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925章 基建三步,月姐待产

第925章 基建三步,月姐待产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对此,江扶月倒是很看得开。

    就算最后只能在岛上生孩子,她也觉得没关系。

    毕竟,医疗设备,产科医生,这里都有。

    唯一遗憾的可能就是孩子爸爸不能陪在身边。

    但谢定渊有他的使命和职责,江扶月不怪他。

    甚至,还隐隐有点同情这个男人,很多东西只有一次,错过了就是错过了,永远没有机会再弥补。

    他心里应该会很难过吧?

    谁让他播种得不是时候呢?江扶月幸灾乐祸地想。

    “江教授。”

    “进来。”

    “那个……”来人挠挠头,似乎有些不知道怎么开口。

    “有话就说。”

    “网络又断了,原本没想来打扰您的,”他看了眼江扶月的肚子,有些不好意思,“可师傅检查过了,没找到问题,所以……”只能请您过去看看。

    江扶月起身,往外走。

    “愣着干什么?不是要修网络吗?把你脚边的工具箱拿上,走了。”

    “欸!”

    四十分钟后,江扶月从梯子上稳稳挪下来,站定之后,摘掉身上的保险绳。

    “线路被腐蚀,已经修好了,你们试试。”

    “有网了!有网了!”

    “谢谢江教授!您慢点……”

    修好了网络,江扶月又去两个科普讲座现场转了一圈,村民们都听得很认真。

    接着到短视频办公室看看运营情况。

    经过这段时间的努力,好几个账号都做成了大V。

    【小钟星座】就不说了,不仅每期干货满满,还是声控加手控的终极福音。

    粉丝们都很好奇“小钟”的长相,相关话题多次冲上颤音热搜榜。

    不过傅绥钟本人的意思一直很明确:不露脸!打死也不露!

    与此同时,【小鲨鱼赶海】、【猴子爱爬树】、【神奇猎手】等账号也在稳定涨粉中。

    不仅如此,村民们也渐渐学会了使用手机。

    从一开始租赁,五块钱一天,到现在有人提出向江扶月购买。

    “很贵的。”

    “我知道!您就说多少钱吧!”

    江扶月报了原价,还把商场的结账单拿出来。

    对方看了,沉默地离开。

    江扶月以为这事儿就算了,没想到第二天这人真的把钱带来了!

    他咬着牙,语气坚定:“买!”

    众人纷纷惊讶:“你哪来的钱?”

    “攒的。”

    江扶月问他叫什么名字。

    “买野猪。”

    “……”

    哦,这就不奇怪了,“买”是岛上三大姓之一,只有嫡系才会用动物为后代取名。

    所以这个买野猪是买家嫡系成员,确实比普通村民有钱得多。

    双方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最终买野猪拿着新手机转身离开。

    突然,他脚下一顿,又折回来,问江扶月:“你那个发电机多少钱?还有灯泡,我也想买。”

    有了手机,自然要充电。

    都有电了,干嘛不买个灯泡使使?

    一回生二回熟,江扶月大手一挥报了价,按照岛外市场行情来,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哦,她这里还包安装,主要是帮忙搭电线。

    买野猪开了这个头之后,一些有点家底的村民纷纷效仿。

    商业思维初具雏形,等岛上对外开放之后,必定更加繁荣。

    手机对绝大部分村民来说是天价,只有少数三大姓嫡系成员买得起。

    普通村民大多还是对发电机和灯泡更感兴趣,虽然也不便宜,但至少在可承受范围内。

    这下团队里的电工师傅彻底忙碌起来,每搭一户电,就有五百提成。

    他没想到被困岛上,每个月按时拿工资不说,还能赚外水。

    天底下居然有这么好的事?

    因此,干活也愈发卖力!

    转眼进入八月,江扶月的肚子吹皮球一样大起来。

    彼时,大部分村民家里都装上了电灯。

    从前,入夜之后只有营地这边灯火明亮,如今整个岛上都是星星点点。

    站在高处俯瞰,美得令人心惊。

    “师父,你已经站很久了,咱们回去吧?”傅绥钟看了眼前方负手屹立的背影。

    风吹在他单薄的身上,有种随时都会羽化登仙的错觉。

    而他们所在这处山陵的下方,就是医疗队的自住板房。

    其中,门口放了两盆鸢尾的是江扶月的房间。

    傅绥钟一边叹气,一边打蚊子:既然这么想,干嘛躲着不跟人家见面?茶叶送了,安胎药也送了,图个啥?

    钟诚:“走吧,回去了。”

    傅绥钟抬步跟上,“师父,要不明天安排你们见面吧?”

    钟诚还是那句话:“不见。”

    ……

    随着电灯普及,发电机开始供不应求。

    当初江扶月大采购的时候,选了汽油、柴油、太阳能三种动力的发电机。

    其中汽油和柴油已经用光,如今只能靠太阳能支撑。

    好在,多浮位于赤道附近,常年高温,太阳能资源非常丰富。

    但若要维持整个岛上的用电,还是捉襟见肘。

    “现在两个办法,要么从外面运进来,要么就地开发。”

    运进来显然最快,也最方便,但A、K两国的封锁线没撤,这个方法可行性不高。

    “可是就地开发更难啊!汽油柴油都是从石油来的,难不成咱们还要先去找矿井?然后就地开采?接着炼制加工?”

    这得多费劲?

    也不现实。

    毕竟,他们一群学医的也不懂化工冶炼啊?

    由于大家意见不统一,且两种方法似乎都不太可行,事情便搁置了。

    直到……

    一群小孩儿在海边玩耍的时候,发现了一口会往外喷黑油的井。

    他们第一时间跑来驻地告诉江扶月。

    江扶月挺着大肚子,带人赶过去,好家伙——

    “真是石油!”

    什么叫瞌睡来了有人递枕头?这就是!

    海底蕴藏着丰富的石油资源,但通常需要经过挖掘开采。

    像这种直接往外喷的少之又少。

    “咦?这个就是石油吗?”一个村民挠挠头,“我之前还看到过很多次,以为是腐烂的鲸鱼,怕爆,就没敢靠近!”

    江扶月:“!”

    很多次?!

    “在哪里?能记住地方吗?”

    “能!我带您过去。”

    然后,江扶月被惊到了。

    多浮的石油资源比她想象中更丰富,最重要的是可以自喷采油,连大型设备都省了!

    “可我们也不会提炼啊?”有队员一脸纠结。

    最近太阳能供电不足,为了省电,他们从每天洗澡一次,改成了两天才能洗一次,入夜之后也尽量不使用电器,生活方方面面都受到影响,非常不方便。

    如果能找到新的能源,那日子也不用过得这么紧巴巴了。

    可原油跟汽油、柴油是两码事。

    不然外面那些化工厂建来干嘛?

    江扶月:“我有办法。”

    回去之后,她把电工师父、焊工师父叫到一间屋子里。

    第二天里面就有切割、电焊的声音传出来。

    学过中学化学的都知道,原油成分复杂,就其化学元素而言,主要是碳元素和氢元素组成的多种碳氢化合物,统称“烃类”。

    其它部分则是硫、氮、氧及金属等杂质。

    根据原油中各组分沸点的差异,使用蒸馏的方法,就可以从原油中提炼出直馏汽油。

    一般来说汽油是最先沸腾,于是汽油蒸汽最先被抽走,汽油蒸汽冷却后就变成了液态的纯汽油。

    除此之外,还能提炼出煤油、轻重柴油及各种润滑油馏分等。

    而这就是所谓的原油一次加工。

    之后将这些半成品中一部分或大部分作为原料,就可以进行二次加工。

    江扶月根据相关原理,再从网上搜索了图纸,带着两个师傅花了六天时间做出了石油蒸馏器。

    期间,她也没忘向上级递交申请开采的报告,其中详细阐述了他们这么做的必要性和可行性。

    按照法律法规,个人是禁止开采石油的,一旦发现,就是重刑。

    但特殊情况,特殊照顾,在被困岛上半年,医疗队即将弹尽粮绝的前提下,上级部门特批通过,允许他们适量开采。

    在正式开采、提炼之前,江扶月亲自组织人员进行了现场试验。

    并多次调整方案,改进步骤,最终宣布成功。

    接下来就是招人!

    虽然这个开采规模远远比不上石油化工厂和炼油厂,但每个步骤都需要有人跟进把控,一点都马虎不得。

    所以,第一批招了近三十人,全是身体健康的男性村民。

    江扶月手把手教他们,从细分步骤,到整体运作,全部都是高标准、高要求。

    期间有人因为太辛苦而选择放弃,江扶月没有挽留,很快又挑了新人补上。

    终于,在经过一个月培训之后,这些村民熟练掌握了相关步骤和技术。

    江扶月这才放手让他们去做,不过每天必去现场巡视检查,风雨无阻。

    同时,她还培养了专门的安全员、质检员,保证安全生产和高效产出。

    岛上正式开始大量炼油。

    随即,能源问题迎刃而解。

    很多石油加工品也开始在岛上售卖。

    后来大家才知道,原来被招去炼油的村民工资居然那么高——

    每个月八千块!

    工作一个月,就买得起手机,吃得起猪肉了!

    这让其他村民开始蠢蠢欲动,也想去干这个活。

    却被江扶月出面回绝:人已经招满,下次请早。

    眼看日子越来越有盼头,能源有了,每家每户都开始用上电灯、电器,然而就在一个平静的夜晚,突然传来一声巨响,整座岛都在颤抖。

    “怎么回事?”

    “地震了吗?”

    “快跑啊!房子要塌了——”

    队员们惊恐地跑出来,衣服都没来得及多穿一件,就看到不远处的海面燃起一片红光,带着巨大喷薄的力量。

    村民们也从睡梦中惊醒,纷纷逃到平地上。

    一时间,议论声、尖叫声,以及孩童的哭泣声响成一片。

    场面混乱不堪。

    江扶月察觉到不对劲的时候,第一时间带上电脑往外跑,刚出门就遇到刘伟华,他赶紧扶着她,一起跑。

    当黎明悄然降临,海面那片红光也渐渐消失,整座岛随即停止颤抖。

    “是天神降下的惩罚吗?”

    “我们会不会死?”

    “……”

    “大家听我说——”就在大家最恐慌无助的时候,一道镇定的声音传来。

    众人抬头望去,只见挺着肚子的江扶月在刘伟华的搀扶下,提着大喇叭站到最高处。

    朝阳下,神圣的光芒笼罩在她身上,犹如神只降临。

    那些惊惶与不安在瞬间得到安抚,尖叫与哭声也渐渐消失。

    “这是海底火山爆发,是一种常见的自然现象……据统计,全世界共有海底火山约2万多座,太平洋就拥有一半以上……多浮岛就是火山喷发而形成的……”

    很快,大家平静下来,不再恐慌。

    “阿格塔——”不知是谁呢喃了一声。

    接着无数村民开始附和:“是阿格塔来救我们了——是阿格塔——”

    繁盛和繁叶站在人群中,眼里满是动容与感慨。

    没错,她就是阿格塔!

    ——多浮的守护神!

    江扶月只不过现场进行了一次科普,却没想到收获了全岛村民的崇拜。

    她张了张嘴,却无力解释,因为嗓子已经干得冒烟。

    刘伟华默默递过来一瓶水,她喝完才慢慢缓过来。

    然而,这就完了吗?

    并不是!

    接下来还有一个更严重的现实问题需要解决……

    火山中心距离多浮岛太近,强大的冲击力让整个岛剧烈震动,破坏力不亚于七级地震,无数竹楼土屋坍塌。

    虽然人没伤到,但家却没了,财物也受到不同程度的损失。

    就连驻地由高抗震材料搭建而成的板房也摇摇欲坠。

    “怎么办?这下我们住哪儿?”

    队员们面面相觑。

    而大多村民已经忍不住哭起来。

    最后,所有人都将求救的目光投向江扶月。

    后者还挺着大肚子,明明是再脆弱不过的孕妇,如今却担负着所有人的期望。

    江扶月深吸口气,提起喇叭——

    坚定的声音响彻人群:“房子没了,那就建!”

    江扶月根据多浮的地理情况和气候条件,设计出来一种便于排水防潮的“架空式框架结构”房屋。

    架空的灵感来源于当地的竹楼。

    而框架结构可抗震8级、抗风13级,且省时省力。

    梁、柱构件也易于标准化、定型化,便于采用装配整体式结构,缩短施工工期。

    建房子需要的材料——砖头、沙子、石头、土、水泥、钢筋等等,江扶月告知方法,让村民自行准备。

    然后亲自指导他们如何建房。

    一个月后,村民们的新家拔地而起,江扶月也正式进入养胎阶段,不再跑上跑下地折腾。

    八个月的肚子已经隆起很高,低头看不见脚下,行动非常不方便。

    好在,两只小猪一点也不折腾亲妈,江扶月几乎没有过孕吐,每次例行产检各项指标都非常好。

    ……

    同一时间,F洲。

    谢定渊最后一次疫苗试验大获成功,新病毒被攻克,而他也终于可以申请回国了。

    直升机上,他拿出手机,半年来第一次开机。

    然后他看见无数个未接来电提醒,以及江扶月发来的微信消息……

    ------题外话------

    都写到这里了,来个有奖问答吧

    老谢看到微信消息的第一反应是?

    A、大写的懵;B、欣喜若狂;C、归心似箭;D、懊恼担忧

    评论区回答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