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被炮灰的年代文女主[快穿] > 第24章 第二个女主7(小修) 穿书女配下乡撩……

第24章 第二个女主7(小修) 穿书女配下乡撩……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过完年没两天肖雪又坐着绿皮火车回去了, 毕竟现在知青还不能回城,她离家近过年能有几天假回家待会儿,再久就不行了。

    姜如安顿时觉得家里空气都清新不少, 肖雪在家这两天老喜欢阴阳怪气她,偏偏嘴菜瘾又大,说不过就黑脸急眼,让她是半点成就感都没有。后来姜如安索性不理会这人, 就这么安静看表演, 结果对方还更生气了。

    典型的又菜又爱玩。

    牛翠花三人开始继续来林奶奶家工作, 去年冬天做了好些适合春秋的长袖衣服, 再过一段时间就能拿去黑市卖了。

    姜如安跟林浩打了声招呼, 让后者去黑市卖的时候注意一下, 看看有没有去年那样的倒爷过来问, 有的话就直接带人找她。

    林浩连声应下。

    冬去春来, 大家伙儿换下厚重的冬服, 开始穿上轻巧的薄外套。姜如安里面换上去年做出来的那批长袖娃娃领上衣,外面套着工作服,穿着感觉正正好, 不冷也不热。

    娃娃领显年轻脸小,除此之外还有圆领、蝙蝠袖外套、长袖厚层连衣裙等等。

    姜如安在这个年代的人能够接受的范围之内加了些未来元素的创新,能够让现在的人眼前一亮, 会觉得新颖又不至于难以接受。她之前经历过多个现实以及未来世界,对于这点非常有自信, 设计出来的衣服也的确会让刘小花等人觉得好好看。

    甚至每次她设计出一款新衣服,刘小花都是第一时间订下一套的‘顾客’,就连梁艳也会忍不住拿一套,当然, 她们都是以内部价格拿的。

    “如安姐!去年那个叔叔他又来了!”

    周末,林浩从黑市摆完摊回来,身后跟着个熟悉的面孔,是去年下了笔订单的中年男人。对方变化有点大,身上穿着比起去年来说好了许多,人也更显精神,手腕上还带着块价格不菲的手表。

    姜如安扫了一眼,笑道:“大哥这段时间赚了不少吧?”

    “还成,你那批货赚了点儿。”中年男人跟着笑,下意识想从口袋里掏烟出来,但想到面对的是个年轻姑娘,又停住动作,直接问:“你那个,那个什么衫衣服,和加厚的裙子多少一件?”

    “那叫蝙蝠衫,这俩都是三块五一件,适合春天穿的,布料厚,价格要高一点。”姜如安回道。

    “嗐,钱不是问题,主要是有多少货?哎哟小妹你不知道,去年那批裙子我刚拿到海城,卖了不到半天就卖完啦!你那裙子样式新颖又好看,那些女娃娃连砍价都不砍,拿到给了钱就走,生怕晚了就莫得了。”中年男人搓搓手夸赞道,然后腆着脸问:“这批衣服裙子我看着也肯定能卖很快,所以你们能不能多弄点货给我?”

    姜如安无奈地耸耸肩,“大哥,我也没办法,咱们这做裙子的就两个,这天天加班加点做也没多少——这样吧,我蝙蝠衫和加厚连衣裙各给你一百条,再多就没了。”

    “……行吧,总比没有的好。”男人还是觉得有点少,不过这也没办法。

    等到姜如安和牛翠花三人分别拖着个尼龙袋出来,男人轻点完数量后,利落地从口袋里掏出七百块钱递给姜如安。见对方一个人很难拖这么多个尼龙袋走,姜如安就让林浩过去帮了把手,两个人一起跑了两趟才把衣服全拿走。

    回来之后林浩找到姜如安,压低声音悄悄地说:“姐,我看了,他住招待所里头,房间里除了他之外还有个女的,应该是他老婆。”

    “你出来的时候有没有人跟着你?”

    “有!”林浩点点头,“我以为那人起了坏心思,抄小道把人甩了才回来的。”

    姜如安摸摸少年已经长长的头发,笑眯眯道:“警惕心高,很好,明天你继续去黑市卖,今天跟着你那人明天应该会去黑市找你。”

    林浩一听,有些疑惑:“为啥啊?”

    “那人应该是跟着刚才下单那倒爷来的,那倒爷赚不少钱,他们肯定想知道对方货源是从哪儿来。”姜如安仔细解释给林浩听,“但是咱们家货少,倒爷一定不愿意告诉别人,毕竟别人知道了就意味着他拿到的货会更少,你会愿意把赚钱的机会让给别人吗?”

    “不愿意!”林浩摇摇头,恍然大悟,“怪不得姐你说咱们只能给一百的货,原来是在这儿准备呢,我说明明咱们这衣服做了挺多……”

    姜如安继续说:“想要多赚钱就得多发展几个下线,谁知道什么时候那倒爷就不干了呢?那咱们就得另外找人,又浪费时间又麻烦。”

    多多发展,有备无患。

    这才是做生意最稳妥的办法。

    林浩还有些听不明白,不过他也不急,把姜如安说得话牢牢记在心底,想着说不定以后就能够用得上呢?

    他第二天依旧抱着衣服去摆摊,果不其然看到昨天跟在自己身后的男人正在不远处偷偷打量自己,他想了想,冲男人招招手,见对方走过来压低声音问:“你是想进货吗?”

    “……是。”这个男人年纪看起来比较年轻,说话行为都比较生涩,舔舔嘴腼腆地问:“小弟弟,你能告诉我这货要从哪里进吗?”

    林浩睨他一眼,“等我卖完这些衣服带你去。”

    “成,谢了啊!”

    等到最后一件衣服卖出去,林浩收拾收拾带着男人离开黑市往家走,等进了胡同没走几步就让男人站在那等,自己一溜儿烟跑进去和姜如安说了声。

    “你应该还算是新手吧,没干几次?”姜如安跟着林浩出来,看向站在胡同口颇为局促的年轻男人。

    对方没想到居然会出来个大美女,脸蛋瞬间就红了起来,磕磕绊绊应道:“…是、是……你好,我叫赵俊,那个,那些衣服能在你们这里进货吗?”

    姜如安没想到自己居然会遇到个新手倒爷,诧异了片刻,回道:“对,你要进货吗?想订哪种?”

    “那个娃娃领长袖上衣,还有那袖子很大的衣服。”

    “可以,长袖上衣能给你一百五十件,两块五一件,蝙蝠衫最多给你五十件,三块五一件,能接受吗?”

    赵俊思考了一下,点点头说:“可以。”

    “行,小浩进去跟你小花姐说一声,让她们把衣服装好拿过来。”姜如安偏过头吩咐林浩,看着他跑回家,又转回头问对方,“你还认识别的倒爷吗?如果方便的话,请你给我们介绍两个,我们想多发展几个帮忙卖衣服。”

    “你们可以带着衣服去其他城市卖,价格随你们定,批发的价格我会算便宜些。等快要入夏,我们还会做几批款式比较新颖,适合夏季穿的款式,男款女款都有,倒时候你们可以一块儿过来看看,选择要不要进货。”

    赵俊愣住,想了想说:“我的确认识几个,不过我不清楚他们愿不愿意,可以替你问问。”

    “麻烦了。”

    很快刘小花她们拿着装有一副的尼龙袋出来,赵俊结结巴巴地清点完数量,又从口袋里掏出钱,动作略显生疏,“一共550,你看看对不对。”

    “对的。”姜如安算了算钱,又让林浩帮他一把,同时再次提醒一遍:“记得帮我问问,谢谢了。”

    赵俊:“一定、一定!”

    不得不说新手倒爷就是要比老手倒爷更加好说话青涩一些,大概过了一个星期,就有人找上门了,说是赵俊介绍过来的。于是姜如安他们在去年冬天囤下的那一大批衣服很快就销售出去,而且压根儿就没费多少力。

    这批货卖完总共拿到四千多块钱,小花因为那台缝纫机入了股,每次能够拿到15%的分红,这一次差不多就分到600块钱。当钱拿到手的那一刻刘小花整个人都是傻的,虽然她已经攒下了五六百的存款,但一次性收到这么多钱还是前所未有过的事情!!

    刘小花拿钱的手都在颤抖。

    “如安,你要不给我一巴掌,让我看看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姜如安:“……也不至于。”

    刘小花搓搓小手,神情激动,“主要是有点不真实。”

    “才这么点就不真实了?”姜如安失笑,“以后还有更多的时候,你要淡定,平常心,都成富婆了,怎么还动不动就大惊小怪。”

    “嗐,我也没一次性拿到过这么多钱……如安,咱们要不要再买几台缝纫机请几个人回来啊?牛姐她们会不会忙不太过来?”刘小花说,“缺钱跟我说,我现在可是攒下一千多存款的人,不差钱!”

    姜如安摇摇头:“暂时不需要,多了太惹人注目不好,再等等吧,现在控制一下量应该差不多,实在不行就给牛姐她们加加工资,每天对着缝纫机也挺辛苦的。”

    “行,都听你的!听你的准没错!”

    事情有条不紊地按照姜如安的计划进行下去,春季的时候他们做出了一大批夏季的衣裳。等到时间进入初夏,安市的女孩子们发现市面上又出现了好看却没见过的款式的衣服和裙子,大家此时已经非常有默契,飞快来到黑市寻找自己的梦中情衣。

    大概过了一阵子,那几个倒爷便找上门来进货。

    夏季衣服布料少工序也少,速度比做春秋季节的衣服要快得多,他们能拿到手的衣服自然也更多。

    姜如安掐算着时间,在七月份的时候拉着刘小花开始学习。

    刘小花一脸懵:“……如安,你干啥拉着我来看书,这我也看不懂啊!我高中都没毕业呢!”

    “最新消息,马上恢复高考了,我打算参加高考,到时候可能会离开安市去首都,你不打算跟着我一起?”姜如安拿着手里的书本问她。

    刘小花傻眼:“啥?恢复高考??你说真的吗??”

    “消息百分百可靠。”

    “可是我都好久没看书了。”刘小花大脑一片空白,思绪万千。这要是恢复了高考能够参加高考当然好,要是能考上的大学就更好了,可问题是她成绩不咋地啊!连高中都没读完呢!

    刘小花气息顿时就颓下去了,撇着嘴可怜巴巴地望着姜如安:“如安,我觉得我们这对姐妹花可能要分开了,我成绩不好,就算恢复高考可能也考不上……”

    姜如安老神在在:“怕什么,这不是有我?只要你有考大学的决心,我就能把你拉上去,当然前提是你自己也得努力用功。”

    刘小花不想和姜如安分开,咬着牙坚定道:“学!不就是看书吗,看他娘的!”

    于是刘小花这段时间就陷入水深火热的看书做题学习中,就连上班工作的时候满脑子想的都是题目,随身拿着姜如安出的题本得空了就趴在机器上咬着指甲算,短短一个月时间硬生生瘦下去好几斤。

    姜如安也没闲着,一边给刘小花恶补一边把自己出的习题以及从废弃站里扒拉出来的学习课本打包寄到宋家,并且写信告诉他们马上要恢复高考的消息。宋家三舅的表哥表姐跟她年纪差不多大小,之前也念过高中,高考恢复之后肯定会去参加,提前打声招呼,让她们能够早做准备。

    除此之外她还考上首都大学之后做打算,就算是考上了大学她也不打算放弃服装生意,准备带着一块儿去首都。到时候问问牛姐他们愿不愿意跟着自己一起去,毕竟重新找人也挺麻烦的,主要首都还没有认识的人。

    但如果要一块儿去,得先准备好钱票才行。

    还有一个问题,缝纫机太大个了,带去首都不太现实,所以姜如安得在离开安市前把缝纫机给处理卖掉,等到了首都再重新去买……嗯,得亏她未雨绸缪一直在做准备,但凡是看到有人出缝纫机票第一时间都会买下来,所以这个算是最难的问题反而最先解决了。

    时间眨眼跳到八月底九月初,果不其然,恢复高考的消息从上面传递下来。

    全国各地的人都开始沸腾起来,特别是那些被迫下乡的知青们更是惊喜到反手给了自己俩大嘴巴子,想看看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这一振奋人心的消息迅速席卷到全国各个角落。

    纺织厂里也有许多读过书的女工,但凡是读过书的人都想要去考大学,一时间纺织厂热闹极了。刘小花早就知道这个消息,表现得比较平静,只是在周围人惊叫欢呼时拉了拉旁边人的袖子,神情严肃偷偷摸摸地说:“如安同志,组织又要交给你一个任务!”

    “给刘小花同志加大补习力度!我怕我考不过这群人!”

    姜如安勾起嘴角,“成,保证完成组织发布的任务,刘小花同志,请做好红军长征不畏艰难险阻的精神。”

    刘小花表情一肃,“时刻准备着!”

    高考时间定在十二月初,给了他们三个月的复习时间,所有打算参加高考的学子们都陷入狂热的复习学习狂潮中,纺织厂甚至还有人因此请了假,或者让家里其他人暂时代替自己去工作。

    姜宏伟也问自家闺女要不要先停了手上工作安心复习。

    姜如安说不用,高考对她来说并不难,而且她这次也不打算成绩考太好,主要是为了给刘小花同志复习稳固知识点。

    牛姐她们知道姜如安二人打算参加高考时都为两人加油打气,希望两人能够顺利考上大学,也没想过如果她俩考上大学后她们要怎么办。

    时间就这么一点点流逝过去,转眼就到了十一月份。

    姜如安这次没让牛姐他们准备明年的货,而是直接给几人放了个长假,工资也比以往拿得更多。发工资的时候,牛姐三人欲言又止止言又欲,最后还是啥都没说,只让她和刘小花两人安心复习备考。

    很快日子就到了高考那天。

    姜宏伟特意请了假陪着自家闺女去往安市的高考点,此时的高考点外满是人,基本上都是陪着妻子/丈夫/儿子/女儿来参加高考的。姜宏伟一看人这么多,这眉头皱得更紧了些,又怕影响到女儿状态,伸手硬生生抚平眉头,咳嗽一声说:

    “如安啊,别紧张啊,尽力就行,这次要是考不……不是,咱不急,慢慢考啊,题目上的慢慢做别着急,一着急就容易出岔子。”

    入冬的天气很冷,姜宏伟同志说话时吐出的热气儿很快就变成白烟散于空气当中,每个人都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即便是冷得直跺脚也不肯离开。

    姜如安心态和表情都十分平静,还反过去安慰老父亲:“爸,我不紧张,您也别太紧张了,要是冷的话就先回家去喝点热茶暖暖身子,我一个人也可以。”

    “那怎么行!”姜宏伟板起脸,“这种时候,我这个当爹的咋能不在?你别管我了,把脖子挡着别冻感冒了,尽力而为,也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咱们家能不能考上大学都成。”

    姜如安闻言笑了笑。

    很快她就看到刘小花也到了,旁边还跟着刘母,两家人见面打了个招呼互相寒暄两句,一起等着高考点开门。

    刘小花紧张得直哆嗦,拉着姜如安的手都在发抖,隐约还能听到牙齿战栗的声音。

    她说:“如安,我好紧张,这人也太多了,这么多人咱真的能考上吗?”

    “你怕什么。”姜如安搓搓刘小花冰凉的手,安抚她,“你复习的时间比他们多了一个多月,比他们领先这么多,该担心的是他们不是你。你现在要做的就是让自己热起来,不然等会儿冻得拿笔都拿不稳。”

    刘小花觉得有道理,于是开始在原地蹦跳起来,给自己热热身。

    大概等了有十多分钟,高考点紧闭的大门被打开,考生们依次进入其中。由于报考的人数太多,一间房肯定是不够的,所以安市领导特意把考场选在安市的高中,教室多不用担心不够用。

    刘小花和姜如安还算有缘,两人在同意考场。

    她见刘小花又开始紧张起来,便趁着还没开始考试小声带她重新复习,说到一半房间外铃声响起,姜如安迅速回到座位上,看着监考老师拿着一沓试卷走进来。

    “叮铃铃——”

    等到铃声再一次响起,监考老师才开始发试卷,边发边说:“拿到试卷先别急着写,可以看看,等铃声响的时候才能开始动笔……”

    试卷发完等了有五分钟,铃声第三次响起,众人立马拿起笔开始写题。

    姜如安速度很快,一面写完之后立马翻面继续埋头写,她这次没打算高调,所以做题时会算着分故意写错几道题,只要保证最后分数能够进入首都大学就成。

    而旁边的刘小花在拿到试卷那一刻还紧张得不行,等拿到试卷看清上面题目立马松口气,这些题她都会啊,如安出给她做过!如安真是她的福星!!刘小花顿时腰不酸腿不疼了,精神抖擞地拿起笔信心十足地开始做题。

    一开始房间里还只能听到笔尖落在试卷上发出的沙沙声,等到时间一点点过去,房间里开始发出一些压抑着的奇怪声音。

    不是每个考生都和姜如安刘小花一样准备得那么充足,还有些人因为各种原因准备没那么好,试卷上好多题目他们连看都看不懂,心态顿时就崩了,咬着手小声啜泣。

    考试时间到,监考老师开始收试卷。

    等监考老师抱着试卷一离开,房间里哭泣的声音顿时大了许多。

    刘小花原本还想找姜如安分享一下自己喜悦的心情,听到这些哭声,心情也没那么好了,拉着如安往外走,边走边小声问:“如安,要是他们考不上咋办?他们哭得也太惨了吧?”

    “考不上明年继续考。”姜如安平静地说,“三个月时间对有些人来说可能的确不太够,但高考已经恢复了,以后每年都能有机会参加,这次不行就回去好好复习等明年高考。”

    刘小花拍拍脑袋:“对哦!以后每年都有高考的啊!”她被其他人低落的情绪影响,都忘记这茬了!

    “别想那么多,还没考完呢,趁休息时间我再跟你复习一下。”

    “好勒!”

    连着考了两天才结束,考完之后刘小花立马说要休息两天缓缓精神,一连两天都在集中注意力提起精神实在是太累了。

    姜如安也请了两天假。

    她倒不是为了休息,只是想请假处理一下后续的事情。

    得先给缝纫机找到买家,这三台缝纫机虽然用了一年多,但保护得很好,每次用完之后牛姐他们都会好好打理,看上去还是八成新。卖的话应该能卖个一百多块钱,毕竟不需要票,想买的人还是多。

    顺便想想她现在的工位应该怎么处理。

    姜如安找到姜宏伟,跟他说如果自己考上大学,就把现在这个工位让给外婆家的那几个表姐,但是姜宏伟觉得不太好,说:“他们要是因为这个吵起来怎么办?好好的一家人感情不就出问题了?”

    “他们应该能找到个平衡点,让外公在旁边盯着点,他们没分家,不至于把关系闹得太僵。”姜如安说,“外公外婆还在旁边盯着呢,而且我听说那表哥表姐他们也参加了高考,说不都考上了呢?”

    姜宏伟摆摆手,“哪有这么容易?你不瞧瞧这参加高考的人有多少,难!”

    “万事无绝对嘛,爸,那你是同意还是不同意?”

    姜宏伟皱起眉头,思索许久才开口说:“你要是能考上大学,这个工位给你外祖家也行,都是一家人,肥水不流外人田。”

    “好勒!”

    工位的事情也解决了,现在就等着录取通知书下来。

    等待时间让人觉得极其漫长,凡是参加高考亦或者家里有人高考的人都显得格外紧张和期待。大概等了有半个多月,姜如安收到首都大学寄过来的录取通知书,她分数正好比录取线高出五分,成功报考上首都大学!

    刘小花也收到了来自首都的大学的录取通知书,虽然不是首都大学,但好歹也在首都,没有和姜如安分开。

    收到通知书那天,刘小花兴奋地找上门,抱着姜如安疯狂尖叫呐喊。

    “啊啊啊啊如安我考上了!!我考上了大学了,我是大学生了!!!”刘小花拿着手里的录取通知书一顿猛亲,又抱着姜如安直跳,“呜呜呜没想到我居然也能考上大学,如安你真是我的福星,要不是你天天给我复习我肯定考不上的!我妈要请你吃饭,你后天有空不,来我家吃饭啊,我爸妈都要谢谢你!”

    姜如安想了下,说:“后天正好有空,你跟阿姨说一声,那天我一定会去。”

    “那牛姐她们怎么办?”刘小花现在才想到这个问题,脸上笑容顿时收敛起来,“我们去首都了,牛姐她们呢?”

    姜如安笑笑:“你不需要担心这个,我都已经安排好了,你就好好享受考上大学的喜悦就成,顺便早点准备好东西,过完年咱就得走。”

    “好!!”

    姜如安被首都大学录取的消息在这一片传开,安市参加高考的人有很多,但最终被录取的却不多,而考上首都大学的加上她仅有十个。

    作为第一批高考成功的大学生,且还考上首都大学,就更加有牌面了。

    姜宏伟这段时间经常听到朋友以及工友们的夸赞,说他闺女聪明有能耐,居然还考上了首都大学,把他美得不行,天天抱着搪瓷杯穿梭在车间里头,见缝插针的跟人聊自己那考上首都大学的女儿。

    工友们:“这个月的任务指标不算多啊。”

    姜宏伟:“对,咱们安市考上首都大学的只有几个,少得很,不过我闺女考上了!”

    工友们:“快过年了,你们都置办好年货没有?”

    姜宏伟:“是,过完年我闺女就要去首都大学报道了,啥都还没准备呢!”

    工友们:“听说上面又要开会了,不晓得政策啥的还会不会改。”

    姜宏伟:“嗯,大学毕业之后就包分配,大学生嘛,现在稀缺得很!”

    工友们:“……”

    求求你闭嘴吧,知道你闺女考上首都大学,别再说了!

    姜宏伟每天都能炫耀自己闺女,回到家心情就很好,以前整天板着个脸严肃得很,现在每天都快笑成了一朵花儿。

    和他相反,冯桂芳这几天焦急得不行。

    肖雪之前寄信回来说自己也要参加高考,到现在都还没个回信,也不知道考上没有。她现在天天听姜宏伟炫耀姜如安考上了首都大学,听得这心里是又烦又担心,急得嘴巴上都长了燎泡。

    大概又过了快一周,冯桂芳收到乡下寄来的信。

    她不识字,把信拿给姜宏伟看,后者打开看了两眼,脸上笑容就更加灿烂了:“哟,小雪说她和许平修都考上首都大学了!”

    “真的啊??”冯桂芳瞪大眼睛,双手合十,满脸笑容道:“哎哟真是菩萨保佑菩萨保佑,我就说我家小雪这么聪明,一定也能考上那什么首都大学!哎呀,那咱家不就两个大学生了吗?还都是首都大学的!”

    姜宏伟笑眯了眼:“看了咱们家风水很不错!”

    冯桂芳心里的大石头总算是落了下去,心思立马就活络起来,她看了眼笑容满面的姜宏伟,试探着说道:“老姜同志,如安去首都读书了,那她在纺织厂的工位……”是不是就能给她娘家人啊?

    “工位啊,我和如安早就商量好了,给如安外祖家!”姜宏伟话音落下,就看到冯桂芳垮起个批脸,脸上笑意跟着收敛,皱起眉问:“怎么了?”

    冯桂芳小声嘟囔:“为啥啥都要给如安外祖家,我娘家人前两天跟我说想接如安那个工位……”

    姜如安正好从外面进来,听到冯桂芳说得话,眉梢一挑:“那就把你工位给你娘家人呗,纺织厂工位是我自己的,我想给还要跟你说一声吗,冯姨?”

    冯桂芳一哽,脸色更难看了。

    “如安,怎么跟你冯姨说话呢!”姜宏伟责怪地看她一眼,又慢吞吞地冲冯桂芳说:“不过如安说得也没错,这工位是她的,想咋处理都是她的事情……你娘家那边,让他们再去想想别的办法吧。”

    冯桂芳心里气急,心想这男人果然靠不住,重要事情还是偏向自己闺女!

    她心里憋着一股气,接下来几天都不咋开口说话,每天就板着个脸。然而姜宏伟忙着炫耀,姜如安忙着处理其他事情,压根儿就没人在意她是不是心情不好在发脾气。

    冯桂芳气得心梗:……这日子没法过了!!!

    ……

    “如安,小花,恭喜你俩考上大学!”

    林奶奶家,牛翠花几人搬着凳子坐在小院子里纷纷朝姜如安二人道喜,还送上自己精心准备的礼物。

    “听说首都可繁华了,还有长城和故宫嘞!”

    “当然啦,不然咋能是首都呢?”

    “如安和小花真厉害啊,都成大学生了,小浩,快带弟弟妹妹们过去沾沾喜气,以后你们也都能考上大学!”

    刘小花摆摆手,十分谦虚:“嗐,都是运气好,要不是如安天天拉着我复习补课,靠我自己肯定是考不上大学的。”

    “那证明你自己也很用功努力!”

    说着说着,一旁没怎么吭声的林浩突然开口问:“如安姐,你和小花姐去首都读书,是不是很久都不会回来了?”

    气氛顿时一片静默。

    林奶奶皱起眉头,呵斥一声:“小浩!去念大学是好事儿,首都离咱们安市那么远,咋可能还天天回来?如安,你别理他,这孩子……”

    “没事,正好我有件事情想问你们愿不愿意。”姜如安并不在意,笑了笑,说:“我和小花过完年就得去首都上学,安市这边大概只有过年的时候才会回来,所以我打算把这生意搬到首都去。”

    “只是首都那边人生地不熟,重新找会缝纫机做衣服的人太麻烦,就想问问牛姐你们愿不愿意跟着我和小花一起去首都。”

    “当然,小浩还要读书肯定没办法跟我过去,不过我每次做出新的衣服后都会寄一些回来,周末不上课的时候依旧能拿衣服去赚钱……”

    姜如安有条不紊地说出自己早就准备好的计划。

    几人听完瞪大眼睛。

    “如安,你说啥?让、让我们也跟着你去首都??”牛翠花三人震惊到失声,过了好一会儿才重新找到自己声音,磕磕绊绊地说话,连口音都冒出来了:“可是、可是俺还得带娃,也没去过首都……”

    “我也是…”

    没有孩子的梁艳:“我担心我们会给你带来麻烦……”

    姜如安说:“牛姐,你可以把孩子寄托在林奶奶家,正好你儿子他们和南南北北能够一起去上学,每个月给林奶奶生活费住宿费就行,周姐也一样。”

    “对对,我可以帮你们看娃。”林奶奶在一旁附和着说,“我这把老骨头,别的可能干不好,带娃我最在行啦!”

    即便这样,牛翠花三人依旧十分犹豫纠结,心里想着这是好机会她们应该要把握住,但又害怕自己倒时候会给如安她们增添麻烦。

    “不用着急做决定,离过年还有一段时间呢,你们慢慢想。”

    姜如安没有急着让三人做出决定,见她们表情纠结万分,便引开话题,等到天色将暗时和刘小花一块儿起身回家。

    时间眨眼就临近过年,三台缝纫机已经陆陆续续找到买家,全部都以原价卖了出去,计划全都有条不紊的进行着。思考商量小半个月的牛翠花三人找到姜如安,纷纷决定跟着她一块儿去首都闯闯。

    她们跟着姜如安一年多时间,一年来总收入都在两三百左右,足以和正式工一年的工资媲美,都不想放弃这么好的赚钱机会。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更何况她们三人身上还背负着养孩子养老人的重担。

    姜如安对她们的选择并不意外,只嘱咐她们好好安排后续事情,等过完年就得坐车去首都。

    冯桂芳说今年肖雪不回来过年,直接跟着许平修一块儿去首都了。吃饭的时候她在那边絮絮叨叨地念叨着:“听说首都那边物价高,大学要念好几年,咱一个月得给小雪多少钱啊?给十块会不会太少了?大学学期肯定很贵,这丫头也没跟我说要多少学费,这让咱咋准备?还有粮票,安市这边粮票首都那边不能用啊,得换成全国粮票才行。”

    “学费国家承包了,不需要我们付。”姜如安夹了块饼子,就着旁边的腌萝卜咬了两口,说:“我们去念书,又不是去首都玩,十块钱还不够那得要多少?冯姨,看不出您还挺有钱啊。”

    冯桂芳一听,下意识回道:“我哪有多少钱,一个月工资就这么点儿,老姜同志工资比我多!”

    她一个月工资大概35,之前每个月会给小雪寄十块钱,给自己娘家寄十块钱,攒十块钱,剩下五块钱就自己零用,家里的一切开销基本都是姜宏伟出的钱,她半分钱都没掏过。

    姜如安听冯桂芳这语气,是想让姜宏伟给肖雪出生活费,心里立马冷笑出声。

    如果这母女俩是个好的懂得知恩图报,那让姜宏伟出钱她没意见,问题这母女俩都不是啥好玩意儿,还想让姜宏伟当冤大头?门都没有!

    她偏过头问姜宏伟:“爸,您一个月工资多少?”

    姜宏伟想了想说,“今年工资涨了两块,现在一个月42块钱。”

    “您每个月给家里出多少生活费?自己能攒多少钱?”

    “生活费十块左右吧,攒钱……一个月应该能攒个五块十块。”姜宏伟对钱啥的基本没多少概念,觉得饿不着肚子就行,但现在仔细这么一想,隐隐觉得有点不大对劲。

    他一个月四十多块钱,按道理来说一个月怎么着也能攒下个二十块,为啥最后只剩下十块或者五块了?

    姜宏伟皱起眉头仔细想了想。

    他每个月会给冯桂芳十块钱当做家用,然后寄个五块钱给肖雪,不过有时候后者寄信过来说自己钱不够用,他又会寄五块钱回去……哦对,冯桂芳也会找他哭穷,说自己娘家出啥事儿了要花钱,把钱都寄回娘家,自己手上没钱了,于是他又掏钱给对方。

    姜宏伟父母早就去世了,不用每个月赡养老人,省下一笔钱。

    他把自己花钱的地方一说,姜如安登时就笑出了声。

    好家伙,这对母女是属蚂蟥的吧,这么能吸血?问题是也不见冯桂芳给她和姜宏伟花钱啊!

    冯桂芳暗道一声不好,正打算开口说点别的,姜如安就提高音量打断她的声音。

    “爸,您这也太不会过日子了,您看刘叔工资比你还少十块钱呢,每个月都能攒下二十来块钱,这一年可就是两百多了!”姜如安没拿着冯桂芳花钱的事儿发作,只说姜宏伟自己不会攒钱,“您这又不抽烟,也就偶尔喝点小酒,应该能攒更多钱才对。”

    “您这可不行,万一家里出点事儿需要用钱,您一掏口袋发现口袋空空怎么办?”

    姜宏伟咳嗽一声,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以前你妈在的时候都是你妈管钱,我哪会想这么多,钱花着花着就没了……”

    “爸您看这样行不,您下次发了工资自己留十五块钱,剩下的寄给我,我给您攒着。”姜如安笑眯眯地提出建议。

    姜宏伟还没说啥,冯桂芳率先否定:“那怎么行?你爸的工资,为啥要给你攒着?”

    “我是我爸亲闺女,给我攒着怎么了?”姜如安无辜地眨眨眼睛,红着眼眶看过来,“爸,您难不成觉得我会把您的钱给花光?”

    姜宏伟:“说啥呢,你是我亲闺女,给你花钱不是天经地义吗!”

    “你把钱给你闺女了,那我咋办?”冯桂芳坚决不同意,她就指望着姜宏伟的钱花呢!

    冯桂芳当初过来上班时跟娘家人说好了,每个月都会寄十块钱回去,现在肖雪又考上大学,每个月也得寄钱过去,她一个月工资总共就三十来块,还能剩多少?所以每个月她都会问姜宏伟要钱自己攒着以防万一。

    姜宏伟要是把钱都给姜如安,那她还怎么攒钱?

    “你自己不是有工资?”姜宏伟皱起眉头,“三十多块钱工资,还不够你花?”

    冯桂芳:“……我这不是每个月还得给小雪寄钱过去吗。”

    姜宏伟:“三十块钱全寄过去?家用也都是我出,没让你出过半分钱,你咋还能缺钱花?”

    “我、”冯桂芳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

    她要是说自己每个月都给娘家人寄钱,姜宏伟肯定会生气,毕竟对方当初给宋家寄钱时她都发了顿脾气。说他们现在是一家人了,他的钱应该留着给自己人花……但其实冯桂芳压根儿就没给姜宏伟父女俩花过钱。

    “我……”

    “你是不是把钱寄给你父母了?”姜宏伟又不傻,之前是没往那儿想,现在被点拨一下立马就反应过来,脸色一黑,憋了半天憋出一句:“……你真是好样的,不让我寄钱给如安外婆外公,自己倒好,偷偷寄钱给父母。”

    冯桂芳心里一虚,梗着脖子喊:“那是我爸妈,我给他们寄钱花咋了?宋家人又不是你爸妈,你寄钱过去干啥?”

    “他们是我闺女外祖,也是我爸妈!”姜宏伟见她这么说,顿时更加来气儿了,但碍于自己闺女还在旁边看着,又不好发脾气,哼哧哼哧喘着粗气压制住心里的怒气。

    好半晌他才说,“以后我只给自己留十块钱,剩下的钱都寄给如安,每个月家用五块钱,剩下五块你自己出。”

    冯桂芳登时尖叫出声:“五块钱能干啥!?”

    姜宏伟:“不够你就自己出,你有工资!行了别再说了,这件事就这么决定!如安,饭吃完没?你李叔刚让我带你去他家转转。”

    “吃完了。”姜如安乖巧应道。

    “行,那咱现在就去。”

    “好嘞。”

    姜如安跟着起身穿上厚外套往外走,出门前回头看了眼坐在桌边气得胸口上下起伏的冯桂芳,见她抬头看过来,嘴角微微一扬,露出抹挑衅的笑容,在对方充满怨恨怒气的注视下关上门扬长而去。

    冯桂芳:“啊啊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