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913章 双双获奖,实力为王

第913章 双双获奖,实力为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谢定渊,江扶月,D国生物化学家阿尔布雷希特·科塞尔,三人共同获得2054年诺贝尔医学奖!

    消息传回国内,举国震惊。

    谢定渊作为大热门,拿奖不奇怪。

    可江扶月居然也拿奖了!

    这就意味着华夏在同一年、同一领域诞生了两位诺奖得主,并且这两人还是情侣!

    从所未有,史无前例!

    “妈呀!看到月姐名字的那一刻我傻了,不是说野生提名不可信吗?”

    “之前那些信誓旦旦说月姐肯定拿不了奖的大V、专家,就问你们脸疼吗?”

    “这次应该不会再有人跳出来哔哔说什么暗箱操作、有内幕了吧?看清楚,这可是诺贝尔,全球最高奖!”

    “一年前的拉斯克,一年后的诺贝尔,谢教授和月姐一直默默相伴,携手前行,这才是爱情最美好的样子。”

    “实力之下,强者为王!”

    “谢教授和月姐实至名归!”

    “不知道前段时间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大V唱衰江扶月,我寻思着人家连有‘诺奖风向标’之称的拉斯克奖都拿过了,再拿下诺贝尔很奇怪吗?”

    “对啊!月姐拿过拉斯克奖,很明显的暗示了。”

    “好大一群诸葛亮哦,可惜是事后的。”

    “不管怎么样,谢教授和月姐同时拿奖,为国争光,都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继续屠教授后,又两位本土科学家获得诺贝尔医学奖,恭喜!”

    “教授、月姐华夏之光,永远的神!”

    “……”

    【国士无双】

    【致敬!择一事,终一生,无愧祖国,无愧人民】

    【哪有什么岁月静好,不过是有人在替我们负重前行!他们才是真正的“明星”】

    那一刻,多少网友热泪盈眶,眼热鼻酸。

    【都说条条大路通罗马,但科学研究却是最艰难的那条,枯燥乏味,苦心孤诣,是千千万万个像谢教授和月姐这样的科学家将青春融进学术的长河中,才有了今天的荣耀与辉煌。】

    【祖国不会忘记,人民更不会忘记!】

    【为科学事业上下求索,挥洒热血,这才是当代青年的偶像,至于那些娱乐明星……大可不必!】

    【为教授摇旗呐喊,为月姐哐哐撞墙】

    ……

    临淮市政宣传部第一时间向华夏科学院、明大校方致以贺电:

    兹闻江扶月获2054年诺贝尔医学奖……恭喜,祝贺!

    谢家,江家,韩家也都疯狂了。

    符婉袖一把年纪了还兴奋得像个小孩儿:“拿了!拿了!两个都拿了!”

    谢振东转过头,悄悄抹了把眼角的热泪:“咱们阿渊好样的!月月也是好样的!”

    谢云藻已经忍不住泪流满面,作为大姐,她是亲眼看着谢定渊如何一步一步走到现在。

    曾经的他孤傲、孑然,浑身不沾烟火气,仿佛游离于世界之外。

    如今的他有了倾心相待的伴侣,才总算像个正常人。

    谢云藻无数次在心里默默感激江扶月的出现,是她让阿渊的人生变得完整、有趣、充满生机。

    江家——

    江达和韩韵如紧紧抱在一起。

    “月月做到了!她真的做到了!”

    江达点头:“是,我们的女儿一直都是最棒的!”

    他怯弱半生,卑微半生,却生了一个勇敢无畏的女儿,何德何能?!

    至于江沉星,哭得比爹妈还惨,眼泪大颗大颗往下掉。

    现在姐姐不仅在他心里是最厉害的,在全世界所有人眼中也是最厉害的。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哭,那种感觉就像……你心里最珍视的人终于被这个世界看见并崇拜。

    韩家——

    老爷子微信、微博、短视频所有动态发了一圈,配图是诺贝尔获奖名单,文字:

    【这是我外孙女,有谁不认识吗?】

    回复:【谁敢不认识?】

    【不敢不认识。】

    【这点常识我还是有的[微笑]】

    【你外孙女婿呢?怎么不一起发出来?】

    【月姐是心爱,教授是意外,懂了】

    【我感觉你尾巴要翘上天,但我必须承认,你有这个资格】

    【同样是外孙,你的拿诺贝尔,我的昨天逃课被老师请家长】

    【那些有外孙的悄咪咪窥屏就好,别比了,货比货得扔,人比人得死——嗯,把你气死】

    韩恒放下手机,他也才发完动态:“以前还有人说,江扶月是某某影帝的外甥女,现在直接变成某某影帝是月姐舅舅。”

    娱乐圈混了半辈子,还赶不上二十出头的外甥女。

    对此,韩恒并不沮丧,还挺高兴的。

    老爷子嗤之以鼻:“承认吧,你就是想蹭月月热度。”

    韩恒:“嘿嘿……月月让我随便蹭,那我也不能太客气啊!一家人不用的那么见外!”

    “……”还挺会给自己找理由。

    韩慎放心手机,长舒口气:“我关机了。最近那些合作商老是打电话来问公司有没有涉足基因工程的打算,条件开得很丰厚,一看就是想借月月的名。”

    韩恪:“我这里更夸张,合作方直接把他们家独生女塞过来,说是给我当老婆?”

    “可以啊老二,没看出来你还有这种艳福?”

    “艳福个屁!人家说了,不领证,不办酒,甚至相互不喜欢都行,只要把娃生下来,分明是想白嫖咱们家的优良基因。”

    就很离谱!

    ……

    消息传到明大,传回江扶月曾经的母校临南一中,无数学子兴奋激动,倍受鼓舞。

    他们之中有些人或亲眼见证了传奇的诞生,或正在走传奇曾经走过的路、上她上过的学、待在她曾待过的教室、做着她曾出过的题……

    何其有幸!

    前路标杆屹立挺拔,他们这些后来者才有奋起狂追的目标和动力,不是吗?

    ……

    斯坦福大学,某自习室内。

    凌轩颓然地扣下平板电脑,一抹苦笑爬上嘴角。

    手边是成堆的工具书和科研资料,面前是他写到一半就卡死的论文。

    出国前,他是那么信誓旦旦,将来华丽回归,必定让她刮目相看、狠狠惊艳。

    而连续三年的努力也没有被辜负,他终于如愿以偿拿到全系唯一的直博名额。

    就在凌轩以为自己已经跑得够远,可以减缓速度歇一歇的时候,江扶月拿到了诺贝尔!

    诺贝尔啊……

    全球科学最高奖,所有科学家梦寐以求的荣誉!

    有的人白发苍苍才能圆梦,更有甚者没能在活着的时候亲手领奖,而她——

    二十出头的年纪就已经达到无数人一生都难以企及的高度。

    凌轩再也无法自欺欺人——

    他这辈子都不可能再追上那个曾经被他拒绝过、狠狠伤过心的女孩儿。

    终其一生,她都只会是他遥不可及的白月光,藏在心底最深处小心翼翼不对任何人说的朱砂痣。

    他认输了。

    也放弃了。

    曾经意气风发的少年,经过时间的洗礼与现实的打磨,终于也开始慢慢承认自己的平庸与平凡。

    可能长大就是伴随着理想的破碎,一点一点踏碎骨子里可笑的骄傲。

    “噢!快看!轩,是哭了吗?”

    “我想他可能失恋了。”

    “然而事实上,他的状态比失恋还糟糕,像是失去了信仰。”

    ……

    某部队驻地,简陋的放映厅中,正在播放当晚的新闻联播。

    “谢定渊和江扶月获得诺贝尔医学奖……这是继续屠教授后,我国再度打破西方国家对最高科技奖项领域的绝对统治……具有划时代的重大意义……”

    易辞撞了撞他肩膀:“喂,你舅舅和江扶月拿奖了。”

    钟子昂:“看见了,要你说!”

    “采访一下,你此刻什么心情?”

    钟子昂看了眼电视屏幕,眼里流露出怀念和怔忡,但更多的是复杂。

    “易辞,其实我早就放弃了,但这里——”他拍了拍心脏的位置,“始终憋着一口气,因为不服。”

    “我曾经无数次想,为什么我舅可以,我却不行?这个问题一直都没想通。但是刚才,看见他们站在一起,出现在学术会议上时,我突然就明白了……”

    “不是所有喜欢都能得到回应,也不是你喜欢的人,就一定喜欢你。”

    “我和江扶月连共同话题都没有,就算在一起也只会潦草收场。她比我看得清楚,一直很清醒,只有我还稀里糊涂……”

    易辞拍拍他肩膀:“差不多行了,别整这伤春悲秋的,你不适合,还是贱兮兮讨揍的样子更顺眼。”

    “我靠——你说谁贱兮兮讨揍呢?”

    易辞咧嘴:“谁应我说谁。”

    “你是不是反了?敢这么跟我说话?!”

    “我有什么不敢的?我不仅敢说,我还敢做。”

    钟子昂提起拳头就准备往他脸上招呼,突然,动作一顿,“话说,你现在什么心情啊?”

    易辞有点懵:“什么什么心情?”

    “看见我舅跟江扶月成双成对啊,你不也喜欢她吗?”

    易辞轻笑一声:“我可不像你痴心不悔,过去的事,早就放下了。”

    “真的?当初不是还拼了老命跟我争吗?现在这么洒脱啊?”

    易辞理了理袖口:“我呢,已经是个成熟的男人了,不干那些幼稚得要死的事。”

    “……擦!你讽刺我?”

    易辞:“对号入座要不得。”

    钟子昂:“信不信我揍你?”

    “你确定是你揍我?不是被我反揍?”

    “……”

    指导员:“易辞!钟子昂!你俩干啥呢?!看个新闻联播还不消停,今晚是不是又想被罚跑操场?”

    顿时,安静如鸡。

    ……

    10月过了,一场秋雨一场寒,帝都有了初冬的味道。

    江扶月在认真学习工程类专业知识的同时,还要兼顾新课题研究。

    从今年年初到现在,她的论文产出就没断过。

    基本保持在每三个月一篇,其中不乏入选《Nature》、《Science》和《Cell》的论文。

    众所周知,CNS是衡量高校原创性重大理论和创新性科技成果产出水平的重要标尺,也是反映高校基础研究能力与学术创造力的重要标志。

    萧山巴不得江扶月能稳定高产,那今年明大的排名又要往前蹿了。

    除此之外,还有无尽楼中产出的论文数量也相当可观。

    如今集群效应慢慢突显,各学科之间的交流也异常活跃,无尽楼良好的学术氛围吸引了不少专家教授的眼球。

    当初请他们,他们不来;如今名额满了,没位了,他们又削尖了脑袋想往里钻,甚至不惜找到萧山,想走后门。

    萧山的态度很坚决:想进来,凭实力;实力不够,那就回去继续努力,等够格了再来申请。

    据说,还因此得罪了不少人。

    萧山两手一摊:“无所谓,反正我又不靠他们吃饭,得罪了就得罪了吧。”

    11月,江扶月去了小六的工地,嗯……打工。

    “月姐,你逗我呢?”他抓抓脑袋,有点懵。

    “你看我这样像开玩笑吗?”

    “不是……”你好好一个科学家,金尊玉贵的千金小姐,来这儿凑什么热闹?

    工地上都是些甩膀子的大老爷们儿,“这……不合适啊!”

    江扶月:“怎么不合适?”

    小六想了想,总不能说她是个女的,吃不了苦吧?最后绞尽脑汁想到一个绝佳的拒绝理由——

    “您应该知道,干我们这行是要证的,不然不合规矩。查到就得停工整顿,到时整个工期都会被延误……”

    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江扶月那么聪明,他不信她不懂。

    然而,接下来小六就傻眼了,只见江扶月返回车上,提了袋什么东西回来,然后一把扔给他——

    “要什么证,自己找。”

    说完,戴上安全帽,朝工地里面去了。

    小六掂了掂手里的袋子,好家伙,还挺沉。

    打开一看,当场一声:“握草!”

    只见花花绿绿的一堆证书,像市场上的大白菜一样,被随意又粗鲁地塞在袋子里,有二级建造师、二级造价师、注册安全工程师、监理工程师、咨询工程师、一级建造师、一级造价师、消防工程师、二级结构、二级建筑师……

    小六:我是谁?我在哪?

    ……

    转眼进入12月。

    六号,全家一起为江扶月庆祝了生日。

    10号她和谢定渊乘专机飞往斯德哥尔摩——

    参加诺贝尔颁奖典礼。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