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903章 学弟学妹,又是一年

第903章 学弟学妹,又是一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阿嚏——”孟志坚打了个喷嚏,他揉揉鼻子,“老喻,你有没有觉得哪里在漏风?我怎么感觉脖子凉飕飕的?”

    寒假期间,除开高三还在补课,其他年级都放假了。

    所以,教学楼显得有些冷清。

    喻文州:“有吗?我没觉得啊?老徐,你呢?”

    徐泾喝了口热茶,缓缓摇头。

    他办公桌底下还放了个小太阳,一点都不觉得冷。

    孟志坚挠挠头,一脸纳闷儿。

    就在他也准备端起热茶喝一口,去去寒的时候,一声“孟老师”传到耳朵里。

    他朝进门处望去,下一秒,差点手抖,直接摔了茶杯。

    江扶月站在门口,从孟志坚开始,到徐泾、喻文州,挨个喊人。

    不仅孟志坚失态了,徐泾和喻文州也没好到哪里去。

    “江扶月?!你、你怎么回来了?!”

    “回来探望你们啊。”

    徐泾:“赶紧进来,外面冷飕飕的。”

    说完,还把自己的小太阳贡献出来,“烤一烤,暖和暖和。”

    孟志坚也赶紧取出一次性纸杯,给江扶月倒了杯热水。

    “来,喝点。”

    “谢谢孟老师。”

    “诶——怎么突然想起来学校了?”

    不等江扶月开口,喻文州嗖的一下抬头:“你跟谢教授刚从西双版纳回来吧?”

    “……”

    不愧是冲浪小能手,吃瓜第一人!

    江扶月把打包的茶点放到办公桌上,还是热腾腾的,香味儿直往外蹿。

    孟志坚搓搓手:“给我们的?”

    喻文州也咽了咽口水。

    江扶月把包装袋拆了,一盘接一盘的点心端出来,放到桌子上。

    三人立马围拢。

    一边吃,一边叨嗑——

    孟志坚:“最近科研还顺利吧?”

    江扶月捧着热水在喝,闻言点了点头:“还行。”

    徐泾突然感慨:“时间过得真快,转眼你都毕业两年了。”

    喻文州一边吃,一边刷手机:“前段时间明大升重本,大家还在办公室说起你,没想到这么快你人就回来了。”

    江扶月眨眼:“说我什么?”

    “说你一人带飞明大,如果咱们学校不是已经位列市重点高中,可能也跟着沾光,更进一步。”

    孟志坚:“当初老徐还不同意你去明大,看到录取结果的时候,那表情比哭还难看,天都塌了……”

    徐泾塞给他一个蟹黄水晶包:“吃你的!废话那么多!说得好像当初你不激动一样!”

    孟志坚摸摸鼻子,心虚轻咳。

    好吧,他当时也挺激动的,觉得江扶月这一去,很大可能就毁了。

    然而事实告诉他,有些人无论身在何处,都能璀璨发光!

    徐泾:“一会儿去班上见见你的学弟学妹们?”

    喻文州点头:“那帮小崽子都是你的小粉丝,考前人手一张你的照片。”

    孟志坚赶紧争取:“先到老徐班上,然后再去我班上!”

    他俩都是班主任,各带一个毕业班。

    江扶月点头答应下来。

    同学们的热情远远超出她的想象——

    “天哪!我是在做梦吗?居然看到月神了?!”

    “那咱俩的梦可能串场了,因为我也看到了。”

    “OMG!真的是月姐!活的耶!”

    “我的妈呀,这是什么人间狗屎运?!”

    “……”

    班里顿时沸腾起来。

    一个个看江扶月的眼神又闪又亮,仰慕,崇拜,向往,敬佩什么情绪都有。

    “咳!”徐泾轻咳,“今天请你们学姐来主要是为了给你们分享一下高考经验。”

    全国人民都知道江扶月是个“考霸”。

    只要有她在的考试,无论大考,还是小考,从来没有下过满分,没考过第二。

    据说高中某学期期末,月姐作文被扣掉一分,那次也是她唯一一次没有拿下全科满分。

    据说,那名阅卷老师至今还被奉为神话。

    然而,在这群即将面临高考的学生面前,江扶月并没有站在“学神”或“考神”的角度,居高临下地发表一些凡尔赛观点。

    她只是真诚地告诉大家一些实用技巧。

    比如——

    “拿到试卷先把所有题目看一遍,粗略判断哪些是会做的,哪些是有难度的。会做的先做,一定要保证得分率,有难度的放在后面,得一分算一分。”

    再比如——

    “选择题要会猜,十二个选择题,如果最后一道压轴不会做,那统计一下前面ABCD四个答案选项出现的频率,就猜频率最低的那个。”

    还有——

    “不会做的题要及时放弃,千万不能死磕,心态更不能崩!”

    “……”

    她站在讲台上,没有吹嘘自己的丰功伟绩,也丝毫不提及当年之勇。

    只平静且真诚地分享可能对他们有用的经验。

    结束之后,江扶月又去了孟志坚班上。

    说的也大致相同。

    “啊!月姐好低调。”

    “有傲骨,无傲气,把我们放在同等的地位,不颐指气使,也不凌然倨傲,难怪这么多人爱她、敬她!”

    “月神说的每一条我都记下来了。”

    “感觉全是干货,很有用的样子。”

    “这才是分享。”

    “我太爱月姐了!能当她学妹真好~”

    “月姐yyds!”

    “……”

    “诶?苏云心你怎么哭了呀?”

    教室角落里,一个不起眼的座位上,穿着校服扎一个高马尾的女孩儿突然泪流满面。

    她同桌吓了一跳,赶紧出声询问。

    “没事……我没事……”苏云心吸吸鼻子,看了眼讲台上的江扶月,脸蛋一红,怪不好意思的。

    “没事怎么突然掉眼泪啊?”

    “我、我就是太激动了,没控制住……”

    “嘿嘿!我就知道!其实大家看到月姐都很激动,不过哭成你这样倒是少见。”

    苏云心腼腆一笑,低下头。

    因为“江扶月”这三个字对她来说意义非同寻常。

    可能在别人眼里,她是偶像,是学霸,是榜样。

    但在苏云心十几年的生命中,她是光!是希望!也是救赎!

    没有人知道,在刚上高一的时候,她被同班级的另一个女同学霸凌。

    那是她生命中最黑暗的时刻,她甚至想过自杀。

    然而在一次校长公开讲话上,她听见了“李雪案例”,霸凌者最终得到了惩罚。

    校长还说,一中对霸凌现象零容忍,一经检举必将严惩!

    下来之后,她终于鼓起勇气,敲开了校长办公室的门。

    很快,霸凌她的女同学被赶出一中,她的生活终于迎来了光。

    很久以后苏云心才知道,一中会对霸凌现象如此深恶痛绝,是因为校长严抓。

    校长严抓的背后,是“李雪案例”敲响了警钟。

    而李雪之所以会被绳之以法,是因为江扶月挺身而出。

    ……

    等一切结束,江扶月从学校出来,太阳已经开始落山。

    黑色奔驰缓缓滑停在她面前。

    车窗降下,露出谢定渊轮廓分明、线条清晰的侧脸。

    “你怎么来了?”

    “接你回家。”

    江扶月上车,男人一脚油门驶离。

    “公司那边忙完了?”

    谢定渊会跟着一起回临淮,除了陪江扶月,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处理汗青生物积压的大小事务。

    随着重要业务迁往帝都,很多事情还需要扫尾。

    像这种牵一发动全身的事,除了谢定渊亲自出马,其他人还真不好代劳。

    “差不多了。”

    “嗯。”

    奔驰驶入御天华府,最终停在江家别墅门前。

    江扶月解开安全带,准备下车,结果发现门打不开。

    她示意谢定渊开一下中控锁。

    男人却纹丝不动。

    江扶月挑眉:“怎么了?”

    “我没吃午饭,现在很饿。”男人没头没尾来这么一句。

    “……所以?”

    谢定渊:“去你家吃。”

    江扶月:“……”

    她就知道!

    这天傍晚,谢教授终于得以正大光明去未来岳父岳母家蹭饭。

    恰好江达和韩韵如都在,见到谢定渊自然是欢迎的。

    而谢定渊也看不出丝毫木讷板正或不善言辞,一口一个“叔叔”、“阿姨”把两人喊得合不拢嘴。

    韩韵如本来就是丈母娘看女婿,越来越满意。

    就连江达也被他嘴甜哄住了。

    至于江小弟……

    “沉星手艺真好!”谢定渊不吝夸奖。

    江小弟双颊泛红:“姐夫你喜欢吃就多吃点,我做了很多。”

    一声“姐夫”让谢定渊美得冒泡。

    ……

    两天后,江扶月带着一家人和谢定渊一起飞帝都。

    转眼大年三十来了。

    帝都大街小巷都是满满的年味。

    韩家也不例外。

    老爷子提笔,亲手写了春联,韩廷和江沉星负责挂起来。

    韩慎也给自己放了假,不再去公司上班,只是电话却没断过,偶尔也会发脾气,对着手机大骂一通。

    韩恪更轻松,春节期间股市不开盘,他终于可以名正言顺偷懒了。

    韩恒今年被邀请参加春晚表演,之前花了很多时间彩排,经常看不见人,等到除夕这天还要去现场,所以没办法跟大家一起吃年夜饭。

    韩恪:“老三,你放心,我会给你留个鸡屁股的。”

    韩慎:“那我给你留一杯茅台。”

    韩廷:小叔真惨。

    江沉星:小舅舅好可怜哦。

    作为一年之中最重要的节日,又是阖家团圆的好日子,佣人们提前半个月就开始准备了。

    所以,这顿年夜饭可想而知有多丰盛。

    端上桌的菜几乎照顾到了所有人的口味,都有各自爱吃的。

    老爷子拿出珍藏多年的好好酒,跟韩慎、韩恪,以及江达对饮。

    两杯下肚,话也多了起来——

    “今年大团圆,所有人都到齐了,我很开心……”

    韩恒:我不是人?

    去年江扶月不在,今年终于弥补了缺憾,韩启山心头的高兴远非言语可以形容。

    江达也有点微醺,平时那么迟钝木讷的一个人,居然也知道主动敬酒了。

    “爸,我不太会说话,这杯敬您,我先干了。”

    说完,一饮而尽。

    接着,他又敬了韩慎和韩恪。

    韩廷看着桌上的杯子,又看看互相敬酒的大人们,忍不住咂了咂嘴。

    他转头看向江沉星,小声问:“你喝过吗?”

    江小弟摇头,又点头。

    “啥意思?”

    “尝过一点,知道是什么味儿。”

    韩廷:“我还没喝过呢……你想不想再尝试一次?”

    “哥,你想干什么?”

    韩廷趁大家不注意,顺手把酒瓶拿过来,往面前的空杯里一倒。

    成了!

    接着,又偷偷摸摸把酒瓶放回原处,全程在大家眼皮子底下进行,除了江沉星,愣是没有第三个人发现。

    包括江扶月在内。

    “沉星,你也尝尝,怪辣的……”

    结果,正儿八经喝酒的大人们没醉,两个偷喝的少年倒是醉得不轻!

    韩廷双颊红得滴血,江小弟倒是不上脸,但始终不说话,只坐着傻笑。

    “这两个小酒鬼……”

    “也罢!大过年的,就不收拾你们了!”

    “……”

    吃完饭,江扶月出门散步,顺便遛狗。

    整个别墅区张灯结彩,明亮异常。

    “汪汪——”

    小莽看到,也很兴奋,尾巴可劲儿乱摇。

    一人一狗逛了几圈,时间差不多了,又回到韩家。

    彼时,春节联欢晚会刚开始。

    一家人坐在一起等韩恒的节目。

    突然,江扶月手机连续振动了几下,有微信消息进来。

    她点开,几乎全是微信祝福。

    她随手回了几条,最后可能是觉得太累,而有些人明显是群发,她也就懒得回复了。

    九点,韩恒的节目来了,全家人下意识坐直。

    是一首合唱歌曲,韩恒的镜头最多,唱的部分也最多。

    韩慎:“像不像村儿里开坝坝演唱会的?”

    韩恪乐了:“别说,咱老三还真有地主家傻儿子的气质。”

    韩启山:感觉又被侮辱到?

    只有韩韵如真心夸奖:“小哥唱得真好!”

    江达闻言,点了点头,老婆说的都对。

    江扶月一边听,一边笑,手机振了一下,她随手点开,下一秒倏地坐直。

    “月月,怎么了?”

    “没有,我出去一下。”

    说完,穿上外套,大步出了家门。

    走到小区外,一辆黑色奔驰低调地停在路边,谢定渊一袭大衣,身长玉立,斜靠在车旁。

    见到她,下意识站直。

    江扶月上前:“大过年的,你怎么还到处跑啊?”

    “见女朋友,不算到处跑。”

    “你家里不会说吗?”

    “没办法,这年头找个媳妇儿太难了,不表现好点,跑了怎么办?”

    江扶月嘴角一抽:“你想怎么表现?”

    谢定渊上前,张开双臂,将她拥入怀中,唇就在她耳边,呼吸又湿又热。

    声音也磁性低沉——

    “月月,新年快乐。”

    我们的第三年来了。

    ------题外话------

    过年跳得太快,补充了一点细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