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919章 全能月姐,硬核科普(二更)

第919章 全能月姐,硬核科普(二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经过一晚上的休整,队伍成员个个精神百倍。

    吃得好,住得好,加上有月姐的保镖护卫队驻守,随时保障他们的人身安全,大家都把心放进了肚子里。

    一夜好眠,那第二天能不能精神奕奕吗?

    其中,感受最深的当属刘伟华!

    想当初他们医疗队上岛的时候,没吃没喝没住处,大半夜被毒蚊子叮得浑身是包,幸好处理及时,不然生命都可能受到威胁。

    除此之外,还要随时提防岛上的暴躁村民,生怕他们一个不满意趁着睡熟的时候,一记铁锹砸上来。

    总之就是提心吊胆、如履薄冰,整个医疗队的气氛都特别悲观。

    哪像跟着月姐?有吃有喝,跟出来旅游似的。

    队伍里有专门的厨师,专业的的建筑工人,还给配了洗衣机、微波炉,甚至还有个移动的小卖部。

    如果不是知道他们还有治病救人的任务在身,刘伟华险些以为江扶月带他们来这儿开野生农家乐了!

    哦,还有最关键的——网络!

    短短一夜,临时基站搭建完毕,网络信号贼强。

    大家的手机都可以正常使用了,网速居然比外面还快。

    而且——不、要、钱!

    据说,昨晚工人师父在搭建的时候出了点小问题,还是月姐亲自上手弄好的。

    刘伟华听见有同事在感慨——

    “还有什么是江教授不会的吗?这也太强了!”

    “我以为我是来光荣牺牲的,没想到我是来享福的?”

    “看来网友说得没错,跟着月姐,有肉吃!”

    ……

    休息好了,接下来正式进入工作状态。

    江扶月先派一批人出去采样。

    她需要通过研究样本,判断出这是什么病。

    “岛上的人这么凶,万一他们拒不配合怎么办?”

    “是啊,我们又打不过人家……”

    江扶月:“每个小组带一个保镖同行,另外再随身带点昨天熬剩下的猪油渣。”

    “猪、油渣?”

    带这个干嘛?

    路上饿了用来充饥?

    关键他们也不爱吃啊?

    还不如带两包饼干呢……

    “我不喜欢吃油渣,太腻了,还不健康,我带点热水和麦片,一会儿饿了泡着吃。”

    “我也不爱吃油腻腻的东西,带个苹果足够了。”

    “……你们都不带油渣啊?”

    “你要带?”

    “我觉得江教授既然点名让我们带,肯定有她的用意,我还是带吧。”

    “嗯嗯,我也带油渣!信月姐,得永生!这可是我当了这么多年月粉总结出来的宝贵经验。”

    “唷!你还是江教授粉丝啊?”

    “老粉了,江教授还在高中参加国际竞赛的时候,就粉上了,这么多年从不后悔入坑,小声喊一句——她真的值得!”

    “有没有这么神啊?”

    “谁粉谁知道~”

    “……”

    采样大队出发,分成若干小组行动。

    紧接着,江扶月又派出一个宣传大队,主要工作是拿着大喇叭,绕全岛不断重复外放。

    里面内容大致是:一、家里危重病患及时送到营地救治,他们有专业齐全的医疗设备;二、注意做好家庭防护和个人防护,具体如下……

    江扶月:“还是每组一个保镖,负责保护大家安全。”

    “那个……江教授,我有一个疑问。”

    “你说。”

    “绕全岛宣传,真的是要绕完整座岛啊?”

    多浮面积可不小,除却不能住人的原始密林和丘陵山地,剩下的滩涂和平地,基本都有人口分布,他们多以姓氏群居。

    好比三个大姓家族,就分布在前湾、腹湾和后湾,也是整座岛上最便利舒适的地方。

    剩下一些无法抱团的单一家庭,他们大多居住在偏僻一点的山脚地带。

    平时岛上有什么大事,他们往往消息闭塞,难以参与。

    而绕岛的目的就是为了让这部分岛民知道医疗队伍的存在,方便他们前往求助。

    所以绕岛势在必行,但如果光靠腿走……

    一个星期也绕不完吧?

    刘伟华清了清嗓,站出来:“这个问题江教授都已经替大家考虑过了,所以接下来排好队,咱们依次有序地领取小电驴。”

    “小、电驴?”有人瞪大眼,不敢相信。

    刘伟华:“对!全新的,刚充满电,希望大家爱惜!”

    然后开始一辆接一辆发放。

    “我的妈呀!还真是小电驴啊?牛了牛了!”

    “是从其中一艘货船上运下来的吗?”

    “天!连这玩意儿都有,江教授怕不是哆啦A梦变的吧?”

    “我敢说咱这装备,放眼国内所有医疗队,那必须排头一号!”

    “月姐这预判能力,爱了爱了!”

    “就一个字——绝!”

    刘伟华也是刚刚才知道江扶月那天去购物商场买的那些大家伙是什么。

    ……

    下午两点,采样大队陆续回来,把采集到的样本统一交给江扶月。

    有人采集到几十份,有人却空手而归。

    “早知道我也带猪油渣了!”

    “月姐让你们带,你们不听,现在知道后悔了吧?还好我带得多。嘿嘿!”

    “那、我们也不知道多浮人这么宝贝猪油渣啊?给饼干水果都不要,就要猪油渣,好气!”

    “咳……一开始我还以为是带给咱们自己充饥的,没想到是给岛上村民的……”

    “关键是你知道吗?他们居然不要钱,就要油渣,真是服了。”

    “为什么啊?”

    “你们就把现在的多浮当成五六十年代的华夏农村,这就很好理解了。”

    “钱不流通,以物易物,你就是掏个几万块出来摆着,岛上这些人估计都不带正眼看一下。”

    “这么解释我就懂了,别的不说,想想猪油渣在那个时代多宝贝啊?”

    炒菜的时候放一点,整盘菜都有了油气儿;汤里再放点,搅和搅和,汤面就能看到飘浮的油水,这在多浮人眼里已经算大餐级别了。

    省着点用,很长一段时间家里都见着荤腥。

    “嘶——我怎么感觉像穿越进了年代文?”

    “哈哈哈,同感!明天我一定带猪油渣去!”

    ……

    夕阳西下,宣传大队也回来了。

    开着小电驴突突突,不要太拉风。

    “哇!哪来的电动车?”

    “这也太爽了。”

    “明天能搭个顺风车不?”

    “……”

    采样小队的人围上去叽叽喳喳,一边上手摸,一边羡慕着。

    一天的工作就这么愉快结束。

    晚上,大伙儿围在空地上吃晚饭,肉香味儿飘啊飘,勾得人心痒痒。

    许多小孩儿偷偷跑到山坡上,盯着那几口大铁锅,哈喇子狂流。

    “这些人好奇怪啊?为什么他们都穿白色的长褂子?”

    “还每天都吃肉!”

    “咕咚——太香了,我从来没闻过这个味道,一定很好吃。”

    “可是阿妈说他们是坏人,会给岛上带来厄运,让我们千万不能靠近!”

    可是……

    真的好香啊!

    如果可以,他们恨不得一头扎进铁锅里,管他什么厄运不厄运的,先吃饱了再说。

    一时间,小孩儿吸溜口水的声音一个接一个。

    在寂静的傍晚,他们小仓鼠似的在山地上探出半个头,自以为隐藏得很好,殊不知早就被大家发现了。

    就、挺可爱!

    彼时,江扶月正泡在临时搭建的实验室内,开始分析病患样本。

    刘伟华给她当助手。

    “数据。”

    “……”

    “分析结果。”

    “……”

    “样本归类。”

    “……”

    “结论汇总。”

    江扶月像一台没有感情的实验机器,刘伟华全程神经紧绷、聚精会神,才能勉强跟上她的进度。

    但凡有那么一丢丢分心,就会被无情甩开。

    太快了!

    数据到了她手里,基本看一眼就能得出大致结论,与过机得出的分析结果基本一致。

    计算方面,不用纸笔,也不用计算机,视线扫过立马出结果。

    这就是国内天花板级的科研实力吗?

    太强了。

    当第二天天边露出鱼肚白,两人才从实验室出来。

    刘伟华两腿打颤,脚步虚浮,由于过度疲劳,脸色有些苍白。

    反观江扶月目光炯炯,步伐有力,从容不迫。

    往人前那么一站,就是主心骨,瞬间给人力量!

    刘伟华神情振奋,突然之间,好像也没那么累了。

    样本分析结果显示,岛上的流行病不是其他,正是疟疾!

    但跟一般的间日疟、三日疟不一样,这种疟疾死亡率更高。

    是疟疾里面最为棘手的恶性疟!

    幸好,我国早在几十年前就已经攻克了疟疾,市面上也有相关药物可以进行有效治疗,各方面的研究也非常成熟。

    所以,问题不大。

    刘伟华:“那接下来就是联系岛外运送针药,可这些岛民会愿意来咱们这儿治疗吗?”

    江扶月双手插进实验袍的口袋里,轻轻勾唇:“会愿意的。”

    刘伟华:“?”

    ……

    当天江扶月就联系上级汇报了工作,并要求尽快运输治疗疟疾的氯喹、奎宁、甲氟喹、伯氨喹、乙胺哝啶等药物。

    “你确定能让多浮岛上的人乖乖打针吃药?”那头传来老领导不大确定的声音。

    多浮是个什么情况,没有人比他们更清楚了。

    这些年劝不了、动不得,束手束脚,只能任其野蛮生长。

    不是没有努力过,特派小组去了一次又一次,可多浮人是出了名的排外,甚至不惜以血肉之躯做抵抗,导致了不少冲突。

    上面见状,也明白这事儿不能强来,万一整出人员伤亡,介时被国际社会大做文章,指责华夏有违人道主义精神,那就麻烦了。

    所以真正难的不是治病,而是让多浮人愿意治病。

    也难怪老领导会这么忧心忡忡。

    江扶月笑了笑,没有放话保证什么,只说:“试试呗。”

    “哦,对了,除开药品之外,如果能再送点生猪过来就更好了。”

    “什、什么?!”老领导怀疑自己听力出了问题。

    江扶月:“生猪,越肥越好,多多益善。”

    “?”

    难道是多浮条件太艰苦,给这孩子馋狠了?

    ……

    药物运达至少需要七天。

    在此期间江扶月一边带领团队给患病的家庭送药,但也只是送药,并不强求对方把患者送来救治。

    虽然不是强有效药,但至少能让病情暂时稳定,为患者争取时间。

    另一边,刘伟华得了江扶月的命令,开始组织大家进行灭蚊。

    疟疾是通过蚊子叮咬进行传播,只要切断了这个传播途径,就能避免更多人患病。

    但如此大面积灭杀,需要专门的灭蚊药水才行。

    市面上卖的那些只适合家庭使用,完成小面积灭杀,但这个不一样,这是对整个岛上的蚊子进行大面积、快速有效的歼灭。

    药水也应考虑到独特的海岛环境,会不会对土壤、海水、滩涂、农作物等产生污染。

    “咱们里面有谁学生物制剂的?”

    无人应答。

    最后还是江扶月出马,亲手调制药水,并进行多次试验,最终确定配方。

    大家再次感慨:一个月姐,就是千军万马。

    除开这些正事之外,江扶月还干了件“不太正经”的事。

    她让工人师傅在驻地的平坝上扯了一块巨大的白幕,一左一右两个大音响摆好,然后用高清投影仪……播放动画片?

    很快,就有成群的小孩儿被吸引过来。

    他们不敢靠近,就扒在山坡上,看得津津有味。

    回去还跟父母讲——

    “那个大白布上的人会动!还能听见他们说话!可好看了。”

    “有会微笑的海豚,还有会跳舞的八爪鱼,里面的人还会飞呢!嗖的一下——”

    “景色特别特别漂亮,沙滩是金子做的,太阳一照,闪闪发光!”

    “今天看的这个叫《黑猫警长》,原来猫也可以当警察啊!”

    “昨天看了《宝莲灯》,是不是真的有神仙呢?他们都会仙术吗……”

    童言无忌,天真单纯。

    一开始父母还会呵斥——

    “什么白布黑布,人怎么可能在布上?!”

    “海豚和八爪鱼要出海才能看到,怎么可能让你们这些小东西见着?还说……人会飞?我看你们吹的牛要飞!”

    可这些小孩儿说得有鼻子有眼,父母们听得多了难免会被勾起好奇心。

    第二天便开始有大人出现在山坡上偷看。

    江扶月停播动画片,开始放起了电影。

    从《战狼》这样的热血战争片,到《庐山恋》这样的文艺小清新,满足了男人,又迎合了女人。

    很快,山坡上成了大人们的聚集地。

    “这个白布也太神奇了!”

    “这这这……怎么把人放进去的啊?”

    “真的有人在动,还有人说话!”

    日复一日,来的人渐渐多起来,两边的山坡都藏不下了。

    江扶月干脆拿着喇叭喊他们下来,“趴着不累吗?我们这里有椅子,可以让大家坐着看。”

    一开始众人还很犹疑,觉得她没安好心。

    但渐渐地有人松动了,有了第一个,那就不缺第二个、第三个……

    第四天的时候,这些岛民全都跑到平坝里坐着了。

    有大人,也有小孩儿,更有拖家带口过来的。

    在这里,透过一张小小的白布,他们仿佛接触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楼上楼下,电灯电话,飞机高铁,摩天大厦……

    繁叶看着族人脸上向往的神色,她知道,月姐姐成功了!

    封闭守旧的他们终于对外面的世界产生了好奇,一旦这种好奇生了根,走出去接受新事物只是迟早的问题!

    “阿爹,以前我说了那么多,他们都不信,月姐姐一台投影仪就搞定了。”

    “是啊,”繁盛负手而立,看着原本凶神恶煞的族人们,如今小绵羊一样窝在一起看电影,顿时觉得既好笑又心酸,“她能让一切难题变得简单。”

    “嗯嗯!”月姐姐就是有这样的魔力!

    ……

    第六天江扶月没再给他们放电影,而是放了一段关于疟疾的科普视频。

    恰好碰上不记打的黄鲑鱼带人来闹事,结果还没开口,就被江扶月一声令下绑了,堵住嘴。

    黄鲑鱼:不是吧?又来这套?

    柳丝思:“然后怎么处置?”

    江扶月想了想:“把他绑到椅子上,跟大家一起看。”

    “好。”

    就这样,黄鲑鱼被强行科普了一顿。

    “疟疾是经雌性按蚊叮咬或输入带有处于感染阶段疟原虫血液,感染疟原虫所引起虫媒传染病,主要表现为突发性寒战……”

    “……数次发作后患者可出现贫血,尤以恶性疟为甚。长期不愈或反复感染者脾肿大明显,可达脐下……”

    “剧烈头痛、呕吐、高热,不同程度的意识障碍……急性肺水肿致呼吸衰竭,伴外周循环衰竭、多器官功能障碍、溶血尿毒综合征,病情凶险,病死率高……”

    大家惊呆了。

    这、不就是他们身上出现的症状吗?

    “蚊子咬了……对!我记得小宝就是被咬过之后,才开始高烧不退的……”

    “所以我们的血里都有虫子是吗?”

    “你看那个虫子还在爬!就在人的身体里动……”

    黄鲑鱼坐在椅子上,开始浑身不自在,一想到自己身体里可能有虫……

    他就两股战战,冷汗直冒。

    眼看火候差不多了,江扶月举起喇叭:“正如大家所见,你们感染的就是疟疾,而且是非常严重的类型。”

    “明天治疗药物就会送到,大家如果还想活,想让家里已经开始出现症状的小孩儿活,那么明天这个时候,到这里来接受最科学正规的治疗!”

    “前五十名到场的,每人送五斤猪油渣。”

    大伙儿:“!”

    治病重要吗?

    重要!

    但再重要也比不上猪油渣啊!

    明天一定要早点来,为了猪油渣,啊不是,为了活命,冲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