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904章 月姐上门,征服谢家

第904章 月姐上门,征服谢家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大年初二,江扶月正式登门,拜访谢家。

    其实就是见家长。

    为了这天,谢家上下都紧张起来。

    老太太先是拉着老爷子定做了新衣服,“……领口再收点,这样看起来更精神。”

    裁缝师傅立即应下。

    谢振东站在试衣镜前,左看右看,一番端详:“我觉得没毛病,挺好啊?怎么还要改?”

    老太太摆手,根本不想跟他解释:“别问,说了你也不懂。”

    老爷子:“……”当着外人,能给我留点面子吗?!

    最后终于搞好。

    老太太满意地点点头,当场拍板:“就这样,定了!尽快做好,送过来,初二那天要穿。”

    裁缝师傅笑呵呵:“放心,保证按时送到。您这是要去参加什么宴会吧?”

    老太太笑着摇头:“没有没有,只是家宴。”

    “那还挺隆重的。”

    “儿子第一次带女朋友回家,我们当爹妈的不得拾掇得精神点嘛?”

    “唷!见家长啊?那确实应该隆重点,才能表现出对女方的重视……”

    老太太非常赞同:“我也是这么想的!”

    谢振东忍不住小声嘀咕:“倒也不至于……”

    “你懂个屁!”

    “……”

    除此之外,老太太还亲自拟定了当天的菜单,大到硬菜冷盘,小到甜品饮料,事无巨细,亲力亲为。

    见面当天,老爷子和老太太穿上新衣服,谢家七个姐姐拖家带口,全部到场。

    谢云淑坐在沙发上,神色有些不太自然。

    “不就是见个面嘛,至于这么兴师动众……”

    谢云藻就坐在旁边,刚好听得一字不落:“你要是想继续讨小九的厌,尽管摆出这张臭脸,我一点都不拦。”

    谢云淑面色微变,倏地抿紧嘴角。

    之前因为她私自联系谢云浅,怂恿她针对江扶月,不仅是小九,现在全家都对她有意见。

    原本老太太今天不打算通知她来,还是她知道以后,自己过来的。

    这段时间,谢云淑想了很多,她隐隐意识到自己之前的行为很不妥,但又拉不下脸道歉。

    再加上,她对江扶月的感官从一开始就不怎么好,短时间内很难扭转这种固定印象。

    进不得,退不得,卡在中间不上不下,所以浑身别扭。

    既和善不起来,又没有立场逞凶。

    谢云淑闷闷地应了句:“……我知道,不用你说。”

    谢云藻点到即止,没再多说什么。

    很快,“来了——来了——”

    佣人兴奋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谢家人一瞬紧张。

    老太太:“你看看我发型乱没乱?”

    老爷子:“没乱没乱,那我的领结呢?歪没歪?”

    “好像有点……”

    “那你帮我调整一下。”

    “……好了。”

    谢云藻也下意识屏住呼吸,期待地望向进门处。

    钟云益在她耳边低笑出声:“用得着这么紧张?知道的以为你见未来弟媳妇,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见儿媳妇儿呢?”

    “胡说什么?正经点。”

    “啧……钟子昂那个家伙昨天通宵打游戏,你怎么不管?就知道训我。”说着,他还委屈上了。

    谢云藻白他一眼:“你可真是越活越出息了,处处都跟儿子比。”

    “如果不是你双标太明显,我能跟他一般见识?”钟云益轻哼。

    自打钟子昂参军入伍后,从中二问题少年变成根正苗红的小帅兵,不管钟家还是谢家,对他的宽容又上升到了一个新高度。

    上个星期,臭小子开始休假。

    成天泡在家里玩游戏,扫把倒了都不扶一下(虽然他也不扶),但谢云藻就跟没看见似的,由着他自由散漫,懒惰度日。

    钟云益说他两句都不行。

    “儿子大半年都在部队,过得那么辛苦,回来放松几天怎么了?”这是谢云藻原话。

    得!

    老子如今惹不起儿子了!

    “别打岔,”谢云藻目露警告,“小九他们来了。”

    钟云益耸耸肩,抬头看向进门处,眼底却有一抹深邃飞快闪过。

    谢定渊和江扶月一进门就受到了热情接待。

    当然,主要还是江扶月。

    “哎哟!月月你也太客气了,来就来,还带什么礼物?”

    既然是上门做客,最基本的礼节还是要有的。

    江扶月准备了两瓶波尔多干红,还有一个果篮,全部由谢定渊拎着。

    不算贵重,但也绝不失礼。

    她笑了笑,大方喊人:“叔叔,阿姨,新年好。”

    “新年好,新年好!”符婉袖一个劲儿点头,笑得满脸褶子。

    谢振东更实际,夸了声好孩子后,直接塞给她一个红包。

    很轻,也不鼓。

    但接过来,拿在手里那一刻,江扶月就知道了,里面不是现金,而是张银行卡。

    接着,谢定渊向她介绍了自己的七个姐姐。

    从谢云藻开始,一直到谢云溪。

    是的,常年在外跑新闻,主持节目,全世界到处走的谢云溪,今天也到场了。

    比起前六个一看就养尊处优、生活富足的姐姐,谢云溪看上去健康开朗,活力四射。

    江扶月挨个叫人。

    谢云藻一听,顿时眉开眼笑,拉过她的手,很是亲昵:“不用这么客气,以后都是一家人。来来来,我们去客厅坐着聊。”

    江扶月随她往里走,同时也在打量她。

    女人眉眼间带着几分莫名的熟悉感,很快,她反应过来这是钟子昂亲妈。

    谢云湘和谢云澜落在后头,姐妹俩正小声咬耳朵:“咱们家小九眼光真不错,以前老太太还开玩笑,说他快三十了恋爱都没谈过,未来只怕要娶个仙女。结果还真被他捞到个仙女。”

    “敢情以前不谈是看不上,这一旦看上了,瞧见没?鞍前马后地跟着,跟个傻驴蛋子一样,好像谁要跟他抢媳妇儿似的。”

    可不是鞍前马后吗?

    全程跟在江扶月身边,拎酒,提果篮,还帮忙拿包。

    谢云湘有点酸了:“我家那个几十年了,出门逛街没有一次替我拿过包,说什么娘们儿唧唧的,有损形象。”

    谢云澜轻叹:“咱们小九总算开窍了。”

    不要拿什么“钢铁直男”当借口,再刚直的男人遇到心爱的女人,也会情商爆棚,化成一堆棉花糖。

    如果没有,那肯定是因为不爱。

    或者说,不够爱。

    江扶月被迎到沙发坐下。

    几个姐姐陪坐在她身边,谢定渊反倒被挤开了。

    “……”

    老爷子和老太太坐对面,微笑盯着她,越看越满意。

    江扶月记性好,很快就把每个姐姐,排行第几,长什么样,叫什么名一一对照,记得清楚无比。

    特别是谢云渲和谢云渺,两人长得很像,江扶月却能够一眼辨认,并准确叫出她们的排行。

    谢云藻看在眼里,还挺惊讶。

    可转念一想,这姑娘可是跟小九一样玩学术,混科研圈的,智商没得说。

    那就一点也不奇怪了。

    ……

    除开大人之外,今天小辈们也来得挺整齐。

    论辈分,他们都该叫谢定渊一声“舅舅”!

    其中不乏熟面孔,比如江扶月的舍友兼同学岑乔乔,曾经有过一面之缘的明维、岑九霄。

    钟子昂倒是没看见……

    “月月!”一见江扶月旁边空出来,岑乔乔立马坐过去,挽住她的手:“之前听我妈说你要来谢家,差点把我惊住,没想到是真的,嘿嘿……等见完家长,你就是我未来小舅妈了。”

    说到这里,她高兴之余,又流露出几分苦恼:“同学变舅妈,你以后就比我高一个辈分了,怎么感觉有点奇怪呢?”

    “嗐,没关系,反正咱们永远是朋友!”

    根本不需要江扶月开口,她自己就能完美做好心理建设。

    “……”就、很强。

    除了老爷子那个大红包以外,谢定渊七个姐姐也都送了见面礼。

    基本都是首饰,什么耳环、项链、手镯……

    要说唯一比较特别的,应该要算那只Birkin的鳄鱼皮喜马拉雅。

    除了是一堆首饰里面,唯一的包包之外,还因为它是个二手。

    谢云渲轻嘶一声,压着嗓子问:“谁送的?”

    谢云藻朝谢云淑的方向看了眼,眉头也不由收紧。

    人家女孩子第一次上面,男方姐姐就送个“二手货”,是想内涵什么?

    这个老四,还学不乖!

    谢云淑很冤枉。

    她平时喜欢收藏包包,尤其是H家的,家里有满满一面墙,放的全是心头好。

    而这只喜马拉雅Birkin是她最喜欢的一只,不仅钻扣、马蹄印,还是从佳士得用高价拍下来的,花了七位数。

    经过这些年的收藏,市价还翻了倍。

    因为之前那些事,她一直心存愧疚,想道歉也一直没有付诸行动,所以她忍痛割爱,拿出自己最好的藏品,包中之王,送给江扶月,也算一种变相赔罪了。

    压根儿没考虑到“二手”会造成歧义。

    毕竟,喜马拉雅千金难求,谁还管是不是二手?

    谢云淑一时无措。

    现场气氛也有点僵。

    但就在这时,江扶月突然开口:“包很好看,四姐舍得送给我吗?”

    冷不丁被点名的谢云淑愣了:“……当、当然!”

    她送出去的东西,岂有反悔的道理?

    “即使我想捐给学校当教具?”

    明大新开了一个“奢侈品鉴定”专业,旨在为时尚界培养高端鉴定师。

    消息一放出去,就吸引了无数爱好者,甚至还有三四十岁的富婆报名进修!

    火爆程度超乎想象。

    其中有一门“奢侈品包类鉴定”课程,C家、L家、H家的大牌包都收集得差不多了,毕竟,明大不差钱,明大的学生更不差钱!

    就差一只钻扣喜马拉雅。

    萧山屁颠屁颠跑来问江扶月,她能不能搞到。

    江扶月:“?”是她平时的穿衣打扮让人有什么误解吗?竟然觉得她有喜马拉雅?

    萧山摸摸鼻子:“喜马拉雅有没有,我不知道,但钱你肯定多得数不完。”

    所以,他怀疑一下江扶月有喜马拉雅有什么问题吗?

    谢云淑:“既然送给你了,那自然应该由你支配,想拿去做什么就做什么呗!”

    “那我先替明大谢谢四姐。”

    谢云淑下巴一抬,表情还是有点别扭:“小意思,你如果想要,我还有其他绝版珍藏。”

    此话一出,不仅几个姐妹目露惊讶,谢云淑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

    谁不知道,谢家老四爱包成狂,动她可以,但想打她那些包包的主意没门儿!

    倒是江扶月一脸平静,目光坦然地应下来:“好啊。”

    谢云淑有些得意地勾了勾唇。

    谢云藻:“?”

    谢云湘:这局面我有点看不懂了。

    谢云澜:不是应该水火不容吗?怎么怪和谐的?

    谢云渲:第一次发现四姐那么大方。

    谢云溪:说好四姐今天可能针对江扶月,让她多看着点呢?这还看不看了?

    等谢定渊带着江扶月去参观老宅,几个姐妹凑上去问谢云淑——

    “老四,你吃错药了?”

    “态度不对啊?还是说,在悄咪咪憋什么大招?”

    “……”

    谢云淑扫过几个姊妹,嘴角一撇:“看不起谁呢?我、就不能对小九他媳妇儿好点吗?”

    众人:“?”

    谢云淑轻哼,懒得解释太多。

    她只不过觉得江扶月还挺有眼光,知道她收藏的极品喜马拉雅好看。

    瞧这一个个不识货的,只知道揪着“二手”不放。

    格局还不如一个小姑娘呢!

    好像……江扶月看着也没那么不顺眼了,至少,人家脸长得俊,皮肤也白。

    很快,到了吃饭的时候,全家围拢坐到一起。

    桌上几乎都是江扶月喜欢的菜,糖醋排骨,西红柿炒鸡蛋,红烧鸡翅,甚至还有一个简易版小火锅。

    谢定渊朝她眨眼,邀功的意味不要太浓。

    江扶月朝他比口型:收敛点!

    吃过饭,江扶月告辞。

    老太太和老爷子亲自送她到门口:“月月啊,下次再来。”

    “等有空约你父母,还有韩老爷子和你舅舅们,两家一起吃个饭。”

    这是要进一步定下来的意思。

    江扶月根本不用开口,谢定渊就笑呵呵替她应下了。

    老太太:“阿渊,你送月月,路上开车注意安全。”

    “好。”

    ……

    出了老宅,还没上车,谢定渊就抱着江扶月原地转了两圈。

    浑身上下都透着兴奋与狂喜。

    “月月,从今往后,你就是我板上钉钉的媳妇儿了!逃也逃不掉的那种!”

    江扶月用一记深吻回应他:“……那你也别想逃。”

    “嗯,不逃。”

    也舍不得逃。

    ------题外话------

    见家长啦!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