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933章 离开多浮,一家团聚

第933章 离开多浮,一家团聚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离岛那天,阳光明媚,海面平静。

    队员们陆续上船,但无一例外,都会回头看一看这座待了一年之久的小岛,以及码头上送别的村民。

    “别说,还挺舍不得。”

    “现在多浮对外开放了,以后有的是机会再来。”

    “对,我已经答应明年带我爸妈他们过来旅游了。”

    “……”

    村民们站在岸边,挥手相送。

    “再见了——”

    队员们立于甲板上,含泪回应:“再见!都回去吧!”

    江扶月和谢定渊早早带着两个孩子上船,就是为了避免这种伤感煽情的画面,可没想到——

    一个小孩儿抱着两只新编的竹蜻蜓冲到船上,“这是给小弟弟和小妹妹的!”

    说完,把竹蜻蜓一股脑塞给江扶月,转身跑下船。

    生怕慢一秒东西就会被退回来。

    “再见——”

    “再见,阿格塔——”

    “谢谢你,多浮会越来越好,我们也会越来越好的!”

    船只行渐远,最终消失在海天交接处。

    ……

    第一次坐船的两小只充满了好奇。

    年年歪着脑袋,一个劲儿往窗外看,黑亮的眼珠倒映出湛蓝宽阔的海面,全是对陌生环境的探究和兴奋。

    岁岁更夸张,上半身不管不顾要往窗边凑,差点从老父亲怀里摔出来。

    谢定渊狠狠捏了把汗,小姑娘却笑得没心没肺,兀自欢乐。

    “怎么感觉岁岁又重了?”

    江扶月抱着儿子,闻言,转头望去:“不是感觉,是真的重了。”

    今天出发前刚称过,比上个星期前重了三斤。

    可能是察觉到亲爹亲妈在讨论自己不好的话题,岁岁小眉头一皱,啪嗒一声,又给了老父亲一个清脆的巴巴掌。

    江扶月:“……”以后还是都让她爹抱吧。

    谢定渊:“……”这是亲闺女!嗯,亲的!

    年年直接把头埋进妈咪香香的胸前:妹妹好可怕……

    一路风平浪静,第二天清晨八点,船队抵达封锁线附近。

    谢定渊当即联系上级,对方给出肯定答复:可过!

    在历经三小时的检查程序后,船队成功驶过第一道封锁线。

    “我们安全了?”

    “先别高兴得太早,刚才是A国的封锁区域,接下来还有K国的。”

    所有人又开始紧张起来。

    二十分钟后,抵达K国封锁线。

    这次检查手续比A国复杂得多,一直耗到傍晚,才被允许放行。

    “这下总算安全了吧?”

    “呼——应该是的。”

    “一整天我心都挂在嗓子眼儿,太刺激了!”

    “大陆母亲——我们回来啦——”

    第六天的时候,船队停靠支州海峡,时隔一年多,终于又回到了这片土地上。

    队员们欣喜若狂。

    借着停靠一晚的空当,纷纷向江扶月申请下船,回归都市怀抱。

    江扶月欣然应允:“注意安全,十二点前必须返回船上。”

    “好嘞!”

    刘伟华当初就是在这里上船,如今想要申请下船。

    “可能暂时还不能走。”

    “?”

    “作为随行人员之一,整个团队都需要返回帝都向上级汇报工作。”

    刘伟华挠头:“可我是中途加入的……”相当于野生编外人员,这也需要汇报工作吗?

    江扶月:“上岛之初我已经向上级补递了你的申请文件,所以——你是作为正式成员随行。”

    这次援助多浮,整个医疗队在江扶月的带领下居功至伟,回来之后肯定是要被嘉奖的。

    升职加薪不重要,关键是这样的荣耀对于一个医务人员来说,是一种肯定,也是一种激励。

    刘伟华虽不是个贪慕虚荣的人,但被排除在外,还是不免怅然若失。

    可没想到江扶月早就为他安排好了一切。

    刘伟华高兴的同时,只觉受宠若惊!

    自己何德何能?

    能让教授费心?

    “我……”三四十岁的大男人竟激动到无法开口。

    江扶月拍拍他肩膀:“你做得很好,这是你应得的荣誉。”

    刘伟华转身离开的时候,因为太过兴奋,而同手同脚。

    谢定渊:“昨晚你跟上面说的人就是他?”

    “嗯。”

    其实并非上岛之初刘伟华的申请就被通过了,几个月后,在江扶月的努力争取下,上面才给了他一个“临时随行人员”的身份。

    然而,“随行人员”并不是“随行成员”,一字之差,却是天壤之别。

    船长、船工,还有厨师、电工这些都可以归为随行人员,但成员却只指医疗队中的一份子!

    所以最初刘伟华的确是编外人员。

    这段时间,江扶月一直在向上级申请,终于在昨天晚上得到了肯定的答复。

    “为什么?”

    “为众人抱薪者,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

    谢定渊笑了,似乎并不意外听见这样的回答。

    因为——

    她是江扶月。

    ……

    大家都下船去拥抱阔别已久的都市夜生活,江扶月和谢定渊留在船上,不是不想去,是带着两个小家伙没法去。

    岁岁喝完两瓶奶,满足地沉入梦乡,小嘴还啜着,做出吸奶嘴的动作。

    谢定渊:“真成小猪了……”

    年年只喝掉小半瓶,打了个呵欠,乖巧地睡过去。

    彼时,已经晚上十一点,由于船身过大,码头上说话的声音根本传不进来。

    一切显得那么安静宁谧。

    江扶月和谢定渊已经洗漱完,准备躺下。

    就在这时,一阵刻意放轻的脚步声传来,过了两分钟甲板上响起摔摔打打的动静,并不时伴随着惨叫。

    江扶月和谢定渊对视一眼。

    很快,黑衣人就押着六个高壮野蛮的大汉从外面进来。

    黑衣人就是当初江扶月上岛时带来的那批保镖。

    “江教授,这群人拿着刀,鬼鬼祟祟地潜上船,被兄弟们抓个正着。”

    说着,将大汉手臂一折,刀应声落地。

    是专门砍西瓜的那种长砍刀。

    刀刃锋利,一刀下去落在人身上,必然见血。

    谢定渊:“你们想干什么?!”

    见大汉们不做声,他朝黑衣保镖使了个眼色,后者也不知道怎么做的,一个反手就让对方痛得嗷嗷大叫——

    “我说!我什么都说!”

    原来这群人居然是傅绸珺派来的!

    要求他们废掉江扶月一双手和两条腿,让她彻底变成一个废人!

    回报则是一百万现金。

    呵,一百万就想买她四肢?傅绸珺还真是一如既往的吝啬、小家子气。

    谢定渊拿出手机,正准备报警,却被江扶月制止。

    “?”他目露询问。

    “暂时别报警,这些人我留着有用。”

    “……好。”

    当队员们踩着十二点陆续返回船上时,一切早已恢复成风平浪静的样子。

    “江教授,我们回来啦——”

    “这是给你和谢教授带的宵夜!一定要趁热吃哦!”

    江扶月:“谢谢!大家早点休息,明天一早还要出发。”

    “好!”

    第二天清晨六点,船队准时扬帆启航!

    又经过两天时间,终于再次靠岸,这回是直接停在了帝都码头!

    老领导亲自来接,挨个给队员们送花:“辛苦了!”

    “不辛苦!都是我们应该做的!”

    连厨师和工人师傅也没落下。

    领导:“你们也是功臣!”

    厨师和工人师傅们笑得憨厚又腼腆。

    居然还有他们的份儿?

    人手一捧鲜花,几十近百人的队伍站在码头上合影。

    咔嚓声响,将这一幕定格。

    殊不知若干年后,这张照片将成为研究多浮发展史和江扶月个人的珍贵资料。

    从岛上运回来的货物经相关疫检程序之后,会有专人进行配送。

    过程比较长,不过在当时直播卖货的时候,他们就事先进行了说明,介意勿拍。

    颤音的买家们还是比较友好,都对此表示理解。

    除货物之外,船上剩下的东西暂时还不能动,会进行封存处理。

    码头上,大家陆续散了。

    谢定渊开车载着江扶月和两个孩子——

    回家!

    ……

    韩家。

    韩韵如和江达一大早就从家里过来,时不时朝着进门处焦急张望。

    “怎么还没到?都超过二十分钟了。”

    江达:“别急,我看新闻上说,船只已经安全停靠码头,应该很快就能……”

    话还没说完,别墅外就传来汽车引擎声。

    韩启山老眼一亮:“来了来了!”言罢,直接冲出别墅,健步如飞。

    韩慎、韩恪和韩恒,三大金刚自然也不甘落后,拔腿就追。

    反倒是江达和韩韵如慢了半拍,等反应过来才追出去。

    只见江扶月和谢定渊从车上下来,两人怀里各抱着一个宝宝。

    见到家人,江扶月微微一笑——

    “爸妈,姥爷,舅舅我回来了。”

    一句话便险些让江达猛男落泪:“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而韩韵如早已压制不住汹涌的泪意:“月月……”

    她冲上前,想抱抱女儿,但江扶月怀里还有年年,根本无从下手。

    韩启山先是看了外孙女一眼,见江扶月气色不错,放下心来,目光随即落到怀里的小家伙身上。

    年年睁着一双黑溜溜的大眼睛好奇地看着眼前这个两鬓花白的老爷爷。

    一老一小就这么对视了整整半分钟。

    “让太姥爷猜猜……这一定是咱们的小年年对不对?”

    “呜哇——”可能是听到自己的名字,年年瞬间兴奋起来。

    韩启山试探地伸出手:“来,小年年,让太姥爷抱抱,可以吗?”

    小家伙听不懂,但对这个手势很熟,歪着脑袋想了想,又转头看看妈妈,然后笑眯眯扑进老爷子怀里。

    瞬间就把韩启山给高兴坏了:“唉哟,这个软绵绵的小可爱是谁呀?怎么这么乖呢?年年喜欢太姥爷是不是?”

    “呜哇……”奶兮兮地回应。

    韩启山恨不得把心都掏出来给他。

    那厢,被谢定渊抱着的岁岁正跟大舅姥爷韩慎大眼对大眼,黑亮的小眼神半点不露怯。

    韩慎看着眼前漂亮的小姑娘,手痒啊!

    他跟谢定渊打商量:“让我抱会儿行不行?”

    谢定渊没意见,只道:“你问岁岁。”

    韩慎朝小家伙伸出手,结果岁岁直接哼唧一声,傲娇地别过头,埋进爸爸胸前。

    韩慎:“?”

    这时,韩恒不知从哪里摸出一个水晶钥匙扣,在岁岁耳边轻晃。

    叮叮当当的声音成功吸引了小家伙的注意。

    她把头转过来,好奇地眨巴眼。

    韩恒笑得像要诱拐小红帽的狼外婆:“想要吗?让我抱抱就给你。”

    说完,伸出手。

    小姑娘果断投身到他怀里。

    抱娃成功的韩恒得意地朝大哥扬起嘴角:看见没?学着点!

    韩慎:“……”

    可惜,高兴不过半分钟,一直抢不到钥匙扣的岁岁生气了,啪嗒一声,小肉手直接呼到韩恒脸上。

    男人呆了。

    半晌才反应过来:“……小乖乖,你知道你打的是一张上过保险、价值过亿的俊脸吗?!”

    已经抓到钥匙扣,正哼哼唧唧准备用嘴啃的岁岁看都没看他一眼。

    韩恒:“……”我?

    韩慎:“哈哈哈哈!”

    韩恪想了想,默默从裤袋里掏出一个嵌了蓝宝石的领带夹,是今天上午刚拍下的收藏品。

    这玩意儿应该比钥匙扣好使吧?

    事实证明,真是这样!

    看到领带夹的岁岁瞬间扔掉钥匙扣,把见异思迁、喜新厌旧表现得淋漓尽致。

    立马欢快地朝韩恪伸出两只肉呼呼的小手,“哇啊——哇啊啊——”

    韩恒生气跳脚:“你干嘛?!想抢孩子是吧?!”

    韩恪:“见者有份,你已经抱了三分钟四十二秒,该轮到我了。”

    “我还没抱够呢!一边儿待着去——”

    这是什么可爱小萌物?软软的,糯糯的,还会拍他巴巴掌!

    是的,就算挨打,韩恒也乐意。

    可岁岁不干啊!

    她还没拿到那个蓝蓝的、会发光的、一闪一闪的东西,韩恒一而再再而三地把她的小手给按回来,岁岁生气了。

    啪啪啪——

    直接抡起小胳膊,连续几下,然后:“呜哇哇——”

    嚎啕大哭。

    韩恒直接被打懵了。

    谢定渊正准备提醒的话重新咽回肚子里,晚了。

    不过这样也好,有些教训要亲身体验过才会印象深刻。

    “哦,哦,小乖乖不哭,让二舅老爷抱……”韩恪趁机抢过小家伙。

    岁岁如愿以偿拿到领带夹,立马收起眼泪,低头把玩。

    韩恒:这演技,真的不考虑当童星吗?

    ……

    傍晚,韩家饭厅。

    今天这顿饭是江扶月一年多来吃过最丰盛的,一时间仿佛回到了从前。

    桌上摆的全是她爱吃的菜。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