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被炮灰的年代文女主[快穿] > 第22章 第二个女主5(小小改) 穿书女配下乡……

第22章 第二个女主5(小小改) 穿书女配下乡……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刘小花很慌, 现在改革还没开放,但凡被扣上资本主义尾巴的名头下场都好不到哪里去。前几年那些例子还在脑海中一一回放,她吓得脸色发白, 死死抓住姜如安手腕,想从她身上摄取些许勇气。

    姜如安拍拍她的手背:“别慌,等会儿过去他们问你,你就说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看到工友份上帮我的忙而已, 其他什么都别说。”

    “那你呢?”

    “放心, 我没事儿, 你等会儿就照着我这么说就成。”

    刘小花神情有些犹豫, 最后看着姜如安面色这么平静, 点点头答应下来, 深吸一口气拍拍脸蛋, 争取让自己表情看起来正常一些。

    两人来到主任办公室, 推开门,里头除了主任之外还有几个手臂上挂着红袖章的人。门一开,他们立马将视线转移过来, 目光里带着打量和压迫,让刘小花下意识哆嗦了一下。姜如安身子微微倾斜,替她遮挡住大部分视线, 面色平静。

    主任脸上而同样不咋好看,语气生硬:“姜同志, 刘同志,这几位是袖.章.队,有人向他们举报说是你俩在搞资本主义尾巴,你俩有什么要解释的吗?”

    姜如安看向那几个带着红袖章的人, 袖.章.队在大家伙儿眼里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不过他们也得意不了多久,再过几个月袖.章.队就要解散了。她思考着,笑了笑反问道:“说我搞资本主义尾巴,有证据吗?”

    “有人亲眼看到了!”其中一个身材微胖的男人厉声说道,声音洪亮,“你还不承认?”

    “没有做过的事情我为什么要承认?你们把那位证人叫过来,让她和我们当面对峙,我一个一心劳动为国献力根正苗红的无产阶级工人凭什么被冤枉是资本主义尾巴?”姜如安丝毫不畏惧,同样提高音量反驳回去:“好歹把人给带过来吧,认证物证都没有就要把我打成资本主义,你们袖.章.队就是这么做事?”

    她这刚硬的态度让屋里的袖.章.队有些许迟疑,刚刚开口的微胖男人皱起眉头,冲身边人挥挥手说:“你把人找过来。”

    “成。”

    等人的时间办公室里一片静默,而这种气氛下会给人一种难以言喻的压迫感,平常人或许早就变了脸色,而姜如安面色并无变化,旁边提心吊胆的刘小花被影响到,原本惨白的脸色也缓了过来。

    等了有一会儿,方才出门的男人总算回来了,身后还跟着个面熟的女工。

    姜如安眯着眼仔细看了看,这不就是之前追着谢文兵的那个女工吗?如果没记错的话,应该是叫孙莉莉?

    “孙莉莉!”刘小花显然对她更熟一些,见她跟着进来,立马睁大眼睛咬牙切齿地瞪过来,要不是顾忌房间里还有人,或许会直接破口大骂了。

    孙莉莉不敢和刘小花对视,避开两人目光进到房间里。

    微胖男人问她:“你举报的是这两个人对吧?”

    孙莉莉点点头。

    “你说她俩搞资本主义尾巴,有啥证据不?”

    “我亲眼看到了。”孙莉莉声音有点小,目光微微躲闪,说:“她俩卖东西给厂里其他人,我在旁边看得清清楚楚,这不是资本主义是啥?”

    刘小花:“孙莉莉,你……”

    姜如安拉住身边人的衣袖,看向孙莉莉,语气丝毫不显慌乱。

    “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我们可没有卖东西,我会做衣服,她们只是拜托我替她们做裙子罢了,布料是她们自己出的,大家都是工友,她们不好意思让我白出力非要给我辛苦费。朋友之间的互帮互助,跟资本主义有什么关系?”

    “就是就是!”刘小花突然像是想起一件事儿,大声嚷嚷:“哦我知道了,你肯定是记恨如安不帮你做裙子!孙莉莉之前找我,说想让如安帮忙做裙子,但那会儿如安太忙了没时间,我就拒绝了,没想到你这么阴险跑去举报我们!孙莉莉,你真是个小人!”

    孙莉莉明显慌乱了一秒,“你、你胡说!”

    刘小花提高音量:“那会儿我旁边都有人呢,我可以把人叫过来作证!”

    眼看两人要吵起来了,一旁没怎么说话的主任咳嗽一声,偏过头看向微胖男人,手里捧着搪瓷杯问:“这件事,你们打算怎么处理?我觉得小姜同志说得有道理,工友之间互相帮助,人家不好意思占便宜给点回礼也是正常事情,跟资本主义还是没啥关系。”

    “而且小姜同志家庭成分也不错,我相信她做不出这样的事情来。”

    “没错,要是不相信我可以让那几位工友过来做个证明。”姜如安接过话。

    微胖男人板着一张脸看不出喜怒来,他也没回答,盯着姜如安看了好几眼,最后才出声说:“就算是工友之间也不允许这样,看在你们是头一次的份上,这次我就不和你们计较,但要是还有下次,就别怪我不给你们主任面子了。”

    如此豪横的话让姜如安觉得有些可笑,她嘴角微微往上一挑,不怎么走心地应下:“我知道了。”袖.章.队也就还能存在几个月的时间罢了,等袖.章.队一散,这些之后当过袖.章.队的人下场可不怎么好。

    凡事都有个底,触到底了就要做好被反弹的准备。

    等袖.章.队的人一走,主任立马将房里的三人狠狠批评了一顿,先是逮着姜如安和刘小花一顿骂,还不等孙莉莉高兴,主任又把枪口对准了她。

    “大家都是一个工厂的,抬头不见低头见,多大事要去袖.章.队那里举报?你这样让厂里人以后怎么跟你相处?”

    孙莉莉不以为然:“要是没做亏心事,为啥会害怕跟我相处?”

    “行行行。”主任被气笑了,挥挥手语气烦躁,“都出去干活,别在这儿站着惹我生气,走走走!”

    三人出了门,刘小花从鼻子里发出一阵冷哼声,拉着姜如安撞开孙莉莉气势汹汹回到自己工位上,一边走一边念叨:

    “没想到孙莉莉是这种人,气死我了,还好没啥事,不然咱俩不是得完蛋?她这人心太黑了,我要跟其他人说说,不就是没给她做裙子吗?就去袖.章.队那里举报咱俩,其他人被拒绝了也没说啥啊!气死了气死了,我刘小花以后和孙莉莉势不两立!!”

    “好了,反正咱们也没啥事儿。”姜如安出声安抚她,“你跟其他人说一声吧,做完剩下二十条裙子我就不接了,免得到时候又被人给举报。”

    刘小花闻言不免觉得有些可惜,但心里更多的是后怕,点点头应下。

    今天发生的事情可太刺激了,再来两次她可能要活不到三十岁。

    很快刘小花就把姜如安说得话跟厂里其他工友复述了一遍,同时添油加醋地说起孙莉莉干的恶心事儿。原本打算找姜如安做裙子的女工们一听顿时就急了,她们还准备请姜如安帮忙做呢,这不做了,她们不就没有新裙子穿了吗?

    那怎么行!

    “小花同志,你要不再去劝劝姜同志继续做裙子吧,我下个月有人生大事儿,还想穿新裙子去显摆一下子呢,这不做了我上哪儿弄好看的新裙子去?”

    “就是啊,人家都有新裙子穿,我也想穿!”

    “孙莉莉怎么这样啊,还举报人搞资本主义,心也太黑了吧!”

    “自己穿不了新裙子就不让其他人穿呗,没看出来这个人心思这么坏。”

    “跟她相处得小心着点儿了,你要是不小心惹她生气,说不定人转身就去袖.章.队那里把你举报了!”

    “……”

    在众人宣传下,孙莉莉很快就被孤立了,大家伙儿看在一起工作的份上还能够搭理她一下子,但要带她一起玩?对不起,不可能!万一这人觉得不顺心把她们举报了咋整?不能跟这种小心眼的人深交!

    孙莉莉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个样子,委屈得不行,想找人哭诉缓解心情,却发现之前跟自己关系好的人已经开始渐渐疏远她,有了别的圈子了。

    “活该!”刘小花看到这一幕忍不住拍手称快,但一想到不能做裙子了又觉得十分可惜,恨不得找孙莉莉干一架。

    “那你买的缝纫机不就白白浪费啦?”

    姜如安笑笑,“没浪费,等我先把剩下的裙子做完。”

    “成。”

    六月中旬,姜如安把剩下的二十条裙子全部完工拿到手九十块钱,分了二十块给刘小花,毕竟后者帮着她处理那么多琐事,而且还因为这事儿被人举报,这钱是她该拿的。拿着剩下的七十块钱,她又跑去黑市找人买布票。

    布票和肉票都紧缺,但对于某些贫困家庭来说布票基本上没啥用处,钱都没有只有票有啥用呢?不如拿去换钱改善一下生活。

    于是姜如安成功花钱买到不少布票。

    买完布票后还剩下五十,接着她又拿着布票去商城里买布,买完回来放在林奶奶那边,趁着下班空闲时间分别做出几条款式不一的裙子以及两件衣服和目前最为流行的喇叭裤。

    “林奶奶。”姜如安把做好的衣服裙子全部挂在架子上,走出房间问正在小院里洗衣服的林奶奶,“您有认识会缝纫机做衣服的人吗?最好是家里穷一点想赚钱的。”

    林奶奶在这一片生活了几十年,比较了解情况。

    “我想想啊。”

    林奶奶皱着眉思索了一下,“有,有三家人都会,有一家是父母病了缺钱用,不过我觉得那家人不咋地,做人不行!还有一家,嗐,那家人也不行,他们家是孩子太多了,全是女娃就想要男娃,好不容易生下个男娃身体又不行,天天花老多钱去买药,还把女儿给卖了,不行不行……”

    “这家,这家可以!”

    “旁边那条胡同有一户人家姓邹,那个男人不咋地,喝酒打牌啥都干,但他媳妇儿人很好,干活啥的特别勤快。家里养着四个孩子,钱都被男人喝酒打牌嚯嚯了,她要赚钱养自己娃啥活都肯干,利索着嘞,人也好。”

    姜如安听着感觉不错,便说:“那林奶奶,麻烦你替我问问她做不做衣裳,她要是同意,你就抽空带她来见我,我当面跟她聊聊。”

    林奶奶连声应下。

    过了两天,那位邹媳妇儿就被林奶奶给带了过来。

    这位邹媳妇儿身材消瘦,因为天天日晒雨淋的缘故皮肤也黑,黑瘦黑瘦的,精神面貌却十分不错,一看就是能干活的人。她站在林奶奶旁边,显得有些局促,看着似乎格外紧张,一直拉着林奶奶聊天转移注意力。

    等姜如安出现在小院子里,对方又紧张起来。

    林奶奶朝她挥挥手:“如安丫头,人我给你带来啦,有啥你们聊,我继续去干活咯。”

    “辛苦奶奶了。”

    姜如安应下,然后转头看着女人,温和地笑了笑:“不用太紧张,你叫什么名字?”

    “我姓牛,叫牛翠花。”牛翠花还是有些拘谨,明明面前这姑娘看着比她年轻太多,但不知道咋回事,她还是感觉很紧张。

    “那我以后叫你牛姐,牛姐,林奶奶说你会缝纫机,是吗?”

    牛翠花点点头:“对,没出嫁前俺家里有台缝纫机,跟着我妈学过,不过好些年没用了,不晓得还会不会。”

    姜如安颔首,带着她来到放有缝纫机的小房间里,让她去上手试试。

    牛翠花知道这是在考核自己的能力,二话不说麻溜儿地坐在缝纫机面前,稍微熟悉一下后很快就上手。

    姜如安拿起一条做好的喇叭裤给牛翠花看,对她说:“你看看这裤子,能不能做出来?”

    “这裤子真好看。”牛翠花先是夸赞一声,接过裤子仔仔细细翻看,片刻后点点头,“应该可以,这裤子看起来不是很难。”

    “行,那你先做一条给我看看。”

    姜如安拿出布递给牛翠花,接着搬了张凳子坐在角落里不吱声了。

    牛翠花深吸一口气,迅速调整好情绪拿起布比划了一下,拿起剪刀把布剪成自己想要的模样,然后才放在缝纫机上开始动起来,动作渐渐从略显生疏变得熟练起来。毕竟是有底子在身上的,多用用那感觉就回来了。

    喇叭裤是最省时间的,熟悉的话大概一个上午时间就能做出来。

    牛翠花好久没碰缝纫机,要稍微适应一下,到下午才把喇叭裤做出来。

    姜如安接过喇叭裤检查一番,线头几乎没有,版型也正确,基本上没什么问题。她心里满意,脸上笑容便愈发温和,开口道:“牛姐,做成一条裙子我给你8毛,一件衣服5毛,一条裤子3毛,做多少给多少钱,你觉得怎么样?”

    牛翠花愣住,在心底算起来。

    裙子一条八毛,那么做十条就能拿到八块。

    衣服一件五毛,那么做十条就能拿到五块。

    裤子一条三毛,那么做十条就能拿到三块!

    她登时被这巨大的馅饼给砸懵了,半天反应不过来,满脑子都是做一百条裙子能拿多少钱,衣服和裤子又能拿多少钱。

    有了这钱,她就可以把孩子送去学校读书,可以买点好吃的给孩子们补补身体,也可以给他们做新衣裳,而不是一件衣服缝缝补补又三年。

    牛翠花激动得不行,手都在颤抖,疯狂点头:“我可以,我真的可以吗?”

    “可以。”姜如安肯定道,“你如果同意了,今天就可以来上班,裙子衣服之类的样品我都做了一条,你按照样品做就行,有问题就问我,我每天下班都会过来一趟。”

    牛翠花看了眼旁边衣架上挂着的裙子衣服,拍拍胸口保证道:“小老板你放心,我一定好好做认真做,一定不会出问题。”

    “不用叫我小老板。”姜如安被这个称呼给逗笑了,“叫我如安就成,你刚刚做了一条裤子,我给你算上了。这样,等你每做完十条凑个整数我就给你结账,或者你还是想要一条一条结账?”

    牛翠花犹豫片刻,“凑个整数来吧。”

    两人达成共识,这样姜如安在上班的时候,牛翠花就来胡同里做衣裳,可比她自己来快得多了。

    六月底,姜如安拿到厂里发的工资,三十二块钱,再加上之前剩下的钱差不多凑了个五十整。但这点钱压根儿就不算啥,对其他人来说或许是一笔不小的钱,但对她来说简直就是穷得没眼看。

    赚钱迫在眉睫。

    发了工资刘小花想拉着她去逛商城,口袋空空的姜如安拒绝了,说自己要去林奶奶家,刘小花失去逛商场的兴趣,便跟着一块儿来了。

    “如安,你来啦?我正好想找你呢。”牛翠花正在房间里工作,听到响动关掉缝纫机出来看了眼,见到姜如安立马笑开,“我做完了十条裤子和衣服,裙子马上也到十条了,现在最后一条在收尾。”

    不得不说牛翠花是真的努力,每天天不亮就起床安顿好家里四个孩子,接着来到林奶奶家做衣服,等到中午回去做完饭匆匆吃了两口又过来了,晚上也忙到很晚,要不是担心那声音会影响到林奶奶一家人休息,牛翠花恨不得直接做个通宵。

    在她这种拼了命的努力下,半个月时间就分别做出了十条裙子衣服以及喇叭裤。

    姜如安一件件检查过去,见没有问题后掏出刚拿到还没捂热的工资,从里面抽出十八块钱递给牛翠花。

    后者接过钱数了数两遍,皱起眉头:“如安,这钱不对啊,你是不是给多啦?我数了两次,咋都是18块钱?应该是16块钱啊!你要是这么发工资,其他人肯定以为你是傻子呢,快把钱拿回去!”

    “没给错,多的两块是给你的奖金。”姜如安眼眸弯弯,笑道。

    牛翠花没想到自己还能多得两块钱将近,看着手里的一叠纸钱,眼眶突然就红了一圈,心里总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十八块钱,她半个月赚了十八块钱,这是真的吗?这不是梦吧?

    平时她一年可能都赚不到这么多钱!

    牛翠花忍不住在自己手臂上掐了一把,疼痛感使她更加兴奋,抬头红着眼眶看向面前这笑吟吟的年轻姑娘,眼泪哗啦啦往下掉,哭嚎着喊:“如安!谢谢你,你就是我的救命恩人,谢谢你,真的太谢谢你了……”

    她看到了生活的希望。

    有了这些钱,她就可以去黑市买点米回来煮给娃儿们吃,说不定还能买二两肉,娃儿们好久都没尝过肉味了,不过这钱得在身上放好,可不能被他男人看到,否则肯定会抢走拿去喝酒打牌嚯嚯掉。

    ……

    姜如安见牛翠花一直抹眼泪,情绪过于激动,走上前去安抚她两句,“今天下午你就休息会儿吧,注意点身体。”

    “谢谢、谢谢。”牛翠花哭完抹干净眼泪,拉着姜如安的手重复这么两句话。

    林奶奶也在旁边劝她,看着对方手里的钱浑浊的眼底有些许羡慕,不过这是牛翠花应得的,所以说会一门手艺有多么重要,如果她也会缝纫机就好了,可惜。

    林奶奶叹口气,心想这都是各人的命,她将心里的情绪扫开,同时也真心实意地替牛翠花高兴,后者家里情况比他们祖孙四人要更惨一些,有了这笔钱能好上许多。

    牛翠花又向林奶奶道谢,要不是林奶奶她也拿不到这么好的工作。

    一个个谢过去,牛翠花才拿着钱离开林奶奶家。

    刘小花在旁边看得目瞪口呆,等人都走了之后跟着姜如安进到小房间,看到衣架上挂着的满满的裙子衣服,询问道:“如安,你最近都在干啥呢?刚刚那啥情况啊?”

    “就是你看到的情况。”姜如安笑着把最近发生的事情简单说了一遍。

    刘小花震惊:“我看你最近这么悠闲,还以为不做这个了,没想到你是找了别人来帮忙!那你这些裙子咋整啊,给厂里那些人吗?”

    姜如安摇摇头,她不打算把裙子卖给厂里的人,那样人太冒险。

    “去黑市卖。”

    “黑市??那不就是……”刘小花吃了一惊,不过想想又觉得自己能接受,大概是之前经历过风雨,所以胆子变得更大了些,“你要自己去卖?你白天还上班呢,等下班去吗?”

    姜如安:“我不打算自己去,没那么多时间。”

    “那……”

    “北北,你哥哥在家吗?”姜如安来到门口,冲着在小院子里扫地的林北问了一句。

    小姑娘拿着个跟自己差不多大的扫帚费劲儿扒拉地扫着地,听到声音抬头看过来,回道:“哥哥和姐姐去帮奶奶拿衣服啦。”

    今天周六,林浩放假。

    姜如安:“这样,那等你哥哥回来,让他过来找我一下。”

    小姑娘软着嗓音说了声好。

    刘小花看着她,压低声音问:“你该不会是想让小浩帮你去卖裙子吧?他才十四岁,这会不会太危险了?”

    “险中求富贵。”姜如安说,“小花同志,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你咋知道小浩怕不怕这个危险呢?机会不是什么时候都有,抓住这个机会,他说不定就能让两个妹妹一起去念书了。”

    这对他们来说是个很好的机会。

    姜如安的确可以直接给他们钱让南南和北北去念书,但她总不能一直帮着垫钱,先不说人心易变,如果林家几个孩子养成这种伸手问别人要钱的习惯,那这一辈子不就毁了麽?这不是帮人,而是在害人。

    刘小花还年轻,经历的事情不多,很难想到这一层。

    她盯着这些裙子衣服看了看,又问:“你打算卖多少钱?我看这衣服和裤子真好看,我想买一套,特别是这裤子,裤脚跟喇叭花似的。”

    “这叫喇叭裤,广城那边正流行这样的裤子。”姜如安笑道,“你要的话,算你本钱,衣服带裤子一共三块钱。”

    刘小花不愿意用本钱拿,说自己不能老占便宜,在这么下去得养成坏习惯了。

    姜如安坳不过她,说:“那就一起五块钱。”

    “这还差不多。”刘小花掏出五块钱塞在她口袋里,然后美滋滋地跑去挑选自己喜欢的衣服和合适的喇叭裤,脸上笑容跟花儿似的。

    女孩子的快乐就是这么简单,朴实无华。

    姜如安拿出素描本又开始画草稿,和旁边刘小花有一句没一句聊着。片刻后,一道身影出现在门口,说话声音瓮声瓮气的:“如安姐,你找我?”

    天气逐渐炎热,站在门口的男孩儿穿着件白色背心,身高不算高,瘦瘦小小一副营养不良的模样,但那双眼睛格外有神,因为处在变声器,怕被别人嘲笑自己粗嘎的声音,林浩说话都会下意识压着嗓子,听上去不免有几分喜感。

    姜如安朝他挥挥手,直接问:“你想不想赚钱?”

    林浩先是一愣,接着无比肯定用力地点头,声音响亮:“想!”

    做梦都想!

    “如安姐,你有法子能让我赚到钱对吗?”林浩目光紧紧盯着她,眼里满是渴望和希冀,迫不及待地说道:“如安姐,只要能赚钱,让我干啥都行!”

    他知道隔壁胡同那位牛婶子就是如安姐手里赚钱,心里羡慕得不行,但他不会缝纫机也不会做衣服。

    姜如安也不卖关子,拿起旁边做好的衣服裙子。

    “这些是做好的衣裳,你可以先在我这里赊账,拿这些衣服去卖,卖完有钱了再给我。一条裙子我算你两块五,能卖多少价格随你定,但是不能超过五块钱,衣服算你两块,卖的价格不能超过四块五,裤子和衣服一个价。”

    她抬眸看向林浩,语气平静:“你干不干?”

    “干!我干!!”林浩超大声地回,眼睛发亮,看着衣架上挂着的衣服跟看一堆堆钱似的,摩拳擦掌蓄势待发,恨不得现在就抱着这些衣服到黑市去。

    姜如安毫不意外地笑笑,“成,这里一共有十条裙子,九件衣服和裤子,都给你了,自己找时间去卖吧,另外要注意保护自己的隐私和安全,遇到情况不对劲第一时间就跑知道吗?东西没了还能再弄,人要是出意外,你奶奶肯定承受不住。”

    林浩认真记下叮嘱,郑重地点头:“放心吧如安姐,我心里有数!”

    “成。”

    姜如安摸摸小男孩扎手的板寸头,把衣架上的衣服交给他。

    不仅省下自己的时间,又能够解决林家的生存问题,一举两得,姜如安忍不住在心底夸赞自己真是个小机灵鬼。她只需要每天过来看看两人的情况,想想新款式的衣服裙子,继续在厂里上班就行。

    虽然或许赚得没自己亲力亲为来得多,但至少不会太累。

    而且,这还只是个开始罢了。

    周一下班,姜如安来到林奶奶家。

    林浩已经放学,正握着斧头帮林奶奶劈柴,看到她出现在门口,眼睛顿时亮起小跑着迎上去,也不压着嗓音说话了:“如安姐,那些衣服我都卖出去了!”

    “全都卖了?”

    林浩用力点头:“嗯!”

    “真棒,卖了多少钱?”

    “我去拿记账本,如安姐你等我一下!”林浩一溜烟儿窜进房间里,拿出特意用来记账的小本本回来说:“一共卖了92.5,衣服裤子我定价是三块钱不讲价,裙子我定价五块,不过有人嫌贵讲价,我最低卖的三块五……”

    “姐,这是赚的钱,给你。”

    姜如安接过钱数了数,按照她给林浩的价格,自己收到的钱应该是六十块,但手上这笔钱一共有八十,也就是说林浩从他自己赚的钱里挪了二十过来。

    注意到她的视线,林浩有些不好意思:“姐,我知道您是好心想要帮我们,所以便宜价格给我了,但我奶说做人不能这么贪心,您是好人,咱更不能占您便宜。”

    “拿回去。”姜如安把多的钱递给林浩,笑笑说:“生意人要讲诚信,之前说是多少就多少,接下来你还要在我这里拿货的话,我就要提高价格了,所以这钱你自个儿收着。”

    林浩闻言犹豫片刻,最终还是腆着脸把钱收了下来,他尝到过赚钱的滋味,肯定不会甘心就赚这么一次,既然如安姐这么说了,那他还是听话的好。

    如安姐这么聪明的人,说的话一定是对的!

    而接下来的时间,姜如安把牛翠花做好的衣服全都卖给林浩,同时规定后者只能周六周日去黑市,读书的时候就要把心思全都放在学习上,成绩不能掉。这样下来,每周姜如安都会有差不多十多二十块,扣掉给牛翠花的工资以及买布的钱的纯利润进账。

    所以说为什么改革开放之后第一批下海经商的人能赚得盆满钵满,因为这会儿遍地黄金,只要有胆量能够豁得出去,是头猪都能直接起飞。

    肉眼可见,林家生活有了很大改善。

    平时林奶奶做饭时基本上闻不到什么肉味油位饭味,全是她从老远地方捡回来的野菜,还有不见米粒的清汤稀饭,这么粗陋的饭菜,祖孙四人还不一定能天天吃。所以林奶奶和三个孩子瘦得脸颊都凹进去了,南南北北明明快九岁,看起来却跟五六岁的孩子一般瘦小。

    但自从林浩卖衣服后,他们虽然还不能顿顿都吃上肉,但起码米饭是够得,有时候还吃面条或者是玉米粉做的疙瘩,肚子填饱了,精神气看着就好了许多。

    甚至等到明年,就能送南南北北去上学。

    林家所有人都把姜如安当做是救命恩人看,林浩征得林奶奶同意后,花钱去黑市卖了一小筐土鸡蛋当做是谢礼送给她。

    礼轻情意重,姜如安欣然接受礼物。

    时间一天天过去到了夏季最为炎热的时间,七月底,姜如安手里差不多四百来块钱,因为只有牛翠花一个人,做衣服的速度远远也赶不上其他人的需求,林浩每次去黑市摆摊时都会被人疯抢,甚至连价格都懒得讲了。

    姜如安开始考虑再入手一台缝纫机。

    之前也说过她是个行动派,想好之后又往黑市跑,这次没有第一次那么顺利,在黑市蹲了快一个星期才艰难买到一张缝纫机票。

    有了缝纫机票,姜如安又去商城订下一台缝纫机,依旧是送去林奶奶家。

    虽然房间里摆不下,但是可以白天摆在小院子里,等到晚上再收回房间放着,接下来只要再找个会用缝纫机的就行了。

    她把这件事情交给了牛翠花。

    刘小花听说后也有些蠢蠢欲动,她的工资全都攒在自己手里,原本觉得攒手里挺好的,但看了姜如安做得事情后那颗不烦平凡的心就开始跳动起来了,犹豫两天拿着钱找到姜如安,说她也想加入。

    于是两台缝纫机变成三台,小院子看起来就更挤了,等到后面再想买缝纫机,就得先解决地方的问题才行。

    不过这事儿还不着急。

    姜如安求稳,得一步步的来。

    牛翠花把姜如安当做是救命恩人,救命恩人吩咐的事情当然要尽心尽力完成,她认识好几个会用缝纫机的,首先就排除那些为人不咋地的,剩下一些经过仔细考量和观察最终确定下两个人选。

    一个是寡妇,今年快四十岁,男人前两年死了,独自带着几个娃娃还要照顾老人,家里同样穷。另一个是丈夫跟着别的女人跑了,留她独自一人面对两家老人,唯一庆幸的就是年轻且没有孩子。

    牛翠花说这两人性格都属于憨厚老实一卦,特别踏实能干。

    姜如安让她带着两人过来看了眼,最终把她俩都留了下来,工资要比牛翠花少一些,不过对那两人来说已经算不少了。

    寡妇姓周,叫周芬芳,另一个年轻点的姓梁,全名梁艳。

    等到两人熟悉缝纫机上手之后,衣服堆积的速度比起之前快了许多,以前林浩拿着衣服去很快会被抢购一空,现在全部拿去至少得卖上大半天。而且姜如安平时去纺织厂上班时,能看到周围的女人们大多穿着她们做得衣服。

    就在姜如安思索着要不要弄点男装出来时,从黑市回来的林浩找到她说:“如安姐,我今天卖衣服的时候有个大叔找我,问我衣服货源是从哪里来的,他想买去别的地方卖掉。”

    姜如安闻言眉梢轻轻一挑,回他:“你明儿把人带来胡同,我当面跟他聊聊。”

    林浩应下,第二天摆完摊回来时身后跟着个三十来岁将近四十的中年男人。

    男人那张脸一看就是饱经过风霜,且十分警惕,虽然跟在林浩身后,但目光却在周围扫视,如果发现情况不对劲肯定会第一时间转身逃跑。

    姜如安一眼就看出来,这男人是个资深倒爷。

    “你好,我是姜如安。”她眉眼弯了弯跟男人打了个招呼,对方见她是个年轻姑娘,眼里警惕消散许多。姜如安并不在意,开门见山地说道:“你想批发我做的裙子和衣服?”

    男人点点头,说话带着一股外地口音:“你做的这些裙子和衣服款式很新颖,其他地方没有,就连广城和海城我都没见过,如果能去这两个地方卖,肯定能卖个不错的价格……你开个价给我,我要在你这儿订一批货。”

    “就一批?”

    “就一批,不过货尽量多点。”男人说道。

    姜如安不由得笑开,心想不愧是有胆量做倒爷的人,这脑子转得的确挺快。只订一批货,大概是因为只能卖一回吧,广城海城那边服装产业可比安市这种地方成熟得多,等一批货卖完,其他那些人肯定早就出了一样的款式。

    “可以,不过货量我没办法保证。”姜如安收敛思绪,“我手底下就三个人,你有多少时间?”

    男人:“半个月。”

    “半个月,我只能给你五十条裙子,衣服可以多二十条,裤子也是,再多就没有了。”

    男人闻言皱起眉头,似乎不太满意这个数据,但对方都这么说了他也不能强求,“喇叭裤不用,裙子再多二十条行不行?”

    喇叭裤已经在广城和海城流行起来,卖不了多少钱,他看中的只有裙子和衣服罢了。

    姜如安没有拒绝:“可以,裙子三块五一条,衣服三块一件,能接受吗?”

    “可以,那我半个月以后过来取货?”

    “嗯。”

    敲定下这笔订单,牛翠花三个就愈发忙碌起来,要在半个月里做出七十条裙子和七十件衣服也挺赶的,但姜如安说了,这笔订单结束后可以给她们每人三块钱奖金,为了这奖金,她们铆足了劲儿赶工。

    姜如安盯了两天,见她们都没出岔子,便把心思重新放在纺织厂上。

    结果就出事儿了。

    这天下午下班,她和刘小花一块儿走出纺织厂,就看到南南小小的身影站在厂门口,正皱着眉头焦急地转来转去,目光时不时往里看过来。

    “南南?怎么了?”

    林南看到姜如安眼睛立马亮起来,焦急地说道:“如安姐姐,不好了,翠花婶子被他丈夫打得流血了,钱也全被抢走,还带走了两个小妹妹,说要把她们卖掉换钱。”

    “奶让我来找你想办法!”

    姜如安皱起眉,“我知道了,南南你带路,我们先去看看牛姐。”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