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908章 中考佳绩,正式定居

第908章 中考佳绩,正式定居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六月,考证成绩陆续出来。

    江扶月通过了二级建造师,二级造价师,注册安全工程师,监理工程师,咨询工程师,一级建造师。

    消息传到网上——

    【牛掰我月姐!】

    【不到半年,六个证,还包括一级建造师在内,跪了跪了】

    【我就想知道,还有什么是月神不会的吗?】

    【大家不觉得奇怪吗?月姐为什么要考这些证?这些都是工程施工用的】

    【别问为什么,问就是玩儿】

    【日子太无聊,学点新东西呗!还能为什么?难不成月姐真要去工地干活啊?人家是高科技人才】

    【突然有点同情谢教授,女朋友太优秀了,压力山大】

    【人家谢教授也很牛X的好不好?只是太低调了】

    【一人血书求月姐出本《考证秘籍》】

    【工程人看得眼泪口水一起流下来】

    【同是工程人,我学了四年还不如月姐一个刚转专业的,突然有点怀疑人生】

    【实不相瞒,我到现在咨询工程师的考试还没过,一级建造师想都不敢想】

    ……

    萧山看着面前一堆证书,表情麻木。

    他错了。

    不该怀疑江扶月的智商,更不该在她转专业的路上设障,因为——

    打脸挺疼的。

    六月份还有一件大事:江小弟中考!

    开年之后他人就到了帝都,目的是为提前适应这边的教学节奏和生活方式。

    但学籍还是保留在临淮,等高一开学再正式转过来。

    所以,中考江小弟是要回临淮考的。

    为此江达和韩韵如推迟了新店开张的时间,就是为了能心无旁骛地照顾儿子。

    考试三天,江达和韩韵如到场陪考。

    结束之后,“感觉如何?”

    江沉星如实回答:“应该还行吧。”

    七月中旬,中考成绩出来。

    江沉星口中的“还行”是总分723,全市第31名。

    高出一模二模整整三十分,算超常发挥了。

    “可以啊儿子。”江达老怀欣慰,难得一次没嫌弃他。

    有女儿珠玉在前,他平时多数时候,都处于喝了“旺崽牛奶”的状态。

    如今,冷不丁来这么一下,他好像突然get到儿子的优点了。

    韩韵如也非常开心。

    韩启山送了亲亲外孙砸全套的电子产品当做奖励,什么新手机、新平板、新电脑、运动手表等等,林林总总加起来十几件呢。

    时青栀送的是限量款球鞋。

    “我问过阿廷了,他说男孩子就喜欢这个。”

    所以,她一口气托朋友在国外弄了二十几双,理由是——

    “方便换着穿。”

    韩家三个舅舅也各有表示。

    其中韩恒的礼物最特别——

    他送了江沉星一首原创歌!

    当然作词作曲不是他,“版权我已经买下来了,你应该会喜欢的。”

    江沉星听完,确实非常喜欢。

    吴前早就铺好了路要送他出道,如今万事俱备,就差一首有爆红潜质的代表作。

    江沉星擅长唱跳,会rap,以及多种乐器,可以说是全能ACE。

    如今偶像爱豆市场更迭快,竞争大,要想高起点出道,最好是能一炮而红。

    后续只要稳定住流量,就能保持热度。

    然而好歌可遇不可求,吴前投入了大量的时间和金钱在培养原创班底上,却始终不见效果。

    一天拿不出好歌,江沉星的出道计划就一天无法实现。

    韩恒作为圈内人,浸淫多年,平时虽然像个憨包,但在这些方面还是极其敏感的。

    他察觉到了江沉星的窘境,所以才托朋友写了这首歌,并买下版权送给他。

    “谢谢小舅。”

    韩恒摸摸他的头:“应该的,毕竟,你也算继承我的衣钵了!”

    最高兴的当属吴前,一分不花白得一首好歌。

    “沉星,我们明天就进棚开录,争取下个月把专辑做出来!”

    然后,爆火出道!

    ……

    这个月双喜临门,除了江小弟中考取得好成绩外,韩韵如和江达也要搬去新家了。

    除夕之后,夫妻俩返回临淮,处理完收尾工作,就正式搬来了帝都。

    在这之前,江扶月已经全款购入了一幢四季华城的独栋别墅。

    由于装修没弄完,江达和韩韵如这段时间还是住在韩家。

    原本老爷子的意思:“都是一家人,何必搬出去呢?这么大的地方还装不下你们两口子吗?”

    韩启山私心是希望女儿和女婿能跟他一起住的。

    可韩韵如和江达要开店,进出实在不方便,加上四季华城距离韩家仅十来分钟车程,老爷子想了想,还是同意了。

    韩慎:“换成爸以前那个狗脾气,肯定要冲你吼。这两年,可能是月月陪在身边,他那些坏毛病改掉不少,已经开始敌不动我不动,学着修身养性了。”

    韩韵如:“那挺好。”

    ……

    搬家那天,全家出动暖房,谢定渊也带着礼物到场。

    “一点心意。”

    江达:“你太客气了,都是自家人。”

    一声“自家人”让谢定渊一整天眉眼都是放松而惬意的。

    上午十点,先煮包心汤圆,寓意团团圆圆。

    有芝麻花生和红豆流心两种馅儿,都是韩韵如自己调的。

    她做甜食很有一手,经营起来的甜品加工厂留在了临淮,方便利用当地的廉价劳动力,但市场却覆盖到帝都这边。

    她还亲自跑卖场,跑零售商,跟人谈合同,一点也没闲着。

    江达原话:我媳妇儿可不是煮饭婆,是妥妥的美女总裁!

    吃过汤圆,江扶月带谢定渊参观新家。

    “怎么样?我选的。”

    他敢说不好吗?

    “有眼光。”

    别墅总共五层,地下两层,地上三层,有前后两个花园,五个大小露台。

    花园里的花才种下,还没长起来,还好草坪铺满了,不至于光秃秃的。

    谢定渊轻叹一声。

    江扶月:“干嘛呢?好好的叹什么气?”

    “我来的时候,看了一下前后左右。”

    “然后?”

    “没有未出售的新别墅了,看来离你更近一点的愿望暂时无法实现。”

    “怎么?你还想像御天华府那样两家挨在一起啊?”

    “想啊!为什么不想?”奈何现实条件不允许。

    江扶月嘴角一抽。

    男人凑到她耳边:“方便我近水楼台。”

    先得月。

    “咦惹——”恰好韩廷和江沉星晃到这边,见状,立马伸手捂眼睛。

    韩廷:“姐夫好黏。”

    江沉星:“那肯定是因为姐姐太好看。”

    让平时那么高冷的人都把持不住了。

    韩廷:“……”你敢不敢再姐控一点?!

    江小弟抿唇偷笑:“我姐魅力一百昏~”

    “……”哦,他真敢。

    午饭由江达掌勺,那是顶顶讲究跟丰盛,色香味俱全,视觉和味蕾的双重盛宴。

    反正韩廷差点撑到吐。

    “我的妈呀,小姑父做饭也太好吃了叭!”

    韩恒塞了块排骨进嘴里,一边嚼,一边轻哼:“你当人家网红餐厅白开的?”

    “好、好像是哈。”韩廷战术性挠头。

    被夸的江达反倒不好意思了:“都是家常菜,用的普通食材,喜欢就多吃点。”

    “好嘞~”韩廷一点都不客气。

    他想,如果小姑和小姑父能够跟他们一起住的话,那岂不是每天都能吃到这么好吃的菜?

    唉,都怪爷爷,没把人留住。

    韩启山:“阿嚏——谁在骂我?”

    韩廷心虚地埋头刨饭。

    吃完,江达和韩韵如收拾碗筷餐桌,江扶月和江沉星也去厨房帮忙。

    谢定渊坐在沙发上,一边跟老爷子和韩家三个舅舅聊天,一边忍不住朝厨房张望。

    “咳!”韩启山轻咳。

    谢定渊淡定地收回视线,结果没一会儿又飘过去了。

    韩慎和韩恪对视一眼。

    这就是恋爱的酸臭味?

    韩恒一向心大,倒是没注意谢定渊的眼神。

    “吃水果。”江小弟从厨房出来,把一个削好的果盘放到茶几上。

    “沉星。”

    “嗯?大舅你叫我?”

    韩慎:“有只呆鹅落到咱们家了。”

    “呆、鹅?”江小弟两眼一懵,。

    韩恒突然抬头:“有鹅?在哪里?能吃吗?要不宰了晚上做成烧鹅吧?”

    众人:“……”

    谢定渊:“咳!我去厨房看看。”

    说完,起身离开。

    韩慎叹了口气:“呆鹅飞走了……”

    这下江小弟懂了,忍不住偷笑。

    韩恒仍旧不在状态:“往哪儿飞了?我怎么没看见呢?”

    “……”

    “老大,你指我一下啊,我去抓,保证一抓一个准!”说着,开始撸袖子。

    韩慎扶额:“老三,有时候我会很怀疑,你这个智商是怎么在娱乐圈混到今天这个地位的?”

    韩恒还真就认真思考了一下这个问题:“……可能我比较欧?你没看营销号都说我是欧皇本皇吗?不要太羡慕哟~”

    韩慎:“……”对不起,你是傻驴,我的错。

    下午,一家人围在一起打麻将。

    “月月,你来。”韩慎点名。

    “别……我还有事没做完,一会儿要去书房。”

    韩恪:“那让谢定渊替你玩儿,反正你俩都一样。”

    江扶月表情怪异,眼神略复杂:“大舅,二舅,你们确定?”

    “当然!也让我们赢点你们小辈的钱啊?”

    “就是!”

    江扶月点头:“行,那谢定渊替我玩儿。”

    男人从善如流地落座,顺道还给了她一个放心的眼神。

    一小时后,江扶月从书房出来,准备去倒杯水喝。

    走到客厅发现除了麻将碰撞的声音之外,牌桌上竟然悄无声息,都没人开口讲话吗?

    走近一看,好家伙,韩恒已经输趴下了,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韩慎和韩恪还在苦苦支撑,可惜,败局已定。

    只有谢定渊,一个人稳坐钓鱼台,赢得盆满钵满。

    韩廷小声问江扶月:“姐夫会算牌吗?”

    “什么叫算牌?”

    “就是把所有牌记住,谁打过什么,手里还剩什么,哪方胡哪张他心里都知道。”

    “那应该是会算。”

    韩廷一脸震惊。

    江扶月:“这很难吗?”

    韩廷:“?”

    “不难吧,我也会的。”

    韩廷:“??”

    这时,江小弟也突然开口:“我也会呀~”

    然后一个灵魂反问:“廷哥,你不会吗?”

    韩廷:“???”Hello?你们是魔鬼吗?

    单纯少年一颗心被扎得千疮百孔——别拦我,我要回农村,特么套路太深了!

    同样郁闷的还有韩恒。

    虽然韩慎和韩恪也输了,可没他输得多啊。

    “三万——”

    谢定渊:“碰。”

    韩恒:“七万。”

    “再碰。”

    韩恒:“?你是存心跟我过不去吧?”

    谢定渊:“凑巧而已。”

    韩恒:“一筒!我不信你还要碰。”

    谢定渊:“不碰了。”

    笑容刚爬上嘴角,然而下一秒——

    谢定渊:“胡了。”

    韩恒:“?你碰三万七万,胡一筒?什么玩意儿?”

    谢定渊:“一四七筒,刚好。”

    “……”

    韩慎:“感谢老三,救我于危难。”

    牌面一倒,全是零散的一四七筒。

    再看韩恪,也有两个四筒。

    敢情大家都有炮在手,结果被他一个人给点了?

    韩恒:“不玩儿了!没意思!”

    韩慎和韩恪立马附和,小赌怡情,大赌伤身,差不多得了。

    谢定渊也没意见。

    四人局就此散场。

    某人揣着钱高高兴兴找江扶月分赃去了。

    这场牌局下来,韩家三兄弟暗暗发誓,以后逢年过节都不会再让谢定渊上桌了。

    ……

    搬新家本来是件值得开心的事,但这个消息不知被谁传到江家老太太邱淑芬耳中。

    “好啊!老大一家现在发达了,连祖宗姓什么都忘了,一声招呼都不打就搬去帝都,他有把我这个亲妈放在眼里吗?”

    “好好的临淮说不待就不待,被个女人牵着鼻子走,我看以后他连姓什么都忘了!”

    骂声充斥整个屋子,老的无能狂怒,小的不敢开腔。

    等老太太发泄得差不多了,江琴眼珠一转:“妈,我可听说大哥大嫂在帝都买了大别墅呢!啧啧,帝都什么房价啊?那可是全国第一,听说一平方抵咱们这儿一个小门面呢,而且还是别墅,那肯定更贵,这得多少钱啊?”

    邱淑芬一愣:“这、这么贵吗?”

    “当然!那可是皇城脚下,据说一些好地段有钱都买不到。”

    “肯定是韩韵如撺掇的!这个败家娘们儿!老三,你现在立刻给你大哥打电话,让他马上滚回来!”

    江腾诶了声:“马上就打!”

    当晚,江达就接到了亲弟弟的电话……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