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927章 终于相聚,龙凤双胎

第927章 终于相聚,龙凤双胎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驻地灯光大亮。

    江扶月被送进产房。

    “要生了吗?”

    “月姐还好吧?”

    “怎么半夜发作啊?老天保佑,一定要平平安安!”

    “……”

    大家都披上衣服,在平坝上来回踱步,焦急张望。

    两个产科医生已经进去了。

    当时,是刘伟华第一时间听见江扶月的声音,把她从房间里带出来,然后跑去叫医生。

    这会儿他的手还忍不住轻轻颤抖。

    “兄弟,来根烟平静平静?”一个同事走过来,拍拍他肩膀。

    刘伟华摆手:“谢谢,我不抽。”

    “行,还剩最后两根了,我也舍不得抽。”说着,又把烟盒放回兜里。

    刘伟华朝产房里看了眼,接着又忍不住笑起来:“说真的,我媳妇儿生孩子的时候,我都没这么紧张。”

    “看出来了。你瞧瞧大家谁不紧张?”

    不紧张就不会连觉都不睡,大半夜站在外头吹冷风了。

    这一年,江扶月的存在对于他们来说,既是支柱,也是灵魂。

    好像有她在,任何困难都能被克服,所有难题都能迎刃而解。

    甚至她什么都不做,就好好地站在那里,就能给他们带来无限勇气和干劲。

    无法想象,如果有一天她倒下了,整个团队会变成什么样。

    “一定要平安!”刘伟华双手攥拳,狠狠用力。

    “会的,”同事撞了撞他肩膀,“月姐那么强,生个孩子而已,难不倒她。”

    很快,看到驻地这边灯光大盛的村民们,也闻风而动,纷纷聚拢。

    “要生了吗?”

    “情况如何?”

    “大人小孩儿都还好吧?”

    “……”

    岛上男女老幼,很快站成一片,脸上还有未消的睡意,可望向产房的眼神却那么焦急担忧。

    江扶月之于医疗队是支撑,是灵魂;然而之于这群村民却是神只,是信仰!

    “伟大的神明,请保佑阿格塔!”

    “祈愿阿格塔平平安安,一切顺利。”

    “信女诚心跪求……”

    产房内。

    江扶月浑身大汗,双手拽住扶杆:“……怎么样?”

    “宫口没开完,还要再等等。”

    还要等?!

    江扶月只觉头皮发麻。

    她一直不认为自己是个怕痛的人,但这一刻她是真的怕,也是真的疼。

    “还要等多久?”

    “不好说,个人体质不同,有些人开得慢,有些人开得快。”

    江扶月咬牙:“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快点?”

    医生想了两秒:“……要不下来走走?”

    “好。”江扶月颤颤巍巍下了产床。

    ……

    同一时间,谢定渊紧赶慢赶,终于上岛。

    通过之前江扶月的微信消息,他知道医疗队驻扎在靠近码头的一块空地上。

    循着地面痕迹,一路找过去,发现一大群人正聚集在平坝上,朝一处焦急张望。

    “他们在做什么?”

    刘伟华:“等江教授生孩——”

    呃!话没说完,转头一看,接着就哑巴了。

    谢谢谢……教授?!

    这时,村民们也发现了这张从未见过的生面孔。

    “你是谁?”

    “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想干什么?”

    “不管了,先把人抓起来再说!”

    黄鲑鱼最先行动,抬手一招,他那几个兄弟就冲上来,把谢定渊围住。

    个个表情警惕,眼神发狠。

    黄鲑鱼:“你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谢定渊认真解释:“我来找我媳妇儿,就是江……”

    “呸——这里哪有你媳妇儿?现在立刻马上给我离开多浮,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

    谢定渊:“江扶月就是。”

    “谁?江扶月?咱们岛上没这……”等等!黄鲑鱼愣住。

    平时大家都叫江教授或者阿格塔,差点忘了本名。

    江教授是叫江扶月吧?

    很快,从惊愕中反应过来的刘伟华赶紧开口:“老黄,他就是江教授未婚夫,孩子的爸爸!”

    “啊?”黄鲑鱼傻住,“不是说有那个什么封锁线,没人可以上岛吗?”

    刘伟华:“现在不是纠结这些的时候。”

    “哦!对!”

    谢定渊的到来引起一阵不小的骚动,村民们不认识他,但医疗队的人却知道他和江扶月的关系。

    “谢教授,您……”

    “我想进去。”

    ……

    江扶月托着肚子,才走了三十分钟,就累得满头大汗。

    医生检查之后,“开了三指,现在感觉怎么样?”

    “阵痛,频率大概是四五分钟一次。”

    医生点头:“要吃点东西吗?”

    江扶月一愣:“还能吃东西?”

    “当然。生孩子是个体力活,不吃饱怎么用力?”

    江扶月:“吃!”

    “行,我让人煮两个糖水鸡。”

    “等等!”

    “……嗯?”

    江扶月:“三个。”

    她饿了。

    “……行!”

    等待的间隙,江扶月靠在墙上,深呼吸以缓解宫缩带来的阵痛。

    听见脚步声,她以为是医生回来了:“怎么这么快……”

    下一秒,忽然愣住。

    她以为自己太痛产生了幻觉,所以第一反应不是高兴,而是疑惑——怎么会在这里看见谢定渊?

    然而,怀抱却是那么真实,他颤抖着手,抚上她后背,清晰的体温,熟悉的味道,带着一丝风尘仆仆的急促。

    “……谢教授?”江扶月试探着开口。

    “是我。对不起月月,我来晚了。”

    江扶月怔忡,下一秒,嘴角漾开微笑,伸手回拥住他,声音又轻又软——

    “你来啦?”

    三个字,险些令男人哭出来。

    “月姐,鸡蛋来了,怕你不够我让厨房煮了四……”

    额!

    什么情况?

    等两人分开,背对着的男人转过身,“我的天!谢教授?!”

    谢定渊:“辛苦你了。”

    “不、不辛苦!应该的!”

    江扶月吃了四个糖水蛋,期间谢定渊一直陪在旁边。

    “吃饱了吗?”

    “嗯。”她点头。

    突然,一阵比之前更密集的疼痛席卷而来,江扶月整张脸都扭曲了。

    “津津——”

    “已经开到四指,可以进去,开始生产了!”

    江扶月深呼吸,转头看向谢定渊。

    后者紧紧握住她的手,没有松开的意思。

    他要陪产。

    “你去外面等我。”江扶月冷静开口。

    “月月?”男人眼里闪过错愕。

    “我可以。你去外面等。”

    “不行!我要陪你!”

    江扶月咬牙:“你出去,相信我好不好?”

    “这个跟相信没关系……”他就是想陪着她,一分一秒都不愿意错过。

    这时,医生开口:“岛上医疗条件不比外面,虽然我们已经尽量做到产房无菌,但多一个人就多一重感染的风险,所以,我建议您还是去外面等。”

    最终,谢定渊只能无奈松手。

    江扶月被推进去的那一刻,男人站在原地双目赤红,眼里有泪闪过。

    产房内。

    医生:“为什么不让谢教授陪产,看得出来,他很难受。”

    江扶月轻轻勾唇:“太狼狈了,我不想他看见。”

    “谢教授不会介意。”

    “我介意。”

    “……好吧。”

    其实作为专业的产科医生,她们也不太建议男士陪产。

    不过总有些孕妇觉得让男人陪着进产房,看完整个生产过程,就会更心疼,未来也会对这个拼死拼活给自己生孩子的女人更好。

    然而,现实却恰好相反。

    江扶月倒是没想过这些,她只是爱美,要面子,仅此而已。

    “月姐,我们要开始了,准备好了吗?”

    “嗯。”

    “你现在听我口令调整呼吸,我让你用力的时候再用力。”

    ……

    两小时后。

    江扶月脸色苍白,“不行,太疼了……”

    医生也有些慌了:“怎么回事?不应该啊!”

    “麻药!剂量少了!”江扶月咬着牙,浑身颤抖地憋出这句话。

    她本身就是专业的,医生一点都不怀疑她的判断。

    “宫口马上就全开了,这个时候再补麻药……”

    非常危险!

    加上条件简陋,很多专业仪器都没有……

    “津津!”这时,另一个医生进来,端着一碗黑乎乎的中药:“用这个。”

    “这是什么?”

    “我也不知道,是那个巫医带来的,村民们都说有用。”

    “胡闹!这种时候怎么可以乱吃药?!”

    “可是……也没办法了啊!”

    江扶月伸手:“给我。”

    “月姐?!”

    “给我,我相信他。”

    ……

    从深夜到黎明,海平面上渐渐升起半个红日。

    终于——

    “哇哇哇……”

    一前一后两道婴儿的啼哭声传来。

    “生了?生了!”

    “谢天谢地!阿弥陀佛!”

    “……”

    谢定渊双膝一软,险些跪倒在地。

    幸好旁边的刘伟华眼疾手快,拉了他一把。

    两个医生一人抱着一个孩子出来,走到他面前,“谢教授恭喜,龙凤胎,儿女双全。”

    他如梦初醒,根本顾不上看孩子,拔腿就朝里面跑去。

    “师父?”傅绥钟转头看向枯站一夜的男人。

    他身上还有熬药留下的清苦味道。

    由于站在人群后方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几乎没有人发现他们师徒俩。

    不知道是不是傅绥钟的错觉,才一个晚上而已,他却觉得师父好像又苍老了几岁。

    白发失去了光泽,眼尾的皱纹更深刻。

    但身形却依旧笔直挺拔,屹立如山。

    “走吧。”

    “您不进去看看吗?”

    “平安就好,看与不看不重要。”

    “……哦。”

    守了一夜,又是煎药,又是送药的,好不容易人没事了,他又走了。

    傅绥钟以前怎么没发现,自家师父这么无私伟大呢?

    这是拿了苦情男配的剧本吧?

    可怜哟!

    “别忘了把炉子收好,搬回竹楼。”

    傅绥钟:“……”为自己那两秒钟的同情感到不值。

    这他妈哪里苦情了?

    支使人一套一套的!

    ……

    江扶月产下龙凤胎当天,正好是10月1号,国庆节。

    大家都说这俩孩子根正苗红。

    消息当天就传回谢家、江家,还有韩家。

    由谢定渊亲自通知。

    韩韵如清晨醒来,习惯性摸手机,点开微信一看,“生了!生了!”

    江达被她吵醒,噌一下坐起来:“那道菜生了?我再炒熟点!”

    “傻啊你,就知道炒菜!月月生了,一儿一女,龙凤胎呢!”

    “真的?!什么时候?!谁说的?!”

    “喏,刚才阿渊发来的消息,还有照片,你看……两个小家伙长得一模一样!”

    江达盯着手机,满眼不可置信:“我、我当外公了?”

    韩韵如抚去眼角的泪渍,“我也当外婆了呢。”

    最重要的还是月月平安。

    第一张照片就是江扶月睡颜恬静的模样。

    接着才是两个孩子的照片,就像随手一拍似的,比孩子妈那张潦草多了,焦点都没对齐,有点糊。

    谢家——

    “生了生了!”老太太兴奋的声音传遍整个老宅。

    谢振东手里的报纸掉到地上,眼镜也歪歪斜斜来不及扶:“是月月生了?!”

    “对!刚才阿渊发的消息,顺产,月月遭了一夜的罪,听那语气,给心疼坏了。”

    “是咱们对不起人家小姑娘……孩子还好吧?”

    听到孩子,老太太笑得满脸褶皱:“好着呢!儿女双全了。”

    “看吧,我就说肯定有个小公主!这下粉色能派上用场了,阿渊也选的粉色……”

    “是是是,你们直男的审美全国统一。”

    “妈——”谢云藻刚进门,“什么事这么高兴啊?在外面就听到你跟爸的声音了。”

    “月月生了!”

    “真的?”

    “还有照片呢,就是拍得有点糊,也不知道小九怎么搞的……”

    “我看看……哎哟!两个小乖乖!真可爱!大的是哥哥?”

    “欸。哥哥好,以后长大了可以保护妹妹。”

    老爷子迫不及待凑上来:“有照片你怎么不早说?让我看看……”

    “你别抢啊!”

    ……

    韩家。

    老爷子跟韩韵如一样,自打江扶月去了多浮,早上醒来第一件事就是看微信,然后看新闻了解A、K两国目前的对峙情况,以及国际局势。

    今天还是像往常一样,他刚拿到手机——

    哐当!

    韩慎听到动静,还以为老爷子摔了碰了,立马冲进来。

    韩恪和韩恒紧随其后。

    谁知刚推开门,就看见老爷子拿着手机,浑身颤抖。

    “爸,您怎么了?”

    “生、生了……”声音也在颤。

    “什么?”

    “月月生了!龙凤胎呢!一对小宝贝!”

    韩慎:“!”

    韩恪:“!”

    韩恒:“……我这么年轻,终究还是逃不过当舅姥爷的命运?”

    “滚!爸,有照片吗?”

    “有有有,你们看母子三个睡得多香……”

    四大金刚迅速凑到一起,围着手机,眼角眉梢全是笑。

    猛男温柔也不过如此了。

    ------题外话------

    月姐卸货啦!

    明天还是这个点更新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