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被炮灰的年代文女主[快穿] > 第13章 第一个女主13 被重生女配抢走婚约的……

第13章 第一个女主13 被重生女配抢走婚约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八月走到底,迎来秋高气爽的九月份。

    蝉鸣声渐渐消失,疯玩一个暑假的孩子们也迎来开学的日子。

    高翠花天不亮就醒了,先是去厨房准备好一家人早上的早饭,紧接着又开始把昨天就准备好的,要给闺女带走的东西全部整理了一遍。

    姜如安高中在市里读,来回跑太麻烦只能住校,一日三餐也在学校解决,所以住校的学生基本每个学期都要带上足够的粮食交给学校,然后拿对应的粮票,每天靠着粮票去食堂打饭吃。天气马上转凉,还得带条厚被子去,零零散散的东西很多,一个人拿着有些吃力,于是高翠花和姜伟国都请了假,夫妻俩一块儿去。

    因为最近姜如安经常去镇上市里买东西回来改善伙食,高翠花对于饭菜的把控也没之前那么苛刻,让每个人都能敞开肚子吃饱。几个小家伙肉眼可见的长出了肉,有了营养,看上去更可爱些。

    “把这罐麦乳精也带去。”高翠花检查来检查去,又跑回房间跑了罐没开封的麦乳精出来,打算塞进背篼里面让闺女带过去。

    “妈,别拿这么多东西。”姜如安连忙阻止,有些无奈道:“这些东西您留着和爸自个儿吃,我手上有钱,真的不需要给我留着,您放心好了,我饿不着自己。”

    高翠花见闺女死活不让自己把东西放进背篼,只能叹口气,“那你跟妈保证,保证不会亏待自己?这都高三了,明年就高考,很费脑子的嘞,你可得好好补补,万一因为营养没跟上脑子不能用了咋整?关键时刻可不能掉链子。”

    姜如安哭笑不得:“我心里有数,这麦乳精你们就留着喝吧。”

    高翠花:“成成成,安安她爹,你磨蹭啥呢?好了没啊,时间不早了,再晚点等会儿车上没座位!”

    “来了!”姜伟国特意穿上了闺女前段时间给他买的新衣服和新鞋子,把自己收拾得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看了眼高翠花,忍不住说:“她娘,你要不换上安安前段时间给你买的衣服?你这衣服都补多少回了?”

    高翠花也觉得不能穿得太差给闺女丢脸,转身风风火火地回房换衣服。

    就在他们准备出发时,林承言出现在院子外,开口说:“姜叔,高婶,我来帮你们拿东西,一起送如安去学校。”

    “成,那你来背这个。”高翠花没有拒绝,转身把装着粮食的背篼递给林承言,“这是如安一学期的粮食,小心些别撒了。”

    林承言应下,往背篼里看了一眼,“这点粮食会不会有些少?”

    姜伟国在一旁解释:“没事儿,等安安吃完了我们再送去就成,这要是带多了吃不完可就便宜了其他人嘞,都是这样,带一点吃完了再说。”

    “这样。”林承言颔首,示意自己知道了。

    于是出发时姜如安就拿着自己的背包,手里领着点零碎没啥重量的东西,倒不是她不想帮忙,是高翠花他们不让她动手。

    到了三轮车车厢后,姜如安率先一步踏上车厢,转过身帮着林承言把装着粮食的背篼提上来放在一旁,接着林承言又帮未来的老丈人丈母娘搭了把手。坐在车厢里的婶子们瞧见,忍不住出声说:

    “哎哟翠花,你闺女今天去学校吧?你这女婿真不错,还晓得来搭把手。”

    高翠花一脸得意:“那是,我这女婿勤快得很,俩孩子关系也好,就等着安安高考结束办喜酒嘞。”

    林承言坐在姜如安旁边,神情看起来异常平静,而姜如安转过头,就看到他红得像是要滴血一般的耳根子。她一怔,旋即眯着眼笑开,从兜里摸出高翠花非要塞进来的几颗大白兔奶糖,塞了一颗在他掌心。

    “请你吃糖。”

    林承言低头看向手心里的大白兔奶糖,又看看坐在自己旁边言笑晏晏的小姑娘,回忆起刚刚接触到自己的那抹柔软,直接从耳根子红到了脖子,正襟危坐,说了声:“谢谢。”然后拨开包裹着大白兔奶糖的纸壳,塞进嘴里。

    谈话间,乔浩和苏意也到了,身后就跟着个田芳。

    乔浩两手空空,踏上车厢看到姜如安一家子微微愣了愣,随后找了个空位坐下,时不时拿余光看过来,视线在她和林承言身上打转。而跟在他身后的田芳和苏意两人手里就提满大包小包的东西,田芳背后还背着被子枕头被单,被子下压了脸盆等等属于乔浩的生活用品,看着就很有重量。

    苏意身后的背篼里装着她和乔浩两个人的粮食,手里则拿着自己和乔浩的书包。因为和家里闹崩了的缘故,刘娥不肯出粮食给她,她只能厚着脸皮问田芳借粮,被好一顿阴阳怪气,虽然最后借到了粮,但她心里却不怎么高兴。

    田芳和苏意在其他人帮助下艰难的把东西放进车厢里,而乔浩就跟个大少爷似的坐在位置上一动不动,仿佛看不见这一幕。

    姜如安蹙起眉头,心想比起乔浩,她果然还是更喜欢林承言这样的。

    话少、能干、孝顺,有责任心行动力强,除了经常会脸红外没啥别的毛病。

    三轮车启动,外面天还没亮,路旁传来的虫鸣蛙叫声掩盖过三轮车发出的声音,依稀能够看到夜空中的弯月,旁边点缀好几颗闪烁的星星。今天开学,为了能够早点到学校大伙儿都起的很早,所以三轮车到镇上时天边才刚刚泛白。

    去市里得赶班车,从三轮车上下来,姜如安四人又往班车点去。

    车上还没几个人,她帮着林承言和父母把东西放在最前面,在靠窗的座位上坐下。高翠花担心东西被人拿走,所以就跟姜伟国一块儿坐在前边儿盯着看。没一会儿,乔浩和累得不停在喘粗气儿的苏意田芳两人出现在班车前。

    乔浩依旧是头也不回地上车自顾自找位置坐下。

    姜如安看不下去,忍不住开口说:“你不能给田婶她们搭把手吗?”

    乔浩先是一愣,接着目光落到自己汗流浃背的母亲身上,脸色瞬间红了一片,连忙起身过去伸手帮着把背篼卸下。他不知道这背篼的重量,差点被带着踉跄摔下,乔浩只觉得自己体内所有血液都涌在脸上,低着头不敢往姜如安那边看过去,觉得丢脸丢到家了。

    然而姜如安根本就没关注他,说完这句话就偏过头和林承言聊天去了。

    她说话声音不大不小,正好能被车外的田芳苏意听见。虽说知道姜如安是好意,但田芳心里总有些不得劲,自己都舍不得说儿子一句重话呢……

    “没事儿子,你去坐着休息,妈自己能行。”田芳笑着对儿子说,催着他回座位上休息,转头指挥苏意,语气算不上多好:“你先上去,帮着我把背篼放好!机灵点行不行,别让浩子动手,他昨晚都没睡好,让他好好休息休息,不然看书看不进去咋整?”

    苏意讨好地笑笑,连忙把手里东西放好,帮着田芳一块儿把背篼挪到车子前面专门用来放东西的地方,嘴里念叨着:“放心吧田婶,我晓得,等去了学校我一定会替你好好照顾浩哥,让他好好学习!”

    说完剜了闭目养神的姜如安一样,“浩哥可是要考大学的人,咋能做这种粗活呢!我们这些当女人的,就该好好照顾自己丈夫,丈夫才是天!”

    “哟,咋的?你家乔浩还是那地主家的少爷不成?这么宝贝啊?”高翠花就见不得有人在自个儿面前针对闺女,冷哼一声阴阳怪气地说,“田芳,我怎么不知道你家还搞资本主义那一套啊?”

    田芳听得脸都白了急忙回复,“你别瞎说,我家世代贫民,成分好得很!!”说完又瞪了苏意一眼,“你不会说话就闭嘴!!”不知道高翠花也在啊,还敢去呛姜如安,嫌自己过得□□逸想给自己找点麻烦是不是?

    真是蠢笨如猪,还是个高中生呢!!

    苏意被瞪得缩缩脖子,讪讪地笑着,不吱声儿了。她伸手擦擦额头上的汗水,挨着乔浩坐下,位置正好就在姜如安的斜后方,抬起头就能看到她跟林承言两个人说说笑笑。看着一身神清气爽的姜如安,苏意咬咬牙,满是嫉恨。

    一个小时后班车到了市里,班车路线正好路过他们所在的高中,到校门口,一群人提着东西下了车。刚开学的学校特别热闹,校门口能够看到好几辆被锁住的自行车,不少家长都大包小包提着东西来送孩子,教学楼二楼墙壁上用红漆喷写着:临安高中四个字。

    鲜艳的国旗在半空气随风飘扬。

    高翠花拎着东西轻车熟路的和姜如安一块儿朝女生寝室走去,林承言和姜伟国两个男人不好进去,便在宿舍外蹲着,等母女俩收拾整理完出来。接着他们又去食堂交粮食,拿到对应的粮票。

    下午才正式上课,姜如安拦着想要打道回府的父母,和林承言一块儿带着他俩去小饭馆里吃了一顿午饭。

    吃完饭离开前,林承言对她说:“好好学习,等你考上首都大学我就可以带你去逛逛。之后我要出去跑运输,不能经常看你,你在学校要好好吃饭好好念书。”

    “嗯。”姜如安眯着眼笑笑,回道:“那你路上小心,一路平安。”

    林承言伸手在她头上摸了摸,接着转身带着高翠花和姜伟国一块儿往回走。

    高三的学习氛围浓郁又紧张,每个人都铆足了劲儿的学习冲刺,想要在高考中取得好成绩考上大学出人头地。这种气氛很容易感染他人,就连上辈子经历过的苏意在这种氛围内也不敢搞什么小动作,她有些后悔,后悔当初高考的时候没有认真把题记下来,不然说不定自己也能考个大学呢。

    可惜,苏意早已经把当初高考的题目给忘得一干二净了。

    她不想学习,也不敢去妨碍班里其他人,本来想利用姜如安和乔浩退婚的事情去散播谣言搞姜如安心态,只是她还没开口呢,同一个村子来的人就已经把这事儿当做是大新闻传到了班级的各个角落。

    现在大家都知道乔浩和苏意订婚,而姜如安则跟把她救起来的救命恩人订了婚。

    大伙儿都觉得有些可惜,在他们看来,成绩都很好且长相也出色的姜如安和乔浩特别登对,没想到大家眼中的金童玉女居然是这么个结局。

    姜如安一心扑在学习上,对于周围的八卦话题漠不关心。

    她周一到周五在学校认真听课复习,周末则在家写稿子,赚钱学习两手抓,成绩还稳稳保持在第一名的宝座上,并且全部科目总分数和第二的乔浩拉得越来越开,已经成为同班同学心目中遥不可及的学神。

    认真努力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眨眼便到了放寒假过年的日子。

    因为写作投稿,姜如安手里已经攒下差不多四五千块钱,等到过年,她直接从私库里拿出钱到市里给家里每个人,包括林寡妇和林承言每人都买了一件棉服。本来她是想买羽绒服,只不过市里没得卖,这个时候羽绒服还没流行起来,估计还得过两年才有。

    高翠花姜伟国还有林寡妇年纪偏大,姜如安担心棉服不够保暖,还给他们都买了件厚厚的军大衣穿。

    临近过年,林承言才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回来。

    这个时候村子里的年味儿已经非常浓郁了,家家户户的门口都贴上喜庆的对联,还有的窗户上剪了窗花贴着。穿上新衣服的孩子们在村里追逐打闹,村民们则是开始大扫除,把家里角角落落里里外外打扫得干干净净,迎接新的一年。

    林承言走在路上一直能听到其他人跟他打招呼。

    “林小子,忙完回家过年啦?”

    “你妈在姜家,让我们看到跟你说一声,直接去姜家就成。”

    “哟,买了这么多东西啊?”

    “……”

    林承言一一回应:“对,叔来根烟,我知道了,好……”

    他迈着轻快的步伐朝姜家走,不一会儿就看到穿着大红色棉服的姜如安坐在院子里看几个小孩儿跳皮筋。她扎着俩麻花辫,脸上洋溢着笑容,眼睛笑得跟月牙儿似的。似有所感,她一下抬起头,看到站在院外的林承言,连忙抬起手挥了挥起身迎过来。

    “带这么多东西?”姜如安瞧着身后背着个军绿色大包,手里又提着俩军绿色大包的林承言,伸手拉过一个包帮忙往里提,问他:“都买了些什么东西?”

    林承言说:“买了些吃的,还有衣服。最后一个月跑了趟广城,那边现在流行穿什么羽绒服,我瞧着挺好看的,就给妈还有高婶姜叔和你都买了一件。”

    姜如安瞪大眼睛,笑道:“我在报纸上也看到了,不过咱们市还没有,不然也想买。”

    林承言说:“咱们市比较偏,估计还得等一段时间才有,广城那边也是才流行起来。”

    两人边说边往里走,大丫他们瞧见两人大包小包的进来,也不拉着弟弟们玩皮筋儿了,干脆化身成跟屁虫跟在他俩身后。林承言忍俊不禁,打开手上提着的包,从里面掏出两包牛肉干递给他们:“拿去吃。”

    “哦哦,谢谢小姑父!”

    林承言:“……”耳根一红。

    “承言回来啦!”高翠花听到孙子们起哄的声音,从热闹的厨房里探出身子,瞧见林承言笑得牙豁子都露出来了,转头跟林寡妇说:“林老妹儿,你儿子,我女婿回来啦!”

    林寡妇:“害,回来就回来,有啥可高兴的!”

    “妈,高婶,姜叔,哥嫂好。”林承言一一打过招呼,接着拉开包瓜分自己带回来的礼物:“给您还有婶子叔叔都买了件羽绒服,广城最近很流行……”给姜大哥他们买的是白酒和香烟,送了三位嫂嫂广城那边卖得最好的护肤品,当然,也给他未婚妻带了一套。

    林寡妇看得直皱眉:“没给安安买啊?”

    林承言说,“买了。”

    林寡妇放心了,“买了就成,你说你,回来的这么晚,还有两天就过年了!”

    “过年更忙。”林承言歉意地笑笑。

    高翠花则说:“女婿这是为了家庭的未来在奋斗嘛,应该的应该,饿了不?快进屋去烤烤火,这饭马上就好咯!”

    按照习俗来说,高翠花他们应该回姜奶奶家过年才对,毕竟过年团圆嘛。只不过两家人早就闹翻了,甭管是过节还是过年都不会有来往,以往高翠花都会拉着乔家人来吃饭,今年又变了,想着林寡妇一个人在家,便把林寡妇给拉了过来。

    “如安丫头,你的信!!”

    “哎哟,这都快过年了,老张你还在送信呢?”高翠花抓了一小把糖出来递给对方,同时接过信封,“来吃点糖。”

    邮递员也不客气,接过糖笑着回:“这两天工资翻倍,为了赚钱嘛,我继续去送信咯!”

    “好勒。”

    高翠花转身回院子,把信递给自个儿闺女。

    姜如安接过信封,有些疑惑,她的稿费应该还得过几天才能拿到,怎么这次提前了这么多,难道是因为过年的缘故吗?她拆开信封,从里面抽出几张大团结数了数,发现数额不对,又拿出回信浏览了一遍。

    原来是几个月之前,那一篇叫做【男和女】的文章过稿了。

    看着手里的稿费,她嘴角微微上扬,笑容更加灿烂了些。

    嗯,新的一年,新的气象,新的未来。

    一切都是崭新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