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被炮灰的年代文女主[快穿] > 第16章 第一个女主16 被重生女配抢走婚约的……

第16章 第一个女主16 被重生女配抢走婚约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时间眨眼又过去一个月, 姜如安已经看完了那些获奖的文章,心里逐渐有了个想法,最近正在疯狂寻找关于古代神话以及民间传说故事看。蒋教授知道后, 也帮着她一块儿找了不少这类书籍,同时叮嘱她不要有过大的压力,努力也得注意自己身体。

    毕竟今年的推荐日期已经过去了,最快也要等到明年推荐日期开始, 而且她现在的年纪也小, 上升空间还很大。

    姜如安表示自己明白。

    她这段时间就专门写关于古代神话以及民间传说的短篇小说, 能够感受到自己的能力正在一点点提升, 而且这段时间带有她写的短篇小说的报纸卖得十分畅销。于是报刊的编辑专门给姜如安寄了一封信, 在信中问到她会写多少篇这样的短篇小说, 如果可以的话报刊想把这些短篇整理成合集出版。

    当然, 出版之后的稿费也会分到她手上。

    姜如安当然是一口应下, 又能锻炼自身写作能力又能赚钱, 这种一举两得的好事当然不能拒绝。她这段时间零零总总差不多收到小两千的稿费,趁着周末和林承言出去逛街的时候去百货商场里买了不少东西给高翠花邮寄回去。

    另一边,苏意正在自己租的房子里数着这一个月赚的钱。

    她兴奋地看着撒在床上零零散散的纸币, 眼底是控制不住的兴奋,心想怪不得上辈子那些最先摆摊的人最后都成了有钱人,这也太赚钱了!她才摆了一个月, 居然就赚了差不多快三百块钱,扣除成本, 净利润有两百多呢!

    苏意数了两百块钱出来,打算把这钱寄回去给田芳,告诉后者这些钱都是她自个儿赚的,不是只有姜如安能赚钱, 只要她想,她也可以!至于乔浩那边……就把砍半之后的收益告诉他,跟他说自己能赚钱供他念大学!

    乔浩肯定会很感动,等以后赚了大钱就会念着她的好。

    苏意被自己的聪明才智折服,躺在床上嘿嘿嘿地笑了好一会儿,然后才起身把钱装好放进桌上的信封里,埋头在书桌前开始奋笔疾书夸赞自己,顺便诉说自己一个人在这里有多么多么不容易。

    写完信起身再寄出去,回到屋子后她直接瘫倒在床上,长叹一声:“真累啊。”

    每天起早摆摊还是太累了些,而且买那些材料也得耗费不小一笔钱,苏意着实有些心疼,特别是肉,老贵了,虽然肉包的利润最多,咋就没有便宜点的肉嘞?这样她不就能赚更多利润了吗!

    这么想着,她突然听到外面传来一阵高昂的尖叫:“老鼠!有老鼠啊!!”

    苏意撇撇嘴:不就是一只老鼠吗,大惊小怪的,城里人就是矫情。

    她躺在床上,打算睡会儿,但是这房子隔音效果太差,外面人说话的声音总能穿进耳朵里。

    “行啦,把这只死老鼠扔到外面去吧。”

    “让你们平时多注意卫生吧,这老鼠就喜欢抱窝,指不定房里还有多少老鼠呢!”

    “那怎么办啊?这老鼠太吓人了啊!”

    “能咋办?能住就住,不能住就搬出去!”

    “……”

    苏意半梦半醒间听着两人的对话,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整个人瞬间就清醒过来。她猛地坐起身,刚才的想法在脑子里过了一圈,犹豫片刻又躺了回去。

    寒假到来,姜如安收拾东西准备和林承言一块儿回家一趟,她只带上了几件衣服和几本书,然后跑到百货商城给家里每人都挑了几件礼物。她最近拿到的稿费很多,花钱的地方又少,钱攒在手里基本上都没怎么动过,就偶尔会和室友出去打打牙祭花点钱。

    其他根本就没有可以花钱的地方,像衣服之类的,因为林承言开了服装厂的缘故根本就不缺,甚至可以做到一天换一套,天天不重样。

    从火车站下来,两人又乘车到镇上,包了一辆三轮车回到红星村。

    今天天气还不错,温度不算太低,姜如安穿着一件咖棕色风衣,里面穿是高龄毛衣和牛仔裤,脚下踩着一双黑色皮靴,手里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和林承言一块儿从车厢下来。

    两人到的时间正好是午饭过后,听到声响,有村民从屋里探出个脑袋看过来,眯着眼道:“诶,村头这俩人咋看着这么眼熟?”

    “城里来的吧,瞧着身行头,看上去得花不少钱嘞。”旁边人跟着看了眼做出评价。

    男人摇摇头,抽了口烟圈往外吐:“不是,我是说这俩人瞧着眼熟的很,你看那女娃,像不像姜家的如安丫头?我之前听如安她爸提了一嘴,说这丫头放假会回村里来。”

    “我看看……哎哟,真是啊!穿得跟个城里人似的,还差点认不出来嘞!那旁边那个小伙子应该就是老林家的了,看起来真搭啊。”

    姜如安其实没什么太大的变化,只不过是穿着看起来很贵的衣服,看上去更加有气质,比以前更像是“城里人”了,乍一看还不敢确定是谁。

    “走吧。”林承言替她提着包,两人一块儿往姜家走。

    远远的还没走到家,姜如安就听到二丫的声音从院子里传出来,那大嗓门像极了高翠花,大声嚷嚷道:“奶,我看到姑和姑父啦,小姑好好看呀!奶,姑回来啦!”

    “你这倒霉孩子,喊着喊。”高翠花从堂屋里冒出头吼了一句,抬眼看到姜如安,登时就笑了,起身往外走:“哎哟妈的乖乖,你可算回来了,妈可想死你了!!!”她冲到姜如安面前,眼神就跟X光似的上上下下打量着,而后笑容更灿烂了些:“还好,没瘦!”

    “承言也回来啦,吃饭没?坐车累坏了吧,来来来赶紧进屋坐着歇歇,妈给你们煮点东西吃着垫垫肚子啊。”

    姜如安拦下她,“妈,我们下了火车在市里吃了才回来的,您就别忙活啦,来看看我给你们从首都带回来的礼物。”

    “你又乱花钱!”

    姜如安挽着高翠花的胳膊往里走,笑眯眯地反驳回去:“给家人买东西,怎么能算是乱花钱呢,承言你觉得我说的对吗?”

    “……”

    林承言看了眼丈母娘,又看看旁边言笑晏晏的小姑娘,轻声咳嗽点点头说:“对。”

    高翠花见俩孩子感情挺好,心里算是放下一块石头,佯装生气地甩开姜如安的手往里走:“行行行,你们小两口是一致对外,妈说不过你俩!”

    在外面溜达的姜伟国听人说自个儿闺女和女婿回来了,连忙就往家赶,顺便去跟林寡妇说了声,不一会儿姜家就热闹起来,几个小家伙兴奋的声音传出去老远。姜如安从首都的百货商场里给他们每人都带了两件玩具回来,大宝和二宝是玩具车,大丫和二丫是可以换衣服的芭比娃娃。

    给姜伟国买了块手表,三个哥哥每人一双皮鞋,嫂嫂们则是每人两套衣服,衣服是林承言厂里做出来的,最近在首都颇为流行。姜如安分到最后眨眨眼,眼神无辜的看向高翠花和林寡妇,“妈,没给你们带礼物,你们不会生气吧?”

    林寡妇摆摆手:“没事,只要你和承言两个人好好的就行了。”

    高翠花在一旁附和:“害,带啥礼物,这不是浪费钱吗,这些钱你俩就好好攒着,以后用得地上多着。”

    “骗你们的。”姜如安反手从包里掏出东西来,笑吟吟地说:“不给谁也不可能不给你们带呀,这是给妈买的衣服和鞋子,这是承言从海城那边带回来的护肤品以及我给妈每人买的一条金项链……”

    “啥玩意儿?”听到金项链三个字,高翠花瞬间就惊了,看着姜如安从背包里掏出两个精致的盒子,打开盒子一看,里面放着金灿灿的两条一模一样的项链。她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村妇人,打心底觉得黄金这种东西不应该是她能有的东西,连忙摆摆手让姜如安拿去退掉:“这玩意儿太贵了,妈不能拿着,我还得干活呢,这戴着金子万一掉了咋整?不行不行,乖乖,你快拿去退了!”

    姜如安怎么可能退掉,拿起其中一条金项链就往高翠花脖子上戴过去,后者仿佛被定身一般不敢动弹,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就把这金子给整坏了,整个人连带着表情都僵硬得不行,叫几位哥嫂看着忍不住偏过头嗤嗤笑出声。

    不行,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妈/婆婆,露出这种表情,实在是太有喜感了。

    “看,多漂亮。”姜如安又拿起另一条给林寡妇也戴上,夸赞一声,扭头看到高翠花依旧包吃刚才的动作一动不动,柔声说:“妈,您别紧张,戴着多好看啊,您问问爸还有哥嫂们,是不是好看的?”

    姜伟国率先点头,摩挲着自己手上那块漂亮崭新的手表,眉眼带着喜色,夸道:“好看,她娘,这是咱闺女的一片心意,你就收着好了,多好看啊。”金灿灿的,闪烁着金钱的光芒,太好看了!

    哥嫂们也疯狂点头,劝她收下,就连旁边原本还犹豫的林寡妇也加入其中。

    最终,高翠花被他们说服了,摸摸脖子上的金项链,喜滋滋地说:“那成,妈就先收着,以后等你们缺钱用了再拿去当掉,反正金子不管啥时候都值钱。”

    然后下午她就和林寡妇手牵手一起去地里干活,她干活,林寡妇在旁边帮忙,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炫耀着自己的闺女媳妇、儿子女婿。村民们听着两人炫耀,心里羡慕的不得了,看到她俩脖子上带着的,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的金项链后就更加羡慕了。

    那可是金子做的!金子!多贵啊!

    他们在地里干一辈子估计都挣不到买金子的钱!

    “切,不就是一条项链吗,有啥了不起的。”田芳在一旁撇撇嘴,说:“我儿媳上个月也给我寄了一百块钱,还是寄钱实在,这金项链只能戴在身上看看,又不能吃不能喝的,我说翠花,你得劝劝如安丫头,老是买这些东西干啥呢?直接给钱多好啊。”

    高翠花脸上笑容一收,回她一句:“管你啥事,我闺女乐意送我也乐意收,有本事你也让你那好媳妇儿给你买条金项链啊,这会儿就我家媳妇我家媳妇的喊,之前被你好媳妇气到躺床起不来的时候你怎么不提了?”

    那段时间田芳是干啥都要骂一骂苏意,那架势看起来恨不得把苏意的皮都给扒下来。

    结果前两天收到苏意寄回来的信,信里放着两百块钱,田芳就立马变了脸色,逢人就夸自己这儿媳妇多么能干,在首都照顾她儿子,还赚钱回来给她改善生活,就好像之前骂人的不是她一样。

    高翠花现在是越来越看不上田芳,呛了她一句偏过头继续跟人炫耀。

    田芳气得说不出话来,埋头干活,咬着牙在心里想还好当初没跟姜家结亲,这高翠花脾气实在太差了,还不会说话,这要是跟她结成亲家指不定最后要被气死。

    “妈!”“我们回来了!”

    正想着,田芳突然听到两道熟悉的声音,抬头一看,是乔浩和苏意同样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回来了。她脸色一喜,连忙放下手里的锄具三步并做两步冲上去,先是仔仔细细打量乔浩看他有没有瘦下来,接着才转过头看向旁边有些拘谨的苏意。

    苏意心里没底,不确定田芳是不是还在生自个儿的气。

    田芳:“饿不饿,吃没吃饭?”

    看着田芳脸上露出和蔼慈祥的笑容,苏意心里松了一口气,脸上同样扬起一抹笑容,回道:“在市里吃过了,妈,我给您还有爸买了点礼物,没花多少钱,这两个月在首都那边用钱的地方比较多,希望爸妈到时候别嫌弃。”

    “害,人回来就成,还带啥礼物呢。”田芳瞥了眼不远处的高翠花,大声嚷嚷道:“以后就别花这冤枉钱了,有钱你俩自己攒着用,爸妈这还有力气干活养自个儿呢。”

    苏意:“那怎么行,做子女的就是要孝顺父母嘛。”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看起来就像是关系非常好的婆媳一般。

    高翠花在旁边看着有些牙疼,忍不住小声和林寡妇吐槽:“你看她那样子,谁不知道她这是在说我啊,什么玩意儿,有本事当面指着我说,怪里怪气的惹人厌。”

    林寡妇拍拍她的手背安抚道:“咱不看就是,犯不着因为这样的人生气。”

    “我才不气呢。”高翠花摸着脖子上戴着的金项链,得意极了:“我有这么好的闺女和女婿还有啥好生气的,生气活不长,我还得给我闺女带孩子呢。”

    这边,苏意总算是体会到了什么叫做众星拱月般的感觉。

    村里人知道她在首都摆摊赚钱后一个接一个的向她抛出问题来,手里的活儿都不干了,就等着听她回答呢。苏意啥时候有过这种待遇,心里升起一阵阵隐秘的快-感,又是兴奋又是得意,特别是看到田芳一脸认可的看着她,别提有多自豪了。

    然后苏意就开始诉说自己在首都生活有多么不容易,天不亮就得起来跑去买材料,揉面团切碎馅料蒸包子推到街上,还要厚起脸皮去哟呵才会有人过来买你的东西,有时候还会遇到一些难产的客人。

    总之要多艰辛有多艰辛,听得周围村民唏嘘不已。

    一旁的乔浩直皱眉头,看向身边说得起劲儿的苏意,想了想还是没打断她的话。

    有人听着感觉奇怪得很,小声问旁边的人:“我听着咋感觉要比下地干活轻松得多?”

    对方睨他一眼说:“你懂个啥,那大城市能和咱农村一样吗?”

    “还要大声哟呵?这也太丢人了吧!”

    “大城市生活果然难啊,苏意这丫头变化真大。”

    “苏意丫头能在城里赚钱真有本事,两个月就给田芳寄了三百块钱回来,你不知道,我亲戚家的闺女在厂里上班,一个月工资才十几块嘞!”

    “咱们村风水好啊,出了两个大学生就算了,还有能在城里挣大钱的苏意丫头。”

    “……”

    旁边人正夸着呢,刘娥的声音从后面传过来,骂道:“我呸!这死丫头就是个白眼狼,赚了那么多钱一分钱就不给我这个亲妈,我生你养你那么多年,你就这么对我?”

    苏意脸上笑容一僵,抬眼看向她满脸冷漠怨恨的亲妈,心里不免觉得有些烦躁。她扬起一抹假笑回道:“你是我亲妈,我咋可能会忘记你,这不是给你带了东西回来吗?我要是给你寄钱,你肯定全花在我哥身上,凭啥?他那么大一个人有手有脚的就不能自己养活自己?”

    “他是你亲哥!”

    苏意撇撇嘴:废话,这要不是亲哥,她早就把家里闹翻天了。

    她不想面对刘娥,便将目光投向田芳。

    田芳领悟到这个眼神,笑着拉开刘娥说:“两个孩子坐了几天火车肯定很累了,有啥事儿不如等明天再说,先让他们回去休息一下,亲家母可以等下工之后来我家,一家人坐下来好好聊聊天叙叙旧。”

    苏意趁机拉着乔浩往家走。

    刘娥被气得不轻,咬牙切齿瞪着自己的好女儿,翻了个白眼给田芳,甩开她的手拿着锄具回到自个儿位置上埋头干活去了。

    高翠花在旁边看得乐呵,晚上下工回家,扭头就把这事儿说给自己闺女听。

    一大家子人围坐在饭桌前,桌上摆着满满当当的饭菜,其中荤菜占了三分之二。姜伟国拿出自己平时舍不得喝的白酒和林承言以及儿子们喝酒天南海北的聊天,夫妻俩各说各的,谁也不碍着谁。

    高翠花:“虽然那刘娥的确不是啥好东西,但她好歹也把苏意拉扯这么大,苏意赚了钱全给田芳了,刘娥半点都没捞着。不管咋说,苏意这事的确做的不行,再这么下去亲家就要变成仇家了。”

    “是,田芳也不会做人,只想自己拿好处。”林寡妇在旁边附和,顺便夹了块红烧肉放在姜如安碗里,夸道:“还是咱家安安好,聪明懂事还贴心孝顺。”

    姜如安笑眯眯地说了一句谢谢妈。

    她安安静静地听着两位母亲吐槽苏乔两家的人,聊到一半又开始说另一件事情,基本上都是些家长里短鸡毛蒜皮的琐碎事情。而旁边的姜伟国和林承言他们则是从古聊到今,又聊到马上就要召开的人民代表大会,高声讨论着国家大事,高翠花听得直撇嘴嘟囔着:

    “喝了点酒就觉得自己不得了了,男人都这幅死样。”

    酒过三巡,男人们多多少少都染上了醉意,被赶下桌搬着凳子坐在院子里继续聊,而姜如安则和高翠花林寡妇一块儿收拾碗筷,最后跟着林承言回到林家。

    她毕竟和林承言结了婚,不好继续住在家里。

    时间眨眼就到过年,村子里顿时又热闹起来,鞭炮声响络绎不绝,孩子们拿着压岁钱坐车去镇上供销社里买鞭炮回来玩儿,一时间噼里啪啦的声音响遍村里每个角落。这天天气出乎意料的好,姜如安搬着小凳子坐在院子里看书,听着鞭炮声想到年兽的传说,于是又扭头回屋拿出本子和笔开始动笔书写,写了个关于过年的短篇小故事。

    大概是初三,高翠花带着她和林承言一起回了趟隔壁村的娘家,也就是姜如安的外婆家。

    外婆家的人都很好,从当年高翠花和姜伟国被赶出门没地方住,他们收留了一段时间就可以看得出来。

    大年初十,姜如安和林承言在家人不舍的目光中踏上返回首都的火车。

    回到学校,姜如安又一头扎进书本里每天都重复看书写作看书写作,这拼劲儿感染了袁丽和陈晓晓,两个人的成绩比起刚入学硬生生提了十几分。等她觉得自己练的差不多,并且已经完善好构思设定后,便开始动笔创作。

    她原本是打算加入神话民间传说,后面觉得这样的设定有些单调,思考了许久打算加上一些未来科幻的元素。两个可以说是毫不相干元素的碰撞,姜如安觉得,一定能擦出个不一样的火花来。

    于是她又陷入疯狂的写作当中,光是开头就写了十几版,废弃不知道多少稿子。之前好歹还能挤出一天时间和林承言逛街,现在连半天时间都挤不出来,除了上课,其他时间都在寝室里蹲着。

    后来姜如安觉得这种状态会影响到室友,便干脆搬到了四合院去。

    然后林承言被她感染,觉得自己不够勤快,也开始天天往工厂跑,成为一对工作狂魔。在这种恨不得把一分钟掰成两分钟的状态下,姜如安自然也没工夫关注苏意在干什么,全身心都投入到写作当中。

    “你怎么了?”乔浩上完课,想着时间还早,来到苏意租住的房间里,打开门进去就看到对方一脸的郁闷,开口问道:“遇到什么事情了?”

    苏意摇摇头:“没事,就是生意越来越差了,半个月扣除本金才赚了三十多块钱,以往这个时候都有七八十呢。”

    乔浩倒觉得正常,他解开外套挂在墙上,慢条斯理地卷起袖子倒出热水洗了洗手说:“很正常,最近街上又多了许多摊位,竞争大了之后生意自然就不如之前。你要是觉得累了,不如就在家休息,生活费我自己能够解决。”

    “不行。”苏意想也不想就拒绝了,如果她不摆摊哪来的钱寄回去?没钱寄回去,村里的人怎么会羡慕自己?而且现在离乔浩毕业还有两年多时间呢!她抿起唇瓣,眼底略过一抹精光,转移开话题:“这事儿你不用操心,好好念书就成,我最近好像没怎么看到姜如安,她人去哪里了?”

    乔浩动作一顿,“我不知道,听人说她好像搬出宿舍了。”

    “搬出宿舍乐不思蜀,都不好好念书了?”苏意啧啧一声,语气中带鄙夷和幸灾乐祸,小声嘟囔道:“我还以为她有多厉害呢,还是省状元,结果现在跟男人住在一起之后就不认真学习了?真是高看她了……”

    没了乔浩,她也不过如此嘛,成绩好又怎么样?心思要是不在学习上,毕业之后能不能分配到好工作都是个问题,她难不成要一辈子靠着写文章赚钱?

    乔浩忍不住皱起眉头,睨了苏意一眼:“我先去洗个澡。”

    他低头走出房间,脚步缓慢,心里想着等明天去学校看到姜如安,一定要好好劝说她先把心思放在学习上,不要被其他情绪左右,读书更重要。乔浩想起和姜如安结婚的那个男人,眉头皱得更紧了些。

    果然是没读过书的人,一点也不会为安安考虑。

    乔浩和姜如安不是一个专业的,能遇到的机会本来就少,她搬出宿舍后能碰到的机会就更少了,连续好几天乔浩都没找到人。于是他另辟蹊径,直接找上了姜如安原本的室友,让她们劝姜如安把心思放在学习上。

    然后他就被陈晓晓给骂了回来。

    “如安本就在很认真在学习,比谁都认真啊,你干嘛过来跟我们说这些,你是觉得如安没有在认真学习?你是过来搞笑的吗,你不知道如安有多优秀!”

    “她写的书都出版了,连教授都夸如安写的好,你以为你是谁?”

    “如安会搬出宿舍只是怕影响到我和丽姐的心态,她那么好,你居然还来我们面前说他坏话,你这个人真坏!你不要再来找我们了,我不想看到你,也害怕被你对象指着鼻子骂狐狸精!”

    说完陈晓晓就气冲冲的拉着袁丽离开,嘴里还不停骂骂咧咧,显然被气得不轻。

    乔浩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神情怔忪,控制不住脚步往学校附近的书店走去,进门就看到被摆在最显眼位置书名叫做《民间故事短篇合集》的书,旁边平安这个笔名格外夺人眼球。他知道姜如安在写文章赚钱,但他觉得在报纸上过稿算不上什么,但能出版就不一样了。

    能出版的文章一般都是有名气的作家。

    乔浩伸手摸了摸这本书,心里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一瞬间觉得自己就像是个无知的跳梁小丑一般,别人早就走到了前方。而他,不仅在原地踏步,心里还为此沾沾自喜,洋洋得意,甚至想要对别人指手画脚……

    他脸色猛地爆红,逃命似的转身离开书店,活像身后被恶狗追赶着一般。

    下午没课,乔浩直接跑回了出租房,苏意正在房间里准备包子的馅料,像是被他给吓了一跳,神情有些慌乱害怕。房间里弥漫着一股浓郁的血腥味,隐约还伴随着一股奇怪有难闻的味道,乔浩下意识捂住鼻子问:“这什么味道?”

    “生肉的味道啊,你怎么突然回来了,下午不上课吗?”苏意眼神闪烁,闪身挡在案板面前把那一堆腥-红难闻的碎肉遮住,“你要是闻不到这股味道就出去转转,我马上就弄好了。”

    乔浩心里有事儿,没注意到苏意不对劲的地方,胡乱点头应下扭身离开房间。看到他离开房间,苏意长吁一口气,转头拿起菜刀继续剁着案板上的肉,房间光线较暗,窗户被窗帘遮得严严实实,偶尔照进一丝光芒打在菜刀上,让苏意印在刀身上的脸看起来异常冷漠。

    剁完肉馅之后开始和面团,接着切素菜,然后开始包包子。

    包好的包子放在蒸笼上,等明天早上起来放在摊车上一边蒸一边走,到地方就熟了。

    次日一早,苏意起床把蒸笼蒸上,洗漱完后推着推车慢悠悠地出门外首都大学后的小吃街走去,乔浩跟在她旁边一起出了门。到了街上,蒸笼里的包子也开始飘出诱人的香味来,乔浩打算拿两个肉包吃,却被苏意给拦住了。

    苏意说:“这几天生意不是很好,你吃两个素包子吧,肉包子拿来挣钱。”

    “我前两天看着人不少。”乔浩微微蹙起眉头,退而求其次的拿了素包子站在一旁咬了两口。

    苏意解释道:“就那两天还行而已,这几天又不怎么好了,行了,你快进学校吧,不是说早上有课吗。”

    乔浩应了一声,转身从学校后门进去。

    “来俩肉包,快点,马上上课了。”乔浩刚走不久,一个这他同专业且关系不错的男同学便出现在苏意摊位上要了两个肉包,神情颇为着急。

    苏意笑眯眯地应了一声,麻利儿的用油纸包起俩肉包递过去,从对方手里接过钱,看着他一边大口咬着肉包一边小跑着冲进学校,眼神微微闪烁了一下。

    “乔浩!”

    乔浩听见有人叫自己,转过头一看,回应一声:“雷军?你今天怎么这么慢,你家不是就在附近吗。”

    “起晚了,早饭都没来得及吃,在你对象那儿买了俩包子解解馋。”雷军嘿嘿笑了一声,看着乔浩手里被咬了一口的素包,瞪大眼睛说:“不是吧,你怎么不吃肉包子?自己家的又不花钱。”

    乔浩解释道:“苏意说这两天生意不好,肉包子要拿来卖,只能吃素包子了。”

    雷军对此颇为同情,拍拍他的肩膀:“不容易啊,快迟到了,咱们动作得快一些,刘教授的课要是迟到可不得了。”

    说着两人就加快脚步往教室赶,踩着点在上课铃响之前进了教室。

    看着戴着眼镜神情严肃的刘教授抱着书本进入教室,雷军颇为庆幸地伸手拍拍胸口,长松一口气,对着乔浩挤眉弄眼说暗号。被教授瞪了一眼后立马就端正地坐直身体,老老实实开始听讲。

    这位刘教授虽然脾气古怪了些,但能力是真的很强,教室里的学生都认认真真听他讲解知识。

    课上到一半,雷军脸色突然一白,觉得自己肚子好像有千万根针在扎一样疼得厉害,冷汗瞬间就从额头上淌了下来。坐在他旁边的同学见状忍不住小声问他:“你怎么了?肚子疼想上厕所吗?要不你跟刘教授说一声,你脸色好难看啊。”

    雷军点点头,捂着肚子举起手说:“教、教授,我肚子好疼,想去趟厕所……”

    刘教授伸手扶了扶鼻梁上的眼睛,眼神从他身上扫过,见他脸色煞白又难看,摆摆手道:“去吧,你们这些年轻人注意着点身体。”

    话音未落,刚从位置上起身往前走了两步的雷军就一头栽倒在地上,直接晕厥过去。顿时教室里乱作一团,刘教授三步并做两步走到雷军身边,发现他气息微弱,连忙伸手掐他人中,让旁边同学散开,赶紧把医务室的医生叫来。

    雷军被医务室的医生直接送去了医院,经过一番抢救后才脱离危险,医生说他是吃了不该吃的东西导致的食物中毒,问他在这之前吃了什么东西。

    “我也没吃什么。”脸色依旧有些苍白的雷军虚弱地说道,“我就吃了俩肉包子,就是乔在乔浩他对象那里买的,除了这个我也没吃什么别的东西了。”

    医生看了眼病人的家长,说:“那应该就是肉包子里面的肉有问题,你们最好去问一下放的是什么肉,还有没有其他人吃,乱吃东西很危险。”

    雷军挠挠头:“不至于吧,她在那里摆了几个月了,不干净的话别人应该能吃出来啊。”

    医生:“这就不是我该回答的问题了,你们自己去查查吧,以防万一。”

    “好好好,我们一定会去问清楚。”雷军母亲抢先一步回答,等医生离开病房后脸上强行撑起的笑容瞬间垮下来,一脸心疼地看着他儿子,开口问:“儿子,你是在哪家买的?妈明个儿得去问清楚,那包子里包的究竟是什么肉!”

    雷军回道:“就是靠近学校后门,一个年轻女生开的,她是我同学乡下来的对象,看起来挺老实,不像是会做出缺德事的人……”

    “有没有做这种事,妈去问问就知道了!”

    “好吧。”雷军也不能拦着他妈,只能叮嘱一句:“您不要太激动了就行,万一不是她,我之后还咋和同学相处啊。”

    雷军母亲瞪他一眼:“妈还不知道这些?你就好好躺着休息,以后不要乱吃外面摊位上的东西了,谁知道里面的是啥?”

    雷军敷衍地点头应下。

    次日,苏意继续摆摊。

    “小姑娘,一个肉包一个素包。”

    “好嘞。”苏意笑眯眯地应下,拿起油纸包起包子递给对面的中年妇女,“您拿好了,觉得味道不错下次还来我家买啊。”

    中年妇女点点头,露出一抹笑:“成。”

    她接过冒着热气儿的包子往前走,走出去一段距离后才伸手掰开肉包子低头闻了闻,皱起眉头,凑得更近些重新嗅着味道,确定有一股奇怪的味道。妇女就是雷军的母亲,她当然不会傻到直接冲到摊位面前去质问,这种做法太傻了。

    雷军母亲现在确定这肉包子里的肉有问题,这肉的味道实在不像是猪肉,更不像鸡鸭牛肉,闻起来有一股很细微的怪味。她直接拿着肉包子去医院给医生检查,医生检查后发现,这肉包子里的肉,是老鼠肉。

    “丧良心的丫头片子,居然拿老鼠肉给人吃。”雷军母亲气得直发抖,眼神冷得像是冰渣子一样,咬着牙道:“我今儿非把她皮扒下来一层不可!!!!”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