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921章 突发意外,重返多浮

第921章 突发意外,重返多浮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一阵呲咔的电流声后,船长终于应答:“江教授,海上好像有什么东西炸、炸开了。”

    “而且还有火药味……”

    炸开……火药……

    江扶月心下骤凛:“从驾驶舱看出去外面是什么样子?”

    “看不清,全是雾。”

    可海事局发来的海上天气预报显示今天无风无浪,天气晴朗。先前气温更低的时候都没起雾,如今都快中午了,怎么可能突然起雾?

    或许那不是雾。

    而是烟!

    硝烟!

    “江教授,现在怎么办?”

    “立即停航,原地待命。”

    “是!”

    刘伟华从外面跑进来,右手手臂上全是血。

    “江教授,你没事吧?!”

    江扶月摆手:“我没事,你受伤了?”

    “颠簸的时候撞到柱子上,拉破了皮,看着吓人,其实没伤到骨头,小问题。”

    “现在客舱什么情况?”

    “大家都乱了。”

    江扶月拿出一个喇叭。

    刘伟华愣住:“这是?”

    “我现在要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才能决定下一步该怎么走。外面那些同事就交给你了,能安抚住他们吗?”

    刘伟华神情一振:“可以!”

    “另外,让保镖守好舱门,一旦发现陌生人登船,不必手下留情!”

    “我明白!”

    “去吧。”

    刘伟华接过喇叭,转身离开。

    很快,客舱就传来他坚定有力的安抚,大伙儿逐渐平静下来,尖叫声也没有了。

    江扶月用最快速度修好通讯设备,回拨刚才的号码。

    那头好像一直等着的,瞬间接起。

    “海上发生了什么?”

    “你们还好吗?”

    两边同时开口,接着,又都松了口气。

    江扶月:“海面无故发生爆炸,船身出现强烈颠簸,目前已停航,有人受伤,但暂无生命危险。”

    “立即停航是对的,你做得很好……现在海事局雷达已经监测到你们的具体位置,距离爆炸中心有一定距离,暂时不会受到波及。”

    江扶月一滞:“……所以,真的发生了爆炸?”

    那头一默。

    “是自然现象,还是人为触发?”

    “江扶月,对于接下来的消息,你要做好心理准备。”老领导语气骤沉,“就在半小时前,A国和K国因为争夺海上领土主权,发生了激烈冲突,目前双方屯兵驻扎在30海里外,对周围来往船只进行野蛮拦截与扣押。”

    而回程的路,又必须经过那处。

    “所以,停航是对的。”

    只要再往前10海里,他们就会被哨岗发现,一旦遭到扣押,就很可能沦为国际谈判的人质。

    幸运一点还能活下来,运气不好葬身大海,连尸体都找不到。

    饶是江扶月心理素质强大,听完也不免捏了把冷汗。

    “接下来我们应该怎么做?”

    “为今之计,最安全的办法是返回多浮。”

    “您确定冲突不会波及到岛上吗?”

    老领导轻笑一声,却带出千军万马的气势:“多浮是华夏的领土,犯我领土者,虽远必诛!”

    江扶月点头:“明白了。”

    结束通话,她当即下令——

    “全速返航!”

    客舱内听到广播的大家傻眼了——

    “返航?返回多浮吗?”

    “为什么啊?发生什么事了?”

    “我们不是才离开没一会儿,怎么突然又要回去?”

    “天气原因?也不是啊,外面阳光明媚的。”

    “可能跟刚才的巨响和颠簸有关?”

    “感觉像有大事发生。”

    “别吓我,我胆子小,越听越慌……”

    最后还是刘伟华提着喇叭站出来:“大家安静一下!听我说!江教授这么做肯定有她的道理,我跟大家一样心里都存着疑问!”

    “但事有轻重缓急,咱们先执行命令,有什么想问的等返回岛上再说。相信江教授一定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解释!”

    “所以,我恳请大伙儿先积极配合工作好吗?!”

    刘伟华吼完,顾不上喘气,紧盯着众人反应。

    好在大家都是讲道理的人,也把这番话听进去了——

    “刘医生说得对!”

    “我们愿意配合!”

    “一起支持江教授的工作!”

    ……

    平静的海面,蓝色延展至天际,一眼望不到边。

    阳光下,海水愈发透澈。

    就在这时,五艘大船从远方渐行渐近。

    在离岛五小时后,他们又回来了。

    山坡山劳作的人们纷纷惊愣在原地——

    “我怕不是眼花了吧?”

    “近了!近了!真是江教授他们!这、怎么还回来咧?”

    “赶紧的!去告诉族长……”

    很快就有人跑到繁家的小竹楼外,扯开嗓子大喊——

    “族、族长!有大事发生!您快去码头看看吧!”

    “什么事?”

    “江、江教授他们又回来了!”

    繁盛当即撂下筷子,拔腿就往码头狂奔。

    “阿爹,等等!我也去!”

    繁叶紧追而上,连门都忘了关。

    等父女俩赶到码头的时候,船已经顺利靠岸,江扶月带着队伍从船上下来。

    只见大家互相搀扶着,一身狼狈,神情恍惚。

    繁盛当即意识到不对,立马去问江扶月:“出什么事了?”

    她疲惫地摆了摆手:“先检查一下大家伤得怎么样,其他的等会儿再说。”

    “好。”

    繁盛和繁叶开始动手帮忙。

    原本大家都是医生,对伤情有最基本的判断能力,如果遇到不方便的情况,也可以请同事帮忙,相互包扎上药。

    傅绥钟不知从哪里得到消息,也拎着药箱匆匆赶来。

    刘伟华大致巡视了一圈,询问之后,向江扶月报告:“都是皮外伤,止血防感染即可。徐医生伤得最重,小手指骨折,已经做好固定处理,目前状态不错。”

    江扶月点头,“辛苦了。徐医生那边你多照应一下。”

    刘伟华:“我知道,您放心。”

    已经休整过来的人们,大脑也开始重新运转——

    “江教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现在可以说吗?”

    “是啊,为什么又带着大家返回岛上?”

    江扶月也没瞒着,把从领导那里得知的情况如实相告。

    大伙儿惊呆了。

    没想到和平年代“战争”这种事居然落到他们头上。

    但更多的还是后怕。

    如果江扶月没有下令停航,他们一头扎进两国的封锁区,那后果……不堪设想!

    “我鸡皮疙瘩已经起来了。”

    “原来死神曾距离我们一步之遥。”

    “比起被扣押,我宁愿返航回岛上。”

    “原来电视剧情节是真的。”

    “……那我们还要在岛上待多久?”

    江扶月摇头:“时间不定。”

    众人面面相觑,最后情绪都忍不住低落下来。

    ……

    又回到住了将近四个月的板房,大家心情很复杂。

    担忧?那肯定是有的,毕竟被困住了,有家不能回。

    但也庆幸没进到A、K两国的封锁线,如今返回多浮,至少人身安全还能得到保障,倘若落到战争分子手里,他们这些普通人可能就没命了。

    “所以,没什么可抱怨的,反而要感谢江教授。是她当机立断,我们才得以保命。”

    “既来之,则安之吧。”

    “活着就还有希望!”

    “反正岛上风景不错,咱们这段时间也跟岛上的人混熟了,就当完成任务之后留在这边度个假。”

    “……”

    一群人开始相互宽慰,低落的士气逐渐缓和。

    然而,大家不知道的是,他们虽然侥幸逃过一劫,但其他渔船就没这么幸运了。

    据两天后的新闻报道,有三个渔民被当做人质扣下。

    好在最终平安赎回。

    与此同时,海事局正积极联系A、K方面能够暂撤封锁线,放行华夏的五艘货船。

    然而却被两方同时拒绝。

    让你们赎回人质已经很够意思,怎么?还想得寸进尺?

    江扶月作为拉斯克和诺贝尔生物医药领域的获奖者,往大了说关系到国家生化战略安全,往小了说是不可损失的科研人才,更何况还有那么多医务工作者。

    平安才是最要紧的,老话说得好,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至于具体什么时候能回去,那就要看三方谈得怎么样了。

    但一般来说,不会太快。

    毕竟作为筹码,科研人员可比普通渔民值钱太多。

    “不要紧!像这种国际谈判都要靠磨,耐心一点,慢慢跟对方磨,等时间久了,态度肯定会有所软化。”

    “对,你见哪次国际谈判是一谈就成的?我们要给祖国一点时间。”

    “其实窝在岛上也不错,有吃有喝,跟外面也没什么区别。”

    “可是我儿子想我了……”

    此话一出,众人皆默。

    是啊,多浮再好,也没有亲人朋友。

    连日来的高压与恐惧被这句话彻底引爆,再也控制不住。

    有人小声啜泣,也有人嚎啕大哭。

    一时间,哭声响成一片。

    江扶月站在板房外,看着里面的情形,嘴角抿紧。

    刘伟华叹气:“您也别怪大家,他们……这两天绷得太紧,哭出来或许是好事。”

    “我知道。”

    说完,江扶月转身离开。

    其实,她也陷入了莫名的沮丧情绪之中,睡不着,吃不香,干什么都打不起精神。

    这种情绪来得太突然,也很没有道理。

    一度让江扶月觉得自己是不是得了什么大病。

    她回到房间,反锁,把自己关在里面。

    然后拿出手机,拨了谢定渊的号码。

    屏幕闪了两下,出现一个红叉,然后自动挂断。

    是了,岛上没有手机信号,电话根本打不出去。

    江扶月知道,可她还是想打一打那个号码。

    船上那台无线电通讯设备倒是可以用,但那是“公器”,不能“私用”,都是有规定的。

    而且那玩意儿还有录音留声的功能,她如果用设备联系谢定渊,说了什么,都会被一一记录下来,回去之后还要接受上级部门的审听。

    太麻烦!

    加上谢定渊人还在F洲,就算打过去,也要经过层层传话,不可能第一时间与取得联系。

    江扶月只能无奈作罢,打消这个念头。

    虽然不能打电话,但好在有网,还能与外界取得联系,但昨晚,网络信号却无故受阻,现在已经彻底不能用了。

    手机沦为摆设,而他们也成了笼中鸟、瓮捉鳖,被隔绝在岛上,彻底与外界分离。

    所以大家才会那么焦虑惊惶,以致于情绪失控。

    江扶月泄气地丢开手机,躺在床上,逐渐睡了过去。

    她做了个梦,梦里有两匹小猪崽正朝她扭屁股,然后又蹭到她面前,用柔软的猪鼻子拱她小腿。

    江扶月觉得可爱,便随手提着两小只的后颈皮,把他们捉起来,悬在半空。

    两只小猪发出哼哧哼哧的呼噜声,好像在表达抗议。

    她越看越稀奇,又忍不住去摸了摸它们的猪尾巴。

    两只小猪的四个蹄子在半空中乱踢,真的好萌啊,救命!

    江扶月醒来,嘴角还挂着未褪的笑。

    恰好这时厨师来问她晚上吃什么,江扶月脱口而出:“猪尾巴根。”

    厨师:“?”

    “要卤的。”

    “……哦!好!”

    这晚大家吃着卤的猪尾巴,香味在舌尖徘徊弹跳,不要太享受。

    下午那点情绪来得急,去得也快。

    事到如今,也只能耐心等待,苟一天是一天了。

    殊不知,岛外原本得到江扶月返程消息,却迟迟不见孩子归来的江达夫妻已经急坏了!

    两人一没人脉,二没特权,根本打听不到任何消息。

    “这都过去整整五天了,怎么还不回来啊?”

    “这里面肯定有问题!”韩韵如语气笃定,“不行,得想个办法……”

    五秒钟后,她让江达:“现在给两边老爷子打电话!他们有关系,有人脉,肯定能打听到一些内幕!”

    江达点头:“好!我马上打!”

    当天下午,得知消息的韩启山和谢振东开始动用手里的关系,打探江扶月的情况。

    终于在傍晚得知江扶月被困多浮的经过。

    夫妻俩又惊又怕——

    “怎么会遇到这种事?幸好……幸好月月他们躲得快,没有被扣押……”

    昨天新闻还在报道那三个渔民,虽然最后被救出来了,但身心遭受重创,需要长时间接受治疗。

    “确定月月现在是安全的,对吗?阿弥陀佛!”

    “人没事就好!”

    “有没有说什么时候回来?”

    这个问题……

    韩启山和谢振东对视一眼,面上皆有凝重闪过。

    突然,符婉袖问道:“要不要告诉阿渊?”

    ------题外话------

    月姐:我又回来了,想不到吧?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