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911章 解决江家,喜讯传来

第911章 解决江家,喜讯传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也不必再去征求月月的意见,现在是我不同意!”一字一句,掷地有声。

    老太太瞪大眼:“你、是不是疯了?凭什么不同意?”

    “就凭别墅是我女儿买的,江记私房菜是我一手创立的,我不给,你们难道还想抢吗?”

    老太太突然发现大儿子看她的眼神变了,不再是以前的包容忍让,或者平静淡漠,如今里面充满了恨与怨,还有一种即将快刀斩乱麻的绝决!

    有什么东西正在土崩瓦解,即将失去的危机感与恐慌攥紧了她的心脏。

    “江达!我是你亲妈啊!生你养你!你就是这么报答我的吗?!”老太太浑身战栗。

    越恐慌,就越愤怒;越愤怒,就越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江达笑了,眼眶发红,可里面没有动容,没有泪光,只剩冰冷——

    “如果对你的报答是建立在让弟妹疯狂吸血的基础上,那我宁愿不被生下来,不要有你这样的妈!”

    “十年学徒工,我挣的所有钱全部寄回家里,扪心自问,到底是谁养谁?”

    “是,你生了我,生恩大如天,可我也用半辈子的忍气吞声来回报了!”

    甚至委屈阿如,明明受尽白眼与不公,却还要大度忍让。

    江达:“你的恩,我还完了,从今往后,我们断绝关系!你就当没生过我这个儿子,我也当没你这个妈!各自安好,老死不相往来!”

    说完,眼泪滚下来,却没有半点要收回这番话的意思。

    纵使他懦弱,他卑微,可一旦下定决心,他又是最坚固,最绝决的那个!

    老太太浑身一震,指着江达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你……你……这个不孝子!”

    那一刻,邱淑芬害怕了。

    她知道,江达再也忍不下去,她要彻底失去这个儿子了。

    “当然,法律上的责任我还是会负,以后江华和江腾他们给你多少赡养费,我就给多少。一分不少,但一毛也不会多。”

    江达说完,牵起韩韵如就要离开。

    江腾冲上去就是一拳:“你怎么能这么跟妈说话?江达,你就不怕天打雷劈吗?!”

    他的震惊不比老太太少,甚至还多了一层心虚。

    等反应过来,种种情绪又都化成愤怒。

    试想一个原本被你踩在脚下欺负的人,突然有一天学会反抗了,不仅不给踩了,还要把你掀翻,能不恼羞成怒吗?

    所以,这一拳江腾用尽全力,既是泄愤,也是挽尊。

    江达虽然躲了,但并没有完全躲开,下巴还是挨了一记。

    但他也不傻,就这么平白无故让人揍,当即回敬江腾一拳。

    后者体格不如他,轻轻一下,就被撂翻在地。

    江达走过去,居高临下打量起这个最小的弟弟:“江腾,你没有资格指责我。当年,妈用存款给你买了婚房,你以为我不知道吗?”

    老太太本身没有工作,所以哪来的存款?

    还不是江达这些年寄回来的。

    江腾瞳孔一缩:“你……知道?!”

    “往家里寄了多少钱,我都有数,除去必要的生活开支,能剩多少也一清二楚,我凭什么不知道?”

    江腾:可你没说啊!

    江达:“我拿你当弟弟,所以心甘情愿吃这个闷亏,看你春风得意,婚姻幸福,当哥哥的既满足,又欣慰。只是如今看来,千辛万苦原来养了头白眼儿狼。”

    “你胡说!钱明明是妈给我的!”

    “那妈的钱又从哪里来,你想过吗?

    江腾不说话了。

    当时江华还没毕业,不能赚钱;而江腾自己更是游手好闲,不思进取;整个家里有能力赚钱的只剩江达!

    每天泡在后厨,颠勺、颠锅、洗碗、备菜,大冬天一双手泡在冷水里,起了冻疮还要坚持到岗。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那是江达的血汗钱!

    起初,邱淑芬是这样承诺他的:“老大啊,你的钱妈都给你存着呢,以后娶媳妇儿的时候妈再一次性拿出来给你。”

    江达信了。

    干脆把所有存款都交给她保管。

    当时的想法也很简单——亲妈总不能害他吧?

    然而,真正到了他和韩韵如结婚的时候,这笔钱却再也没出现过。

    此时想起,他并不觉得有多伤心,可能这些年早就习惯了被亲妈薄待,不抱希望,也就不会失望了。

    他只觉得对不起韩韵如,因为他的退让,她也跟着憋屈。

    江腾摸了摸嘴角,呸的一声吐出一口血沫。

    “陈年旧账,现在来算,呵……大哥,你也就只有这点儿格局了!”

    江达:“你有格局,那你主动把这笔钱还给我啊?”

    江腾:“……”

    江琴见两人之间的气氛又开始紧张起来,生怕再大打出手:

    “大哥你别在意,老三一直都是这样,横冲直撞,口无遮拦……但你也不是一点错都没有,老黄历了还翻它做什么?再说也没几个钱,你现在日进斗金,不差这点。”

    话虽如此,但江琴心里还是有点泛酸。

    三哥的婚房居然是妈拿的钱!

    当初她想让妈出首付,给她按揭一套小房子作为婚前财产,她都不肯呢!

    好在给她置办的嫁妆还算丰厚……

    江琴继续:“而且,你怎么能对妈说出断绝关系这种话?她是咱们亲妈,就、就算偏心了点,那也……”

    “小妹,你的嫁妆很丰厚。”

    “……什么?”江琴一头雾水。

    老太太却面色煞白。

    江达面无表情:“那是用你嫂子的项链和耳坠换的。”

    “怎么可能?!”江琴厉声反驳,“那是妈出的钱!再说,大嫂怎么可能有值钱的首饰?大哥我看你是狗急跳墙,逮谁咬谁!”

    江达抬眼,没什么感情地看向邱淑芬:“妈,你敢说实话吗?”

    “我……”老太太慌了。

    这个反应已经说明太多。

    江琴摇头:“不……不可能……”

    “是真的,”韩韵如这个当事人缓缓开口,“我被救下的时候耳坠和项链都还在,这点警方的出警录像可以证明,我去查过……”

    但等她在江家醒过来的时候,耳坠和项链都没了。

    被谁拿走不言而喻。

    念在老太太当初的救命之恩,这些年韩韵如只字不提,连江达都没说。

    只是那副耳坠是已故外祖母送给她的最后一件生日礼物,恢复记忆之后,韩韵如一直想找回来。

    终于在一年前,从一个网上当铺里看见,她立马找到当铺老板,这才知道邱淑芬拿着这对耳坠当了二十万,项链当了十万,且都是死当。

    赎回是不可能了,只能以更高的价格购买。

    好在韩韵如也不缺钱,花了一百万将两件首饰拿下。

    但账户资金出现这么大的流动,江达不可能不知道,细问之下,韩韵如这才对他坦白。

    看着江琴难以置信又尴尬窘迫的样子,韩韵如没有同情,只觉得解气!

    作为既得利益者,江琴根本没有任何资格站在道德制高点批判江达!

    这一家人啊,真是可笑又无耻。

    “过去的,就算了,我不跟你们计较,你们也别再上赶着找事,”江达神情一怆,“我们这辈子,就这样吧……”

    当有血缘关系的陌生人。

    说完,他紧紧攥住韩韵如的手,“走,我们回家。”

    从此,有她、有女儿、有儿子的地方才是家。

    韩韵如笑了,“好。”

    当天下午,夫妻二人返回帝都。

    航班降落那一刻,江达如释重负,浑身轻松。

    “早该这样了,怪我优柔寡断,犹豫不决。”

    韩韵如:“现在也不晚。”

    “老婆,你是不是对我很失望?”

    “有过。”韩韵如实话实说。

    “以后,我都听你的!”

    “难道以前不是这样吗?”

    “嘿嘿……是,是这样。”

    江达事事都听她的,可韩韵如从来没在老太太的事上对他提过任何要求。

    可能这就是夫妻?

    你尊重我,我包容你。

    没有绝对的称心如意,但都愿意为了对方妥协退让,在漫漫余生中彼此磨合。

    这样的爱情和婚姻,已经是少数。

    而像江扶月和谢定渊那样的绝对信任与坦诚,更是可遇不可求。

    ……

    临淮的事处理完,接下来江达和韩韵如把全部重心都放在了新店上。

    6月28日,诸事皆宜。

    一阵喜庆欢腾的鞭炮声中,江记私房菜馆正式开张!

    还是原来的装修风格,但细节根据帝都的特色进行了较大的改动,处处都透着“刚来贵地,请多关照”的小心机。

    比如,故宫文创的杯盘碗碟,颐和园造型的雕刻摆件,雕龙画凤的古典屏风……

    除此之外,菜品也根据帝都人的口味和餐饮习惯进行了调整。

    江达还自创了几道帝都菜,开业第一天就广受好评,迅速成为店里特色。

    曹三胖、曹满福、曹大壮等人也是原班人马。

    网上戏称他们为“厨师天团”,三胖叔当仁不让的C位。

    【那江叔呢?】

    【天团的憨憨经纪人?】

    【江叔:你礼貌吗?】

    ……

    曹豆还是负责网络运营,不仅自己写文案、投广告、做推广,还知道向吴前那边借资源。

    “嘿嘿……吴哥,咱们可是一家人,利益终点一致,您帮帮忙呗?”

    吴前:“行啊你,越来越上道了。”

    曹豆:“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谁带出来的!”

    吴前听得美滋滋,大方借出一个策划团队和一个直播团队。

    所以开业当天,现场又是直播,又是大型互动,整得不要太热闹。

    江扶月、谢定渊、江小弟,以及韩家众人,外加女强人时青栀、秦远琛都到场支持。

    哦,对了,蒋国辉这个房东兼股东自然也是要来的。

    没错,他入股了江记。

    蒋涵本来就在帝都,也跟着一起。

    父女俩一个身形,一个笑容,同样的富态,也同样的耿直豪爽。

    用网友的话说——

    【老包租公带着继承者小包租婆?】

    【五分钟!我要知道小富婆的联系方式】

    【小姐姐,我不想努力了】

    【爸,您家还缺女婿吗?我怎么样?】

    【爸爸看我!我可以!】

    【富婆,贴贴,饭饭】

    ……

    记者们也来了不少,相比临淮开业那会儿,来的媒体更大牌,自然也更专业。

    且不说“江记”本身自带热度,积累了很大一批死忠粉,就光是和江扶月的关系,也值得这样的排场。

    有些媒体上午拍完开业就走了。

    那些留到下午的还有意外收获——

    “我去!那不是徐开青徐老吗?”

    “还有彼得教授!”

    “快看贾世林、周正奇,还有萧山,他们怎么一起来了?”

    B大、Q大、明大的校长齐齐出动,还坐同一张桌子。

    “不是说他们仨不和吗?”

    “你懂个屁!此一时彼一时,如今明大是彻底追上来了,既然打不败对手,那就把它变成朋友,合作共赢,这才是聪明人会干的事儿!”

    “向鹏义,何龙昌,李昭,袁本涛……这些大名鼎鼎的教授都来了。”

    “这是餐馆还是学术论坛?来的全是高知啊!靠!”

    ……

    这么热闹的事,怎么可以不上热搜呢?

    【我去!每张照片都能找到熟面孔】

    【有教授,有明星,有校长……啧啧!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什么行业峰会,绝了!】

    【感觉江记搬去帝都之后,B格瞬间拉满】

    【本人跟高知教授们吃过同一道菜,四舍五入我特么也是高知了】

    【这些人应该都是月姐和谢教授的人脉】

    【谢教授有人脉吗?】

    【谢教授:你给我礼貌点!】

    【卧槽——有张照片月姐和谢教授偷偷牵手了!糖分过高,大家注意!】

    【人家正儿八经的男女朋友,还用偷偷?】

    【你们看了就知道了……】

    【我去!哈哈哈哈原来是背着江叔牵的,那是应该偷偷摸摸的,不然江叔发现小棉袄被偷走,提着大铁锅追鲨谢教授怎么办?】

    【大家有没有觉得江叔最近看上去意气风发,颠勺都自带风,好像心情很好的样子?】

    【对哈!好像是比以前看上去开心了!你们说有没有可能是月姐和教授好事将近?】

    【靠——你们也太会联想了吧?】

    【坐等喜讯】

    【坐等喜糖】

    【坐等两人的合照出现在一个红本本上!】

    网友们没能等到两人结婚的喜讯,倒是等到了另一个大惊喜——

    8月7号,诺贝尔医学奖甄选委员会公布2054年诺贝尔生理学奖提名名单,江扶月和谢定渊的名字同时出现在上面!

    ------题外话------

    思路理顺,大家看文愉快!

    PS:很快就会进入多浮基建部分,基建部分结束,这本书也就结局了,所以今年会完结。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