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917章 被迫分开,正式登岛(四更)

第917章 被迫分开,正式登岛(四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江扶月:“为什么?”

    那头也没瞒着:“F洲继续申克沃之后,发现了新病毒,你和谢定渊必然有一个要过去。”

    谢定渊选择去F洲,那么就只能由江扶月一人上岛。

    她咬牙:“F洲……严重吗?”

    那头沉默了几秒:“……不容乐观。”

    是了,如果轻松的话,他不会连商都不跟她商量,就直接决定揽下那边的任务。

    江扶月心下骤沉,“替我转告他,注意防护,别忘了还欠我一个婚礼。”

    那头传来老人一声叹息。

    她不再沉湎沮丧,结束了通话。

    如今,她和谢定渊能做的,就是不惜一切完成任务!这才是对国家、对他们彼此最好的交代。

    要相信他!

    江扶月站在船头,一声令下:“全速出发——”

    国有召,召必战,战必胜!

    ……

    多浮是由火山喷发形成的孤岛,三十年前才被发现,距离大陆太远,偏僻落后。

    虽然被划归闵省范围,但这些年由于岛上居民强烈排外,所以交通建设停滞不前。

    目前唯一的上岛方式是由黄海,到东海,再经支州海峡,航行时间大约六天。

    在五艘货船航行至闵省时,江扶月上岸了一趟,主要是去见当初被岛上众人驱赶的医疗队。

    从他们的描述中,江扶月对这种病又有了进一步的认知。

    “起初我们怀疑是疟疾,因为患者周期性规律发作,全身发冷、发热、多汗,长期多次发作后,可引起贫血和脾肿大。”

    江扶月:“但其他流行病,也有类似症状,比如血吸虫病会出现发热和肝、脾肿大,并伴随腹泻、黏血便;还有阿米巴肝脓肿也有不规则发热,肝明显肿大和明显压痛的症状;再比如败血症,也是寒战、高热,肝、脾肿大……”

    “是,您考虑得很周全。所以要想进一步判断是什么病,必须进一步检查。可岛上条件实在太差,别说一座像样的医院了,连最基础的医疗设备都没有,加之岛上居民普遍迷信,不肯接受科学治疗,所以……”

    说到这里,当初负责带队的小组长忍不住摇头。

    实在很难想象,21世纪了,华夏还有多浮那样落后封闭的地方。

    他和同事看见手持棍棒、铁锹,一拥而上的野蛮岛民还以为穿越回了远古时代。

    江扶月:“你们辛苦了。”

    “江教授,您这是……要上岛吗?!”

    去年年底,拿完诺奖之后,江扶月就被明大破格聘为教授,成为有史以来第一位边读本科边当教授的学生。

    最初上面是有所保留的。

    毕竟,在她拿到拉斯克奖的时候,萧山就有过这个打算,还为她提交了申请,可上面觉得太招摇,容易被红眼病揪着做文章,所以压着迟迟没批。

    后来谁也没想到江扶月竟然一口气拿了诺贝尔,这下肯定不会有人再杠了,就算要杠,一句“有本事你也拿个诺贝尔试试”就能把对方堵得哑口无言。

    上级:“批!立马就批!”

    过了审批这关,消息传得很快,Q大和B大闻风而动,纷纷邀请她担任名誉教授。

    不需要上课,也不需要带研究生,就是偶尔搞搞讲座,选几个好苗子参与到自己的实验项目。

    江扶月没有拒绝。

    用谢定渊的话来说就是——行走江湖,一个响亮的身份能够避免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所以现在大家都称她一声“江教授”,甚至偶尔还会不自觉用敬称。

    时间回到当下——

    “嗯,”江扶月点头,“我带队来的。”

    那人一听,顿时两眼放光,激动地站起来,手脚并拢,身体绷得笔直:“我叫刘伟华,退伍前是一名军医,现在是闵省科城区人民医院外科的一名主治医师,我能申请加入队伍吗?”

    江扶月:“你确定?”

    在交谈中,她能明显感觉到对方不太满意岛上的条件。

    “你们差人,我就去;如果你们不差了,或者实在申请不下来,我也可以不去……”

    他不想让江扶月为难。

    “好,你收拾一下,五小时后直接登船,我这边会给上级打报告!”

    “是!”男人激动地敬了个军礼。

    有刘伟华在,江扶月对岛上目前的情况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

    比如,目前岛上的生活水平,医疗状况,以及民风民俗。

    相较于二十年前江扶月记忆中的多浮,如今岛上虽然依旧贫穷落后,但至少能够自给自足,如果有余下的粮食,或者蓄养的牲畜,他们会固定时间统一收集起来,托来往的船只运出去卖,以此来购买最基本的生活用品。

    商业在岛上完全没有发展起来,大部分交易还处在以物易物的原始状态。

    医疗方面,岛民普遍信任巫医和中医,对西医不感冒。

    至于教育,绝大部分孩子是没有学上的,男孩儿养到一定岁数就下地干活,作为劳动力为家庭做贡献;女孩儿到了年龄就会被嫁出去。

    像繁叶那样,读书识字,甚至还能出岛参加竞赛,全靠有繁盛这个当爹的撑着。

    三个大姓家族倒是有孩子被送去岛外接受正规教育,可只有嫡系的男孩儿才会有这种待遇。

    旁支和女孩儿想都不要想。

    刘伟华:“……差不多就是这些。因为我在岛上待的时间不长,很多事情也只了解了皮毛。”

    这还是他积极交流、几番探问之后才收集到的信息。

    江扶月:“你做得很好。”

    刘伟华憨笑:“能帮上忙就好!”

    ……

    在经过支州海峡前,江扶月再一次命令船只停靠,然后带了五十几个人上岸。

    刘伟华:“江教授这是要干嘛?”

    “不清楚,不过领导总有领导的用意,咱们还是别猜了。”

    刘伟华想了想,反正手里没事,索性跟上去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结果这一跟,居然看到江扶月带着几十号人浩浩荡荡进了……购物商场?!

    依托航运便利的支州海峡,海市前不久被设立为自由贸易区,享受关税减免,所以这里又被称为“华夏的购物天堂”。

    刘伟华被江扶月这架势惊到了。

    但他也没傻到认为江扶月是想趁上岛前,抓紧时间满足一下自己的购物欲。

    堂堂诺奖得主,华夏最年轻的教授,生物医学领域的绝对权威专家,那思想觉悟能跟普通女人一样吗?

    就算真的想逛街买东西,江扶月也肯定不会选择在这种紧要关头,不分场合地买买买。

    然而事实证明,江扶月就是去买买买的。

    两小时后,五十个人搬着大大小小的货箱,从商场鱼贯而出,接着整齐有序地运送上船。

    除此之外,商场也安排了几辆大卡车,替他们直接送货到码头,又雇了专门的吊车进行装船。

    刘伟华看得目瞪口呆,顺口问了一嘴,这些要花多少钱。

    那个负责押货的经理直接比了个“八”。

    “八万?”

    经理直接别过头,不想跟他说话:“……兄弟,你看看这些货,随便拎一箱子出来都不止八万!”

    “那……八十万?”

    “再加。”

    “不、不会吧?要八百万啊?!”

    经理叹了口气,“算了,不绕你了。我比‘八’的意思,不是数字,而是位数,八位数的货,懂了没?”

    刘伟华默默掰着手指开始数零,蓦地,两眼瞪得溜圆。

    八位数,上千万啊?!

    江、江教授这是买了啥?

    经理摇摇头:“说不完,太多了,反正什么都有。”

    刘伟华讷讷:“上头拨了这么多经费吗?”

    “经费?什么经费?那得走对公账户吧?金额太大,不好操作,一般我们商场都不支持。”

    “那这些东西……怎么买的单?”

    “都是从她个人账户上刷的啊。”

    刘伟华:“!”

    后来他才知道,五艘货船里,有两艘是空的,就是为了装这些东西而准备。

    ……

    在经过将近九天的航行(其中有两天靠岸)后,江扶月连同大队伍终于在1月13号这天,清晨八点远远看见了多浮码头。

    繁盛早就收到消息,此刻已经带人等候在码头。

    繁叶够着脖子朝海面张望,急得原地踱步:“阿爹,你确定航海局那边说的是今天登岛?”

    繁盛看了她一眼,顿觉好笑:“你是觉得航海局的消息有误,还是我耳背没听清?”

    繁叶小声嘀咕:“这不是说好七点,等了快一个钟头还没见到船,我有点着急了嘛……”

    “稍安勿躁,海上航行影响因素多,快一点慢一点不是那么精准的,就算耽误几个小时也很正常。”

    繁叶好像被说服,总算安静下来。

    但没几分钟,她又开始碎碎念:“月姐姐怎么还不来啊?”

    繁盛摇头,随她去了。

    突然——

    “快看!有船过来!”

    男人神情一振。

    繁叶也顺势望去……

    此时,江扶月正站在主船的驾驶舱内,拿着对讲器,她坚定有力的声音通过广播在五艘船上扩散,传至舱内每个角落——

    “五分钟后,即将登岛,请大家携带好随身物品,每个人必须戴上防护口罩。记住,一旦我们与多浮土著发生肢体冲突,务必先保护好自身!”

    码头上,繁叶目露兴奋:“来了来了!马上就要靠岸了!仓叔叔,你们带人去接应一下!”

    “好!”

    繁盛站在风口,望着船只慢慢驶近,仿佛看到信仰与光明再次降临。

    一如二十年前,有个名叫“楼明月”的女人,毫无预兆登岛,将文明的种子带来这片贫瘠的土地,也让野生野长、宛若兽类般生存的他接触到了人类社会最先进的知识,彻底改变了他今后的命运。

    繁盛忍不住想,见到她,自己应该说些什么?

    欢迎回来?

    你终于来看我了?

    还是……我很想你?想了二十多年,从青年到苍老,青丝转白发。

    或者,直接问她——你这些年为什么一次都没来过?是不是忘记了多浮,忘记了当初的承诺?

    然而,当两人真正照面的那一刻——

    繁盛扬起微笑:“好久不见,阿格塔。”

    江扶月一愣,笑了。

    “好久不见,小盛。”

    双方简单寒暄,江扶月开始组织大家运送物资上岛。

    然而千防万防,冲突还是不可避免发生了!

    大量手持铁器的岛民围上来,将他们堵在码头。

    “谁准许你们上岛的?!”

    “东西留下,人离开!”

    “有我们在,外人休想进入岛内一步!”

    为首的是个肥壮大汉,他穿着多浮族人典型的传统短打汗衫,露出有力的手臂,目光凶横,表情防备。

    队伍里的人被迫停下脚步,面面相觑,接着询问加求助的目光纷纷投向江扶月。

    胖汉顺势望去,嗓音粗噶,泛着狠意:“你就是领头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