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922章 基建一步,大胆想法

第922章 基建一步,大胆想法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在经过一致商量后,两家还是决定给谢定渊打电话,告知江扶月现在的情况。

    半个月前,他联系不上江扶月,曾打来家里问过,只不过当时家里也不太清楚。

    但不巧的是,打去苏威坦基地,基地方面却告知谢定渊外出执行任务,联系不上。

    ……

    说回岛上,江扶月颓废了一天之后,很快振作起来。

    如果自己都轻易被情绪左右,那其他人又该怎么办?

    清晨,海面凝结了一层水汽,山丘间雾色朦胧。

    江扶月找到队伍里的电工师傅和通讯师傅:“带上工具,跟我走。”

    两人对视一眼,来活了!

    上午十点,断掉的网络重新恢复。

    “江教授,这个办法真的绝了!”

    “您学过光纤通讯吗?”

    江扶月:“看过书。”

    师傅:“……”

    他从事这行二十年,还赶不上对方“看过书”的水平。

    就、挺打击人的。

    板房内,众人刚睡醒,习惯性摸出手机看时间,然后——

    “我靠!有网了?!”

    “欸!有了有了,我收到微信消息了!”

    “瞬间感觉自己又活过来。”

    “来网了同志们!江教授亲自爬上爬下修好的。”

    “牛就完事儿了!”

    “如果玩荒岛求生,谁跟江教授一组,绝对躺赢。”

    “咱们现在这样跟荒岛求生也没差了吧?”

    “别说,还真是!”

    ……

    恢复了网络,又能与外界联系了,大家总算没那么丧。

    但这还远远不够,毕竟一天到晚玩手机,也不利于身心健康。

    江扶月干脆给大家分派任务。

    之前医学知识科普工作进行得比较粗糙和片面,很多常识还没来得及告诉村民。

    江扶月召集大家制定了专门的科普手册,系统、规范、合理地进行知识宣讲。

    “江教授,咱们没有打印机,这要全部手抄吗?”

    “对啊!几十页呢,密密麻麻,半个月都抄不完吧?”

    江扶月朝一个保镖低声吩咐几句,保镖点头应是,然后就走了。

    一刻钟后又回来,手里的小推车上就放着一台还没拆开包装盒的立箱式打印机。

    众人惊讶不已,纷纷询问哪里弄来的。

    江扶月:“来之前在商场买的,一直放在船上货舱里没动。”

    大家想起第二次靠岸,江扶月确实买了很多东西回来,包括之前那批小电驴。

    没想到居然还买了打印机!

    很快,册子印出来,医生们人手一本。

    接下来就在驻地的平坝上开展起相关讲座。

    第一次由江扶月主讲。

    台下坐满了人,凳子没那么多,不少村民就席地而坐。

    每天一场,每场都是不同医生主讲。

    村民们手上都有一个小本本,来一次就盖一个章,走的时候又盖一个章,每集齐20个就能换一斤猪下水,30个换一斤猪油渣。

    你只要坐着,安安静静听完全场,过个十几天就能换成肉,这不是跟白拿一样吗?

    倘若运气好,中途赶上医生提问,又恰好回答正确,又能多得一个章。

    “我现在已经有40个了,先不急着换,再多凑一点。”

    “为什么我才34个?明明咱俩每次都一起啊?”

    “我答对了6次提问,当然要比你多。”

    “哼!下次我也举手回答!上次你答错了,刘医生都给你盖了个章的。”

    “人家刘医生说了,这是给我的鼓励,答错不要紧,重点是我每次讲座都听得很认真。这些医生说话办事可太漂亮了,让人舒坦,咱怎么就不会呢?”

    “那下次我也要认真听了。”

    “……”

    很快,江扶月就发现积极参与、举手答题的村民越来越多,兴致也日渐高涨。

    除医学知识宣讲科普外,江扶月在和大家商量之后,又以同样的方式开设了法律知识科普讲座。

    恰好队伍里有两个医生本科是学法律的,不愁没有主讲人。

    只是……

    “咱们有必要学岛外的法律吗?”有村民提出疑问。

    “学吧,江教授说了,出去混得懂法,不然容易被欺负。”

    “哦——说真话了吧?你想出去混!”

    “说得好像你不想一样。”

    “……”还真没法反驳。

    在见识了那么多新鲜东西之后,很难不心动。

    尤其是岛上这群年轻人,他们对世界正处于好奇探究的阶段,身体强壮,思维活跃,也更具冒险精神。

    以前不知道外面的世界那么精彩,如今江扶月一行的到来替他们推开了接触世界的一扇窗,又怎能不向往?

    “很早以前族长就鼓励大伙儿出去闯一闯,当时老一辈的人都说他疯了,如今想来,可能族长早就意识到多浮不能再封闭下去了。”

    “多学点总没错,不管以后留在岛上,还是出去闯荡,都有好处。”

    “行,那就学吧!”

    至于年龄大点的村民,他们就不凑这个热闹了,还是听医学科普更有意思,现在已经讲到拔火罐和做艾灸了,特别有意思!

    很快,法律科普讲座办起来,一段时间后,虽然没医学科普讲座那么火爆,但却聚集了不少岛上青壮年劳动力。

    而这批人代表着多浮的未来。

    只有他们进步了,多浮才能进步;只有他们愿意接触这个世界,多浮才能彻底敞开大门。

    其中,还有不少七八岁大的小孩儿,起初是为了喝到免费提供的绿豆沙,到后来逐渐被普法过程中引入的真实案例所吸引,就跟听故事一样,小豆丁们托着下巴,全程津津有味。

    某天,江扶月路过,赶上中途休息,大家正排队领绿豆沙。

    一个十五六岁的小伙子却坐在原地没动,正低头翻看普法宣传册,好像这个东西比绿豆沙更诱人。

    江扶月走过去。

    他咧开嘴,喊了声“江教授”,然后拿起小册子,指着其中一页上的某句话问她:“这个字念什么?”

    江扶月告诉他:“判,判刑的判。”

    “那这个字呢?”

    “刑,刑法的刑。”

    他恍然大悟,接着又略显窘迫地挠挠头:“原来我一直都念反了……谢谢!我现在明白了!这个是‘判’,这个是‘刑’,合起来可以组成‘判刑’。”

    江扶月有些惊讶地看了他一眼,“你识字?”

    少年点头,又摇头:“只认识一些,还有很多不认识。”

    江扶月当场指了几个让他认,简单的少年一口就能答上来,字形复杂一些的就不知道了。

    “你跟谁学的?”

    “王医生和李医生讲的时候,会读这个小册子,我一边听他们读,一边对照上面的字,然后就认识了。”

    这次谈话让江扶月认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岛上的人没读过书,也不识字,普医和普法做得再好,也只是空中楼阁,并没有从本质上改变他们的落后和无知。

    没过多久,“扫盲班”开起来了。

    要求村民们系统学习汉字,从拼音到字形结构,再到遣词造句,这显然行不通。

    一来,村民们没那么多时间,也没那个耐心;二来,教的人也很费劲。

    但如果只是“扫盲”,那就简单多了。

    每个人先从学写自己的名字开始——

    “李大牛!”

    “黄桂花!”

    “林白鲨!”

    “吴海豚!”

    “……”

    大家对学写自己的名字,抱有极大的热情与兴奋。

    叽叽喳喳,闹成一片。

    “刘医生,你看我写对了吗?”

    “王医生,我的sha字怎么写啊?”

    “我好像写反了?是反了吗?”

    “……”

    人手一根小木棒,盆子装满细腻的白沙,就在里面写写画画。

    如果写得不好,直接抹掉,又可以重新写。

    来来回回,反复练习。

    “呜哇——”一个小女孩儿坐在地上哭得特别伤心。

    江扶月走过去:“你怎么了?”

    “江、江医生,呜呜……写名字好难啊,我学不会怎么办?小虎他们都会了,就我不会,现在他们都不跟我玩儿了……”

    “没关系,多练几遍就会了,我来教你。”

    “真的吗?”小女孩儿吸吸鼻子,不哭了。

    “嗯。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繁蝴蝶!”

    “……”

    额!难怪会哭。

    练习了两三天,小姑娘看着用大盆子都装不下自己歪七扭八的名字,哇的一声,又哭了。

    江扶月无奈,第一次理解了那些给自家孩子取名“一一”的家长。

    瞧瞧,多有先见之明?

    学完了名字怎么写,接下来就是常用汉字。

    “还是像之前那样,我们自己动手列它几百个汉字出来?”

    “再打印成册。”

    “咱们的A3纸和A4纸还够用吗?”

    “放心!够够的!货舱里囤了整整五十箱。”

    这个时候,又不得不吹一波江扶月的先见之明了。

    然而,江扶月却并没有采纳大家的建议,而是……带着保镖出去了一趟,等回来的时候,几个保镖人手一个箱子。

    打开一看,好家伙,里面居然是“识字卡片”!

    就是那种专门为学前班儿童准备的,一张硬卡片上一个大字,还带拼音那种。

    五百个常用汉字,get!

    “这这这……是变出来的吗?”

    “感觉江教授像是飞回大陆,去超市里买好东西,又飞回来。”

    “我严重怀疑江教授有随身空间!”

    “也可能是瞬移!嗖一下就突破位面,去到另一个空间,再嗖一下,回来了。”

    面对大家的疑惑,江扶月抛出标准回答:之前买的,堆在货舱一直没用。

    众人:“?”

    所以,这些卡片跟小电驴和打印机一样,都是当初靠岸时买的。

    这得多强的预判性,才能做到连识字卡片都准备好了?

    “我怀疑月姐会算命。”

    “未卜先知了解一下?”

    “有没有想拜师学艺的?组个团?”

    “改天我得去货舱看看,还有什么大宝贝……”

    “想得美!现在五艘货船全部被严格看管起来,每天都有保镖轮流看守。想进去啊?先找江教授打报告吧你。”

    “哪天从货舱里变出个飞机我都不奇怪了。”

    扫盲科普进行得如火如荼,村民们积极性超高。

    当然,每天除了学习之外,他们也还是要兼顾农活的。

    通常上午干活,下午学习,晚上巩固知识,然后睡觉休息,第二天又继续。

    清晨,扛着锄头去干活的路上,大家谈论的不再是哪家婆娘又跟哪家婆娘打架了,哪家老头又跟自己媳妇儿拌嘴了,而是——

    “你名字会写了没?”

    “常用字认识几个了?会组词吗?”

    “昨天教的那几个好难,读着也挺拗口。”

    “我也这么觉得对吧?我也是!”

    “家里小孩儿学得快,那记性灵得很呐!我跟你嫂子就不行了,抓根棍子手都在抖……”

    在这样的氛围下,连锄地挖土,都染上了几分书香气。

    ……

    某天,江扶月检查光纤电缆回来的路上,一对母女突然从旁边的灌木丛里走出来。

    “江教授。”妇女朝她笑了一下。

    “周嫂子,你是在这里专门等我吗?”

    “诶!我去驻地那边问,他们说你过来检查那个大杆子,我就想着抄近路看能不能赶上,没想到正好!”

    “找我有事吗?是不是小豆芽的身体……”

    “没有没有!上次吃过你给的药之后,她第二天就活蹦乱跳了。傻囡,还不赶紧谢谢江教授……”说着,轻轻推了一下小女孩儿的后背。

    “谢谢江教授!”小姑娘怯生生开口。

    江扶月摸摸她的小脑袋:“不客气。”

    小豆芽偷看她一眼,这个漂亮姐姐的手又软又舒服,像海滩上细腻绵密的白沙……

    温暖得让人想要陷进去。

    江扶月:“那你找我是为了?”

    “给——”女人把手里的篮子塞到她怀里,“这是我的一点心意,谢谢您对小豆芽,还有她阿爹的照顾!”

    说完,生怕江扶月推辞,带着女儿飞快跑走。

    江扶月低头一看,只见几条雪白的绢帕整整齐齐叠放在篮子里,上面还绣着栩栩如生的蝴蝶。

    触手细腻,薄如蝉翼。

    这样精致的工艺,令江扶月微微吃惊。

    据说岛上每家女人都会自己织布,做手绢,没想到这么精良,比外面那些自诩纯手工古法纺织的帕子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江扶月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