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被炮灰的年代文女主[快穿] > 第20章 第二个女主3 穿书女配下乡撩走男主……

第20章 第二个女主3 穿书女配下乡撩走男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姜同志, 你有没有听说昨天发生的事儿?”

    姜如安来到工厂上班,刚坐下旁边的刘小花就神神秘秘凑过来,她眉梢一挑, 问道:“什么事?”

    “你还不知道呢?这事儿附近几个厂子都传遍啦,老大动静,连警察都来了。”刘小花十分震惊,诉说八卦的欲-望熊熊燃烧, 不等回话开口叭叭道:“就是肉联厂的谢文兵, 前段时间追你那个, 昨天被人发现他和咱们厂二号车间那个蔡芳, 就骂你那个, 两人光溜溜地躺在一张床上!!!”

    姜如安神情震惊中夹杂着错愕, 瞪大眼睛, 不敢置信:“不会吧?他们两个怎么会……”

    “就是啊, 我刚听说也好奇得很, 据说是谢文兵的工友去找他说事儿,结果发现两个人躺在一张床上睡觉,好家伙, 那蔡芳今年可都快五十岁了!没想到那谢文兵居然是这样的人!!”刘小花越说越起劲儿。

    “蔡芳她男人晓得这件事,直接就抄起家伙冲到谢家,打断了谢文兵一只手两条腿, 现在还在医院躺着嘞,也不知道会不会有啥影响。蔡芳也是搞笑, 都被人发现和谢文兵躺一块儿了,还想把你拖下水,说这事儿是你干的,鬼才信呢, 你还能让他俩乖乖脱-光衣服躺一起?这是把咱当傻子看吧!”

    姜如安:还真能。

    “不过警察说蔡芳被自己男人打坏了脑子,说得话没啥可信度,姜同志你放心,咱们都是相信你的!”

    看着口若悬河的刘小花,姜如安正气凛然道:“没事儿,清者自清,我相信大家都是有分辨能力的成年人,不会这么轻易相信蔡芳说得话。”

    “文化人就是不一样,大道理一堆堆。”刘小花摸摸鼻尖,说完这个八卦之后又说了点别的事情,接着才开始认真工作。

    这件事影响很大,不仅附近几个厂的人知道,就连其他厂里的工人都听说了,毕竟这种带有香-艳-色彩的八卦事迹最容易引起众人关注,即便是在通讯并不方便的年代也能以飞快的速度往外传播。

    下午,有警察来找姜如安问话。

    “姜同志,蔡同志说是你把她和谢文兵同志脱光了放在一起的,你有什么要解释的吗?”

    姜如安神情错愕,提高音量:“她血口喷人,好好的我为什么要把她和谢同志放在一张床?先不说我不可能这么做,就算我想我也没办法啊,他们难道不会反抗吗?再说了,我和昨天和谢同志就没接触过。”

    “倒是蔡同志说要给我赔礼道歉,让我去她家做客吃饭,半路说自己东西忘记买了让我自己去,我不认识路,干脆就去国营饭店吃饭了。”

    警察安抚她:“同志别激动。”

    “不好意思,被人污蔑情绪有些激动。”姜如安敛眸委屈地说道,安安静静站在原地,看上去毫无威胁之力,“事情是这样的,昨天蔡同志邀请我去她家吃饭,给我赔礼道歉,我推脱不了就跟着去了,结果在半路的时候蔡同志又说她忘记买什么东西让我自己去,我不认识路,觉得太麻烦,所以转头去了国营饭店吃饭……”

    她语气委屈,心里却一片平静。

    怎么说呢,只能用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来形容吧,多亏谢文兵和蔡芳两个人的合作,她昨天中午去了谢家这事压根儿就没人知道,该怎么解释全凭她一张嘴。倒是蔡芳,因为跟谢文兵合作要算计她的缘故,前两天两人偷偷摸摸见面的事被一些工友看到了。

    这下,他们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

    至于谢文兵会不会把真相说出来,姜如安是完全不担心这点,他要是说,就得背上强-奸-犯的名头,说不定还会直接拉出去枪毙,因为前些年知青在乡下遇到的事儿,导致上面对这个管得特别严。

    除非谢文兵不要命了,否则一定会把真相烂在肚子里。

    警察拿到证词后就离开了,对于看起来已经有点疯疯癫癫的蔡芳,当然还是反应正常且逻辑清晰的姜如安更令人信服。

    她没有特意去打听后续情况,但是身边有个八卦小能手。

    从刘小花口中姜如安得知,谢文兵在医院待了一周才出院,他双腿被废,医院没救回来,以后出门必须得依靠轮椅或者拐杖,手虽然被救回来了,但却不能用力。也就是说他成了一个废人,下场当然是被工厂辞退,肉联厂考虑到他的伤,还多给了十几块钱呢。

    而蔡芳的男人因为故意伤人被抓走坐牢去了,蔡芳的几个孩子嫌弃她丢人,不肯和她住在一起,把她从家里赶了出去。

    蔡芳被工厂辞退,又被自己男人狠狠打了一顿,脑子给打坏了整个人显得十分不正常,经常疯疯癫癫地出现在工厂们说,说自己要进来上班,身上穿着脏兮兮的衣服,看上去异常可怜。厂里有些心软的女工看到她这样,觉得后者也挺可怜的,偶尔会带点东西过来给她吃,又是不屑鄙夷又是怜悯。

    唯有姜如安心里没有半点波澜。

    在蔡芳准备和谢文兵一起算计自己时就要做好被反噬的准备,明知道名声贞-洁对一个女人来说有多重要,却还是为了钱去做,这样的人不值得被同情。当然,谢文兵也是一样,希望他能好好感受这份大礼,成为废物的滋味肯定不好受吧?

    ……

    谢家。

    “文兵啊,先把这药喝了吧。”

    谢母手里端着难闻的中药,满脸愁苦走进房间,看着躺在床上的儿子红了眼眶,心里又气又怨又心疼,但能怎么办呢,这毕竟是自己亲生且唯一的儿子,总不能撒手不管吧?她端着药坐在床边,劝道:“没啥事儿过不去,先把身体养好再说。”

    房间里昏暗无比,窗户被窗帘死死遮挡住半点光亮都透不进来,弥漫着一股子令人窒息的绝望感。

    “别管我。”谢文兵躺在床上,把脸扭到一边,眼底满是阴沉沉的恨意。

    他的双腿被废了!以后只能做个依靠拐杖存活或者永远躺在床上的废物!那这和死有什么区别呢?他明明还那么年轻,还有好多事情可以做!

    谢文兵心里满是悔恨。

    后悔自己选择姜如安下手,怨恨姜如安对自己这么狠,直接将他的一辈子给毁了。早知道这个女人这么恐怖,他说什么都不会去招惹对方,同时也怨恨找上自己的冯桂芳,如果不是这个女人找到他说这些,那么他也不会找上姜如安……

    谢文兵想了很多,却唯独没有思考自己的错误,在各种负面情绪的影响下硬生生暴瘦十几斤,半个月时间不到就已经瘦成一副架子骨,脸颊凹陷,看起来异常恐怖。

    照这样下去,估计过不了多久他就会活活饿死自己。

    天气开始逐渐炎热起来,大家慢慢开始脱下偏厚重的外套,只穿上深蓝色工作服在外面,有爱美的女工还会在工作服袖口或者领口的位置绣上一朵小花之类的装饰用来点缀。姜如安有一套破了个洞的工作服,她拿买了块同颜色的布回来把破洞补上,接着又在补丁的位置绣了个穿着工作服扎着俩麻花辫的Q版小人。

    当姜如安扎着同样的麻花辫时,看上去这Q版小人就跟她一模一样似的。

    “姜同志,这是你自己绣的吗?”刘小花一眼就盯上这个Q版小人,顿时被吸引住视线舍不得移开,惊为天人:“好乖哦,这是对着你自己绣的啊?”

    姜如安应了一声,见她盯着看,问:“你要摸摸吗?”

    “我摸一下哈。”刘小花控制不住自己,伸手在Q版小人上摸了摸,垂涎万分,“真乖啊,你手艺真好,好厉害……我都绣不会,穿个针差不多。”

    姜如安眉梢轻挑:“你要喜欢,我给你也绣一个?”

    “啊!这多不好意思啊!”刘小花有些不好意思,接着飞快补充一句,“针线我自己出行不?这小人儿太乖了,能比着我来绣吗?”

    姜如安道:“绣我这种的应该能行。”

    刘小花疯狂点头,“嗯嗯就这个,太乖了,谢谢你啊姜同志!!我下午给你带大白兔奶糖吃,我前两天刚买的一小包,老贵了!”

    “成。”

    于是当天下午刘小花就拿了五颗大白兔奶糖来悄悄塞进姜如安口袋里面,冲她挤眉弄眼传递暗号,在回家之前把带过来的工作服塞过来,合并双手晃了晃:“姜同志,组织上就把这严峻的任务交给你了!”

    姜如安忍不住笑,又一秒收敛,点点头:“放心,一定能成功完成任务。”

    她熟练之后只需要花上两个小时时间就能绣出个Q版小人来,毕竟体积不大,绣起来较为简单,针线是刘小花自备的,她花点时间就行。带回来的大白兔奶糖,姜如安泡了杯奶糖水给姜宏伟喝,毕竟这个时代的大白兔奶糖可是堪比一杯牛奶的存在,也算得上是个营养品了。

    第二天姜如安带着绣好小人的工作服带厂里给刘小花,后者迫不及待地换上工作服,摩挲着胸口处的Q版刺绣小人不住惊叹:“哇,太乖了,真的好乖啊!谢谢你啊姜同志,你真是个好同志,组织没有看错人!”

    “你喜欢就行。”姜如安笑笑,到工位上坐下投身于工作之中。

    刘小花是个憋不住自己的人,新得了个喜欢又新奇的玩意儿总是忍不住出去炫耀,而姜如安绣的Q版小人在这个时候压根儿就没出现过,还是比对着人绣的,对这个年代的人来说就更加新奇了。

    没一会儿刘小花滴溜溜跑回来,凑到姜如安身边小声说:“姜同志,好多人问我你能不帮她们也绣一个这种小人……”

    “你说是我绣的?”

    “当然没有。”刘小花说,“我还是懂规矩的,你放心好了,我就说咱俩的小人都是一个老裁缝绣的,得问问人家才行。”

    姜如安眉梢轻挑,“组织上也没有看错你,我想想,绣是能绣,不过这东西也挺耗费时间的,这样吧,你跟她们说一个小人五毛钱,能接受我就绣,不能就算了,针线自己准备。”

    刘小花顿时就瞪大眼睛。

    她神情震惊,纠结道:“姜同志,你这不就是资本主义尾巴吗,要是被人发现……”

    “这怎么能算资本主义尾巴。”姜如安神情平静,“我又没卖什么东西,帮忙绣个小人罢了,总不能白占用自己的时间吧,这点钱算是我的辛苦费。再说了,她们要是不乐意我也不会逼着他们给钱。”

    刘小花觉得好像有那么点道理,但又有哪里不大对劲,她想了半天最后才道:“那我替你问问,她们要是不乐意就算了。”

    “嗯,作为报酬,有人找我绣,我就算你一毛钱。”

    刘小花连连摆手,“不不,我就算了,我也没帮你干啥,多不好意思啊。”

    姜如安笑得温和:“你该得的,这不是你帮我宣传的麽?再说了,她们都找你说也会浪费你的时间,这钱就是你的辛苦费。”

    刘小花可耻的心动了。

    虽然一毛钱不算多,但谁会嫌有钱拿呢是不?而且一个人一毛,那要是十个人不就有一块钱了?积少成多的道理她还是懂的!

    刘小花眼神闪烁,对待这件事情愈发上心了些,拍着胸脯保证:“放心吧姜同志,我刘小花保证能完美完成组织发布的任务。”

    姜如安唇角为勾,“加油,刘小花同志。”

    纺织厂有多少工人呢?

    一个车间差不多百来个人,纺织厂共有五个车间,也就是说至少有五百个人。其中有不少是年轻女工,而年轻女工们呢大多爱美,除了家庭贫困的以外大多手里都能攒下一些闲钱来,基本上攒够钱票就会去买布匹回来做新衣裳。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这是自古以来都无法改变的习惯。

    五毛钱对一个月能有三十多块钱工资的女工们来说实在是不算多,临近下班,刘小花就十分激动地找到她:“姜同志,有五个人同意了,说明天就把工作服和针线带过来,还有个女同志问能不能绣两个小人,她想把自己对象也绣上去。”

    “可以啊,她对象你见过吗,跟我形容一下发型之类的就行。”姜如安问。

    刘小花:“见过,高高瘦瘦戴个眼镜,头发有点自来卷。”

    “行,明天她们把衣服啥的带过来你登记一下,不要弄混了。以后就别叫我姜同志,叫我如安就成。”

    “成啊,那你叫我小花!”

    姜如安拿到登记的名单,从刘小花那边打听到顾客的大致长相后就抱着东西回家开始绣,Q版小人并不复杂,她绣得动作愈发熟练,渐渐从两小时一个变成一个小时一个。如果这玩意儿有经验条,应该能够看到经验条正在飞速上涨。

    人是群居动物,很容易受到周围人的影响。

    当一个人做某件事时其他人或许会不以为然,但当做这件事的人渐渐多起来,其他人便会升起一种从众心理,觉得大家都在做我要是不这么做岂不是会落后被排挤?很多东西就是这么流行起来的,所以当厂里好些年轻女工顶着绣有Q版小人的工作服时,便能够刺激到其他还在犹豫的女工们。

    于是姜如安每天回家基本上都能带好几件衣服来。

    她一天顶多绣五件,多了会觉得厌烦。

    不得不说女生在爱美这件事情拥有极高天赋,本来只是绣个小人儿,后面有女工渐渐开始要求绣些别的东西,姜如安会视情况选择要不要加价。

    半个月时间,她手里就因此攒下来四十多块钱,而刘小花也赚了差不多十块左右。

    “如安!这周末咱们去看电影呗,去看那个《地道战》!”刘小花手里多了一笔钱,花钱的想法就开始蠢蠢欲动,一听人说周末有电影,立马就兴奋地来找姜如安,“厂里好多人要去,咱们也去呗,好好休息休息。”

    七十年代看电影是件稀罕事儿,虽然来来去去就那么几部电影,但每次大伙儿看得时候还是异常兴奋激动。

    她敛眸思索片刻,点头应下:“成,几点?”

    “周六早上八点,我来你家楼下等你啊。”刘小花笑眯了眼,挥挥手道:“那咱俩约好了啊,可不许放我鸽子,不然我就一天不理你。”

    “放心。”

    厂里每个月会有四天假期,自己调,也可以把假期留下来,但大多数人不会这么做,听说这周六有电影要上,好多工人选择放假,约好朋友对象啥的一起去看电影。

    姜如安前段时间去供销社里买了布回来自己做了一身连衣裙,她买的是浅蓝色的布料,根据自己身材做了件小方领短袖连衣裙,两边做成泡泡袖,能够遮挡住手臂上的拜拜肉,虽然她没有。

    中间部分做了收腰处理,腰线特意往上拉了点,视觉上会给人一种腿长的感觉,而且不显小肚子,裙身到小腿肚,长度正正好。裙边位置姜如安用白色的布料当做花边缝了一层,纯蓝色看上去会有点单调,加点白色花边做点缀会显得清新许多。

    做完还剩下一些边角料,她便用这些布料做了个蝴蝶结发圈,出门时扎个□□花辫放在胸前,蓝色蝴蝶结和裙子相呼应,格外抓人眼球。

    姜如安穿着这身衣服一出门顿时就吸引了周围人的注意力。

    她皮肤本就白,在蓝色连衣裙的衬托下更是白得发光,脸上不施粉黛却依然十分好看,嘴角噙着笑从楼道内出来时,站在楼下等的刘小花恍惚间以为自己看到了仙女儿。

    “如安,你今天真好看啊。”刘小花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看,一时间竟不知道到底是这件裙子好看还是人好看,亦或者是两者都有。

    姜如安眉梢轻挑,“喜欢?”

    刘小花疯狂点头夸赞:“你人好看,显得这裙子更好看了,自己做的吗?还是别人做的,我也想搞一件……”

    “你要是喜欢,我帮你做一条。”姜如安笑笑,“布料你自己准备就行。”

    刘小花瞪大眼睛:“真是你自个儿做的啊?如安你也太厉害了,你怎么什么都会啊,突然感觉自己好像是个白痴,啥都不会。”

    “每个人都有自己擅长的东西,你擅长从别人那边获取信息,也很厉害。”姜如安安抚看起来情绪有些低落的刘小花,转移话题,“你皮肤也挺白的,可以挑点颜色好看的布,等看完电影到我家,我给你量下身高三围,给你做条独一无二的裙子,怎么样?”

    刘小花感动得不行,抱着姜如安的胳膊晃了晃,“如安你太好了,跟你做朋友真好!!”

    两人互相挽着手往电影院去,一路上姜如安引得不少视线过来,纷纷聚集在她身上,不管男女都有,当然,女生大部分视线都落在她这条裙子上,眼里满是惊艳喜欢。走在旁边的刘小花十分享受这目光,虽然明白大家不是在看她,但四舍五入也可以认为是在看自己的嘛!

    不得不说看电影的人是真的多,狭小设备粗糙老旧的电影院里挤满人,都直勾勾地看着面前这个大屏幕,整个影院安静得不行,只有电影里传来的响亮声音。

    电影结束,大家陆续离开。

    刘小花在一旁感慨,说:“咱们国家到现在这一步真不容易,希望能够越来越好……时间还早,咱们去供销社逛逛,然后再去国营饭店吃午饭咋样?下午的话去你家,我想看看你都是咋做衣服的。”

    “行。”

    于是两人又往供销社去,在她的建议下刘小花买了白底红点的布,姜如安也跟着买了点布,然后去国营饭店吃饭。她俩去的时候时间还算早,等点好的饭菜上桌,饭店里就挤满了下班的工人们,姜如安能察觉到周围时不时扫来的视线,她丝毫不在意,埋头吃饭。

    吃完饭,姜如安带着刘小花回家。

    “你家真大。”刘小花进门就忍不住感慨,来到卧室看了眼,说:“我的房间只能摆张床,其他啥都放不下了,你放假还能放衣架和桌子,真好……这些都是你用来做衣服的工具?”

    桌上摆放着好些布料,以及不同颜色的线,门后居然还有个木头做的人体模型,刘小花刚开始没注意,后来瞥一眼差点吓得直接跳起来。

    姜如安忍不住笑,“吓到了?这是我找师傅做的,方便做衣服,我拿尺子先给你量一下身高和三围啥的,你等会儿。”

    她从书桌抽屉里拿出量尺,比着刘小花量了量,接着把数据记在本子上。

    接着姜如安又拿出铅笔和素描本微蹙眉头思考片刻,开始在纸上起草稿。刘小花凑过来静静看着,眼里满是惊叹,等到她放下笔之后才开口说话:“如安,这些都是你自己画的吗?”说话时手指着素描本上其他的草稿,“都好好看啊,你都打算做出来吗?”

    “不一定。”姜如安仔细看了看给对方起的草稿,拿橡皮擦稍微擦拭修改了一下,接着拿起从供销社买回来的那块白底红点的布开始测量,嘴里没停下:“看时间吧,我没有缝纫机,一件衣服手动做的话可能要花十来天。”

    “缝纫机啊,那挺难弄的,一百来块钱,还得有票才行。”刘小花蹲在旁边小声嘟囔。

    很快房间里就没声儿了,姜如安彻底认真起来,她一旦认真很容易就会忽略周围的人或事,先把布按照自己要的裁剪,接着摆在人-体-模型上看了看,再然后就开始穿针引线开始将两块布缝在一起。

    她打算给刘小花做条小V领连衣裙,但由于这个年代还比较保守,V领的地方打算峰两根带子,裙身侧面打算做成收紧的一个状态。

    刘小花同志小腿有些粗,所以裙身要长些,脚踝上面点差不多,布本身的颜色就已经挺抓人的了,所以完全不需要再加上其他点缀,简单干净点效果会更好。

    在姜如安熟练又快速的动作下,裙子渐渐有了点轮廓。

    下午时间很快过去,冯桂芳率先回到家,她这段时间基本不跟姜如安聊天,谢文兵和蔡芳事情传出来之后姜宏伟又跟她吵了一架。

    冯桂芳便把这些问题全都算在了姜如安头上,现在是横竖看她都不顺眼,却又没办法发作,心里正憋着火气儿呢,在厨房里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

    刘小花在屋里听得清楚,忍不住戳戳姜如安手臂,问:“我要不要出去打个招呼?”

    “不用,没事儿。”姜如安正缝线呢,头也不抬地回道,“她不会理你,等我爸回来再说吧,不急。”

    刘小花一听,脑子里瞬间就脑补出好些自己好友在家里被后妈欺负忍气吞声的事儿来,顿时不满地撇撇嘴,嘀嘀咕咕小声地说:“我妈之前就说了,你那个后妈不是啥好相处的人,现在我信了,我妈看人真准!你不知道,之前你后妈一直在厂里抹黑你,说你不尊重她没大没小,还跟她吵架……我看她都是骗人的,你脾气那么好怎么可能跟她吵架。”

    “随她去,不重要。”姜如安无所的笑笑,又缝好一处地方,说:“给你做的这条裙子比较简单,应该过两天就能给你了。”

    刘小花疯狂鼓掌:“如安,你真是太太太厉害了,你是我的榜样!”

    “没那么夸张。”

    两人在房间里又待了会儿,听到外面又传来关门声姜如安才带着刘小花出去。

    “安安,你朋友?”姜宏伟有些诧异。

    姜如安颔首。

    刘小花连忙打招呼:“姜叔叔好,我叫刘小花,是如安的好朋友,我俩在一个厂里上班,工位都是挨着的呢!”

    姜宏伟露出一抹和蔼得笑容,这是闺女第一次带朋友回家,之前还担心女儿交不到什么朋友,现在一看自己担心完全多余了。他笑了笑,发出邀请:“小刘同志,留下来一起吃个晚饭再回去吧。”

    “不了不了。”刘小花连连摆手,“得回家啦,我还没跟我爸妈说来了如安家呢,太晚回家他们会念叨我,下次有机会我再上您家来。”

    姜宏伟不免觉得可惜,“那成,路上小心啊。”

    “好勒,姜叔叔,再见!如安拜拜,明天见!”

    姜如安送刘小花到楼下,挥挥手,目送她离去。

    三天过去,姜如安把完工的裙子装进口袋里拿到工厂,等到刘小花到,把袋子递过去:“完工了,你中午回去试试看看怎么样,要是不满意或者不合身就带过来,我再帮你改改。”

    “如安你真好!”

    刘小花打开口袋往里看了眼,顿时就有些坐不住了,恨不得现在立马到中午饭点时间拿着裙子回去试试。她从未感觉时间如此漫长过,好不容易捱到中午,和好姐妹打了声招呼后立马带着裙子回到家,连饭都顾不上吃,直接冲进房间穿上衣服,拿起小圆镜仔仔细细看着。

    这镜子很小,刘小花放远了勉强能够看清楚自己穿着这条裙子的模样,忍不住发出一声鸡叫。

    “吵吵啥呢在屋里,饭也不吃就往里跑,做贼呢你?”刘母的声音在外面响起。

    “妈,你看我这身裙子,好看不!”刘小花打开门满脸笑容地出现在刘母身边,拉着身上穿着的连衣裙转了两圈,双眼直放光,追问道:“好看不好看不?”

    刘母一怔,拉着刘小花胳膊来回又转了两圈:“你这裙子哪儿来的?”

    “如安专门做给我的!上回跟她看电影,她穿着一身蓝裙子可好看了,她看我喜欢,就让我自己选布给她,特意帮我做的,就这么一条!”刘小花昂起头得意地回,又臭美地转了好几圈,越看越满意。

    刘母却皱起眉头在她肩膀上拍了一巴掌:“做衣裳多费劲儿啊,你给人回礼没?”

    刘小花被这一巴掌拍得龇牙咧嘴,“我要给,如安不肯收啊,说我跟她关系好不收钱!”

    “人家不收你就真不给?我咋就生出你这么个倒霉孩子来。”刘母恨铁不成钢,从柜子里忍痛摸出一小袋大白兔奶糖塞进自己憨憨闺女手里,说:“下午带过去,好好谢谢人家,人费心费力给你做的!”

    刘小花:“知道啦知道啦,妈,您还没说我穿着好不好看呢!好看不?”

    看着闺女脸上灿烂喜悦地笑容,刘母梗在喉咙里的‘难看死了’这句话被咽下去,点头夸赞道:“还成,这裙子是挺好看的……那小姜同志也不像是冯桂芳说得那样嘛,我听你说,感觉这丫头人还不错。”

    “当然啦,冯桂芳是如安后妈,肯定跟别人说如安坏话!妈我跟你说,如安人可好了,聪明又能干,长得还好看嘞,我要是个男的,我指定去追她!”

    “可拉倒吧你,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这幅德行!”

    刘小花老喜欢这条裙子了,下午直接穿着裙子外面套上工作服就来到纺织厂上班,一路上好多人回头瞧他,把她美得不行。

    还没到纺织厂,路上遇到几个同事,她们认识刘小花,忍不住跑过来问:

    “小花同志,你这裙子是哪里来的啊?”

    “真好看,显得你人又白又苗条,好像看起来还高了点儿!我也想要,你从哪儿来的?”

    “是不是偷偷买的?还是找人做的啊,介绍给我们呗!”

    “就是,这裙子也太好看了,你人也好看!”

    “……”

    “我这裙子只有一条,是人家专门给我做的,没有第二条了!”刘小花抬起下颚十分得意,感受着周围女工们羡慕的眼光,想了想又说:“你们想要跟我一样的可能不行,但是她做的其他衣服裙子也很好看,你们要是想,我可以替你们问问她能不能帮你们做一条!不过你们也知道做衣服很累,可能要花钱,你们乐意不?”

    有女工想也不想地回:“如果那裙子也好看,我肯定乐意啊!”

    “我也乐意,漂亮裙子谁不喜欢啊。”

    “下下个月我就要去相亲了,想穿得好看点儿。”

    刘小花:“成,那我去帮你们问问。”

    说完她走路带风地来到工厂里,看到姜如安在工位上坐着,连忙走过去转了一圈,眼眸亮晶晶地问:“如安,好看不好看不?”

    “好看。”姜如安肯定道。

    “嘿嘿。”刘小花摸摸鼻尖,凑到她身边小声把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

    姜如安早就料到这一幕,对此并不觉得惊讶,眉梢轻轻往上一挑,回道:“布自己准备,针线我可以自己出,另外还得给我三块钱手工费,能够接受的话就行。以及,登记的人低于二十个我不接,人数太少浪费自己时间,同意的话我下个月才会开始动工,你跟她们说清楚。”

    不管这些人同不同意,她都要提前准备好缝纫机。

    姜如安数了数,原身之前攒下的钱加上她来之后的工资和前段时间绣小人赚来的钱以及差不多够买一台缝纫机了。但是买缝纫机不仅要有钱,还得有票卷……改天下班抽空去一趟黑市,看看有没有人出缝纫机票。

    另外得去外面租一间房子,缝纫机有声音,晚上容易吵到姜宏伟。

    手上的钱不大够。

    姜如安敛眸开始思考,她还剩下三天假期,去乡下找肖雪让她还钱,来回时间够不够?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