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被炮灰的年代文女主[快穿] > 第14章 第一个女主14(入v通知) 被重生女……

第14章 第一个女主14(入v通知) 被重生女……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新年当天,村里鞭炮声络绎不绝,一大家子人围坐在圆桌前,互相祝贺着新年快乐。桌上的饭菜也是一年当中最为丰盛的一次,土豆烧鸡、红烧肉、红烧鱼……几个小家伙埋头猛吃,嘴唇一圈都沾上油,跟个小花猫似的。

    姜伟国和儿子们以及林承言一块儿喝酒聊天,姜如安则坐在高翠花和林寡妇中间,听着她们聊村里的八卦,气氛融洽。

    吃完饭,三位家长从口袋里掏出好几个装着钱的红包递给大丫他们,就连姜如安和林承言也收到了红包。两人下意识想拒绝,高翠花在旁边说:“拿着吧,没多少,就图个好彩头!”

    姜如安见里面真没多少钱才放心收下来。

    新年过去,林承言在家里待了没几天便又出了门,他最近似乎异常忙碌。姜如安倒是多待了一段时间,接着就去学校报道,陷入忙碌紧张的学习当中。每个高三学子都发挥了自己最大的努力,疯狂看书做题看书做题,伴随着离得越来越近的高考日,他们的压力也越来越大,就连乔浩的心态都有些不大对劲。

    姜如安有一段时间没去关注苏意和乔浩,大概是快要高考的缘故,苏意为了不妨碍乔浩学习倒是老实了许多,没弄出啥幺蛾子来。

    冬去春来,春去夏又来。

    高考的日子到了。

    高考这天,高翠花和姜伟国都特意请了假过来陪考,林寡妇也跟着一块儿来了,不止是他们,但凡是村子里参加高考的父母都请假来陪考,就连林承言都特意抽出空闲时间。他们看起来要不参加高考的正主都还要着急,一路上就不停嘘寒问暖,生怕她出什么意外。

    姜如安满是甜蜜的烦恼,再一次开口说:“我真不饿,也真不渴,考场快开了,你们在外面等着就成,我先进去了啊。”

    她拿着笔袋走进考场,旁边挨着的位置上贴着苏意的名字。

    姜如安扫了眼就收回视线,坐在位置上看着考生们陆陆续续走进教室,手中圆珠笔疯狂转动,片刻后苏意也走进教室,目光在她身上停留了好一会儿时间。

    时间到,监考老师拿着试卷走进教室,把试卷一张张发下去。

    姜如安拿到试卷大致扫了一眼,题目对她来说很简单,没什么难度。于是等监考老师说可以动笔时,她便埋头握着笔飞快在纸上填写答案,教室里静得只能够听到笔尖摩擦卷面发出的沙沙声。

    隔壁座位的苏意把试卷翻来覆去发出噪音,一些精神本就紧张的考生被声音影响到,脸色逐渐变得苍白起来,倒是离得最近的姜如安半点反应都没有。

    监考老师瞪了苏意一眼:“不要发出声音!”

    考试一共考两天,考完之后就可以回家等到成绩和录取通知书。

    等待成绩这几天姜如安该吃吃该喝喝,在家做做家务写写稿子,淡定得很,反倒是高翠花他们几个等得有些焦急,恨不得插着翅膀飞去批改试卷的地方看看自个儿闺女考了多少分。一周后,一群人的到来很快就打破了这份焦虑的氛围。

    下了工,姜家人正准备吃午饭呢,突然听到外面传来一阵喧闹的声音。

    “翠花!!翠花快出来!!你闺女学校还有省里来人了!!!你家姑娘不得了,考了个省状元,省状元!!!”

    “啥玩意儿?”高翠花从堂屋探出个脑袋来,看到院子外站着黑压压的一群人,还有拿着相机的对着她家就是一阵猛拍,顿时就懵了:“……你们都谁啊,在我家门前站着干啥玩意儿?”

    有脸熟的村民大声嚷嚷:“你家姑娘是省状元!人家学校、省里的人都来啦,还有记者要采访你和老姜嘞!!!”

    高翠花:“……”

    她愣怔片刻,反应过来后立刻退回堂屋猛地把门一关,看向姜伟国以及一脸疑惑的儿子儿媳,冲到姜如安身边嚷嚷道:“安安,状元,你考上状元了!还有记者要来采访咱!!快快安安她爹,把前几天安安给咱买的新衣服换上,老大老二老三,快把家里收拾干净!!”

    见高翠花和家里人的情绪都变得紧张激动起来,姜如安连忙起身安抚他们:“妈,别紧张,人家可能只是来跟我们说几句话,不要搞得这么隆重……先把院子们打开,让人家进来再说。”

    高翠花:“对对,老大家的,快去开门!”

    姜大哥&姜大嫂:“……妈,我不敢去。”

    “……废物,还得老娘出手!”高翠花翻了个白眼,撸起袖子在心里给自己加油打气,想着不能给闺女丢脸,重新打开门昂首提胸地往外走。

    学校和省里来人给姜如安送钱来的,毕竟是考出了530的分数高考状元,距离满分就只差十分,给临安高中和市里省里大大的涨了脸,上面总得有点表示。记者则是想来采访能养出省高考状元的家庭是啥样的,好带资料回去报道。

    一直折腾了差不多两个多小时,他们才意犹未尽的回去。

    为此纷纷请假围观的村民们忍不住说:

    “翠花,你真的享大福了,高考状元,不得了啊。”

    “老姜你现在可是状元的爹,感觉咋样啊?”

    “这不办酒说不过去吧,咱们也想蹭蹭状元的喜气儿!!!”

    “……”

    高翠花笑得合不拢嘴:“办!肯定办!不仅庆祝安安考上大学,顺便也解决安安和承言俩孩子的婚事儿,确定好日子我一定通知你们!!”

    之前说过,等高考结束就让俩孩子办酒席结婚来着,现在好了,直接双喜临门!

    于是最近这段时间村民们的聊天谈话都围绕着姜如安来,这个说她从小就聪明,那个说早就觉得这丫头不简单,总之俩字:得意。毕竟他们都是一个村的人,自个儿村里出了个省状元,那不就是值得炫耀的事情?

    在姜如安耀眼的光芒下,村里人都忘记了在之前,他们夸捧的对象还是乔浩来着。虽然乔浩的成绩也不错,踩着线被首都大学录取,但比起姜如安来说总是差了许多,他心里知道姜如安成绩比他好,但却没想到能好到这种程度,居然直接考了个省状元。

    这难免会让他心里有些不平衡。

    当然,心里最不平衡的人还要属田芳和苏意。

    苏意记得上辈子两人的高考分数明明都差不了多少,怎么这辈子姜如安居然成了省状元?难不成是因为她重生引起的蝴蝶效应?

    田芳心里也不得劲儿。

    以前她和高翠花关系好,把姜如安当成自己的准儿媳妇,看着她聪明成绩好还挺满意的,毕竟这样才能够配得上她儿子嘛。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两家人因为退婚的事情关系不复从前,偏偏退婚之后姜家人过得越来越好、越来越好,而他们乔家不仅在原地踏步,还因为摊上苏意这么个儿媳妇成为村里人茶余饭后的笑料。

    过大的落差让田芳无法接受。

    她现在是看谁都不爽,除了她的宝贝儿子。

    得知高翠花他们要在月中办酒席,田芳便决定把乔浩和苏意的酒席办在他们前一天。村里大家都不咋富裕,吃酒席又必须得送礼,这连着吃两家的话,后面举办的酒席收的礼肯定不如前面多。

    他们家得供乔浩去上大学,当然得省吃俭用一些,虽说国家把学费啥的都免了,但衣食总得自个儿掏钱吧?办酒席也得花钱,当然是能省一些就省一些!

    田芳这算盘打得噼啪作响,找上刘娥跟苏家说了一声,然后就开始通知村里人。

    等到酒席当天,村里还是来了不少人,乔家热闹极了,田芳和几位婶子忙上忙下的招呼,乔浩父亲则在那边收礼。这个年代结婚没有以后那么繁琐,大家过来一起吃个饭做个见证就算是成事了。

    姜家就只有高翠花一个人来,交了两毛钱坐下吃完饭就走,风风火火干脆利落。

    她这段时间忙着呢,能抽空出来参加酒席都算是看在乔家以往和自家关系不错的面子上。不过有一说一,这田芳还真是改不了抠门的习惯,一张桌子就摆那么几道菜,肉都没几两,也忒小气了些,好歹是她儿子的人生大事,总得认真操办一下吧?

    高翠花撇撇嘴,心想明天她宝贝闺女的酒席,一定会是村里有史以来最热闹的一次!

    次日,天不亮高翠花和林寡妇,还有请过来帮忙的其他婶子就起床开始忙碌起来。姜如安把省里给的奖金全都塞给了高翠花,她手里有钱,林寡妇手里也有钱,两位不差钱的母亲早就商量着买回来许多食材。

    酒席原本应该在林家办,毕竟姜如安是要嫁去林家,但林寡妇却说在哪儿办都一样,不在意这个,最后决定就在姜家办酒席,毕竟这边空地要更多些,桌子能够放得下。

    姜如安也起了个大早,换上早就准备好的新衣服,扎起俩麻花辫,在胸前的口袋里插了朵大红花。她本来想着去厨房搭把手帮帮忙,却被高翠花和林寡妇一块儿推了出去,说她今天是新娘子,在房间里坐着就成。

    她有些无奈,只能乖乖回到房间里待着。

    临近中午,下工的村民们纷纷来到姜家,闻着空气中飘散的香味哈喇子都快流出来了,再看看桌上摆着的菜,土豆炖肉、红烧鱼、辣子鸡……好家伙,真是丰盛的不得了!这姜家林家花了不少钱吧!

    这酒席比起昨天乔家的可要丰盛太多了!

    他们纷纷送上自己带来的礼,各自找位置坐下等到开席,田芳也在其中,她给了两毛钱,带着自己丈夫儿子还有儿媳一块儿来吃饭,想着正好省下了一天的粮食。她没想到这饭菜居然这么丰盛,听到旁边人拿她和姜家酒席对比,原本的好心情立刻去了大半。

    旁人有人问她:“田芳,你觉得今天的菜咋样啊,哈哈哈哈。”

    田芳皮笑肉不笑地回:“人姜家有钱,我们家又没啥钱,咋能一样嘞?”

    “你平时不是说你儿子成绩好,咋还没考过如安丫头?”

    “如安丫头真是不得了哦,省状元,姜家这是祖坟冒青烟啦!”

    “田芳,你儿媳妇成绩咋样?考上哪里的大学了?”

    被点到名的苏意一愣,抿着嘴不吱声。

    田芳没好气地说:“没考上!”

    感受着周围人投来的打量视线,苏意几乎快咬碎自己的牙齿。她知道村里人就喜欢拿自己和姜如安做比较,但是成绩好咋了?成绩好就能代表一切?她未来可是能成为有钱太太的,那姜如安能吗?现在成绩好有个屁用!

    她低着头不说话,心里愤愤不平。

    很快饭菜就上齐了,大伙儿开始动起筷子,不约而同的先吃肉。

    姜如安在房间里坐了大半天,总算是有人过来打开门,抬头一看,是同样在胸口插着一朵大红花的林承言。他脸色泛着红,开口说:“妈让我们出去敬酒。”

    “成。”

    姜如安站起身,和林承言一块儿出了门。

    两人一桌一桌挨个过去敬酒,同时还得听着村里人的打趣儿,姜如安觉得还好,一旁的林承言耳根连带着脖子都快烧起来了,面上却十分镇定,从口袋里掏出烟散给桌上坐着的男人们。

    “百年好合!”

    “永结同心!”

    “早生贵子!”

    各种吉祥的话从村里人嘴里冒出来,还有几个婶子带着自己孩子过来找姜如安,非得让她摸摸孩子的脑袋,说是沾沾喜气儿,让自己孩子也变得聪明一些。

    姜如安笑了笑,伸手摸摸这些孩子的头。

    吃完饭大伙儿聚在一起聊了会儿天,紧接着就陆续离开回家休息了,毕竟他们下午还得上工呢。原本还热闹的地方瞬间就清净下来,等人走得差不多了,姜如安才和家人们坐下来一起吃饭。

    饭桌上,林寡妇给了个改口红包,姜如安接过红包,笑吟吟地喊了一声妈。

    林寡妇高兴得合不拢嘴,一个劲儿地说好。

    “安安啥时候去学校报道?”

    姜如安说:“过两天吧,抽空我们去市里拍张全家福,这样爸妈想我的时候也能看看照片。”

    高翠花摆摆手:“你跟承言去拍就行了,我们去干啥?”

    “全家福,当然得全家人一起去拍。”姜如安眨眨眼睛,软声撒着娇:“妈,去嘛,我也想带张照片去学校,好几个月见不到人呢。”

    林寡妇也在旁边劝,“安安说得对,就一块儿去拍张全家福!”

    高翠花被说动了,应道:“那成吧,拍,都拍!”

    于是在姜如安去学校报道的前一天,一大家子人浩浩荡荡的坐车去市里的照相馆拍了张全家福。姜如安说来都来了,得多拍几张,于是拍完全家福之后又每个人都拍了张单人的、双人的,说说笑笑,气氛融洽又热闹。

    拍完照片的第二天,姜如安带上收拾好的东西,和林承言一块儿坐上绿皮火车,朝着首都而去。

    而另一边,田芳刚把儿子送上绿皮火车回到村里,却发现苏意不见了踪影。她不允许苏意跟着乔浩去首都,便把人关在了家里。

    结果苏意早就有准备,偷偷拿了她藏在房间里的钱,买了火车票跑了!

    看着盒子里剩下的十块钱,田芳脸色一白,直接昏厥过去。

    她好不容易攒下的两百块钱,就只剩下十块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