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907章 有人吃醋,考证狂魔

第907章 有人吃醋,考证狂魔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众所周知,土木工程有“两难”——

    脱单难,考证难。

    据不完全统计,工程类专业经国家承认的证书就有几十个。

    什么注册结构师、注册建筑师、注册岩土工程师、注册造价师、注册咨询师、注册消防工程师等等。

    考试难度各不相同,含金量也有高有低。

    江扶月一边学习,一边准备考证。

    主修的公路工程专业,她一口气啃完了18门专业必修课的教材。

    这还要感谢大四同专业的学长学姐,书都是他们送来的。

    江扶月总结了一下,公路工程大体可以分为四个方面。

    路基,路面,桥涵,以及沿线设施。

    路基主要是土石方工程,挡墙、护坡工程,排水沟等。

    路面包括路面底基层、基层和面层,比如泥结碎石路面、泥结砾石路面、沥青路面和水泥路面等。

    桥涵就是桥梁和涵洞。

    沿线设施比如安全防护设施,标志、标线、绿化。

    从这四方面入手,江扶月制定了严格的学习计划,以此达到齐头并进的效果。

    这些都学完以后,再深入就是——

    理论力学、结构力学、材料力学、弹性力学。

    好在,这些偏理论的东西她有基础,所以学起来事半功倍。

    除此之外,江扶月还自学了公路工程设计软件、桥梁工程设计软件和造价预算软件。

    都是实际操作中经常用到的东西。

    她把时间填得满满当当,每分每秒都无比充实。

    但却苦了某人。

    “月月,晚上我来接你去公寓?”

    “不了,明天还要上课。”

    一声叹息,“……那你早点睡,我先挂了。”

    “等等!”

    “嗯?”

    江扶月:“后天,我没课。”

    谢定渊整个人都兴奋了:“好!”

    ……

    两天转眼即逝。

    谢定渊早早开车来到学校门口,接了江扶月,两人回到公寓。

    一进门,她就往书房钻。

    谢定渊提议:“晚餐一起下厨?”

    江扶月:“点外卖吧。”

    吃完她好继续学习。

    谢定渊只好听她的。

    吃过晚餐,江扶月把打包盒收到垃圾桶里,又擦了桌子,这才满意地点点头。

    见她又要去书房,谢定渊把人叫住:“不急这一两分钟,休息一会儿再学。”

    “好。”江扶月听了,开始绕着客厅散步。

    两分钟后,“我去书房了。”

    谢定渊无奈:“你还真卡在两分钟啊?”

    江扶月:“不是你说的吗?”

    “……”他竟无言以对。

    【女朋友太爱学习了怎么办?】

    江扶月进去之后,谢定渊坐在沙发上,拿出手机,点开某乎,郁闷之下打出这个标题。

    没几分钟,就有了回复——

    1L:学习是谁?

    2L:兄弟,你在高级凡尔赛吗?我特么可太羡慕你了!女朋友整天管东管西,我都要疯了!我恨不得她能沉迷学习无法自拔,然后把我忘记,随便我打游戏、聚会、吃宵夜,想想都美滋滋。

    3L:哥们儿,别身在福中不知福,我女朋友要是像你女朋友这么上进,信男愿折寿三年,阿门~

    ……

    12L:现在不比谁的女朋友漂亮,开始比勤奋了是吧?要不要这么内卷啊?

    ……

    27L:女朋友学习能力强也有好处,比如你们可以解锁新姿势,啊呸,知识,说错了嘿嘿!

    28L:楼上万年lsp(老色胚)吧?

    ……

    谢定渊翻了几页,全是调侃的,一点都不正经。

    突然,他目光一顿,看着其中某条评论——

    【那就让你自己变得比学习更有魅力】

    看完,他陷入沉思。

    然后——

    谢定渊认输了。

    他怎么可能比学习更有魅力呢?

    不愧是科学家,这觉悟妥妥的。

    ……

    十一点,江扶月完成所有计划安排,结束今天的学习。

    谢定渊:“完了?”

    “嗯。”

    “喝杯牛奶再去洗澡。”

    “好。”

    洗完澡,江扶月做完基础护肤之后,掀开被子,躺到谢定渊身边。

    这是她一天中最放松的时候。

    谢定渊:“累不累?”

    她轻轻摇头。

    “为什么突然想学土木工程?”

    江扶月平躺着,灯光下,她眼里仿佛倒映出星光,璀璨闪耀:“不是突然,是一直都想学。”

    “学了之后呢?”

    她眼前一亮:“修路!”

    多浮要想与华夏接轨,走向世界,路桥问题必须解决,否则那就是个无人问津的孤岛。

    “谢定渊!”江扶月突然叫他名字。

    “嗯?”

    “等空闲了,我们去多浮岛旅游吧?”

    “多浮?”男人有些诧异,“怎么想去那里?”

    “不能去吗?”

    “咳!也不是……可能条件比较艰苦,岛上连最基本的供水用电都没解决。”

    江扶月挑眉:“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

    谢定渊:“我去过。”

    她有些惊讶:“什么时候?”

    “大概五年前,我去那边采集豪勋爵岛竹节虫标本。”

    江扶月突然坐起来,直勾勾看着他。

    谢定渊一脸莫名。

    “你觉得多浮岛怎么样?”

    他想了半晌,缓缓吐出两个字:“……原始。”

    这还是比较委婉的说法。

    不客气点,就是贫穷、落后、保守。

    “我想把路和桥修到多浮去,你觉得可行吗?”

    她眼里有两簇火苗在燃烧。

    谢定渊知道她没有开玩笑。

    “可行。”只要你想做,就没有什么做不到。

    江扶月笑着倒在他怀里,伸手掐了一下男人的脸:“阿渊,你真可爱!”

    无条件相信她。

    男人脸红了。

    不知道是掐红的,还是羞红的。

    “咳……你还不困吗?”

    “不困啊。”江扶月光顾着笑了,脱口而出。

    男人眸色一深,嗓音低哑:“那我们做点别的……”

    一小时后。

    江扶月:“你混蛋!”说好了两次的。

    谢定渊:“……你不是不困吗?”

    江扶月:“我现在困了,很困,特别困。”

    谢定渊:“说话声音中气十足,不像。”

    江扶月:“你——”

    一声闷哼逸出喉咙:“乖,夹好。”

    尽管昨晚运动量巨大,浑身像拆了重新装过一样,但第二天江扶月还是挣扎着爬起来。

    谢定渊也醒了,长臂一伸把人揽回来:“再睡会儿。”

    “不行,今天有课。”

    “我知道。你三四节有课,再睡十分钟,我开车送你去,保证不会迟到。”

    江扶月一顿:“你怎么知道我三四节有课?”

    “课表是个好东西。”

    “我怎么不记得有给过你课表呢?从哪儿搞来的?”

    “想知道还不容易?”

    江扶月眼珠一转,还真想不出来。

    首先她不用课表,所有课程排期都在脑子里。

    其次就算有人能读取她的大脑信息,这个课表上的有些课她也不一定去。

    “所以,你是怎么精准得知我的实际上课情况?”

    谢定渊搂着她,笑而不语。

    “说说嘛……”江扶月把头凑过去,靠在他肩上蹭了蹭。

    这一撒娇,谁受得了?

    谢定渊:“真想知道?”

    “废话!不然我问假的啊?”

    “那你亲我一下。”

    “嘶!你敲诈啊?”

    “这就算敲诈了?那更狠的叫什么?”

    江扶月:“……”

    “……好了,亲完了,说吧。”

    “我怎么没感觉到呢?你真的亲了吗?”

    “亲了啊!我警告你,别耍赖。”

    谢定渊正色:“我是那种人?算了,既然你不愿意亲,那换成我亲你吧。”

    说得好像他还挺亏。

    “唔——”

    两分钟后,男人退开。

    江扶月喘息不定地倒在床上,双颊绯红。

    被子下,她踹了谢定渊一脚——

    “亲也亲了,现在可以说了吧?”

    “你就这么好奇?”他哭笑不得。

    “我这叫科学的探究精神,懂?”

    男人嘴角微抽,“很简单,只要我约你,你没答应的时间段,都是在上课。”

    江扶月眨眼:“……你有约过这么多次吗?”居然都排查透了。

    “不然?”

    “……哦。”

    “你就没点想说的?”

    江扶月目光微闪:“说什么?”

    “比如,为了学习冷落男朋友,你觉得非常抱歉;再比如,忙于学习,无心恋爱,你决定要给可怜的男朋友一点实际补偿,这样,或者这样……”

    “诶!你手往哪儿放?”

    “咳——我这不是在举例说明嘛?”

    “你不是在举例,你是在演示。前者动嘴,后者动手。”

    谢定渊:“都一样……”

    反正他嘴也动了,手也动了。

    “十分钟到了,我要起床!”

    这些谢定渊没再捣乱。

    两人洗漱好,从公寓出发,谢定渊开车送她到校门口。

    下车之前,没忘记把早饭递过去:“慢点跑,慢点吃,距离上课还有十分钟,时间刚好。”

    “……哦。”

    最后,江扶月赶在上课铃响起前最后一秒,咽下最后一口早餐。

    她想,如果谢定渊也喜欢踩点的话,那一定高手中的高手,一秒都不会算漏那种。

    可惜,他做什么都习惯提前。

    注定与踩点的快乐无缘。

    但她好像忘了,谢定渊在放她下床这件事上,从来没有“提前”过。

    至于“踩点的快乐”,他也是感受到的,不过这种快乐了并不来源于“踩点”本身,而是来源于——

    江扶月踩点,他快乐了。

    至于具体是什么样的快乐……

    言情小说作者写了就会被屏蔽的那种。

    懂了吗?

    ……

    三月初,江扶月参加了二级建造师考试。

    总共考三门,是工程专业最基础的证书。

    难度不大,所以轻松拿下。

    同月,她又参加了二级造价师考试,两门,难度同样不高,有工作年限要求,但并不严格。

    江扶月的工地实习经历可用,所以资格审查的时候轻松通过。

    三月底继续考注册安全工程师。

    难度一般,但要背的东西很多,不过这点难不倒江扶月。

    四本备考工具书,她翻完一遍之后,基本就能记个七八分。

    再重点记忆一次,四本书的内容就拓印到脑子里了。

    也是轻松搞定,还提前了一个小时交卷。

    转眼来到四月。

    天气渐渐暖和,春意也越来越浓。

    江扶月继续在考证的路上狂奔。

    先是考了监理工程师,接着又对咨询工程师下手了。

    其中咨询工程师考四门,计算特别多,考过监理、一建、造价可以免考两门,但是这三证她上个月刚考,还没出成绩,所以免考就别想了,还是老老实实该考几门考几门吧!

    不过对江扶月来说,免不免试问题都不大。

    毕竟,考一门和考一百门,都叫考试。

    而江扶月最不怕的就是考试。

    五月,她报名一级建造师,作为对建设工程行业的一种执业资格认定,还被作为担任大型工程项目经理的前提条件,每年报考人数过百万。

    分10个类别:建筑工程、公路工程、铁路工程、民航机场工程、港口与航道工程、水利水电工程、市政公用工程、通信与广电工程、矿业工程、机电工程。

    每个类别之下又设4个科目,要求参加全部4个科目考试的人员必须在连续两个考试年度内通过全部科目。

    全国统一大纲、统一命题、统一组织。

    江扶月一口气报了前5类,即建筑工程、公路工程、铁路工程、民航机场工程、港口与航道工程。

    剩下那5类没报是因为系统无法识别一人同时报多科。

    资格认定现场,工作人员当时就惊呆了:“你你你你……确定要报考5个类别?!”

    江扶月:“不是的,如果可以我想把10类全部报了,一次考完,这样比较省事。”

    工作人员:“?”我没睡醒?还在做梦?

    江扶月追问:“可以吗?”

    “我去请示一下领导!”

    “好。”江扶月原地等候。

    五分钟后,那名工作人员回来了,还带着一个年纪较大类似领导的人。

    再度向江扶月确认:“你要报考所有类别?”

    “不行吗?”

    “也、不是不行,就……”从来没遇到过这种情况啊!

    “我先看一下系统能不能报。”

    江扶月:“我试过了的,最多只能一次报5类,你们人工操作能不能改成10类?”

    最后——

    还是只能报5类,不能再多。

    工作人员:“这个考试下半年还会有一次,你到时候再来考剩下的5个类别?”

    江扶月勉为其难同意了:“那好吧。”

    听语气,她还挺遗憾的。

    工作人员:“……”这就是学神兼考霸的烦恼吗?

    ------题外话------

    这些证书很多都对工作年限有严格要求,这里默认没有哈,大家不用太较真,一切为了剧情服务~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