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第938章 浪漫辉煌,传奇夫妇(大结局下)

第938章 浪漫辉煌,传奇夫妇(大结局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沈谦南立马带着另外三个小伴郎开始满屋子找鞋。

    岑九霄:“没有啊?”

    明维:“我也没找到。”

    钟子昂跟蹿天猴似的,上上下下把整个房间都翻了一遍,然后摊手:“没有。”

    沈谦南好声好气跟霍繁锦打商量:“小美女,别这样嘛,鞋子拿出来,你好我好大家好。”

    “不行哦,规矩就是规矩,要找到才算,直接拿出来多没意思?”

    “不是……那你们也得提供一点线索吧?就这么没头没脑地找,得找到什么时候?”

    “不用了。”谢定渊突然开口,目光落到江扶月身上。

    后者朝他轻轻挑眉。

    下一秒,便见男人上前猛地抱起女人,嫁衣翻扬,环佩叮当,

    “诶,你怎么——”霍繁锦几人阻止不及,只能眼睁睁看着江扶月被打横抱起。

    接着,一双绣鞋被掀出来。

    谢定渊勾唇:“这不是就找到了吗?”

    霍繁锦:“!”

    沈谦南竖起大拇指:“高!”

    ……

    楼下客厅。

    江扶月和谢定渊并肩跪下,霍繁锦和蒋涵递上茶水,两人双手奉给沙发上端坐的江达和韩韵如。

    谢定渊:“爸,喝茶。”

    江扶月:“妈,喝茶。”

    江达连诶了两声,接过茶水,仰头喝完,然后递上准备好的红包:“以后要好好待月月。”

    谢定渊:“您放心,我会的。”

    韩韵如则不舍地摸了摸女儿的手,眼中泪意涌动:“要幸福。”

    “嗯。”

    “可如果受了委屈,也不能忍着,爸妈给你出头!”

    “还有我们!”韩家四大金刚立马表态。

    “还有我!还有我!”江沉星也跳出来,挺了挺胸膛。

    他现在是男子汉了!以后要成为家里顶梁柱给姐姐撑腰的!

    江扶月勾唇:“好。”

    敬完茶,江沉星背着江扶月出门。

    路不长,但他故意走得很慢。

    “姐姐……”一开口便已染上哭腔,“你现在幸福吗?”

    江扶月靠在他背上。

    当初的小豆丁如今长成了大人模样,有着宽阔的后背和坚实的胸膛。

    她笑着轻嗯一声,“很幸福。”

    “那你一定要永远这么幸福。”

    “好。”

    江小弟吸吸鼻子:“不然我会揍姐夫的。”

    “好。”

    路再长,也有走完的时候。

    当江沉星把江扶月送进车里,引擎发动的那一刻,他突然把住车门不让关,眼泪就这么措不及防地掉下来。

    大伙儿都惊呆了,包括送女儿出门的江达和韩韵如。

    可没有人知道,在江沉星爆发的前一刻,江达也背过身去偷偷擦了眼泪。

    “姐,呜呜……我、我舍不得你……”

    小舅子哭得太惨,谢定渊根本不敢上前。

    江扶月看着车门边固执不让的他,仿佛看见了当初那个系着围裙、拿着锅铲的小豆丁,也是这么爱哭,动不动就红眼睛。

    她伸手帮他擦掉眼泪:“都是男子汉了,怎么还哭鼻子呢?”

    “我、我也不想的,可我就是忍不住!”

    最后,还是韩韵如上前,劝了两句,然后关上车门,示意沈谦南开车。

    接亲队伍缓缓驶离,朝酒店开去。

    大家的注意力都在哭成傻狗的江小弟身上,没有人发现人群里还有个四十来岁的男人,也眼眶猩红,泪意翻涌。

    楼明深望着远去的婚车,喉间逸出一声哽咽。

    他竟然有些羡慕江沉星,能正大光明背她出门,连哭也哭得理直气壮。

    “咦?楼总?您眼睛怎么红了?”

    “风吹的。”

    “哦哦。”那人点头,心里却忍不住犯嘀咕,这楼明深不是谢家的宾客吗?怎么跑到新娘子家来了?

    奇怪!

    ……

    希尔顿酒店。

    为了这场盛世婚礼,今日包场,不对外营业。

    星空主题的穹顶,利用最新的全息投影技术装下了整个银河系。

    大厅如梦似幻,置身其间,仿佛穿越到科幻电影里。

    十一点五十分,宾客就坐完毕。

    有人瞄了眼主宾区,谢家、韩家全员到场,无一缺席。

    与谢家有姻亲关系的钟家、林家、明家、岑家也都来了。

    郁家虽然和谢家韩家交情不深,但也派了新任继承人前来祝贺,不过没资格坐主宾区。

    “是叫郁家泽吧?之前从来没听过。”

    “这小子手可黑着呢!否则也不能从那一堆私生子里脱颖而出。”

    “他旁边那女的是谁?”

    “好像是他妹妹,叫……郁凯欣?”

    “咦?怎么楼家也来了?还是楼明深亲自到场。”关键还坐了主宾区。

    “他是不是坐错了?怎么坐到女方那边去了?”

    “应该是坐错了吧,没听说他和江家有什么交情。”

    如此一来,帝都八大豪门齐聚!还都是核心人物!

    不仅如此,女方那边,临淮也来了不少人——

    凌轻舟、易寒升、蒋国辉,还有临南一中的老师徐泾、孟志坚、喻文州,连赵铁军也来了。

    比起老师,同学来得更多。

    万秀彤、林巧、孙丞、易辞、刘博文,这些是高中同学。

    还有曾经跟江扶月一起参加奥林匹克竞赛的朋友——

    郭子栋、陈程、谈嘉许、魏空觉、方灿阳、高兆明、黄晖……

    大学同学来的是厉辰、梁竞洲、顾淮予、程敛。

    傅成嘉如今是江扶月实验团队里的一员,再加上女朋友霍繁锦几次耳提面命,他自然也来了。

    林书墨坐在男方主宾区,撞了撞作为伴郎的钟子昂——

    “采访一下,你现在什么心情?”

    “什么什么心情?”

    “曾经心心念念的姑娘成了小舅妈,如今还得强颜欢笑当伴郎。”

    “你哪只眼睛看我强颜欢笑了?”

    “两只眼睛都看到了。”

    “滚——我早就放下了,就你还搂着那点陈年旧事不放,兄弟,格局小了,知道不?”

    林书墨:“……”草!

    钟子昂轻哼一声:“懒得理你,我找易辞去了。”

    林书墨:“?”他有别的狗了?

    初中同学那桌,钟子昂找过来的时候,已经没位置了。

    他硬是挤到易辞旁边。

    “你跑这儿来干嘛?”钟子昂作为男方的嫡亲外甥,不仅坐的是主宾区,还是唯二的主宾席!

    钟子昂:“来看看你……和老同学们啊!”

    易辞:“我给凌轩打了电话,你说他今天会不会来?”

    “还真不一定。他那个人又清高,又输不下面子。”

    而且他对江扶月的心思,比他们任何人都深。

    如果当初江扶月跟他表白那事儿是真的,那他就等于亲口拒绝了求而不得的姑娘。

    啧!

    钟子昂心想,总算找到一个比他还惨的人了。

    易辞撇嘴:“幸灾乐祸。”

    ……

    说完小的,还有老的。

    只见主宾区有一桌说是全场学历MVP也不为过——徐开青、老彼得、沈文钊、明聿、萧山、周正奇、贾世恒……

    不是行业内举重若轻的科学家,就是名校校长。

    “咦?女方那边最里面那桌坐的都是谁啊?”

    “不认识……”

    “你呢?”

    “我看看……”

    下一秒,有人开始倒抽凉气。

    “夜、夜牵机?!岑淮山?!这俩老前辈居然还在?!我的天!相信我,明天整个风水堪舆界都要掀起狂潮!”

    “御风集团的刘尽忠居然也来了?!”

    “什么?御风集团?!就是那个传说中手眼通天、富可敌国的御风集团?刘尽忠旁边坐的是谁?”

    “郑永华!外号虎奔!如今掌管A营,和御风一系列地下暗势力!”

    “另外一个呢?”

    “御风建筑的原小六!前不久刚拿下了多浮的开发权,妥妥的红顶商人!”

    “不止!我还看到了星月娱乐的老板吴前、KT公司的总设计师蒋科……天呐!这些平时请都请不动的主,居然都来了!”

    还是作为女方的宾客。

    所以江扶月远比外界看到的更不简单!

    谢家这哪是娶媳妇儿,完全是娶了个自带人脉关系巨网的金疙瘩啊!

    在场谁不眼红?谁不羡慕?

    太酸了!

    ……

    十二点整,在悠扬的婚礼进行曲中,新郎谢定渊出现在台上。

    红毯尽头,门打开,一袭白纱的江扶月,在江达的护送下,迎着满厅星光璀璨,一步一步朝他走去。

    谢定渊看着朝自己走来的女孩儿,那一刻,眼中闪过泪光。

    终于——

    他终于——

    娶到了心爱的女孩儿。

    此刻满心满眼都是她的样子。

    男人情不自禁往前迎去,无所谓暴露自己的急切与欢喜,他甚至恨不得宣告全世界。

    最终,小心翼翼从江达手里接过她。

    “月月,你今天真美……”

    “你也很帅。”

    两人相视一笑,就像平日里曾做过的无数次那样。

    婚礼没有安排教父,也没有聒噪取乐的主持人,缓慢而深情的音乐声中,谢定渊缓缓开口——

    “没有人知道,我盼这一刻盼了多久,愿之如慕,思之如狂。月月,谢谢你,出现在我的生命中;谢谢你在我犯下无礼、傲慢的错误后,还愿意接纳我;谢谢你无声的体谅、无言的支持、无私的付出。我爱你,将永远忠于你——”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相伴终老。”

    “你愿意嫁给我吗?”

    江扶月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许下后半生的承诺:“我愿意!”

    现场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岁岁在符婉袖怀里,兴奋地拍打着小手手。

    年年在韩韵如怀里,安静地看着台上,倏地眉眼一弯。

    “现在新郎是不是该吻新娘了?”沈谦南带头起哄!

    “对——亲一个!”

    “亲一个!”

    谢定渊缓缓凑近,江扶月微微一笑。

    白纱掀起,男人温热的唇落在女人光洁的额前。

    沈谦南:“唉哟!怎么只亲额头?这可不像你啊,老谢!”

    “滚——就不给你看!”

    “小气!”

    谢定渊把江扶月拥进怀里,紧紧抱住。

    “月月,我爱你。”

    “谢定渊,我可能没有你爱我多,但是我会努力。”

    “好。”

    不远处的摄像师按下快门,将这唯美的一幕永远定格。

    ……

    2220年,后世在研究谢定渊和江扶月这对传奇科学家夫妇的时候,曾将他们的一生概括为四个拥抱。

    且每个拥抱,都有史料照片为证。

    第一个拥抱:F洲疫区,硝烟弥漫中,谢教授把爱人和感染了申克沃病毒的小女孩儿护在怀里。

    这是爱情与大义。

    第二个拥抱:诺贝尔医学奖颁奖现场,两人双双拿奖,幸福相拥。

    这是相知与成就。

    第三个拥抱:婚礼现场,谢教授西装革履,江教授白纱曼妙,两人紧紧抱在一起。

    这是相守与承诺。

    第四个拥抱:江教授50岁那年,夫妻二人再获诺贝尔,同时拿下化学奖,成为历史上第一对“两次同拿诺贝尔奖”的夫妻。晚宴上,两鬓微白的谢教授搂着风韵犹存的妻子,贴面共舞。时光荏苒,他们依旧浪漫。

    这是陪伴与辉煌。

    其实还有第五个拥抱……

    两个并排挨在一起的骨灰盒,上面盖着鲜红的国旗。

    这是不离不弃,生死相依!

    (正文完)

    ------题外话------

    磕磕绊绊,终于迎来正文结局,这个结局我很满意。

    一路走来,感谢所有曾经点开过这本书、追完这本书、当然也可能中途离场的读者们,谢谢你们来过,也谢谢你们的支持!

    没有你们就没有老谢和月姐,真的谢谢大家!鞠躬!

    明天开始番外,暂定:渊月、岁岁、年年、江小弟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