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932章 离岛之期,去见钟诚(二更)

第932章 离岛之期,去见钟诚(二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某天,江扶月给岁岁喂奶,沉甸甸的小家伙被她抱在怀里。

    起初还是母慈女乖非常温馨的一幕,但没过多久小家伙就开始兴奋了,小腿儿那个蹬,小胖手也在半空乱挥。

    冷不丁抓到江扶月的头发,就那么一扯,差点把亲妈当场送走。

    这就算了,她还乱咬。

    江扶月头皮痛、胸口疼,向来淡定能忍的她也不由惊呼出声。

    谢定渊听闻响动,立马从外间大步入内,直接把岁岁接过去,关切的眼神落到江扶月身上:“咬你了?”

    江扶月扯下衣服,“……没事。”

    而吃饱的岁岁却在亲爹怀里笑得口水亮晶晶,露出几颗锋利的小米牙。

    就很气,但又没办法。

    谢定渊把她放到婴儿床上,跟哥哥一起玩玩具,然后拉开柜子翻出一管药膏走到江扶月面前。

    “衣服弄上去。”

    “不用了……”

    “又不是没看过,害什么羞?”

    “……”

    果然,咬破皮了。

    谢定渊满眼心疼,用手指沾了药膏涂到伤口处,力道又轻又柔。

    他太坦然,倒是让江扶月不好意思了。

    “下次不要直接给岁岁喂,让她用奶瓶。”

    奶嘴都被咬坏了好几个,更何况人?

    正抢哥哥玩具的岁岁:“?”你礼貌吗?

    其实江扶月已经不怎么亲自喂奶了,多数时候都是挤到奶瓶里,就今天例外。

    没想到……

    “你说咱们女儿是不是太……莽了?”

    干饭第一名,打人也很行。

    会吃会拉,还特霸道。

    谢定渊虽然心疼媳妇儿,但还是忍不住帮闺女说话:“她还小,不懂事。”

    “你忘了昨天才被她打过一巴掌了吗?”

    “咳……就拍了一下,没那么严重。”

    “那是谁搁我面前一个劲儿喊疼?”

    “……”

    相比岁岁的野蛮,作为哥哥的年年就斯文得多。

    不仅喝奶的时候乖巧秀气,做其他事也不慌不忙,自有章法。

    比如尿了,不哭不闹,就啊啊两声,谢定渊就知道给他换新的尿不湿。

    再比如饿了,连声音都不用发,就直勾勾盯着奶瓶,老父亲瞬间心领神会。

    只有要拉臭臭的时候,他才会象征性地哭两声。

    江扶月严重怀疑这孩子天生洁癖,因为沾过臭臭的毯子,他一概不用。

    只要靠近,臭小子立马哭给你看!

    跟装了“定屎雷达”一样。

    也正因如此,年年好带得多。

    胃口小,拉得少,事儿不多,还不爱哭。

    兄妹俩就是两个极端。

    江扶月:“我觉得年年像你。”

    谢定渊:“那当然!我儿子不像我像谁?”

    “……”

    年年还有一点特别好,那就是不管吃的,或者玩的,从来不跟妹妹争。

    比如现在,被妹妹抢走了最喜欢的毛线球也只是瘪了瘪嘴,没有哭,也没有闹。

    已经不是脾气好可以形容了,简直就是没脾气好吗?

    ……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地过,转眼来到四月底。

    “我们可以离岛了?!”

    “真的吗?!一年多了,终于能回家了!呜呜呜……”

    “不是开玩笑?确定?!”

    “江教授亲口说的,还能有假?!”

    “天哪!幸福来得好突然,我有点招架不住了都!”

    “终于等到这天了,我马上回房间收拾东西!”

    “……”

    所有队员欣喜若狂,奔走相告。

    很快,消息传开,岛上村民也知道了。

    虽然心里很不舍,但他们也清楚,这些人原本就该回家了,多留的这大半年时间对他们来说已经是幸运。

    不可再强求。

    所以这次村民们都真心实意为他们高兴。

    如今国家大量资源朝多浮倾斜,日子越来越有盼头,人们心里也有了安全感,不会再因为江扶月的离开而不安或恐慌。

    有的只是感激与祝福。

    最终离岛时间定在5月5号。

    临走前,在江扶月的鼓励和组织下,那几个养了许久的颤音号进行了首次直播带货。

    【小钟星座】卖助眠桐釉枕。

    【小鲨鱼赶海】卖海产干货。

    【猴子爱爬树】则给多浮的牧铃兰打广告,可泡水喝,养生必备!

    【神奇猎手】……

    直播六小时,成交金额上千万。

    而这些东西,将会随江扶月一行货船带出岛,送往全国各地。

    5月4号,临走前一天。

    江扶月再次去了那座依山环水的竹楼。

    那次海底火山爆发之后,岛上竹楼倒的倒,垮的垮,如今都换成了结实的框架结构住宅。

    唯有此处,依然牢固,安静扎实地立于原地,不偏不倚,就像这里的主人。

    傅绥钟:“江教授,你怎么来了?”

    “我要见钟诚。”江扶月开门见山。

    他目光一闪:“钟诚?谁啊?”

    “别装了,从第一次来我就知道,茶是他泡的。”

    傅绥钟一噎。

    “还有我生孩子那天,送进产房的中药也是他煎的。”

    “!”

    江扶月绕过他,径直往里走。

    傅绥钟面色微变,立马将人拦下:“他不想见你……”

    “可我想见他。让开!”

    “江教授,你别为难我……”

    江扶月沉默一瞬:“明天我就离开岛上了,你去问问他,要不要见我。”

    傅绥钟愕然:“离岛?这么突然吗?好!那我去问问。”

    两分钟后,他从里面出来,侧身抬手——

    “您里面请。”

    江扶月抬步入内,最终在一扇屏风前停下,透过屏风,能够看见一个坐姿挺拔的身影。

    她准备绕过去,然而下一秒——

    “就这样吧,别再往前了。”

    “果然是你。”江扶月心情复杂,“为什么?”

    “你没听过一句话吗?相见不如怀念。咱们隔了两辈子,也没什么好见的,你不是当初的楼明月,我也不是曾经的钟诚。”

    “不愧是你,二十多年不见,还是喜欢整点文绉绉的东西。”

    男人急了:“这叫氛围感!氛围感!知道吗?!”

    “你跟死对头谈氛围感?”

    “以前是死对头,你不都死过一次了吗,如今我们应该可以算朋友了吧?”

    江扶月:“既然是朋友,你都没想过主动找我吗?”

    “人和人之间需要保持神秘感,知不知道?”

    江扶月嘴角一抽,“我明天就走了,真的不把屏风移开见上一面吗?”

    “不了。就这样挺好。”

    江扶月没再勉强:“谢谢你那天的药,还有一开始帮忙安抚岛上村民的情绪。”

    她又不是傻子,该知道的都已经心中有数,不该知道的也基本猜到了。

    临走前,江扶月又问了一遍:“真的不见吗?”

    “不见。祝你一路顺风。”

    “好,你多保重。”

    男人轻嗯一声,算作回应。

    江扶月走后,傅绥钟走到屏风后,才短短几个月时间,师父又苍老了许多,只是身形依旧挺拔。

    “师父……”他险些落下泪来,“见一面怎么了?你明明那么想见她,何必这么固执?!”

    傅绥钟不明白。

    男人一圈圈抚着杯口,没有说话。

    其实理由很简单,女为悦己者容,男人也同样如此。

    他希望自己留在喜欢的人心里的印象永远年轻英俊,而不是现在这副垂垂老矣的模样。

    这辈子,还能再听到她的声音,看她生儿育女,值得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