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928章 贤惠老谢,年年岁岁

第928章 贤惠老谢,年年岁岁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生完孩子,江扶月睡了整整两天一夜才醒过来。

    期间,谢定渊数次找到医生询问情况。

    回答都是——

    “您放心,真的没有大碍,月姐产后情况非常好,她就是太累了才没醒。”

    过了几个小时,谢定渊又来了。

    他的紧张被队员们看在眼里,都不由感慨——

    “谢教授已经三天没合眼了吧?”

    “感觉他看月姐的眼神,又心疼又心碎,怪可怜的。”

    “你们懂不懂什么叫关心则乱?”

    “谢教授肯定爱惨了月姐。”

    “孩子刚从产房里抱出来那会儿他差点跪到地上,还是刘医生给拉了一把。”

    “而且孩子都没看,就直接冲进产房里了。”

    “唉,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想当初我家那个屁颠屁颠跟着孩子走了,完全没想到他老婆还在手术室,当时就差点给我气晕……”

    “所以啊,好男人都是别人的。”

    “话说,谢教授是怎么上岛的?我刚才看了一下新闻,封锁线还在,并没有撤。”

    “……要不去问问一起上岛的船员?”

    “这个可以!没准儿有什么新路线呢!”

    “走!”

    ……

    江扶月不知睡了多久,只觉无比香甜,浑身舒畅。

    睁开眼,明亮的天光洒进室内,下一秒,措不及防撞进男人温柔的目光里。

    “醒了?”

    “嗯。”她微微一笑。

    “喝水吗?”

    “一点点。”

    男人拿过玻璃杯,里面插着吸管,他直接送到江扶月嘴边。

    温度刚好。

    “不能多喝,润润唇就可以了。”

    “我知道。”

    他伸手理顺女孩儿颊边散乱的发丝,眼神既温柔,又珍重,还带着一丝别样的复杂,隐隐透出几分沉重。

    “两只小猪呢?”江扶月左看右看,没找到。

    “医生抱去做检查了。”

    “你看过他们没有?长得像不像?是像你多一点,还是像我多一点?”江扶月眼里写满好奇。

    生完,知道是龙凤胎,她就脱力睡过去了。

    所以到现在还没见过两小只。

    谢定渊微愣,面上闪过一丝窘迫:“其实……我也没怎么仔细看。”

    江扶月:“……”

    终于,做完检查的两小只被送回来。

    “这是哥哥,小胳膊小腿儿可有劲儿了。”

    医生一边说,一边交给江扶月。

    后者自然而然地伸手去接,好像根本不用学,天生就会当妈妈一样。

    看着怀里没睁眼的小肉团子,她内心一片柔软。

    额!就是丑了点。

    红彤彤,皱巴巴的……

    “这个是妹妹。”医生说着,想交给谢定渊。

    不料男人浑身一僵,没有要接的意思。

    医生微愕,不过转念一想,第一次当爸爸难免情怯,也就理解了,顺手把小家伙放到妈妈枕边。

    江扶月抱完这个,抱那个:“检查结果怎么样?”

    “放心,两个小家伙非常健康!”

    “那就好……”

    江扶月虽然是顺产,但双胎多多少少对母体伤害更大。

    所以,谢定渊强行要求她坐满四十五天的月子。

    好在多浮气候温暖,不用担心感冒,期间江扶月还是正常洗澡洗头。

    不过每次谢定渊都盯得很紧,洗完出来必须第一时间换上长袖长裤,头发也一定要吹干。

    两个孩子也基本由他照顾,什么洗澡、拍嗝、把尿、翻身、换尿布,什么脏活累活他通通揽过去,根本不让江扶月碰一下。

    除了喂奶,剩下的时间江扶月就像个闲人。

    就算她主动提出要分担,谢定渊也不会同意。

    半夜,两个孩子常常哭闹,也是他起来去哄。

    从早到晚,忙得脚不沾地。

    起初,他也手生、不熟练,拍嗝能把孩子拍吐奶,把尿能把到自己身上来。

    经常顾头不顾尾,手忙又脚乱。

    如果一直这样,那就不是谢教授了。

    他开始找队里两个产科医生学习专业知识和技巧。

    不仅学怎么带娃儿,还学怎么照顾产妇。

    一次次笨拙的实践,一遍遍认真的总结,换来最后的熟能生巧、得心应手。

    “谢教授真的绝了!每天雷打不动找我跟津津学习交流,走的时候笔记本写满十多页,从产后护理知识,到婴儿早教启蒙,差点把我们给问懵。”

    “月姐生了以后,都是他在照顾吧?”

    “事无巨细,亲力亲为。”

    “以前觉得谢教授太高冷,肯定不会照顾人,没想到居然这么体贴……”

    “月姐现在每天的食谱都是他在制定,在保证最佳营养搭配的同时,还要兼顾月姐的口味喜好。”

    “昨天天不亮,我去洗房间看见谢教授在手洗月姐和两个宝宝的衣服。”

    “这算什么?上个星期谢教授还管我借针线,给月姐缝扣子呢!”

    “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优秀,还这么温柔的人呢?”

    “别说了,再说等回去之后我就要离婚了!”

    “你们这些男的别光听啊,也跟人家谢教授学着点,好男人就得这么当!”

    男医生们:“……”悄咪咪,不敢讲话。

    ……

    除了找现成的医生学知识、学技术以外,江扶月还无意中发现谢定渊注册了几个育儿论坛的账号。

    一得空,就拿着手机逛帖子,看其他宝妈是怎么带娃的。

    其中某些做法他很赞同,当然也有不赞同的,索性用一个笔记本把自己筛查整理后的内容记下来了。

    不到一个月,就记了满满一本。

    如果涉及某些太过专业的知识,连队里产科医生都无法解答的时候,谢定渊就会充分利用外界的人脉,给他那些专业领域的大佬朋友发邮件请教。

    讲真,收到邮件的科学家们都有点懵。

    打死他们也想不到有一天会被谢定渊请教关于妇婴方面的知识。

    就、很玄幻。

    ……

    来之前,江家和谢家备了不少母婴用品。

    除了最基本的小孩儿衣服、奶粉、刀纸、尿不湿之外,里面还有几本育儿指南。

    谢定渊有事没事就翻着看,江扶月笑他:“等过段时间,你是不是就成育儿专家了?”

    灯光下,男人耳根浮现一抹绯红,眼神略显窘迫:“我就是想多学一点……”把你跟孩子照顾得更好一些。

    江扶月看着他认真严谨的样子,笑了:“你是天底下最好的爸爸。”

    谢定渊也跟着勾了勾唇,“我会努力的。”

    可江扶月总觉得他眼里藏着心事,隐隐沉重。

    再欲细看,又什么都没有。

    是她想多了吗?

    ……

    熬过四十五天,江扶月终于出月子了。

    由于谢定渊尽心尽力地照料,加上她本身的自律,恢复得很好。

    “江教授生孩子跟出门度假一样,身材没变,脸色还更红润了。”

    “年轻就是好啊,代谢快,机能佳,恢复能力惊人。”

    “美女就是美女,生孩子只长肚子,不长肉。”

    “……”

    经过一个半月时间,两个小家伙不再像刚出生那会儿皱巴巴的样子,如今小脸长开,皮肤奶白。

    兄妹俩都继承了江扶月的桃花眼,睫毛又长又密,黑溜溜的眼珠,像紫葡萄一样。

    对视的时候,无辜又清澈,仿佛天上银河陷落其中。

    然后,再露出一个无齿之笑,心都给你萌化。

    江扶月拍了几张照片,发到群里。

    是的,两小只出生后,江家、韩家、谢家拉了一个大群,群名是【相亲相爱一家人】。

    日常就是在线逗娃。

    韩启山:【今日份崽崽图还没出来吗?那我一会儿再来】

    韩恒:【在线蹲一波】

    韩恪:[坐等]JPG.

    符婉袖:【@谢定渊来了吗?来了吗?今天怎么超过时间了?】

    谢振东:【能不能拍清楚一点?当爸的咋这么敷衍?每次都糊得没眼看!@谢定渊说的就是你!】

    江扶月:[图片][图片][图片]

    一连三张,全是两个小崽崽。

    韩启山:【啊啊啊啊啊啊】

    谢振东:【我孙子孙女又比昨天可爱了】

    韩恒:【阿伟死了!血槽已空】

    韩启山:【@韩恒说什么死不死的?滚蛋!】

    韩恒:【……】

    韩韵如:【还是月月拍照技术好】

    江达:【+1】

    韩韵如:【我外孙、外孙女真好看~】

    江达:【+1】

    韩韵如:【当然我女儿更好看】

    江达:【+1】

    啊!这两口子真让人受不了!

    江达丫的是应声虫吗?

    ……

    群里这些长辈们,每天最大的乐趣就是蹲照片。

    看不见真人,抱不到小家伙,那看看照片也是好的呀!

    江扶月:“咱们还没给两个孩子取名,你有什么想法吗?”

    谢定渊摇头:“你辛辛苦苦生下他们,还是你取吧。”

    “我?”

    那就……试试?

    江扶月开始翻字典、翻诗经,想法倒是很多,名字也都挺美,好歹也是学霸不是?

    但总觉得差点什么。

    她把备选的几个名字写在纸上,拿去问谢定渊:“瑾和瑜怎么样?”

    男人点头:“怀瑾握瑜,挺好。”

    “那这个瓒和琦呢?”

    “美玉无暇,也不错。”

    “皓和皎?”

    “皓月皎皎,清丽脱俗。”

    江扶月:“……你怎么哪个都行啊?”

    谢定渊揽过她:“因为你每个都起得好啊。”

    “我看看是不是吃糖了,怎么这么甜呢?”

    江扶月吻上去。

    男人一顿。

    两个月了,医生说可以一起。

    江扶月伸手圈住他脖颈,男人迟钝了几秒,在她狐疑的注视下才开始缓慢回应。

    可总显得有些……不太专心。

    江扶月皱眉,咬住他嘴唇,不算用力,但也绝对不轻。

    “嘶……”男人倒抽凉气。

    “月月……”他双手扣住女人两侧腰际,并未像平时那样缠上来,反而带着几分推拒的意味。

    江扶月以为是错觉,欺身而上,撩得他节节败退。

    突然,“哇哇哇……”

    孩子哭了。

    原本是妹妹在哭,没一会儿哥哥也开始了。

    谢定渊把她按在怀里,深吸口气:“我去看看两个小的……”

    说完,飞快下床,朝外面跑去。

    怎么看都有种落荒而逃的感觉。

    江扶月傻眼,什么情况?

    大灰狼成了柳下惠?

    她忍不住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身材,腰还是跟以前一样细,腿还是和从前一样长,体重没变,上围还涨了。

    所以,他躲什么?

    ……

    起名这事,最终江扶月还是决定交给长辈来做。

    不是她想不出来,而是觉得承载了老人祝福的名字会更有意义。

    至于由哪家的长辈来起,这就交给他们自己商量决定了。

    首先韩启山肯定当仁不让。

    理由也很充分:“我辈分最高。”

    谢振东作为两个孩子的爷爷肯定也有想法:“其实我都早就想好了……”

    一直惦记着呢。

    两边都不愿退让,就这么僵持住了。

    好在群里还是一片和谐,没吵没闹。

    江达知道以后:“我也是长辈啊?怎么都没人问我给两个小宝贝起什么名呢?”

    韩韵如瞥了他一眼:“你会起吗?”

    当初月月和沉星的名字还是她给起的。

    江达闻言,憨憨挠头:“好像也是哈,那我就不争了。”

    韩韵如:“……”你也要争得过才行啊!

    最后,还是谢家退了一步。

    谢振东:“你起吧,我认输。”

    这倒是让韩启山狠狠惊讶了一把:“咋?太阳打西边出来了?这可不像你?”

    谢振东轻叹:“月月辛苦了,我们全家……对不住她,让你们一步也是应该的。”

    “哼!还算有点良心!”

    谢振东:“你好好起啊!这可是要跟我孙子孙女一辈子的东西,整难听了我找你算账!”

    “要你说!”

    在经过半个月的斟酌思考之后,两小只的大名正式确定下来——

    哥哥谢安年。

    妹妹谢安岁。

    寓意:平安喜乐,年年岁岁。

    这下小名也有了——

    “年年,你喜不喜欢太姥爷给你起的名字啊?”

    “咯咯……”小家伙蹬着藕节似的小肥腿,笑得眉眼弯弯。

    江扶月又转到另一个小家伙面前:“你呢,岁岁?”

    “呜哇!噗噗——”相较于哥哥的可爱秀气,妹妹就不怎么讲究了,口水噗得乱飞,小胖手还一个劲儿去抓自己的脚丫子。

    也不知道像谁……

    “你觉得怎么样?”江扶月抬头看摇篮床边的男人。

    他正望着两个小家伙发呆,一时之间竟没反应过来。

    “谢教授?”

    “……嗯?什么?”

    江扶月皱眉,直勾勾盯着他:“你最近很不对劲。”

    ------题外话------

    凌晨四川地震,重庆震感强烈,我直接被摇醒了,后面小区组织疏散,不让上楼,电脑也没带,没法上传稿子,刚电梯恢复运行才回到家,抱歉让大家久等了!然后我现在肚子又开始痛(真的绝了),马上去医院做个检查,希望一切顺利!阿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