

    男人低笑:“你还真是什么都知道一点啊?”

    江扶月挑眉:“那当然!”

    植物园与勐仑镇区隔江相望,在罗梭江打转358°的地方形成了一个葫芦形的半岛。

    到了之后,两人并非走马观花,而是十分细致地观察起这里的热带植物。

    不得不说——种类之多,让人目不暇接就,眼花缭乱。

    两人一边走,一边讨论某种植物的生态习性、外观种类、生长环境等等。

    脱口而出的词汇专业难懂,晦涩拗口,偏偏两人还兴致勃勃。

    越说越兴奋,目光相触间,全是默契。

    难怪有人说,真正的爱情从本质上讲其实就是一种令彼此都愉悦的相处模式。

    有游客从两人身旁经过,还以为在说什么好玩的事,竖起耳朵一听,然后又都脸色怪异地走开了。

    傍晚,两人索性在植物园内的宾馆住下。

    谢定渊:“要一间房。”

    前台接待人员微笑着递上房卡:“您拿好,谢谢。”

    这时,一个衣着贵气的女人突然冲上来,伸出戴着玉镯的肥手直指工作人员,声音尖锐,表情乖张——

    “刚才你们不是说没有房间了吗?为什么他还能办理入住?!”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