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906章 她学修路,考霸再现

第906章 她学修路,考霸再现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江扶月申请转到土木工程专业(公路工程方向),并辅修路面工程、桥梁工程、公路勘察设计、测量学、画法几何、工程制图、计算机基础、钢筋混凝土、水力学、桥涵水文。

    消息一出,全校哗然。

    “纳尼?!月姐要转工科?!我以为她会学临床医学,或者物理、化学这种纯学科专业。”

    “拉斯克奖在手的大佬,居然要去造桥修路?感觉这个世界有点玄幻啊!”

    “我数了三遍,月姐主修加辅修,总共11个专业,我特么当时就惊呆了!”

    “为什么啊?月姐在单学科上那么强,学术成绩也超优秀的,为什么突然要学这种实用性偏技能的专业?”

    “据我所知,学土木工程的,尤其是公路工程方向,风吹雨打,日晒雨淋,非常辛苦,所以几乎全是男的,没有女生。你说月姐图个啥?”

    “嗐,哪有这么多为什么,我怀疑月神就是玩儿!”

    “也可能高精尖玩腻了,想尝试一下接地气的东西。”

    “妈妈呀,要不要这么打击人?我学一个专业都嫌脑子不够用,月姐一口气学11个……麻溜的滑跪了。”

    “神就是神,但凡是个人,都干不出来这事儿!”

    “我仔细分析了一下月姐选的这些专业,如果全部学成,那月姐一个人就是妥妥的一个工程队啊!草!”

    “……”

    萧山看到网申页面的那一刻,也懵了。

    良久才回过神,“……你要学土木?”

    江扶月点头。

    “不是……为什么啊?你其他学科学得好好的,怎么就……”这么想不开?

    江扶月:“我想尝试新东西。”

    萧山:“新东西有很多,为什么偏要去修路?”

    江扶月:“人类历史发展和城镇规模扩展的经验告诉我们——要想富,先修路。”

    萧山:“?”

    你还不够富?

    江扶月:“一个人富裕不叫富裕,大家都富裕起来才叫富裕。”

    简直又红又专!

    他敢反驳吗?

    这可是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反驳一个试试?政治导向错了那可是致命伤!

    校长还想不想当了?

    萧山:“你走!”

    “好的~”江扶月愉快告辞。

    ……

    作为明大的“活招牌”,学术界的“超新星”,未来很可能统治国内科研界绝对权威的“大魔王”,江扶月的一举一动向来备受关注。

    果然,没两天,高校圈、学术圈就传遍了。

    大家心里都有一个共同的疑问:她是受什么刺激了吗?

    徐开青和老彼得作为代表,前来关心:“最近一切都还顺利吧?生活愉不愉快?爱情甜不甜蜜?家人朋友身体都还康健吧?有没有摔跤磕到脑子?做实验的时候有没有穿好防护服?没有吸入致幻气体吧?或者误**神类药物?”

    江扶月面无表情:“说人话。”

    徐开青“哦”了声:“你为什么转工科?”

    又来了……

    江扶月微笑着,第N次重复:“要想富,先修路;要快富,修大路;农村没有路,致富有难度。”

    徐开青:“……”阿伟死了(awsl,啊我死了)!

    老彼得:“月,你在freestyle(即兴说唱)吗?”

    江扶月保持微笑:“需要我再来一段吗?”

    徐开青:告辞!

    两人狼狈离开,碰上等在门口探头探脑的萧山,徐开青:“对不起,劝不了,你另请高明吧!”

    老彼得点头:我也是!

    萧山:“……”天呐!谁能管管江扶月?

    突然,他想到江家父母,或许有用。

    ……

    韩家别墅。

    萧山接过佣人递来的热茶,看了眼坐在对面的江达和韩韵如。

    男的高壮憨厚,一脸纯朴;女人委婉秀雅,风韵犹存。

    江扶月的身高随了父亲,眉眼却像极了母亲。

    专挑优点长!

    啧,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天选”?

    ——萧山心里酸溜溜地想。

    “萧校长亲自跑一趟,是有什么事吗?”韩韵如开口,语气柔和。

    “你们知道江扶月选了新专业和新方向吗?”

    夫妻俩对视一眼,摇头。

    韩韵如:“我们从来不管月月学习上的事,都是她自己拿主意。”

    江达补充:“我们也管不了。”

    萧山:“……”这是不是太诚实了点?

    回应他的是江达一记憨笑。

    “我知道江扶月非常有主见,但是她现在选的这个方向就离谱!你们知道她选了什么吗?”

    夫妻俩再度摇头。

    萧山:“木工程专业公路工程方向,还辅修路面工程、桥梁工程、公路勘察设计……”

    太多专业词汇蹦出来,江达听得晕乎乎。

    韩韵如也似懂非懂。

    萧山:“……综合以上简单点说,就是修路。”

    江达:“修路好啊,要想富,先修路。”

    韩韵如点头:“路好,生意才好。”

    萧山:“?”突然就理解了他们为什么会成为一家人。

    “你们知道江扶月在物理、化学、生物、数学、医学单一学科上的天赋有多高吗?”他不想放弃,还在试图挣扎。

    江达:“不太清楚。”

    韩韵如:“好像知道一点。”

    “……”这父母当得绝了!

    萧山:“我这么说吧,如果江扶月继续在这些领域深入发展,不出十年,国内学术界就会被她强势横扫,而她也将成为人类科学发展史上继达芬奇后第二位真正意义上的全能型科学家!”

    夫妻俩似乎被镇住了,对视一眼。

    萧山心说,这下总该劝劝你们家任性胡闹的闺女了吧?

    然而现实却……

    江达:“如果月月去学修路,难道就不能继续在这些领域深入发展?不能横扫国内学术界?不能成为继达芬奇后第二位真正意义上的全能型科学家?我不信。”

    韩韵如:“既然都‘全能’了,那会修路,会造桥也不能少吧?”

    萧山:“?”对不起,今天这趟不该来的,草率了!

    “诶?萧校长,你怎么就走了?留下来吃个便饭吧?尝尝我的拿手菜!”

    “……”不,我怕再待下去,饭没吃,我就先吐血了。

    萧山多方奔走无果,最后不得不含泪接受。

    但同时也给江扶月出了个难题——

    “鉴于江同学新主修专业与原专业跨度太大,加之辅修专业数量太多,校方从人性化的角度出发,考虑到可能会超出学生本人的实际能力,遂组织相关考试,考察江同学的个人水平……”

    简单点说,就是——要、考、试!

    江扶月:“好啊。”

    萧山:“要不还是算了?”

    女孩儿下巴一抬,高傲地睨着他:“你可以算了,那校董会呢?”

    萧山扶额,满脸懊悔。

    原本他就是说说而已,也不是真的想让江扶月考试,结果不知道哪个混蛋居然直接报到校董会去了。

    萧山骑虎难下,只好硬着头皮答应。

    可又担心把江扶月给得罪了。

    双重压力下,那叫一个煎熬,头发又多掉了几十根。

    江扶月轻哼一声,看着不像生气的样子:“这告诉我们——与人为善,就是与己为善。坑了别人,害了自己。”

    萧山:“……”感觉又被她狠狠内涵到了。

    [大哭]

    ……

    一个星期后,考试开始。

    江扶月选了11个专业,每个专业一套试卷,算下来就是11套试卷。

    由相关专业的教授们亲自出题。

    江扶月纵使再博学,也不可能了解11个专业的所有知识,否则她还学什么?直接牛逼就行了啊!

    然而考试题目又是这个专业的教授出的,可想而知必定与专业知识相关。

    “这不是为难我月姐吗?”

    “据说校董会还放话,让教授们出题别太简单,毕竟做题的人是江扶月。”

    “我靠——校董会太贱了!存心搞事啊?”

    “感觉那群老家伙像在看戏,麻烦多,剧情才能一波三折。”

    “月姐不会失手吧?这可是新专业,一头扎进去肯定抓瞎!”

    “放心,没有什么考试是天才少女拿不下的。”

    “对!你可以永远相信她!”

    ……

    校方给到的考试安排是三天,平均每天考三到四科。

    “太麻烦了,”江扶月坐在空旷的考场,“所有科目今天一起搞定。”

    “……啊?”监考老师怔愣十秒才发出灵魂一啊。

    江扶月:“不行吗?”

    “……我马上去取其他试卷!”

    就这样,从上午八点到下午两点,江扶月以每半个钟头干掉一套试卷的速度结束了全部考试。

    出来之后,还去食堂吃了个饭。

    “这速度……刀架在我脖子上都不信!”

    “来人啊!把我杀了给月姐庆祝。”

    “听说校董会那群老头正捶胸顿足。”

    “甭管正确率如何,这气势月姐拿捏得妥妥的!”

    “虽然不可能,但我还是想问:她提前看过答案吗?”

    “只有我们想不到,没有月姐做不到。”

    ……

    第二天成绩出来。

    11张试卷,张张满分。

    全校老师默了。

    校董会哑了。

    萧山直接傻眼。

    就一个星期?她啃完了11个专业的相关知识?

    萧山:“你外星人附体啊?!”

    江扶月挑眉:“谁告诉你要全部吃透才能参加考试?”

    “那不然?”

    “抓重点,再疯狂刷题。”

    “刷什么题?”

    “当然是这些专业过去几年所有专业课程的期末考试题啊。”

    “你刷了多少套?”

    “加起来总共……172套吧。”

    萧山:“!”她是魔鬼吗?

    “哦,对了,还有考前押题。”

    别人押的准不准,江扶月不知道,反正她押的百分之九十五都是准的。

    “所以萧校长,我的转专业申请现在可以通过了吗?”

    萧山:他敢不给她过吗?

    至此,江扶月成为大三土木工程专业(公路工程方向)的新生。

    就、很奇幻!

    接下来两个月,江扶月按时上课,从不缺席。

    所以,大家在学校看见她的频率陡然暴增。

    有人说:“月神不是在上课,就是在换班级上课的路上。”

    11个专业,假设每个专业开设5门专业必修课,那加起来就是55门不同的课程。

    而这些,江扶月都要去!

    如果两门课时间撞了,她一般会选择一边听一半。

    如果三门课撞了,那就三门课程各自分配四分之一的时间,加起来就是四分之三,剩下四分之一是用来换教室的。

    “就、很强!”

    “月姐是哪吒变的吧?三头六臂!”

    “人类高质量学霸从此有了原型。”

    “以后没有学过十个以上专业的,都别以‘天才’自居。真正的天才能扛十一个。”

    “现在天才也开始内卷了吗?”

    “我心里有句cnmdnbsl(草泥马的牛哔死了)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

    然而,江扶月也不是一直都保持这个上课频率。

    两个星期后,当她摸清楚老师的上课规律,并预判了每个专业的教学进度,江扶月开始结合自身具体情况,做减法。

    怎么减?

    首先,测量学、画法几何、工程制图、计算机基础这四个专业都与“计算机制图”有关。

    她可以对照教材,自己在电脑上练习,而且比教授上课的进度快了十倍不止。

    所以,这四个专业的课不用去了。

    接着,桥梁工程和桥涵水文专业知识有重复的地方,只听一门即可,江扶月选了桥涵水文。

    原因是:桥涵水文除了桥梁工程之外,还囊括了水力学的知识。

    范围更广。

    如此一来,水力学的课也可以不去了。

    最后只剩公路勘察设计、路面工程、钢筋混凝土这三个。

    江扶月也只在去工地现场教学的时候,才会出勤。

    她发现实际操作和书本理论还是有很大差距,有时,面对突发情况,理论不一定有用,还得靠经验!

    这种时候,老工人的价值就突显出来了。

    江扶月开始自己跑工地,跟这些老师傅打交道,边听边学,作为回报,她每次去都会请他们吃午饭。

    在这之余空出来的时间,江扶月则全部用来自学。

    进度远远甩开课堂。

    反正,教授还在解释测量学相关专业名词概念的时候,江扶月就已经开始使用水准仪、经纬仪、全站仪、RTK上手操作了。

    除此之外,江扶月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