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902章 甜蜜静好,重回临淮

第902章 甜蜜静好,重回临淮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女人灰溜溜走了。

    谢定渊和江扶月在赵馆长的热情接待下,入住了宾馆高层区视野最好的一间房。

    走了一天,两人都有点累,所以晚餐直接叫了客房服务。

    吃完,出去溜达一圈,消了食,然后回房休息。

    太阳落山,夜幕初降。

    站在落地窗前,可以清楚将昼夜交替时分热带植物区披辉戴霞的壮观景象尽收眼底。

    像一幅彩色的画卷最后慢慢回归黑白。

    “月月……”谢定渊洗完澡,穿着睡衣出来,扣子却没系完,露出性感的锁骨,颇有几分勾人的味道。

    江扶月回头,果然,视线不自觉落到他微敞的领口间。

    “咳!”男人轻咳,耳根泛红。

    露的是他,害羞的也是他。

    江扶月:“洗好了?”

    “嗯。”

    “要我帮忙吹头发吗?”

    他眼前一亮,立马翻出吹风,递过去。

    江扶月让他坐下,自己则站到身后。

    一时间,只听嗡嗡的声音,暖意和抚触顺着头皮,直抵神经。

    “……好了。”

    江扶月放下吹风,又把他板过来,亲手替他系好扣子。

    谢定渊喉结轻滚:“……不喜欢我这样?”

    “哪样?”江扶月好笑地抬眼,瞳孔深处晕开笑意。

    “就、露一点……”

    “你不是不习惯吗?”

    一个衬衫从来都系到最后一颗纽扣的人,能做到这个地步也真是难为他了。

    “……在你面前,可以。”

    “怎么?想色诱啊?”

    他一顿,旋即嘴角上扬,突然凑近:“那你上钩吗?”

    男人皮肤是冷调的白,一双眼睛又深邃又漂亮,专注凝视、脉脉含情之际,带来的惊艳与造成的杀伤力堪称巨大。

    反正江扶月怔住了。

    下一秒,男人伸手拥她入怀,吻也接踵而至。

    她热情回应。

    勾缠间,两人双双倒在床上。

    “唔——我还没洗澡……”

    “做完再洗。”

    洗的时候,再来一次。

    ……

    第二天两人睡到自然醒。

    得益于昨晚开始的时间早,所以结束的时候也不算晚,两人运动之后,都睡了个好觉。

    在宾馆吃完早餐后,两人出发去了望天树景区。

    由于同在勐腊县,路上花费的时间不算多。

    五百米的空中走廊,粗大的绳索与望天树相连,用钢绳悬吊、尼龙绳网作护栏,合金的梯子作踏板,惊险刺激。

    谢定渊拉着她在一棵树下合照。

    江扶月觉得光线不好,想换个地方。

    男人却坚持:“就在这里。”

    “为什么?”

    “这棵树挺好。”

    江扶月仔细一看,原来这不是一棵树,而是两棵树缠绕在一起,亲密交缠,彼此为伴。

    谢定渊:“树都成双成对,我们也要。”

    说完,一把将她搂进怀里,示意对面举着手机的游客:“可以拍了,谢谢。”

    咔嚓几声,画面定格。

    情侣树下,一对情侣。

    ……

    当晚,两人租车自驾离开勐腊县。

    将近凌晨才抵达市中心,找了家舒服的酒店办理好入住,等洗完澡躺下已经一点多。

    谢定渊伸手关掉床头灯,另一只手在被子里搂住江扶月:“晚安。”

    “晚安。”

    一夜好眠。

    接下来几天两人没有再奔波游走于景区之间,只在市中心悠闲活动。

    白天睡到自然醒,吃个早餐,出门闲逛。

    中午太阳比较毒的时候,两人就在酒店内活动,游泳、桑拿、推背、看电影……

    其他情侣会做的,他们都去体验。

    像两只推开新世界大门的菜鸟,在不断尝试中,寻找新鲜和乐趣。

    傍晚太阳落山,两人才又出门,探访古街老巷,品尝当地美食。

    入夜之后,去鲜花市场捡便宜,用几块钱买一大束玫瑰或芍药,带回酒店,插在瓶子里。

    或者逛一逛夜市小摊,吃吃喝喝,走走停停。

    生活节奏肉眼可见地变慢,惬意与舒适也随之而来。

    两人在版纳待了半个月,临近年关才不得不结束旅程。

    江扶月和谢定渊没有直接回帝都,而是先去了临淮。

    一番商量之后,韩韵如和江达还是决定跟去年一样,到帝都陪老爷子一起过除夕。

    江扶月这趟主要是为了接他们,顺便回临淮看看以前的朋友、老师。

    她让谢定渊先回帝都,结果这人想都不想一口拒绝。

    还委屈巴巴地抱怨:“你撵我。”

    江扶月:“?”

    她只是觉得,马上要过年了,谢家那边肯定希望谢定渊能早点回去,她把人霸着算个什么事?

    江扶月一心替他着想,结果他还不满意……

    “家里那么多人,不缺我一个。”

    这话不假,往年这个时候谢定渊基本都泡在实验室,啥都不管,谢家也没见乱套,还是一切如常,热热闹闹。

    没道理他今年就要回。

    “行吧。”

    最后,江扶月妥协,让他跟着一起回临淮。

    ……

    御天华府,别墅区,某独栋别墅大门外。

    “你怎么还跟着啊?”江扶月一脸莫名。

    谢定渊理直气壮:“回家啊!”

    “需要我提醒你吗?你家在隔壁!”

    “……哦。”

    当初两栋别墅挨着,谢定渊以为自己近水楼台,占了天大的便宜。

    如今却怎么看怎么碍眼。

    不然就可以光明正大住进媳妇儿家里了。

    江扶月说他:“想得美。”

    谢定渊不以为然,“见过家长,那我就是过了明面儿的准女婿,住未婚妻家天经地义。信不信,你只要让我进去,叔叔阿姨肯定会留我住下?”

    虽然只能睡客房……

    江扶月才不受他激将:“赶紧回去吧你!”

    谢定渊连人带行李被赶去隔壁。

    江扶月则大摇大摆回了家。

    一进门就闻到饭菜的香味。

    江小弟听见动静,哒哒哒从厨房跑出来,身上系着围裙,手里还拿着锅铲:“姐,你回来啦——”

    这一幕,恍惚让江扶月回到刚重生那天。

    放学回家,打开门,江小弟也是这样一副打扮从厨房出来。

    只不过……

    曾经老旧破败的单元楼,换成了宽敞明亮的大别墅。

    而当初那个瘦瘦小小、战战兢兢的小豆丁也已经长高变壮,依稀有了大人模样。

    唯一不变的,可能就是他看向江扶月的眼神,还是那么亮,那么惊喜。

    一声“姐”也喊得亲密带着依赖。

    “做什么好吃的了?”

    江沉星把拖鞋拿出来,摆到她面前:“番茄炒鸡蛋、红烧鸡翅、糖醋排骨。”

    “全是荤菜?”

    “没……素菜是炒丝瓜和麻婆豆腐!”

    “哦,对了,”他接着补充,“还有筒骨海带汤!”

    江达和韩韵如不在家,午饭是姐弟俩一起吃的。

    江沉星先给她盛饭:“姐,够吗?”

    “嗯,够了。”

    然后,他动作自然地抱过盆,开始闷头干饭。

    江扶月失笑。

    江沉星抬起头,茫然地眨眨眼:“姐,你笑什么?”

    “没有……别光顾着吃饭,也要夹菜。”

    “好。”

    他不夹主要是担心自己吃光了,没江扶月吃的,想着让姐姐先吃,剩下的他再解决。

    江扶月把糖醋排骨放到他碗……呃,盆里,“吃吧。”

    少年腼腆一笑:“谢谢姐!”

    低头瞬间,还是忍不住脸红了。

    ……

    江达和韩韵如最近几个月除了正常开店营业之外,还在循序渐进地处理搬迁事宜。

    首先是曹三胖师兄弟几个,在询问之后,他们都表示愿意跟随江达去帝都。

    “大师兄在哪,我就在哪!”

    “如果图稳定,那当初我们就不会离开曹记,拖家带口来临淮了。如今不过是把走过的路再走一遍,我们都有成功经验了,还怕什么?”

    “没错!帝都可是皇城脚下,未来江记发展平台只会更大更广,说不定还能遍地开花,做大做强,把分店开到全国各地!”

    “来临淮这三年,大师兄和嫂子方方面面都关照我们,薪水一涨再涨不说,还指导大伙儿手艺,半点没藏私,这个时候散伙,那我们还是人吗?白眼儿狼一头!谁爱当谁当,反正我不干。”

    “跟着大师兄有肉吃,我巴不得抱紧大腿,散什么散?都给我支棱起来!咱们哥儿几个到帝都闯天下去!没准儿以后就是妥妥的京城户口,混成个大厨老板什么的!”

    这几年,三胖他们确实帮了江达很多,但江达也从未亏待过这帮师弟。

    不仅加薪,还分了店里的干股,更是借钱给他们在临淮买了房,安了家。

    而他们也没让江达失望——

    “好!咱们就去闯它一闯!”

    人员问题顺利解决,江达给了几人充足的时间,让他们可以安排家里。

    其次,是宣传上的犹疑。

    很多人还不知道江记要搬走了,江达也一直不知道该怎么公布这个消息。

    要知道,当初江记私房菜能够顺利开起来,少不了临淮本地食客们的支持和安利,这才有了后面火爆全网的机会。

    如今要搬走,颇有几分过河拆桥的意思。

    江达是个老实人,心里那关一直过不去。

    谁劝都没用。

    加上江记私房菜其实口味偏甜辣,挪到帝都很可能水土不服。

    对于第二个担忧,江达有把握解决。

    最近他都在钻研并改良北方菜式,就是为适应本地人口味做准备。

    可对于如何告知这个消息,他除了焦虑头疼,愣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曹豆拍拍胸脯,挺身而出:“交给我啊!我有办法!”

    好歹他也是专门跟吴前学过网络运营的,再加上这几年一直管理着江记的几个官方账号,积累了不少经验。

    很快,他就在微博放出消息,侧面委婉地透露江记打算搬去帝都。

    一开始,大家反应很激烈,不支持的占多数。

    但曹豆不急,第二天又放出了一段他跟江达说话的视频——

    “大师兄,网友都问你为什么要搬,是不是不爱他们了?”

    彼时,江达正坐在小板凳上动作麻利地搓洗肥肠:“其实我跟你嫂子也纠结了很久,毕竟临淮待了这么多年,舍不得。”

    “可是考虑到以后月月和沉星都要在帝都发展,我们也没办法。当初月月去明大读书,你嫂子都难过得不行,晚上悄悄抹眼泪。这要是以后两个都走了,我跟你嫂子还不得想到肝儿疼?再加上如果离太远,他们姐弟俩有什么事,我们也不能及时帮衬到……”

    “小豆子,等你以后结婚有孩子,就能体会我跟你嫂子的心情了。”

    视频到这里结束。

    曹豆给配上了文字:他爱食客、爱粉丝、爱网友,但他也想自私一次,去爱自己的孩子。

    别说,这一整,还挺催泪。

    网友纷纷表示理解。

    【不就是搬个地方吗?江记还是那个江记,味道也还是那个味道,它没有辜负我们!更没有对不起谁!】

    【同是当妈的,特别理解他们的心情】

    【月姐和教授都那么忙,以后他们的孩子出生了,不得需要姥姥姥爷帮忙带啊?拜托大方一点,给咱们未来的小科学家让让道OK?】

    【姐妹,你的评论火了】

    ……

    最后是店面退租的问题,夫妻俩找到房东蒋国辉,委婉地表达了歉意——

    因为没租满约定期限,他们决定不要押金了,也算是对蒋国辉的补偿。

    谁知——

    蒋国辉胖手一挥:“嗐,多大点事儿啊?也值得你们两口子亲自跑这趟,电话里说一声就行了。”

    韩韵如:“不不不,是我们违背契约精神在先,临搬走了才通知你……”

    “没事!押金还是全部退给你们,店面我这边找人很快就能重新租出去。那地儿被你们带旺了,现在已经成游客打卡必去景点之一,说起来还得感谢你们,我在那个地段的所有门面市价都涨了三倍不止。”

    对方言辞恳切,态度真诚,最后韩韵如只能答应下来:“……那好吧。”

    蒋国辉眼珠一转:“你们这是准备关店不做了?也对,女儿那么出息,直接回家养老多轻松?做餐饮还是挺累的。”

    江达摆手:“没有,我们打算搬去帝都,继续开店。”

    “帝都?!”蒋国辉眼前一亮。

    “是、是啊……”

    “江老哥,我跟你讲啊,我家涵涵去帝都上学的时候,我就开始在那边置办产业了,现在还是干包租这行!那什么……其实我手头有几个店面,位置相当不错……”

    原本是来谈退租的,结果连带把帝都那边的店面也搞定了。

    ……

    回到临淮第二天,江扶月去了趟一中。

    嗯,探望她可爱的老师们。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