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被炮灰的年代文女主[快穿] > 第15章 第一个女主15 被重生女配抢走婚约的……

第15章 第一个女主15 被重生女配抢走婚约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这个年代出远门还是靠绿皮火车, 从临城到首都大概要花两三天时间,绿皮火车上的人很多,每个车厢都挤满人。林承言买的是卧铺, 毕竟坐那么长时间的话身体会不舒服,卧票虽然贵了些,但好歹没那么遭罪。

    耳边是火车发出的嘈杂声响,车厢里十分闷热, 还弥漫着一股不怎么好闻的味道, 姜如安怎么也睡不着, 干脆坐起身和躺在下铺的林承言聊天。

    “应该还有一天就能到地方了。”林承言说着, 从包里拿出水壶递给她, “喝点水, 等快到站的时候别睡了, 把带的东西看好, 火车上……很多。”毕竟车厢里的人多, 一个不注意带来的东西就容易被人顺走,再想找回来可就难咯。

    虽说卧铺车厢比起其他车厢要好些,但谁说得准呢?

    姜如安接过水壶, 眯着眼笑了笑:“成,我知道了。”

    时间一点点过去,火车速度明显慢了下来, 就在姜如安起身收拾东西准备到站下车时,前方突然爆发出一阵惊呼声。

    “我的包呢?我的包咋不见了?你们谁哪了我的包啊!?”

    有个中年妇女惊慌失措地喊着, 在自己铺位上翻来覆去的找:“你们看到的包了吗!深蓝色的包,我的包不见了!!”

    “深蓝色,上面是不是打了块黑色的补丁?”旁边有个小伙子说,“我刚刚看到有个男的提着这包出去了。”

    “这是遇到小偷了啊, 快看看自家东西还在不在。”

    “我的包也不见了一个!”

    这种事情在火车上屡见不鲜,姜如安在旁边看着丢了包的人找乘务员疯狂哭诉,忍不住叹息一声,出门在外最好还是提起十二分的警惕才行。看情况,这些掉了的包估计是很难被找回来了。

    火车到站,姜如安提上背包和林承言一块儿离开。

    一下火车,面前的空气瞬间就清新不少,火车站里的人也很多,大家伙儿都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往外挤。林承言一手提包,一手护在姜如安身旁:“我记得14路班车能直达首都大学,我们先去学校报道。”

    “好。”

    火车站打首都大学大概有一个半小时的车程。姜如安坐在靠窗位置,看着窗外的风景,发觉首都发展的确要比其他城市快上许多,街上有好些烫了头发穿着时髦的男□□哉游哉的逛街,摊贩更是随处可见。

    林承言在一旁说:“和你想象中的首都一样吗?”

    “差不多。”姜如安说话的时候视线依旧放在窗外,看了好一会儿才将目光转移过来,扬起嘴角:“祖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林承言赞同地点点头:“等报道完,我再带你去尝尝首都的特色小吃,明天可以去故宫碗里长城看看……”

    姜如安疑惑道:“你最近不忙了?”

    “耽误几天,不碍事。”林承言笑了笑,说:“不过过两天我就得回去一趟,大概要再等一个月才能在首都安定下来。”

    姜如安应了一声,对于林承言这几个月的行为心里已经大致有了些猜测,不得不说这个男人感官真的十分敏锐,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

    首都大学很大,校门进去是一条种着梧桐树的道路,沿着路一直往前走能看到不远处的教学楼。姜如安填的是首都大学文学系,她先是拿着录取通知书去新生报道处登记,接着在登记老师的指引下去宿舍舍管阿姨那边领取寝室钥匙。

    还没开学,宿舍里基本上没什么人,只有一些提前过来报道的新生,所以舍管阿姨并没有拦着林承言上楼。

    姜如安的寝室在三楼最里面的位置,她用钥匙打开寝室门,在靠近窗边的上铺看到贴着自己名字的纸条。她和林承言将带来的东西一一整理放好,姜如安拿着水盆去厕所接了水回来,把床铺里里外外方方面面都清理干净。

    “我们还得先去买生活用品。”姜如安踩着梯子下来,“刚刚那个老师跟我说,学校后面一条街,里面有卖这些东西的,价格比较实惠。”

    临城到首都距离太远,东西多了不好拿,所以她只带了一些必要的东西和衣服,像被单被褥这些面积大又重的东西统统没带。

    林承言:“那我们现在去买,整理完再去吃东西。”

    姜如安颔首,应道:“嗯。”

    就在两人花了点事情把东西备齐,锁上宿舍门打算出去吃东西时,正好在校门口碰到了同样前来报道的乔浩,以及旁边看起来格外兴奋的苏意,两人的神情形成鲜明对比。

    姜如安视线从二人身上一扫而过,偏过头对林承言说:“走吧。”

    擦肩而过,乔浩忍不住跟着回头看过去。

    苏意脸上笑容瞬间消失,闪身挡在乔浩面前:“别看了,人家都已经结婚了,再怎么看你和姜如安也不会有可能,我现在才是你的妻子!”

    “妈不是让你在家里待着?”乔浩收回视线,拧起眉头,问:“你怎么又跟着过来了?”

    “妈、妈担心你一个人出门照顾不好自己,就让我过来照顾你啊。”苏意眼底的心虚一闪而过,想到自己偷偷拿走田芳藏的钱,也不知道会怎么样。但田芳真的太过分了,居然不让她跟着乔浩来首都,如果她不过来看着,乔浩被狐狸精勾引走了咋办?

    而且她上辈子都没来过首都,也想过来看看,涨涨见识。

    她笑容讨好,主动帮着乔浩拿东西,说:“别说那么多了,你不是要去报道吗?先去报道,然后去宿舍,我正好帮你把宿舍打扫一下。”

    乔浩这才重新动起脚步往前走,又像是想起什么,问:“那你住哪?”

    苏意说:“出发时妈给了我点钱,随便在学校附近租个小房间住着就行了,到时候你要是不想在学校住,也可以过来和我一起嘛。”

    乔浩心里更加疑惑了,为什么妈不把钱给他,反而给苏意?

    不过他没有去深思,拿着录取通知书去新生报道处报名登记。

    几天后林承言离开首都回临城,离开时带了些首都的特产以及姜如安写的信。学校报道的人逐渐多起来,而姜如安也看到了自己的另外两个室友,宿舍是四人寝,还空出一张床位来,环境比起临安高中来说好了许多,每人还配有一张书桌用以学习。

    另外两个室友都是不同专业的,脾气性格都不错,几天相处下来基本没什么摩擦。

    不过在得知姜如安是省状元后她们显然对她更加热情,常常会问她平时怎么学习,脸上都透出对知识的渴望。姜如安也没扭扭捏捏,分享了几个自己觉得不错的学习方法,然后三个人关系就更好了些,经常会一块儿相约去图书馆看书学习。

    正式开学的第一天姜如安就在学校里出了名。

    还没开学之前她大多时间都是窝在宿舍里看书写稿,偶尔陪着室友去图书馆,开学后,当老师点到她的名,说这是省状元时,原本聚集在她身上就多的视线又增加了不少。然后姜如安就凭借着出色的长相以及成绩出名了。

    “不得了啊如安。”性格稍微活泼一点的室友陈晓晓开口打趣儿道,她们准备去食堂打饭吃,一路上不少人明里暗里的投来视线。陈晓晓偏过头看了眼自己出名的室友,对方今天就穿了一件普普通通的白衬衫,身下是一条牛仔裤,再普通不过的衣服在她身上穿着都像是有种魔力似的,变得更加耀眼了些。

    她挤眉弄眼地笑:“等过段时间,你说不定就能在学校找个对象带回家!”

    姜如安看她一眼,再次强调:“我真的已经结过婚有对象了。”

    陈晓晓撇撇嘴,“你骗骗其他人就算了,怎么连亲爱的室友都骗?你要是真有对象,这开学都半个月了,咋没瞅见过?丽姐对象都来过好几次啦!”

    旁边被点到名的袁丽表示赞同,她是宿舍里唯一一个年纪比较大,并且已经结了婚有孩子的人。袁丽以前是下乡知青,在乡下结了婚刚生下孩子没两年,恢复高考那年她正好怀上孩子错过了,第二年又因为孩子刚出生抽不出时间来,第三年没考上,第四年突然好运爆发擦线考进了首都大学。

    报道当天她都是带着丈夫和孩子来的。

    袁丽说:“你也不用太抗拒,千里姻缘一线牵,缘分来了挡不住。”

    姜如安:“……”她是真的有对象,怎么就不相信呢。

    她忍不住叹息一声,又听到陈晓晓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你们看那边,那个男生看见没?咱们学校就属他还有土木专业的程铭最好看,可惜他有对象了,对象还专门从乡下到首都来陪读,说起来好像还是跟如安一个地方的?”

    姜如安顺着陈晓晓的视线看过去,恰好看到乔浩。

    他在学校也蛮出名,主要是因为长了一张清秀俊逸的脸,斯斯文文,是当下女生们最喜欢的类型。此时乔浩正和一名女生并排着往食堂走,两人说说笑笑,聊得很开心。

    姜如安:这要是被苏意瞧见不得被气死?

    陈晓晓:“有夫之妇还跟其他女生走这么近!呸!他对象真可怜。”

    姜如安听到这句话就扬起嘴角笑起来,心想乔浩和苏意,还指不定谁可怜呢。她说什么,吃完饭就跟着室友一块儿往图书馆走,走到一半突然被人给拦了下来,看着红着脸支支吾吾说话的男生,姜如安笑了笑:“抱歉,我已经有对象了。”

    “……啊。”男生表情更尴尬了,连忙道歉,然后在室友们怜悯的视线下匆匆逃离。

    陈晓晓:“啧,如安,你没有心!”

    “你再拿我打趣儿,以后不会的问题就不教你了。”

    “啊啊,如安我错了,不敢了不敢了!”

    说说笑笑,气氛融洽。

    而另一边的气氛就没那么好了。

    苏意不知道是从哪儿听说乔浩跟某个女同学走得近,直接就冲到学校里找到那位女同学指着人破口大骂狐狸精,在学校引起不小的波澜,那位女同学直接就被骂哭了,捂着脸跑开。乔浩在一旁根本就拉不住苏意,毕竟后者在家里经常干农活,那一身力气不比乔浩小多少,甚至还要比他大上几分。

    看到周围同学投来的异样眼神,乔浩只觉得自己脸皮好像都被苏意扒下来扔在地上来回的踩,一张脸气得通红,血压直线飙升。他力气使出吃奶的劲儿拉着苏意往学校外走,而苏意在后面死命撒泼。

    “乔浩,你别拦着我,我一定要骂死那狐狸精!”

    “知道你有对象还巴巴赶上来,真不要脸!!”

    “我记住她了,下次再看到我一定要告诉她老师!!这么不要脸的人凭什么考进来!!”

    “够了没有!?”乔浩拉着苏意的胳膊猛地一甩,脸色青黑,厉声道:“你这么闹,就没想过其他人会怎么看我吗?还有,我和那位女生就只是普通的同学关系,平时只是讨论一些学习上的问题,你不要把人看得这么龌龊!”

    苏意压根儿不信,冷哼一声:“你是男人看不出来,我是女人,一眼就看出来那狐狸精压根儿就心思不纯,这么多同学她为啥就只拉着你聊?她不知道你有对象吗?”

    “你没有证据怎么能随便污蔑别人?女生的名声多重要!”乔浩简直要被苏意给气死,额头上青筋暴起,咬牙切齿地说:“你回去,我不需要你在这里陪我!你不回去,我就给我妈写信,让她过来带你回去!”

    这话直接捏住苏意死穴,让她瞬间就冷静下来。

    看着乔浩被气得面红耳赤,苏意开始服软道歉:“浩哥,你别生我的气,我只是太在乎你了,怕你被别的狐、别的女生勾引走,我错了,我保证下次绝对不会再发生这种事情了,对不起嘛,你别赶我回去,我想在这里陪着你……”

    苏意害怕极了,放软声音疯狂撒娇,简直和刚才判若两人。她只要一想到乔浩写信回去让田芳过来带她回去就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也在心里庆幸她把前段时间把乡下寄过来给乔浩的信偷偷给藏了起来。

    乔浩依旧冷着脸没反应。

    “浩哥,你这几天都没来看我,今晚就别回宿舍了?”苏意朝着乔浩伸出手。

    乔浩面色一僵,旋即猛地将她推开,环顾四周,压低声音道:“你不要脸了?这可是校门口!”

    苏意:“好不好?”

    乔浩犹豫片刻,点点头,还是警告她要是再发生这种事情,一定把她赶回去。苏意再三保证自己绝对不会这么干,这件事情才算是告一段落。

    安抚好乔浩的情绪之后苏意才回到自己租住的小房间,她住的地方离学校不算是很远,走路的话大概二十分钟就能到了,在一条小胡同里,房间很小,只能放下一张床和一张书桌椅子,但同样的房租也便宜,一个月才几块钱。

    不过苏意花钱大手大脚,从乡下带来的将近两百块钱现在就只剩下了一百出头。

    乔浩不过来她就懒得去买菜做饭,天天出去下馆子吃,钱花得贼快。苏意觉得这样不是办法,她总不可能一直待在首都不回去,就算暑假不回,过年的时候总得回去吧?那她在被田芳打死之前,可能就先被饿死了……

    得想个办法赚点钱才行。

    苏意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想,想着想着突然就饿了,便起身往外走准备出去买点东西吃,走着走着就来到首都大学后面的某条街。这条街上的摊贩不少,有卖包子的、卖馄饨的、卖面条的,不少大学生偶尔都会出来买吃的,换换口味,人还不少。

    看到这一幕,她心思突然就活络起来。

    不如试试摆个摊,让乔浩跟他同学说一声,让他们过来捧个场?

    不过应该卖什么东西好呢?太复杂的她也不咋会,不然也摆摊卖面条或者馄饨好了,这些她还是会的,然后让乔浩去给自己宣传一下,都是同学,应该会给面子支持一下吧?苏意心里的小算盘打得噼啪响,越想越觉得可行,匆匆忙忙买了碗面条后就往家里赶,打算立即就行动,正好晚上乔浩过来可以跟他说一声。

    “如安,我刚碰到了蒋教授,教授让你去办公室找她。”

    “嗯?好,我知道了。”寝室里,正捧着书看的姜如安从书里抬起脑袋来,把自制的书签夹在看到的那一页,合上书本往外走。

    蒋教授是文学系的一名老教授,对于华国文学史非常有研究,之前给她们班级上过几节课,对她的印象似乎很不错,前两天还给她布置了作业,让她在一周内写篇五千字的短篇交上去。

    今天找她,估计是看过前两天交上去的作业了。

    姜如安不紧不慢地往办公室走,很快就来到蒋教授所在的办公室外,站在门口伸手敲了敲门:“报告。”

    办公室里除了蒋教授外还坐着好几个面生的上了年纪的老者,他们聊得正激烈,听到声音,满头白发的蒋教授推推鼻梁上的老花镜看过来,笑得和蔼:“如安同学来了?各位,这就是这篇文章的作者,今年考上来的大一新生,姜如安同学。”

    “这名字听着倒是有些耳熟。”

    “当然耳熟,这小姑娘是今年的省状元,报纸上见过,也听人提过。”

    “对对对,记起来了,姜如安,今年的省状元!”

    姜如安不卑不亢地站在原地,任由房间里的人带着探究意味的视线从自己身上扫过,她看向蒋教授,问:“蒋教授叫我来有什么事情吗?”

    “对。”蒋教授笑眯眯地点点头,她已经上了年纪,脸上爬满了皱纹,但依稀可以从眉目间窥探到她年轻时有多么貌美,即便老了,也是风韵犹存的老美人。蒋教授拿起一旁的本子,说:“你交上来的作业我看过了,写得非常不错,文笔老练成熟,即便是我也挑不出太大的毛病来。如安同学,你以前是不是也写过类似的文章?有发表过吗?”

    姜如安没想着隐瞒,干脆地承认了:“的确给报刊投稿发表过。”

    蒋教授挺直背脊:“那你笔名叫什么呢?”

    姜如安回:“平安,笔名平安。”

    话音落下,办公室里突然安静下来,诧异的眼神落在她身上,包括蒋教授在内,他们的神情中都带着讶然和不敢置信。

    “平安,居然是如安同学?”

    蒋教授也异常惊讶,盯着姜如安上下看了好一会儿才重新露出一抹笑容来,告诉她:“前段时间,有位笔名叫做平安的作家在报刊上发表了一篇叫做《男和女》的短篇,这位作家在文章里输出的观点引起一阵不小的动荡,我们都猜测对方起码是和我们一样年龄岁数的人,没想到真人居然是位大一的学生。”

    “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哟。”

    “嘿小丫头,你怕是不晓得你那篇文章发出来,有多少作家参与进来打起了口水战,那段时间热闹得很哦,今天这个作家在这家报社发表论点,明天那个作家在那家报社发表观点,哎哟热闹得不得了。”

    “是啊,好多人观点不同,有人觉得男女应该平等,有人觉得古往今来男人地位一直站在高处,就是现在也一样。”

    “最高领导都说了妇女能顶半边天,这些人居然还活在过去,真是可笑。”

    “也不能这么说,每个人的接受程度不一样的嘛——”

    姜如安倒是没想到自己写出来的东西能引发这样的‘战争’,她当时把稿子寄到报刊就没怎么理会了,毕竟那会儿正是高三冲刺阶段,每天要做的事情都多着呢,哪有功夫关注这些?等考到首都大学,这事就更是被抛在脑后,要不是今天蒋教授提起,她都还没想起来。

    “好啦,你们现在还吵什么?”蒋教授看着马上就要吵起来的几位好友,无奈道:“如安同学还在呢,你们就不怕在小辈面前自毁形象?”

    话音刚落,原本僵持不下的气氛瞬间就冷却下来。

    蒋教授继续往下说:“如安同学,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几位都是我们首都大学文学系的教授,在文学方面造诣不低,我旁边这位是方教授,这位是李教授,那位是刘教授……我们这次找你来,是有点事情想跟你说。”

    “你听没听说过贝德文学奖?”

    姜如安一听立马就挺直背脊,眼眸亮晶晶,说:“知道,这是世界级文学奖,专门为世界优秀青年作家准备的奖项!”这个奖项对年龄有着很高的要求,能够获奖的作家年龄必须得在三十岁以下,所以说是专门为青年作家准备的奖项。

    “没错,我们觉得你有潜力,想给你一个机会。”蒋教授笑得和蔼,眸色深邃,缓缓地说:“如果你能写出让我们都赞不绝口的文章来,平安写的所有文章我都有看过,文笔老练成熟,不管是描写方面还是人物情感都没有很大问题,但我希望你能对自己要求严格些,重新写一篇你认为能让你满意的文章。”

    “如安同学,你是怎么想的呢?”

    姜如安知道,这是几位老教授惜才,想给她一个通往荣耀道路的梯子。她停顿片刻,接着铿锵有力、眼神坚定地回答:“谢谢教授,我一定不会辜负你们对我的期望!”

    蒋教授一拍手,“好样的,这才是我们首都大学学子应该有的精神,我这边有从贝德文学奖成立至今得奖过的合集,你拿回去看看,我们很期待你的作品。这个奖项设立至今,我国还没有一位青年作家拿到过这个奖项。”

    她边说边拉开身后的抽屉,从里面抽出一本厚重的书籍,起身交到姜如安手中,拍拍她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祖国正在缓慢前进,不管哪一方面都不能落后,我们这一代大多数人都已经老啦,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接下来的世界将会是属于你们这一代年轻人的天地。”

    “希望能看到你们为国争光的时刻。”

    姜如安郑重地接过书籍,神情认真:“我一定全力以赴。”

    她怀里抱着蒋教授给的书籍,在办公室里陪着几位教授聊了好一会儿后才转身往外走,她垂眸看了眼怀中崭新的书籍,伸手摩挲片刻,长吁一口气偏过头从楼道往外看。偌大的操场上有不少学子怀里抱着书本来匆匆去匆匆,每个人都在努力的汲取知识提升自己,为了更好的生活、为了更好的未来。

    带着目的回到宿舍后,姜如安便陷入没日没夜的看书学习当中,贝德文学奖成立至今已有百年多时间,每一年都有作家获得奖项,累积的文章非常多。有散文、诗歌、小说、戏剧等等,种类繁多,姜如安一字一句看过去,看得非常认真,几乎是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

    只要不上课,就拿出书来看,偶尔脑子里会冒出一些想法,她就会飞快动手写下来,不过每次写完一看总觉得不是很满意,又不舍得浪费,便干脆寄给报刊。

    她这股劲儿连带着感染了宿舍里其他几位室友,于是乎她们也学着姜如安一样,没事儿就抱着书在宿舍啃,也不出去瞎逛浪费时间了。

    “如安,出去一块儿吃个饭?”陈晓晓从床铺上下来,边穿鞋子边说,“天天在寝室看书眼睛都要熬坏了,出去放松一会儿呗。”

    袁丽无比赞同:“是啊,出去吃个饭花不了多少时间。”

    姜如安沉浸在小说中,头也不抬地挥挥手:“你们去吧,顺便帮我带份饭回来就行了。”

    “……行吧。”

    陈晓晓和袁丽对视一眼,无奈的耸耸肩,只能两人一起结伴出门吃饭,回来时顺手给姜如安也带了一份。

    姜如安起身吃饭,听到陈晓晓在那儿聊八卦:“如安,你还记得乔浩那对象不?就前段时间冲到学校骂人狐狸精的那个,她在咱们学校后面那条街摆摊卖起了包子,生意还不错,估计都是看在乔浩面子上去的。我前两天也买了俩肉包,味道真心算是一般,主要是馅料还少,花了我五毛钱呢!!”

    姜如安有些惊讶,“谁在摆摊?”

    陈晓晓:“乔浩那个对象啊!”

    她顿时扬起眉梢,心里诧异极了,苏意居然会去摆摊卖包子,这是太阳打西边儿出来了?她不是想靠着乔浩走上人生巅峰吗,是突然觉得男人不靠谱打算自食其力了?姜如安觉得稀奇,分出几分钟的注意力思考片刻又把事情抛在脑后。

    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没兴趣去关注苏意的破事儿。

    姜如安吃完饭把饭盒洗了洗,回到宿舍,在陈晓晓和袁丽崇拜的目光下拿起没看完的书打算继续往下看,刚扫完一行字,门外突然出现个女生说:“姜如安同学在寝室吗?底下有个叫林承言的人找你。”

    “好,我知道了,谢谢。”姜如安一怔,放下书换了双鞋子往外走。

    陈晓晓顿时嗅到了不同寻常的气息,连忙跑到走廊往宿舍底下看了眼,看到寝室不远处的梧桐树下站了个穿着浅蓝色衬衫的男人,看不清长相。她顿时来了精神,回头招呼袁丽一起来看:“丽姐快来,有男人来找如安了!”

    “这有啥大惊小怪的?”

    陈晓晓:“不一样,态度不一样,你快过来看看!”

    “来了来了。”袁丽来到走廊往下一看,姜如安已经出了寝室来到那陌生男人面前,两人聊了些什么,脸上都露出笑容来,接着那陌生男人牵起她们室友的手,拉着一块儿往学校外面走。袁丽立马瞪大眼睛,“这男的谁啊?”

    陈晓晓:“是啊,这男的谁啊!”

    两人面面相觑,不经意间想起来,好像之前姜如安老说过她有对象,已经办过酒席结了婚来着,当时她们还以为是开玩笑的,为了拒绝其他男生的告白,现在这么一看……还真是早就结过婚了!?

    “事情忙完了?”姜如安问他。

    林承言颔首,回道:“嗯,接下来我就可以待在首都了,对了,这是妈让我给你带来的信,家里一切都很好,你不用太担心。”他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把那些事情都处理得差不多了,接下来可以安心在首都发展。

    姜如安从他手里接过信封拆开看了看,信上写的字还挺好看,一笔一划写得极为端正,她便随口问了一句:“这信是谁写的?”

    林承言咳嗽一声:“我写的。”

    “字不错。”姜如安扬起眉梢,似笑非笑地睨他一眼,接着收回视线扫了眼信里的内容。内容很多,开头先是给她保平安,示意家里一切都好,接着絮絮叨叨地说了一堆鸡毛蒜皮的小事,后面还有她走了之后村里发生的事情。

    比如谁家的孩子通过考核进工厂上班啦,谁家的孩子结婚,谁家巴拉巴拉,最后说起乔家,字里行间都透着一股幸灾乐祸的劲儿。说是苏意把田芳藏在家里供乔浩上大学的钱都偷走了,找不着人,问她苏意是不是和乔浩一块儿来了首都,说田芳气个半死,到现在都还一直咒骂苏意呢。

    田芳寄了好几封信过来,可乔浩这边一点回应都没有,人都气病了在床上躺了好几天,后面才慢慢好了些,毕竟钱没有了,他们还得赚钱给乔浩听过生活费呢。

    姜如安啧了一声。

    林承言问:“怎么了?”

    “没事儿。”姜如安把信重新塞进信封里,折好放进口袋,说:“我想起室友跟我说苏意在学校后面的街上摆了个摊位卖包子,现在总算知道为什么了。”估计是怕乔浩发现,或者是放假回去的时候被田芳打死,所以想要赚点钱将功补过吧。

    林承言闻言认真地思考了一下,“首都大学后面那条街人流量大,只是摊位多竞争也大,不过乔浩是首都大学的学生,或许会有同学看在他的面子上过去捧个场。”

    “跟你说的差不了多少。”姜如安转移话题,问道:“对了,你住的地方找好了吗?”

    林承言:“找好了,你有空的话我带你去看看?”

    “行。”

    于是姜如安便跟着林承言来到一座四合院面前,后者拿出钥匙打开院门,入眼看到的是一处用砖块堆砌出来的小花圃,里面种着好些花。角落位置有个小池塘,池塘上漂浮着荷叶,还有两朵开得正艳的荷花。

    四合院面积不小,却十分清净,看得出有段时间没住人了,角落里满是蜘蛛网和灰尘。

    姜如安偏过头:“你把一整个四合院都租下来了?”

    “没。”林承言摇摇头,纠正道:“是一整个四合院都买下来了。”

    姜如安:“……?”

    她顿时就惊了,仔仔细细打量林承言,问道:“花了多少钱买的?”

    “卖主定价四万,我砍了一点,大概花了三万五万左右。”林承言倒也没想过要隐瞒,一五一十地告诉姜如安,怕她担忧,又跟着补充道:“你放心,我这两年赚了点钱,买完四合院手里还剩下些,你不用操心钱的事情,好好念书学习。”

    三万五左右!

    这笔钱在这个年代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就连她手上都只攒下了不到一万块钱的稿费!

    姜如安目光炯炯地看着林承言,心想这男人脑子是真的活络,忍不住又问他:“你打算在首都干什么?”

    “和朋友一块儿开了家服装厂,首都发展虽然不错,但在穿衣打扮方面远远不如广城和海城,我之前观察过,基本上在广城海城流行很唱一段时间的衣服,要过好几个月才会传到首都来,这段时间就是商机。”林承言谈起这方面的事情眼睛都在发光,浑身充满自信,侃侃而谈。

    姜如安听着微微点头:“不错,那之后呢?如果这段黄金时间过去了,或者这段黄金时间逐渐缩小距离怎么办?你能保证自己每次都比别人快一步吗?”

    林承言:“你有办法?”

    “我建议你和你朋友最好招一些擅长服装设计方面的人才,复制别人流行起来的东西只能坚持一段时间,但你要是自己成为流行,那就不一样了。”姜如安建议道。

    林承言若有所思:“……好,我晚点跟我朋友商量一下。这四合院你喜欢吗?我买的是附近四合院里最大的一套,一大家子住都没问题,以后你要是也想留在首都发展,可以把爸妈接过来一起住。”

    姜如安露出抹笑容来。

    两人在四合院里转了一会儿,他听林承言说还没吃午饭,便一块儿去附近的饭馆里吃饭,顺便告诉对方自己最近会很忙,要完成学校教授们布置的作业,可能没办法经常陪他。林承言表示十分理解,学业最重要,而且他最近的事情也不少。

    两个非常忙的大忙人达成共识,每周会空出周末的一天时间出去放松,剩下的时间就各忙各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