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901章 特殊待遇,被打脸了

第901章 特殊待遇,被打脸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不等工作人员回答,女人就开始炮轰——

    “同样都是消费者,不带你们这样厚此薄彼!怎么?我看起来很好欺负吗?”

    她肩膀一耸,挤开江扶月和谢定渊,站到柜台前,口水直往人家前台脸上喷。

    “信不信我打消费者投诉电话曝光你们?!让全国人民都看看你们宾馆服务有多烂!就这种质量还敢开在景区内?谁给你们的特权,拽得跟二五八万一样?”

    前台姑娘先是一愕,等反应过来,想要解释。

    可不等她出声,女人第二轮炮轰已经开始——

    “我不管,今天必须给我个满意的说法,否则这事儿没完!”

    前台:“这位女士,您先别急,听我跟您解释……”

    “解释?”女人嗓音尖锐,见对方好声好气颇有几分息事宁人的服软姿态,愈发不依不饶:“你算哪根葱?凭什么跟我解释?把你们老板叫来!要解释让他解释!”

    前台目露为难:“是这样的,我们……”

    “你这个人是不是听不懂话?让你们老板来!”然后,冷不丁转向一旁的江扶月和谢定渊,“你们也别走!今天必须把这事儿掰扯清楚!”

    为了有效防晒,江扶月和谢定渊都是大墨镜,防晒衣,外加一个高分子透气口罩,可以说遮得严严实实,妈都不认识。

    女人这一闹,瞬间吸引了不少吃瓜群众围观。

    “是啊,怎么还搞区别对待?就该治治何种无良商家!”

    “不都说顾客是上帝?我看奴隶还差不多。从此这家宾馆避雷了。”

    “本来我也打算订这家的,但是网上显示爆单没房了,刚才在前台问了一下,也说没有,怎么这两个人一来就有了?”

    “是不是提前预定啊?”

    “提前预定的都是低楼层,给黄色房卡,你看那男的手里拿的是银色房卡,那种房间不让预定,只能在前台办理。”

    “这样啊……那是挺恶心的,住个酒店还分三六九等,大清早亡了。”

    “前台的处理方式也很迷,这种情况难道不该先把人安抚下来,避免酒店声誉受损吗?她还站在原地跟人哔哔赖赖……”

    “景区里就这一家酒店,做垄断生意呗,服务态度不好也没关系,反正不影响人家赚钱。”

    “这也太猖狂了!赶紧打消费者投诉电话,曝光他们!”

    “对!支持维权!”

    “就没有这种道理,买卖都讲究一个先来后到。”

    “……”

    一群吃瓜群众义愤填膺,纷纷拿出手机录像。

    而那边,前台也被女人胡搅蛮缠、不听解释的态度惹毛了,不由提高音量——

    “女士!请你冷静一点!我们宾馆不是……”

    “冷静个屁!”女人语气激动,指着对方警告道:“你别说话!这里没你说话的份儿!”

    “还是那句话,今天老板不出来,亲自赔礼道歉,你们就等着挨投诉吧!”

    前台急得快哭了,几次三番想要开口,结果都被女人蛮不讲理地堵回来。

    “让你别说话!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说话?!你能做主吗?!”

    围观的人一个劲儿点头赞同,风凉话也一句接着一句——

    “就是!你一个前台小妹担不住的,赶紧把负责人找来。”

    “这个老板怕是看事情闹大了不好收拾,所以故意躲起来吧?”

    “这种无良酒店连解决问题的态度都没有——曝光!必须曝光!”

    “得!取消预定了!只要我跑得够快,这种无良酒店就休想赚我的钱!”

    “原本还挺期待入住的,没想到是个这种货色,拜拜了您嘞!”

    “……”

    七嘴八舌,叽叽喳喳。

    几乎全是指责宾馆,替女人打抱不平的。

    后者见大家这么支持她,下巴一抬,愈发觉得有理,是正义化身。

    眼看事态控制不住,其中一个前台焦急地离开,应该是去找老板了。

    女人见状,脸上闪过得意,这不就去了吗?

    哼!还跟她装?什么玩意儿?!

    接着,她又转头,死死盯住江扶月和谢定渊:“你俩可别想溜!大伙儿都看着呢!现场还有摄像头!”

    谢定渊:“……”

    江扶月:“……”

    女人上下打量他们一眼,忽地冷笑出声:“你俩有后台吧?走了谁的关系?说说?”

    “……”就、挺无语。

    “不说也没关系,反正现场这么多人录像,等发到网上,自然会有网友人肉出你们的信息,不过到那时,任凭你们后台多硬,都只有被连根拔起的份儿!”

    现代社会,因网络爆料而被抵制的企业、垮掉的公司、坍塌的家族,以及声名狼藉的富少明星、高官政要、名媛淑女,不计其数。

    是以,现在很多土大款和暴发富都知道要避开摄像头,更不用说那些真正身份煊赫的人。

    由此也能从侧面看出,舆论的强大杀伤力。

    女人见两人不说话,以为被自己震慑住,嗓音愈发轻快:“包成这个样子是知道没脸见人?呵,还算有点自知之明。”

    偏偏吃瓜群众就是这么容易就被节奏,尤其在这种涉及社会阶层、贫富差距和滥用特权的问题上,仇富心理直接埋没了智商——

    “是啊!能搞特殊,肯定走了后门。”

    “老板的亲戚?还是什么达官显贵?”

    “这两个人看上去挺年轻,富二代的可能性比较大。”

    “呵,有这种子女,难怪富不过三代,论豪门的摧毁从不肖子孙开始。”

    “都说纨绔子弟是荡平豪门的必杀器,以前不理解,现在懂了。”

    “别说了,人家祖宗的棺材板都快按不住了。”

    “赶紧拍下来,发到网上曝光。”

    “这两个人怕不是傻了吧?居然站着一动不动,连句反驳的话也没有?”

    “……”

    谢定渊和江扶月对视一眼,都看了彼此脸上的无奈和木然。

    那是一种“对手不在一个层级所以连搭理都没兴趣”的百无聊赖。

    女人重拳出击,结果次次捶在棉花上,人家根本不接茬。

    她气得双目圆瞪,牙关咬紧。

    可那两个人还是一副听不见她说什么的样子——

    气死人了!

    就在这时,伴随着群情激愤的议论与讨伐,“老板”终于出面了。

    只见一道微佝的身影小跑赶来,累得满头大汗,气喘吁吁。

    随着距离越近,来人的长相也越来越清楚,下一秒众人瞳孔地震,惊愕不已。

    这“老板”不正是刚才在前面展厅向他们介绍植物标本的赵馆长吗?!

    吃瓜群众面面相觑:啥情况?馆长怎么来了?

    女人脸色迅速冷沉下去,枪口对准前台:“我让你们找老板,你们把馆长找来,几个意思?”

    “想劝和吗?抱歉,我不接受!今天非要见到老板才罢休,别说馆长,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也没用!”

    “如果你们想拖延时间,消磨我的耐性,嘿,不好意思,我一定奉陪到底!”

    狠话一句接着一句往外撂,还伴随着围观人群的叫好声,现场就像一锅沸腾的开水。

    赵馆长今年七十九岁高龄,退休之后又被返聘回来,继续担任植物园负责人,除此之外,他本人还是知名植物学家,相关领域的泰斗级人物。

    他大多时间都待在研究室里,或培植田中,今天是为了迎接两位贵客,才会来到参观区域,一时兴起,还给游客们做了现场讲解。

    没想到宾馆前台的小姑娘突然跑过来找到他,说出事了。

    这还得了?

    赵馆长匆匆赶来。

    他有支气管炎,加上刚才一路小跑,汗水打湿衬衣,发型也乱了,显出几分狼狈。

    听完女人那番话,他深吸口气,缓步上前,语气平和:“这位女士,很抱歉给您造成困扰,宾馆是版纳热带植物园的直属企业,属于园内资产,间接也算国营性质,所以没有老板。”

    “但我作为馆长,是植物园的负责人,自然也是宾馆的负责人。您有什么意见或建议可以告诉我,我一定给您一个满意的答复。”

    两鬓斑白的老人一口一个“您”,态度谦卑和善,大家都看得有点不落忍。

    女人也是面红耳赤,可转念一想,她是有理的那方啊!

    她怕什么?!

    “馆长,我并非故意找茬,而是你们办事太膈应人!”

    “这……从何说起?”

    “哼!我来订房间,前台没有了,可是这两个人比我来得晚,你们前台直接就给办了入住,还安排了高楼层区域的贵宾房,我就纳闷儿了,上门是客,不是应该讲个先来后到吗?”

    馆长听罢,顺着女人所指的方向,朝江扶月和谢定渊那边望去,下一秒猛地瞪大眼——

    “谢教授?!江女士?!你们到了?!”

    这……怎么都没人通知他一声?

    出于礼貌,两人摘掉墨镜和口罩。

    江扶月微微颔首:“您好。”

    谢定渊则上前和他握了握手:“麻烦了。”

    赵馆长受宠若惊,他要等的两位贵客就是眼前这对男女了。

    却没料到会是在这种情形下,尴尬碰面……

    “抱歉,见笑了。二位请稍等,我先处理一下这件事。”

    “好。”

    谢定渊伸手:“随意。”

    而此时,围观众人已经彻底傻眼——

    “是错觉吗?为什么这两个人这么眼熟?”

    “谢教授?江女士?是我想的那个‘谢’和那个‘江’吗?”

    “天哪!居然看到教授和月姐本人了!鸡冻!”

    “我为自己的无知和粗鄙道歉。”

    “我也收回之前说过的话,什么富二代、败家子、纨绔子弟不存在的。”

    “我一个渊月CP 铁粉居然没有一眼就认出正主!心好痛,无法呼吸。”

    “小声说——教授和月姐穿的是情侣装啊啊啊啊!妈妈,我又磕到了,甜到齁!”

    “……”

    但也有几道不怎么和谐的声音——

    “就事论事,谢定渊和江扶月是在搞特殊吗?”

    “刚才一直没有摘掉口罩是因为无颜见人,不敢摘下来?现在一看要露馅了,就主动暴露身份,企图混淆视听,转移话题?高手啊这是!”

    “怎么?谢定渊和江扶月就可以不遵守先来后到的规矩,搞特殊?呵,谁给你们这么大权力?”

    “你们说的什么话?谢教授和月姐为国家、为世界做出过那么多贡献,就算插个队,享受一下特殊待遇又怎么了?有些人格局也就针尖大点儿,小肚鸡肠!”

    “呵!第一次听见有人把搞特殊说得这么清新脱俗,你是渊月养的狗吗?”

    “我是不是狗不要你操心,但你无能狂吠的样子像狗叫倒是真的。”

    “你!”

    就在众人分为两派争执不休的时候,赵馆长突然走到女人面前:“这位女士,我想你可能弄错了。”

    “……什么?”

    赵馆长下意识提高音量,掷地有声:“植物园宾馆是华夏科学院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直属企业,由原‘科学家活动中心’发展而来,所以宾馆肩负着园区内部接待、学术交流、教育培训、科学研究等多种使命,非纯商业性质宾馆。”

    “所以,他们能住,而你住不了,一般人也没这个资格!”

    女人目瞪口呆,脸色乍青乍红。

    ……

    当晚,视频被人传到网上,两小时后,成功喜提热搜。

    【噗——我都替那女的尴尬】

    【傻眼了吧?一群吃瓜土拨鼠!】

    【馆长一开口,就知有没有】

    【原本那两个前台小姐姐应该也是想这么解释的,结果那个女的根本不给她们开口的机会】

    【啊——这是什么当代变脸大戏?】

    【这种爽文剧情再多来点,谢谢!】

    【拍视频的人一开始还说教授和月姐肯定走后门了,结果……哈哈哈人家不用走后门,因为他们本人就是后门本门,最强外挂本挂!】

    【植物园宾馆本来就是优先满足科学家们使用,剩下有空余的房间,才会开放给游客预定,结果还真有人把这当酒店了?张口闭口就是投诉消协,脸真大!】

    【所以谢教授和月姐去版纳旅游了?】

    【我的妈!这也太甜了吧!】

    【一起旅游,一起等风,赏花看月,探讨人生……他们活成了童话爱情故事里的男女主,慕了慕了】

    【算算时间,明大刚放寒假,月姐就出来跟教授二人世界了,kswl(嗑死我了)!】

    【只有我注意到谢教授和月姐只拿了一张房卡吗?】

    网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