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被炮灰的年代文女主[快穿] > 第23章 第二个女主6 穿书女配下乡撩走男主……

第23章 第二个女主6 穿书女配下乡撩走男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牛翠花家住在林奶奶家隔壁那条胡同里, 顺着小巷子一直往里走到底能看到一间破旧的木门,房屋低矮,隐隐能听到从里面传来的哭声以及飘散在空气中的血腥味。房门打开, 周芬芳从里面端出盆血水来,看到姜如安愣了愣。

    “周姐,牛姐怎么样?”看到周芬芳手里端着的血水,姜如安眉头皱得更紧了些。

    周芬芳张张嘴欲言又止, 叹息一声:“额头上划了道口子, 还好不深, 现在血是止住了, 不过翠花俩姑娘被他男人抢走说是要拿去卖掉, 现在整个人都没啥精气神……”

    “我进去看看。”

    姜如安推开房门走进去, 房间狭窄矮小又昏暗一眼就能看到底。东西挺多, 但是都不值几个钱, 床在左手边靠墙的位置, 牛翠花双眼麻木无神地躺在床上,旁边有个看起来五六岁的小男孩正动作麻溜地拿毛巾擦牛翠花脸上的泪水和汗水。

    周芬芳说:“那是翠花的大儿子,今年十岁了, 旁边的是他小儿子,今年八岁。她男人带走的俩小姑娘一个四岁一个才两岁,真是丧尽天良, 那俩姑娘才这么小……”周芬芳代入了一下自己的孩子,这心立马揪成一团。

    “他十岁了?”旁边刘小花表情震惊, “你不说我还以为他们一个五岁一个三岁,看着也太小个了!”

    周芬芳无奈地笑笑。

    “没钱没吃的,孩子没有营养哪会长个?”

    牛翠花听到响动偏过头看来,见到姜如安来了, 立马挣扎着要从床上起来。

    “你躺着别动。”姜如安连忙制止她的动作,看着对方额头上那从额头最上方一直划到眼皮上的伤口,问:“看过医生没?这伤口这么长,得消炎,不然感染发炎很危险。”

    牛翠花沉默没回话,片刻后才哑着声音道歉:“如安啊,对不起,我现在这个状态可能没办法做衣服了……”

    “现在说这些干什么?身体要紧,周姐,你和小花去医院买点消炎药回来,这里让我来就行。”姜如安说着,从兜里掏出钱递给刘小花,让后者和周芬芳一块儿离开。

    牛翠花大儿子一开始还警惕地盯过来,听到她名字后警惕的目光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好奇之色。

    姜如安冲他露出一抹安抚地笑容,柔声夸他:“好孩子。”

    “牛姐,你丈夫什么时候走的?”

    牛翠花眼神茫然,“今天天刚亮……”

    牛翠花丈夫叫邹大强,是个酒鬼+赌鬼,每天不是在喝酒就是在打牌的路上,人菜瘾又大,但凡兜里有点钱不输个精光是不会回家的,赢了钱就去喝酒,喝完酒继续打牌。一周大概只回来一天,回家就要钱,没钱就打人。

    而牛翠花为了自己四个孩子死命忍,想着只要把孩子平安拉扯大就好了,熬过这段时间就行了。前段时间在姜如安手底下工作赚到钱,牛翠花以为自己好日子总算要来了,谁想到就在昨天晚上邹大强一身酒气的回到家。

    那会儿邹大强喝得太醉,到家到头就呼呼大睡,牛翠花熟练地把他搬回床上给他擦脸擦身体,然后带着四个娃在地上打地铺睡觉。半梦半醒间突然听到小女儿哭声,她起来一看,邹大强一手抱一个女儿正要往外走。

    牛翠花瞬间清醒,连忙冲上去打算把女儿抢回来,同时质问道:“你干啥?你快把闺女放下!”

    “去去去,边去。”邹大强说话仍带有酒味,意识只清醒了一大半,说话还有些大舌头,直接抬起脚把牛翠花往后一踹,踉踉跄跄往外走,边走边说:“等我把这俩妮子卖了……就、就有钱,接着打、打牌!”

    “这次我一定、一定可以把钱赢回来!赢了就请哥俩喝酒、喝酒……”

    牛翠花一听顿时就急了,从地上爬起来再次冲上去:“你疯啦?这可是你的女儿,你怎么能卖自己女儿!??你把女儿还给我!”

    “你烦不烦?滚蛋!”邹大强满脑子打牌喝酒,哪会听她说得话,直接又一脚踹过去,这一脚用了力,直接把牛翠花踹出去一头撞在墙壁上。墙壁那挂了个钩子,她额头蹭着钩子过去,直接划开一条口子,鲜血瞬间冒出来,牛翠花也昏死过去。

    昏过去前听到邹大强吼了一声:“老子的女儿,老子想卖就卖!丫头片子留着干啥,能给我老邹家传宗接代不?卖就卖了!”

    要不是周围邻居听到声响出门看了眼……

    牛翠花情绪激动起来,声嘶力竭地吼:“那是他的亲女儿!他怎么能把自己亲女儿给卖掉?他简直就是畜生,畜生!!”

    “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姜如安问她。

    “我不知道。”牛翠花抹着眼泪,“我想要我女儿回来,她俩还那么小……”

    姜如安一颔首:“我知道了,等会儿吃了消炎药我就带你去派出所报警,你跟警察说,说邹大强拐卖你女儿,应该能找得回来。”

    “……啥?”牛翠花愣住,以为自己耳朵出了问题:“报,报警?可、可邹大强是我丈夫,报警有用吗?”

    姜如安:“有用,就算是亲生父母也不能随便买卖孩子,你要是想找回闺女,去派出所报警,等抓到人之后就离婚。你要是不离婚一直跟这种人待在一起,那你和你的孩子就没办法好好生活,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第三次。”

    牛翠花沉默下来。

    她是个典型的妇女,从小被教着丈夫为天听丈夫的话,所以即便邹大强是个烂泥扶不上墙的废物点心,她也没想过要离婚,只想着把孩子平安拉扯大就好了。然而姜如安说的话像是当头一棒,直接把牛翠花给敲清醒了。

    姜如安说得不错,如果她不和邹大强断掉,那么以后说不定还会陷入这样的困境当中,而且还可能会给孩子心底留下深刻的心理阴影,影响到孩子成长。

    牛翠花在心底做心理斗争,一边是从小被灌输到大的观念,一边是自己亲生的孩子。片刻后,牛翠花眼神坚定起来,铿锵有力地说:“报警!我去报警,报了警就离婚!”

    姜如安露出抹笑容来,让她先躺着好好休息。

    等刘小花和周芬芳买了消炎药回来,牛翠花吃完药后就迫不及待的跟着姜如安来到派出所。夏天天色暗得比较晚,她们来到派出所时正好人都还没下班,牛翠花头上带着血的包扎伤口一进去就引起警察注意。

    牛翠花走过去,虚弱地开口说:“警察同志,我要报警,我男人把我两个女儿带走了,说要把女儿卖掉,求求你们把我女儿带回来……”

    她情绪激动,说话语无伦次,最后还是姜如安替她解释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

    警察一听神情顿时严肃起来,一边安抚牛翠花的情绪一边问他有关邹大强的信息,经常去的地方啊经常联系的朋友啊之类的,然后开始组织人手去找人。

    幸运的是邹大强带走两个女儿后并没有第一时间拿去卖,而是赌瘾发作找狐朋狗友打牌去了,运气好赢了点钱,便哟呵着买了酒在朋友家喝酒。等警察找到人时,几个大男人正躺在一起呼呼大睡,旁边两个小姑娘被吓得抱在一起瑟瑟发抖,连哭都不敢哭出声,可怜极了。

    邹大强被警察强行带走,两个小姑娘也被一起带回派出所交给牛翠花。

    牛翠花抱着失而复得的女儿嚎啕大哭。

    警察一边和姜如安她们一块儿安抚牛翠花的情绪,一边让人带着邹大强去醒酒,后者满身酒气被弄醒正打算发脾气,看到站在自己面前穿着制服的警察们瞬间傻眼,哆哆嗦嗦地开口问:“你、你们有啥事儿吗?”

    “邹大强同志,你是不是打算把你女儿卖了?”警察板着脸厉声道,“买卖儿童犯法,你知道不?”

    邹大强愣住:“我自个儿的女儿,我不能卖?”

    “不可以!不管是不是你亲生的,只要你贩卖儿童你就犯法了!”

    邹大强一听顿立马开始耍无赖,说自己没打算卖女儿,就是带着女儿出去玩玩。什么?你说有人听到了?那肯定是听错了啊,他咋会卖自己亲女儿呢是不,他俩女儿不都还在吗,咋能说自己把女儿卖了呢?

    反正就是抵死不认,各种泼皮无赖发言。

    面对这种无赖行为即便是警察也觉得有些头疼,毕竟邹大强是两小姑娘的亲爹,事情有些复杂,最终他们决定给邹大强好好说说这个贩卖儿童的事情,给他做教育。就在这时候,抱着女儿哭够了的牛翠花来到邹大强面前,一字一句声音冷硬地说:“邹大强,我要跟你离婚!”

    “离婚?你疯啦?”邹大强瞪着牛翠花,压根儿没把她的话放在心上,不屑地笑出声,“你爸妈会同意你离婚?别逗了,你还有四个娃,离了婚谁还要你?”

    牛翠花目光坚定:“不结婚了,我自己带娃!”

    邹大强火气蹭蹭蹭往上涨,下意识抬起手,在警察们的注视下又讪讪地把手放下去,目光阴桀,皮笑肉不笑道,“好啊,你是外面找别的男人了吧?离婚?我告诉你,你想都不要想!你这辈子都别想摆脱我!”

    牛翠花眼里必不可□□露出绝望的情绪来。

    姜如安拍拍她的手背,让她不要心急。

    一行人从派出所出来,邹大强被警察拉着好一顿教育,心里本就憋着火气,离开派出所后立马原形毕露扬起巴掌就打算冲着牛翠花的脸打下去,目光像是淬了毒似的,带上十成力气,这一巴掌要是落下来怕是得打成脑震荡。

    牛翠花压根儿不敢反抗,站在原地下意识护住身后连闺女。

    姜如安眼神一凝,两三步走上前挡在牛翠花身前,抬起脚在对方靠近的瞬间直接一脚把他踹飞出去。

    只听见嘭得一声,邹大强嘴里发出惨叫,整个人直接腾空被踹飞三米远。

    “……”

    全场一片寂静,包括刘小花周芬芳在内的几人神情恍惚地看着这一幕。

    ……刚刚发生了什么?谁飞出去了?怎么飞出去的来着?

    “如安……”刘小花咽咽口水,冲她竖起大拇指:“你力气可真大啊!”直接把一个男的给踹飞出去,这邹大强虽然看起来不咋壮,但好歹也是个男的,比她们可重得多啊!就、就被一脚踹飞了?

    姜如安抿着唇微微一笑,笑容温和无害,只是看着邹大强的目光泛冷,走过去抬脚踩在邹大强脸上,微一用力,后者顿时又发出一阵惨叫声来。

    她居高临下睨着邹大强,开口说:“打自己媳妇的废物东西,看你就嫌恶心,这么横方才在派出所怎么一副懦弱模样?有能耐你当着警察面动手啊,恶心玩意儿。”

    “就这么说吧,我看你不太爽,以后你在我面前出现一次,我就追着你打一顿,你觉得怎么样?”

    “不说话就等于默认了,那你记好了,看到我最好就跑,不然我追着你打得连你祖宗都不认识你。”

    “滚吧。”

    邹大强被踩住脸根本就没法说话,眼里满是红血丝,挣扎着想要从姜如安脚底下起来,然而没卵用,就这么一只脚重量就跟泰山似的根本没办法撼动。他这种人一向是欺软怕硬,敢欺负牛翠花是因为后者不会反抗逆来顺受,但一遇到比自己强硬的人骨头立马就软了下来。

    他贴在地上的脸火辣辣的疼,连声发出哀嚎。

    等到姜如安挪开腿,邹大强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他不敢跟姜如安较劲儿,只能用眼神狠狠剜了眼躲在后面的牛翠花,但碍于旁边的姜如安,屁也不敢放一个,揉着被踹疼的地方撒开腿跑了。

    姜如安眯着眼看邹大强逃离的背影,偏过头对牛翠花说:“你看,这种男人就是欺软怕硬,你不反抗他欺负你就来劲儿,但你要是态度强硬点,在他打你的时候拼了命的还手,他就不敢再欺负你。”

    “当然,我并不推荐这办法,最好的方法就是尽快逃离这种男人,带着孩子搬家吧。”

    牛翠花面上带着若有所思的神情,听到后面这句话不由苦笑一声:“他早上把我攒的钱都抢走了,我现在身上一分钱都没有……”

    姜如安道:“我可以先预知你工资,现在就去找房子,找到立马带着孩子搬走。记住,不要告诉其他人你搬去了哪里,连你父母都不能说,明白吗?”

    “如安,我真的、我真的太谢谢你了!你、你就是我们家的救命恩人!!”牛翠花又红了眼眶,语无伦次地说道,语气里满是感激,拉着旁边两个女儿就要往下跪:“大恩大德无以为报,我愿意为你当牛做马……”

    “这是干什么?快起来!”姜如安蹙起眉把牛翠花和俩小姑娘拉起来,有些无奈,“你要是想报答我,那就带着孩子好好过日子!”

    牛翠花用力地点头:“嗯!!”

    现在天色太晚没时间去找房子,周芬芳便让牛翠花带着孩子先去她家住一晚上,她家勉强还是能住下。等到第二天天一亮,牛翠花马不停蹄去找房子,最后在纺织厂附近找到一间出租的房屋,一个月三块钱,面积不算小,正好能容纳下牛翠花和四个孩子。

    她花了一天时间把东西啥的处理好,带着儿子女儿直接住进去,逃离出原来那个恐怖扭曲的家。搬出去的那一刻,牛翠花只觉得一股禁锢在自己心里的枷锁突然就没有了,浑身上下都轻松自在。

    牛翠花担心孩子在家出事儿,跟林奶奶和姜如安说了一声,征得两人同意后便把自己孩子带到林奶奶家来上班,下班时又带着孩子们回去。

    周芬芳觉得这样挺好,把自己孩子也给带了过来。

    于是林奶奶家莫名其妙就变成托儿所,每天都能听到几个孩子在一起玩耍发出的清脆笑声,让几个工作的大人听着干活就更加卖力。

    到了约定日期,不仅完成订单,甚至还多出十条裙子!

    姜如安和刘小花一块儿把装好的裙子衣服给男人带过去,“一共八十条裙子,七十件衣服,裙子多做了十条,你要不?”

    “肯定要啊!”男人精神一震,打开尼龙袋开始清点货物,见数量没错,他麻溜儿从口袋里掏出一沓钱数了数递过去:“一共给你490,你数数对不对?”

    “没错,合作愉快。”

    男人笑眯眯地拎起俩尼龙袋:“合作愉快!”说完转身就走,准备赶火车去海城把这批货给卖出去,海城人可富裕多了,裙子他能卖五六块一条,衣服也能卖个四五块,有得赚呢!

    四百九,扣除牛翠花三人的工资奖金以及刘小花那一份,正好还剩下四百块钱。在加上这半个月林浩那边零售赚得加起来一共五百,五百块钱对于普通家庭来说或许是一笔天文数目,但对姜如安来说只是笔启动资金罢了。

    她之前就觉得去黑市买布票太不划算,早就想直接找纺织厂做买卖。

    谈合作不能由她和刘小花两人出面,可以让梁艳去,大概是更年轻的缘故,梁艳比起周芬芳和牛翠花两人脑子转得更加活络些,胆子也大。抽空教教她,正好能代替自己和刘小花去跟纺织厂谈合作,纺织厂生产的布也是要卖出去的,卖给谁不是卖呢?

    只是这件事恐怕要等到十月过后,等那几个人倒台开始整治改革之后,还有两个多月时间,趁这段时间多攒点启动资金。

    姜如安在心里思量,和刘小花一块儿回到林奶奶家。

    还没进门就听到梁艳的笑声,语气颇为解气:“这男人就是活该!”

    “什么活该?”刘小花嗅到八卦的味道,问道:“发生啥了?说来给我们听听!”

    “如安,小花!”

    三人正在做着姜如安前两天出的新衣裳,互相对视一眼,最后让牛翠花开口。后者伸手撩撩耳边头发,眉眼间带着几分喜色,说:“我之前认识的邻居过来找我,跟我说邹大强因为欠钱不还被债主追着打废了,废了只胳膊!”

    “本来是两只胳膊都要废掉,但债主觉得还能留着邹大强去给他打工赚钱还债,就留了一只,把人带去挖煤矿了!”

    这挖煤可不是啥好职业,又危险又累人,而且邹大强还是去免费打工给人还债的,待遇肯定好不到哪里去!

    牛翠花只要一想到对方的下场就忍不住笑出声,眉眼间写满了活该两字。

    “还有这种好事?”姜如安眉梢轻挑,也觉得邹大强这个结局真是让人喜闻乐见,顺便祝贺牛翠花算是彻底脱离了苦海,不用在整天担惊受怕。

    牛翠花笑容解脱:“如安,谢谢你,是你救了我们一家人。”

    姜如安摆摆手,“那也得你自己有这个决心,能听得进去我说的话。”这要是换个脑抽不听话的,她根本就不会浪费自己的口水和时间。

    事情逐渐开始步入正轨,姜如安暂时歇了继续买机器招人的心思,牛翠花三人熟练之后效率很高,现在还能够跟得上,要是人再多点就太容易暴露了。如今还没改革开放,她不能太过高调,得藏着慢慢来。

    八月底她们开始准备九十月份的长袖衣服,那会儿天气逐渐凉爽起来,夏天的裙子和短袖上衣可能会不太好卖,姜如安考虑到这点,便设计出九十月份穿着正好的新款式衣服。

    她这段时间忙里忙外的早就引起家里人的注意,姜宏伟只是觉得自家闺女最近好像很忙,冯桂芳却嗅到一股不同寻常的气息,但她没往这方面想,只以为姜如安在偷偷摸摸跟人处对象,所以这段时间才这么神神秘秘忙忙碌碌。

    冯桂芳觉得自己抓住了姜如安的把柄,心里一喜。

    之前因为谢文兵那事儿,姜宏伟跟她关系淡了许多,这段时间冯桂芳是想方设法的想要重新拉近两人之间的关系,然而效果并不怎么明显。所以猜测姜如安可能谈了对象时,冯桂芳觉得这是一个好机会。

    关心关心姜如安,让姜宏伟看到自己贤妻良母的一面!

    于是在吃饭的时候,冯桂芳突然开口说:“如安啊,你最近是不是在跟人处对象呢?”

    气氛顿时一片静默。

    姜如安微微皱起眉头,看了看一脸笑意的冯桂芳,接着又看看姜宏伟,表情严肃:“爸,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特别希望我能早点嫁出去?”

    “???”

    姜宏伟觉得自己无辜极了:“你胡说啥呢?我就你这么一个闺女,还能盼着你早点嫁出去?你不嫁都成啊,你爹我又不是养不起你。”

    老父亲能有什么坏心思呢!老父亲肯定不会想着让闺女早早嫁出去啊!

    “那冯姨怎么老想着我处对象?”

    姜宏伟立马瞥向冯桂芳,语气不满:“冯桂芳同志,你最近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这也是好心啊。”冯桂芳愣了愣,委屈地解释道,“如安这段时间早出晚归的,纺织厂也不忙啊,我还以为她处了对象呢!我就是想说处对象是好事,不要偷偷摸摸的,好歹也带回家给咱看看……”

    姜如安一脸正色:“冯姨,我说过很多次了,我现在没有心思处对象,我只想劳动只想挣钱!是不是小雪最近没给你寄信啊,要不我寄信问问小雪和她对象咋样了?您要是着急,不如等今年他们回来的时候让俩人去结婚领证得了,没必要老盯着我看。”

    冯桂芳被哽得说不出话来。

    感受到旁边姜宏伟同志传来的凌厉眼神,冯桂芳欲哭无泪,总算知道啥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本来想增进一下关系,现在可好,两人之间估计更生分了!你说她这是为了啥呢?如安这丫头片子最近忒邪乎,对上她就没啥好事儿!

    算了算了,以后还是离她远点吧!

    冯桂芳带着满心抱怨写信寄给自家闺女,在心里狠狠吐槽了姜如安。

    ……

    时间转眼过去两个月,国庆节所有工厂全都放一天假,姜如安掐算着时间琢磨着离改革开放也没多少日子,等那几人倒台,77年恢复高考,78年就不需要再躲躲藏藏了。

    现在没有改革,买东西实在是困难。

    她原本想着冬□□服可以卖的更贵一些,结果发现自己根本就买不到做冬衣的材料,布是有的,但是棉花没有啊!没有棉花算什么冬衣?都不能御寒!于是姜如安只能忍痛放弃卖冬衣赚钱,让牛翠花三人多做点新款式的春夏季衣裳囤着。

    国庆节过后,那几人倒台,局势隐隐开始发生变化。

    姜如安能够明显感受到纺织厂里的气氛也开始紧张起来,没过多久,□□宣布解散,紧接着前几年被下放的一些人平反,从偏僻乡下被接回城内……一件接着一件事情发生,搞得大家人心惶惶,生怕又发生前些年那些不好的事情。

    这些气氛一直持续到过年,年味冲散了众人紧张的气息。

    家家户户开始准备过年。

    姜如安也给牛翠花三人放了假,每人多给了五块钱奖金。十一月和十二月没有卖衣服,钱基本上只出不进,□□十三个月好不容易攒下来的两千块钱迅速缩水一半。她也不心疼,想着明年很快就能够赚回来。

    托她的福,牛翠花周芬芳梁艳以及林奶奶这次能过个好年。

    牛翠花觉得自己一家过年不热闹,带着四个孩子跑到林奶奶家,打算两家人凑在一起过个年,小院子热闹极了。林浩买回来对联贴在门口,这大半年的经历让他看起来愈发成熟可靠了些,营养跟上后身体也跟着往上长了一截,吩咐叮嘱弟弟妹妹们注意安全的口吻越来越像个小大人。

    姜如安和刘小花收到邀请,在过年前一天中午来到林奶奶家吃饭。

    林浩和牛翠花两个人算是下了血本,桌上又是猪肉又是鱼肉,饭菜异常丰盛。桌子摆在院子里,南南北北带着牛翠花的四个孩子坐在一边,每张小脸上都洋溢着欢快的笑容。

    “哟,南南北北穿新衣服啦?真可爱!”刘小花瞧着俩小姑娘穿着一模一样的大红色新衣服,头上扎着两个小啾啾,被萌到肝儿颤,忍不住上手在俩姑娘长出点肉的小脸上轻轻揉了揉,“让小花姐姐香一个好不好?”

    “咯咯咯……”

    小姑娘们笑声清脆,在刘小花两边脸上一人亲了一口,声音响亮。

    林奶奶今天也穿着一身新衣服,林浩花钱买回来的布,请牛翠花做的。她精神看着比刚认识的时候好多了,笑得看不见眼睛,招招手语气慈祥地喊着:“好啦,快来吃饭咯,等会儿饭菜都要冷啦!”

    大家纷纷坐上桌。

    “如安姐小花姐吃肉!”林浩拿起公筷夹了肉放进姜如安两人碗里,认真地说道:“谢谢你们,要不是你们,我和奶奶还有妹妹她们肯定都还在挨饿,哪能像现在这样能吃到肉还能穿到新衣服!如安姐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念书,等以后毕业了就来给你打工挣钱!”

    姜如安忍不住笑起来。

    “如安啊,多的话我就不说了,我觉着说啥都没法表达出我对你的感激,来,让咱们以茶代酒喝一杯!”牛翠花抱着小女儿,拿起手边装满茶水的杯子,站起身对姜如安举起手。

    姜如安和刘小花对视一眼,也跟着站起身,端着茶杯碰在一起:“干!”

    “祝大家以后生活越来越好,不愁吃穿,万事如意!”

    “干杯!”

    吃完饭在林奶奶家待了一会儿,姜如安便和刘小花一起离开回家。

    路上看着马路两边全都贴上新对联的房屋,以及洋溢笑容来往的路人,刘小花突然发出疑问:“如安,你说我们还会不会经历前些年的事情啊?我不希望再经历一次,那太可怕了。”

    “不会。”姜如安回答得十分肯定,她看着在路上玩鞭炮的孩子们,露出笑容,“小花同志要对咱们祖国有信心,要相信我们的日子能越来越好,好日子还在后头等着咱呢。”

    刘小花:“别人这么说我肯定不信,但是你这么说我就信了!如安同志,新的一年,咱们也要继续努力挣钱!”她算是尝到赚钱的甜头了。

    要是老老实实在纺织厂上班,省吃俭用一年到头撑死也两百多块钱。但她跟着姜如安一块儿搞这个衣服后,光是□□两个月就赚了有三四百,现在也是个拥有五六百块钱积蓄的小富婆了!

    刘小花坚定了自己心里的想法,那就是——

    跟着如安有肉吃!

    两人在分岔路口道别,姜如安慢悠悠地溜达着回到家,打开门听着里面传来略显熟悉的声音,进门一瞧,原来是肖雪回来了。后者正挽着冯桂芳胳膊,母女俩你一句我一句说着话,其中夹杂着肖雪对乡下生活的抱怨。

    “妈,姜如安呢?”

    “找我?”姜如安推开门走进来,带回来一阵冷风,从嘴里吐出一口白气儿,很快消散在空气当中。她瞥了眼面色有些不自然的肖雪,挑眉问:“怎么了?有事儿要跟我说?”

    肖雪假笑一声,“这不是好久没见怪想你们嘛?姐你在纺织厂上班这么久,应该赚了不少钱吧?不像我一直在乡下待着干农活,一年到头来一分钱都挣不到,平时还得饿肚子,手上都起茧子了……”

    她摊开自己手掌心,一边睨着姜如安一边抱怨。

    话里话外都透着一个意思:你上班又轻松赚得钱又多,我在乡下干农活又累又没钱还要挨饿,不得给我点钱花花?

    这要是换成原身,说不定就给了。

    但想让姜如安给钱,这不是在痴人说梦话吗,她启动金还缺不少呢!钱给肖雪,让她拿着自己的钱去讨好男人?

    姜如安嗤笑一声,语调懒洋洋地说:“不好意思啊小雪,前段时间买了东西回去看我外公外婆,钱是没有了,你问冯姨要啊,毕竟冯姨才是你妈,我又不是,老跟我要钱干什么?”

    “你!”肖雪呼吸一窒,又想到自己之前被逼着还钱的事情,忍着气道:“姜叔叔不是说咱们是一家人吗,我把你当亲姐,问你要点钱怎么了?还是说你觉得咱们不是一家的,所以不肯定给?”

    正巧这会儿姜宏伟从外面回来,听了一嘴,一边换鞋一边问:“什么一不一家人?小雪回来了啊?”

    “姜叔叔!”肖雪一看到姜宏伟立刻挺直背脊,提高音量喊了一声,接着目光颇为得意地看姜如安一眼,茶里茶气地说:“我刚和姐聊天呢,说咱是一家人,但姐感觉不是很高兴的样子,是不是我说错话了?”

    姜宏伟:“不会,你想多了,你姐咋可能会这么想。”

    肖雪:“?”

    姜宏伟这反应不对啊,以前她这么说,对方明明都会生气来着,为啥现在没反应了?不仅没反应,还帮着姜如安说话!

    她不死心,继续说:“我也觉得是自己想多了,之前我跟妈在说您每个月都会寄钱给我,让我过得好点儿,姐说您又不是我亲爹,我为什么要收您给的钱……”肖雪直接开始颠倒黑白无中生有。

    她之前在姜宏伟面前表现得很乖,后者也没怎么怀疑,皱起眉头看向自家脸上噙着一抹笑的闺女,没有直接责问她,而是眼神里带着询问。

    咋回事儿啊?

    姜如安给自己倒了杯热茶,眉梢轻轻一挑,说:“没什么,小雪没理解我说的话,我的意思是既然大家都是一家人了,那我问冯姨要点零花钱不过分吧?我攒的钱,前两天给外婆外公他们买东西花光了,小花叫我明天去看电影逛商场,但是我这口袋空空……”

    她掏了掏自己空空如也的口袋,笑眯眯地看着冯桂芳母女俩。

    “冯姨,咱都是一家人了,您要不给我点零花钱用用呗?”

    冯桂芳:“……”

    肖雪:“……”操,姜如安什么时候这么不要脸了!?自己都上班赚钱呢还好意思问她妈要零花钱??要个屁!!

    姜宏伟忍不住瞪她一眼,“你都自己赚钱了,还要零花钱呢?”

    “那我也还是个孩子,要零花钱怎么啦。”姜如安理直气壮,“小花都经常问她妈妈要零花钱,如果我妈在,肯定也会给我。哎、我知道,我不是冯姨亲女儿,不给我零花钱也正常……”

    她学着肖雪方才茶里茶气的语气,叹息一声。

    眼看着姜宏伟脸色开始发生变化,冯桂芳连忙从口袋里掏出钱,忍痛从里面抽出一张五块递给姜如安,颤抖着声音笑道:“嗐,咱都是一家人,哪会在乎这点事情啊,不就是零花钱吗,拿去,大过年的跟朋友好好逛逛啊!”

    说完还得去劝姜宏伟别生气。

    “如安再大也还是个孩子,孩子嘛,都想要零花钱。”冯桂芳一边说一边伸手捂住胸口,强颜欢笑。这可是整整五块钱啊!能买多少东西!能给闺女买多少吃的!不行,她胸口好闷,感觉要心痛到无法呼吸了。

    不仅是冯桂芳心痛,肖雪的心也疼。

    冯桂芳的钱就是她的钱,她的钱怎么能给姜如安呢,明明应该是姜如安给她钱才对啊!!肖雪瞪着那五块钱,脸色不怎么好看。

    姜如安瞥过来一眼,摆摆手惺惺作态地拒绝:“算了吧冯姨,我看小雪脸色不好看,可能觉得你给我钱花心里不舒服,您把钱给小雪用好了。”

    “小雪咋会不高兴呢!”冯桂芳伸手戳戳闺女的腰,假笑道:“她是坐了一天火车太累了,所以脸色才不好看,你别多想。”

    肖雪艰难点头附和,声音颤抖:“是啊,我们是一家人,我怎么可能会这么想呢。”

    姜如安这才接过钱,捏着嗓子说:“那就谢谢冯姨了,冯姨您真好!”

    姜宏伟看到这和谐的一幕,微皱的眉头松开,眼底带着满意之色,完全没有看出肖雪母女俩是在强颜欢笑。

    姜如安坐在凳子上,快乐地欣赏着母女俩表情。

    果然,打败魔法的只有魔法!

    肖雪不高兴姜如安就高兴多了,捧着热茶喝了两口,又开口问:“今年怎么就小雪一个人回来,你对象呢,今年不跟着你一块儿回来?”

    “是啊小雪,平修今年没跟你一起来?”冯桂芳之前也想问这个问题,被打岔差点忘记了,如今姜如安这么一提,也跟着问。

    肖雪脸色一黑,瞪向姜如安,心想这人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她勉强笑了笑,不肯在姜如安面前落面子,便说:“平修本来是打算今年带我回去过年的,但他家里有些复杂,他爸是二婚,新娶的媳妇儿对他不太好。平修担心我回去会被刁难,打算先去跟他们透个底,然后再带我去见他家人。”

    前面是真的,后面是假的。

    许平修父亲的确娶了个新媳妇,他那后妈对他也的确不好,但过年的时候许平修完全没有提要带她回家见家长的事情,直接就一个人回去了。肖雪看小说的时候,男主跟女主确定关系的第二年就把人给带回去见了家长,护女主跟护犊子似的,压根儿没给后妈刁难的机会,怎么到她这儿就不一样了呢?

    而且能明显感觉到许平修这段时间对她态度已经冷淡下来,肖雪想到这就忍不住在心里骂李倩,这个女人不知道咋回事突然开始学她,而且还是学她在许平修面前的行为处事和性格!

    然后许平修对她的感官逐渐好转起来。

    肖雪气得想直接找李倩扯头发,最后还是理智战胜愤怒,控制住了内心的冲动。她就不信了,自己拥有知道未来走向和剧情金手指的人,还能输给这些小说里的土著不成?她一定能成功拿下许平修!

    1977年了,马上就恢复高考,她要悄悄学习,考出好成绩,惊艳所有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