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被炮灰的年代文女主[快穿] > 第3章 第一个女主3 被重生女配抢走婚约的女……

第3章 第一个女主3 被重生女配抢走婚约的女……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翠花你快别骂了,你闺女来了!”

    不知道是谁嚎了一嗓子,正骂人骂得痛快的高翠花麻溜儿闭嘴转过头,看到自个儿闺女就站在旁边时,凶神恶煞的表情顿时一收,满脸担忧地问:“安安你咋来了?这儿太阳这么大,你快回去休息,身子都还没好利索呢!”

    脸色变化快得叫人目瞪口呆。

    “我没事儿。”姜如安回,反而仔细打量她几眼,“您没事儿吧?”

    高翠花拍拍衣服上的泥土,中气十足地回:“害,你老娘我能有啥事儿?好着呢,就她这样的再来十个老娘都能一巴掌拍死!!”

    的确,高翠花除了因为干活时弄脏的衣服外,身上并没有明显受伤的地方,反倒是旁边的刘娥衣服头发凌乱狼狈,脸上还有好几道红色爪痕,看上去吃尽了苦头。见此情景,刘娥撇起嘴往地上一坐开始满地撒泼,双手在地上胡乱地拍:“老姜家欺负人啊,老姜家这是要打死我啊还有没有王法了啊——”

    高翠花偏过头眼睛一瞪,“你他娘的再嚎一句试试?”

    “……”刘娥被吓得瑟缩了一下,忍不住往人多的地方挪,然后继续拍着地哭天喊地:“没法儿活了啊,老姜家这是要逼死人啊!我闺女被你闺女害得掉进河里我都没找你算账,你还先动手打我,我要去找大队长,我要去告你!”

    姜如安闻言眼眸一眯,低头看向没有形象可言的刘娥,说:“刘婶,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谁跟你说是我害苏意掉下河去的?”

    刘娥看她两眼,眼底带着鄙夷和活该,“我闺女这么跟我说的,她还跟我说你遭了大罪,让我不要怪你,结果你们姜家是怎么对我的!?”她打定主意要让姜家赔偿自己,于是不等姜如安继续问,自己主动往下说:“我闺女说了,那天要不是你非得拉着她往河边走,她也不至于掉下去差点儿没了小命……”

    刘娥声音不小,周围人是听得清清楚楚,其中有好些人眼神顿时有了变化,用异样的眼光打量她,可惜她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并没有发现。

    说完之后,刘娥迫不及待地说:“你们要是不赔偿我,我就告大队长,我就去报警!”

    “报警?那正好,不如你现在就去吧。”姜如安浅淡的眸色在阳光下似是泛着冷冽光芒。她没想到苏意居然笨到给自己挖下这么个大坑,忍不住笑出声,笑容灿烂中又带着些许怜悯,开口说:“报了警,看看警察抓的是我还是你那好闺女。”

    “……咋回事?我明明记得那天是苏意拉着如安丫头往村口走的啊,难不成是我眼花了?”

    “你没眼花,我也看到了!而且那天如安丫头不在家,苏意还跑来问我如安去了哪儿。”

    “苏意在撒谎?她为啥要撒谎?”

    “心虚呗……”

    “看不出来啊,苏意那丫头居然是这种人。”

    周围讨论的声音并不小,刘娥离人群又近,自然将他们的说话内容听得一清二楚,心里瞬间就反应过来,一张老脸青青白白反复横跳。一个人这么说也就罢了,好多人都这么说,那不就说明撒谎的人是苏意吗,总不能是他们商量好的吧?

    这个死丫头,连她老娘都骗,回去非得好好修理她不可!!

    刘娥闭口不提报警赔偿的事情,在周围人异样的目光以及姜如安似笑非笑的神情中,臊红着老脸从地上起来,也顾不得脸上的爪痕,丢下一句“我回去问问那个死丫头”扛着锄头转身就跑。速度极快,活像背后被几只恶狗追赶一般,她的丈夫儿子也纷纷拿起锄头踉跄着跟上去,看得周围村民哄笑出声,空气里充满快活的味道。

    不过笑得大多是男人,而女人们则是互相对视,神情意味深长。

    “苏家那丫头不简单啊,小小年纪心机就这么深。”

    “奇了怪了,苏丫头以前是这样的吗?没看出来啊?”

    “害,人不可貌相,这么一说如安丫头真惨,差点儿没了小命不说未婚夫都快不是自己的了……你们说乔家啥时候去退婚?还有,那从河里把如安丫头救起来的寡妇儿子啥时候上门提亲?老姜家惨哦,没了乔浩这么个好女婿,寡妇家儿子还不知道是个啥人呢,平时根本就没见着人……”

    “乔家也惨啊,赖上这么个亲家,你以为那苏家是个什么好东西?刘娥势利眼,眼皮子浅只能看到钱和她儿子。她那个儿子又是个干啥啥不行偷懒第一名的废物,老苏跟她媳妇儿一个样,现在一看苏意丫头也不是啥好相处的,啧啧,乔家惨哦。”

    提起苏家和苏意,周围的人语气里多多少少带了些鄙夷不屑。

    乔浩的母亲田芳也在围观的人里边儿,把苏家这丢脸的模样看得一清二楚,一想到之后要跟老苏家这样的人成为亲家,这心口就疼得厉害。她舍不得怪罪自己的宝贝儿子,就只能把这事儿怪在苏意头上,要不是苏意非得拉着如安丫头去河边,两人会掉下河吗?

    不掉下河,那他们和姜家就还是亲家,姜如安就还是她准儿媳妇!

    如安丫头多好,长得好看又聪明,虽然脾气有些娇气了些,但嘴甜啊!而且老姜家家底不错,儿子儿媳都没分家,姜伟国还会木匠手艺……老苏家有啥?啥都没有,只有个好吃懒做啥也不会啥也不是的废物儿子!!

    田芳想想就气,看不下去了,拿着锄头转身就走。苏意真进了他们乔家,她一定要好好调-教那丫头片子,绝不让她好过!

    而这边刘娥灰溜溜地回到家里,恰巧碰到同样从外面回来拉着一张脸的苏意,顿时气儿不到一处来,叫嚷道:“你还知道回来!?都是你害的,我这张老脸都被你丢光了!你为啥骗我说是如安丫头拉着你出去的?”

    “谁骗你了?”苏意还不知道自己说的话已经露馅。她刚去找乔浩,结果乔浩对她爱答不理,借口说自己要学习就直接把她赶了出来,心情正烦躁呢,闻言直接不耐烦地吼了回去。

    刘娥可不是什么宠闺女的人,被苏意气得抬手一巴掌呼上去,巴掌声清晰可闻。她瞪着苏意,那眼神就跟看仇人似的,恨声说道:“老娘我在村里人面前丢尽了脸面,人家都说亲眼看到是你拉着姜家那丫头往河边走,你为啥骗老娘说是她非得拉着你去的?啊?你知道老娘今天多丢人吗?我今天非得好好修理你这个死丫头,连你老娘都骗,胆儿肥了!”

    她随手抄起放在门边的扫帚,对着苏意就是一顿猛抽。

    “妈,别打了,我错了!我错了!”苏意被打得在屋子里乱窜,疼得直跳脚,眼泪跟着往下掉,尖叫着说:“别打了!好疼啊,我知道错了,别打了!!”

    等到父子俩跟着跑回来,刘娥才放下手里的扫帚狠狠瞪着苏意。

    苏意一边哭一边揉着身上被抽打的地方,心里恨得不行,但是她没把这恨意算在自己老妈头上,反而记在了姜如安身上。她伸手抹抹眼泪,看了眼神情依旧不怎么好的刘娥,开口支招儿:“妈,你要实在生气,就让乔家赶紧去退婚跟我订婚啊。他们姜家没了乔浩这么个女婿,心里肯定很生气,不就能找回面子了吗?”

    刘娥一听,觉得多少有点道理,脑子里回忆起高翠花那凶神恶煞的模样,咬着牙道:“该死的高翠花,自己女儿握不住男人朝我撒气,什么东西!你现在就跟我去乔家,让田芳带着乔浩立刻去跟他们退婚!!”

    苏意心里一喜,但是看到自己还有她妈身上的伤口,又说:“妈,咱们过两天再去吧,顶着一身伤过去不太合适吧……”这要是被乔浩看到,那得多丢人啊!

    刘娥这才感受到从脸上传来的痛感,伸手摸了摸,顿时疼得龇牙咧嘴。

    “闺女,我这儿也没啥事儿了,你赶紧回去休息。”

    姜如安被已经毒辣起来的阳光晒得小脸微微发白,高翠花瞧着可心疼了,哪还管自己刚才和什么刘娥飞蛾打了一架,满心满眼只有自个儿的宝贝闺女:“你看你这脸白得跟糊了面粉似的,赶紧回去休息,别担心妈,你妈不会出啥事!再不济你还有三个哥哥在这儿呢,他们人高马大的能唬人,出不了事儿!”

    杵在旁边跟个背景板一样的姜伟国咳嗽一声,悄悄挺直背脊:“还有你爸我在呢。”

    高翠花:“有你啥事?在这愣着做啥,还不去干活儿?当心大队长过来……对了,刘娥他们一家子没跟队长请假就跑了,等会儿得去跟队长说一声,扣他们工分!”

    姜如安:……狠还是您狠。

    时间快到正午,现在回去煮饭等高翠花他们下了工正好就能吃。想到这,姜如安便不多做停留,打了声招呼慢吞吞往回走。经过通往村头的岔路口时,她远远看到村头停下一辆三轮车,从车上跳下个背着背篼提着军绿色背包的男人。

    离得远看不清对方长相,只是隐约觉得有些眼熟。

    不过在红星村村头下车,那大概是村里的村民,看着眼熟也正常。姜如安没想太多,瞥了一眼就收回视线,转身朝着另一条岔路口走去,回家准备午饭。

    家里吃的都掌握在高翠花手里,就连米缸都在她房间,平时压根儿就不会给其他三个嫂子进房的机会,就算轮到她们做饭,也是提前一天按照份量把米放在厨房,绝对不会多一粒儿。虽然现在光景比之前好,但要是不精打细算,依旧会饿肚子。

    姜如安倒是有进房拿东西的资格,她手里有钥匙,进房间打开装着食物的橱柜一看,里面东西很多乱七八糟的一堆,有一小罐过年时熬制的猪油,一小包红糖,一袋自己磨出来的苞谷粉还有过年腌制风干的小块腊肉等等,大概是经历过那个时期的人都会养成这种储存东西的习惯。

    米缸里的陈米不少,足够他们吃上一段时间。每年拿到的精细粮高翠花都会去镇上或者市里换成陈米,毕竟精细粮太少了,换成陈米才够一大家子人吃。他们姜家算好的,起码每人都能吃个半饱,村子里好些人连半饱都吃不上,只要饿不死就行。

    她关上橱柜来到厨房,淘洗高翠花准备好的陈米,又从地窖里拿了几根红薯出来蒸了个红薯饭。没多少菜,便从缸里夹出泡好的咸菜,从房子后面的小菜地里摘了几个红色小辣椒,切碎后放了点菜籽油,将切好的小辣椒和咸菜放下去一起炒,别说,味道还挺香。

    现在管得不如之前严,所以每家每户基本都会在院子里开垦出一块小菜地,种点辣椒黄瓜苦瓜还有南瓜之类的蔬菜供自己一大家子吃。

    炒完咸菜,姜如安又削了个土豆,就着炒咸菜多出来的油炒了盘土豆丝,喷香。

    高翠花一进门就闻到厨房里传来的香味,连忙哎哟一声放下锄头走进厨房,看着冒着热气儿的红薯饭和菜,大声嚷嚷:“不是让你休息吗,咋还做起饭了?”

    “这两天休息的太多了,想活动一下。”姜如安抿起唇瓣笑得乖巧,“一顿饭,累不着我。”

    “你啊。”高翠花无奈,伸手点点她的额头,端着菜往外走,边走边喊:“赶紧进来把饭端出去,妹子病刚好就给你们做饭了,难不成还要让她给你们端出去不成?”

    刚洗完手的几个嫂嫂立马进来端东西,生怕继续挨骂。

    原身以前在家也经常做饭,不过大概是知道家里条件算不上多好,所以做饭的时候跟高翠花还有几个嫂嫂一样舍不得放油。姜如安是从现代组过来的,一时间行为转换不过来,油放得比较多,这也导致姜家人个个埋头干饭,觉得今天中午这菜味道真好,都顾不得干饭了。

    高翠花倒是有些心疼油,不过想着闺女身体刚好多吃点油也行,才没那么舍不得。

    吃完饭,姜如安回到房间,从抽屉里掏出原身小心翼翼存放的本子和圆珠笔放在书桌上。如果说有什么能不违背原身人设也能赚钱的路子,写作便是其中之一。

    这个时候的稿费相当不菲。

    恰巧原身从小便喜欢读书看书,每次写作文都会被老师当成范例在全班朗诵,简直不要太附和原身的设定。

    轻巧的圆珠笔在她白皙修长的手指间急速转动,姜如安盯着桌上的本子,露出一抹笑容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