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被炮灰的年代文女主[快穿] > 第25章 第二个女主8 穿书女配下乡撩走男主……

第25章 第二个女主8 穿书女配下乡撩走男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姜宏伟大概是真被气到了, 从朋友那回去后就把自己这个月到手还没怎么花的工资塞给姜如安,真的只给自己留下十块钱。不过按照她对冯桂芳的了解,后者肯定会因此甩脸子, 说不定还会在吃食上敷衍。

    那姜宏伟身上剩下的五块钱估计支撑不了一个月,她已经做好月中寄钱回来的准备。

    正月初五,姜如安和刘小花带着牛翠花三人一块儿踏上去往首都的绿皮火车。车票是她和刘小花共同承担的,五个人五张卧票, 牛翠花三个人就带了几件衣服, 而姜如安二人则是带上大包小包的东西。

    其中刘小花同志东西最多。

    从安市到首都要坐三天, 随着距离慢慢靠近, 刘小花几人越来越激动, 激动到晚上都睡不着觉, 凑在一块儿小声聊着天。

    相比之下姜如安就格外淡定, 只是让她们聊天的时候多看看自己带来的背包, 别到时候一个不注意就被人顺手给摸走了。

    终于, 在她们紧张期待的情绪中,火车到站了。

    首都火车站非常大,刚过完年, 许多背着大包小包的人都往外涌,一时间车站非常拥挤堵塞,姜如安几人挤了半个多小时才从火车站出来。沉闷燥热的空气瞬间变得清新许多, 同时也能感受到一股刺骨的寒意。

    这里要比安市更冷一些。

    刘小花问:“如安,我们现在去干啥?”

    “先去学校报道登记, 把东西都放好,再去看看学校附近有没有大一点的房屋出租,好好休息一晚上,等明天我们出去逛一圈熟悉一下环境。”姜如安把时间事情安排的井井有条, 让初来乍到的其他四人特别有安全感。

    她询问了附近的本地人,得知刘小花考上的大学离火车站更近些,便拍板决定先让刘小花去学校报道登记。登记完后帮她一块儿拿东西到分配好的宿舍里,将大包小包东西放好,积攒了灰尘的床位擦干净,然后才去首都大学。

    首都大学面积要更大些,毕竟是传承许久的知名老牌大学。

    这还没到开学时间,但学校里的人却一点也不少,姜如安提着东西到寝室时发现宿舍里已经有人了,对方没想到宿舍会突然进来这么多人,直接愣在原地。“你好。”姜如安朝这位室友打了声招呼,找到自己床位开始忙活起来。

    “额、你好。”室友回了一句,看着她们几人又是擦床位又是放东西,憋不住问了一句:“你们都是首都大学的学生吗?”

    “不是,她们是我朋友,顺便过来帮我搭把手。”姜如安笑着回道。

    几个人一起很快就把东西收拾好了,趁着现在天色还早,姜如安和这位室友打了声招呼带着她们离开首都大学,在学校周围开始找有没有房子出租。在天黑之前总算是找到一间满意的,靠近首都大学,走路大概十来分钟的一条胡同巷子里。

    房东出租带有小院子的三间房,姜如安直接把这三间全部租下来,一个月房租刚好是十块钱。房间里一些简单的家具,比如说桌椅床之类的,但是枕头被子这些就得自己准备,所幸房东人不错,知道她们是外来人口,便暂时把自家被子先借给她们用了。

    几人开始收拾房间,刘小花则是凭借自己惊人的口才和左邻右舍聊天拉近关系,顺便打听到首都黑市在哪个地方。

    这一晚五人都在这新租的房间里暂时睡了一晚上。

    等到第二天天一亮,她们就立马起床洗漱出发去黑市。

    首都黑市比安市大得多,而且他们看起来还没那么紧张警惕,一个个神情轻松,仿佛在逛商城一般,看得刘小花几人是目瞪口呆。

    “这些人咋能这么淡定,都不怕被抓吗?”

    姜如安倒不觉得意外,首都是国家中心城市,在某些方面会领先于其他城市,包括对政策风向的改变,这个状态恰好证明要开始改革开放了,是个好兆头。因此她笑了笑,说:“这不是好事儿吗,总比遮遮掩掩躲躲藏藏好不是吗。”

    “说的也是。”

    几人在黑市逛了一圈,发现首都不愧是首都,黑市里卖啥的都有。从吃食到身上穿的衣服到生活用品等等应有尽有。正逛着呢,梁艳目光一瞥,突然看到不远处摆着衣服的摊位,上面摆着的衣服格外眼熟——

    这不是和她们前年做的衣服款式一模一样吗!

    “如安,你看那。”梁艳戳戳姜如安的胳膊,伸手往那摊位上指了指,“那衣服是不是咱们去年做的款式?”

    姜如安顺着手指的方向看去,只一眼就认出这款式就是她设计出来的。

    这再正常不过了,即便是后世现代关于服装行业的抄袭模仿还是屡见不鲜,没有这方面的法律明令禁止,擦边抄袭数不胜数。姜如安在决定做这一行时就已经做好被跟风的准备,只要她设计新款的速度够快,跟风抄袭的人就追不上来!

    “正常,这只能证明咱们做的衣服受欢迎,行了,买完东西我们再去别的地方看看。”姜如安说道。

    正当她们买了点锅碗瓢盆生活用品准备离开,却突然听到有人喊出了姜如安的名字。

    她转过头,瞧见肖雪和许平修一块儿走过来。

    肖雪嘴巴上似乎抹了口红,一张嘴殷红殷红,穿着时髦的毛呢大衣,连头发都是精心打理过的,发尾微微往上卷,带着小女人妩媚的感觉。而旁边的许平修也穿着一件灰色毛呢大衣,头发是时下最流行的三七分,显得人更加俊逸帅气。

    姜如安目光一扫过去,肖雪就猛地抬手挽住许平修,身子微微靠过去,扬起下颚眼里充斥着炫耀和得意:“姐,你什么时候来首都的,怎么也不说一声。”她看着穿着普通棉服土里土气的姜如安,在心里暗嗤一声土包子。

    许平修也看过来:“听小雪说你也考上首都大学了,恭喜。”

    “同喜同喜。”姜如安没什么兴趣跟他们在这里叙旧,礼貌又敷衍地笑笑,“你们慢慢逛,我还有事情要做,先走了。”说完和刘小花以及牛姐她们离开了黑市。

    看着姜如安背影,许平修不由皱起眉头,偏过头问肖雪:“……我怎么觉得,你姐姐好像不是很喜欢我?”

    “我姐就是这样的人,对我这一样。”

    肖雪警惕地回答,同时不留余力抹黑姜如安的形象:“我之前就跟你说过,我姐性子不太好接触,可能因为我不是她亲生姐妹吧。”她不能让许平修对姜如安分走太多注意力!姜如安真恶心,居然想欲擒故纵!

    “平修,我们继续逛,我刚看到一件衣服,可好看了。”

    “省着点钱花。”许平修不赞同地蹙起眉,“叔叔阿姨赚钱不容易,大学生活四年,钱还是攒着用比较好。”

    肖雪不以为然:“这些钱是我在邓河生产队的时候攒下的。”

    攒了三年,扣掉还给姜如安的钱,她每个月还能收到冯桂芳寄来的十块以及姜宏伟寄来的四五块、五六块。在乡下买东西颇为麻烦,就这样一点点攒下来,到现在也有差不多百来块钱,再说了她来首都念书,冯桂芳他们怎么着也得每个月寄生活费过来才对。

    压根儿就不用太担心钱的问题,再说了,要是不买几件得体的衣服,岂不是会被宿舍那几个首都本地人看不起?

    肖雪好面子的很,当然不肯被比下去,不过在许平修面前还得装装样子,因此她还是乖巧地笑了笑,补充一句,“我的衣服大多都坏掉了,就想买几件回来放着,你放心,我平时很节俭不会乱花钱……反正现在还早,要不然咱们去图书馆看看书呗?”

    许平修点点头,两人一块儿离开黑市。

    ……

    “如安,刚那个就是你继妹肖雪吧?旁边那男人是谁啊,她对象?”刘小花拽着她的手好奇地问道,脑中的八卦雷达正在疯狂闪烁,连带着眼神都更加闪亮了些。

    姜如安微一颔首,“对,不过我跟他们不熟。”

    刘小花:“我觉得你那继妹看你好像很不爽。”

    姜如安瞥她一眼:“自信点,把好像去掉。”

    “啧啧。”刘小花咂咂嘴,拍拍姜如安肩膀,语气严肃:“放心吧姜如安同志,你可比你继妹好看得多!不过你继妹可真有钱,穿着毛呢大衣,是不是还抹了口红啊?我看她嘴巴红的跟吃了小孩儿似的。”

    “你家老姜同志给的钱还是她妈给的?”

    姜如安耸耸肩:“谁知道呢,不过接下来老姜同志可给不了她钱了。”

    钱都在她手里搁着呢,肖雪现在花的估计是她攒下的钱,这么大手大脚怕是过不了多久就得把钱花个精光。

    不过这跟她又有啥关系呢。

    姜如安转移话题,说:“咱们去百货商场瞧瞧,把缝纫机买回来,过两天就可以开始动起来了,我和小花现在要念书,平时采购的工作就交给牛姐,款式我已经画好给你们了,等缝纫机到你们按照图纸上的草稿来就行。”

    牛姐忙点头应下。

    姜如安手上一共有五千左右的启动资金,买缝纫机针线布料以及这两天的生活用品啥的一共花去五百来块,剩下的钱也足够支撑到夏季,因为牛姐她们现在做的是夏季款式的衣服,以前全是女款,现在多了男款。

    男士衣服相对来说要更加简单一些,但是在款式方面就不如女款衣服花样多。

    姜如安还叮嘱牛姐她们,在每件衣服后衣领的位置缝上标签。【如意服饰】,这是姜如安和刘小花之前就商量好的名字。

    等到牛姐她们步入正轨,学校也差不多开课了。

    姜如安当了不知道多少次的大学生,对于学校课程适应良好,她这个世界没打算出风头,在学校表现得中规中矩,除了去上学时会因为长相姣好引起其他人的注意力外,其他时候都十分安静低调。

    反倒是许平修和肖雪出尽风头。

    许平修出名是因为俊逸帅气的长相以及优异成绩,而肖雪则是沾了他的光,因为是许平修对象而出名的。肖雪似乎对此非常满意,经常能在上课路上看到她对许平修撒娇秀恩爱,就是不知道她有没有注意到,许平修眼底累积的不耐已经很深了。

    冬去春来,春去夏又来。

    在春季即将结束的尾巴上,国家又发布了一条令人震惊的政策,不再禁止个人私有产业,也就是说可以在街上摆摊卖东西了!这政策一出登时惊掉无数人下巴,因为这些年来的潜移默化,现在大伙儿都认为摆摊做生意是一件很不体面很丢脸的事情,所以即便是政策改变了,却依旧没几个人敢踏出尝试的第一步。

    当然,这只是对普通人而言,但对某些嗅觉灵敏的人来说这却是一个很好的赚钱机会,丢面子算什么?只要能够赚钱就行啊!

    于是乎在政策出来没多久之前,姜如安就看到在学校门前,工厂门前出现零星几个卖吃食的小摊贩,他们一大早就出现在工厂学校门口,推着冒有热气儿的小摊车在门口吆喝。

    政策改变后,对于工厂的管制也没那么严格。

    姜如安第一时间就找到梁艳,教她如何去跟人谈合作,一开始后者还有些紧张说话磕磕巴巴的,等到后面渐渐的好了些,虽然还是看得出来很紧张,但起码说话不磕巴了。再然后她就找出几个纺织厂,让梁艳一个一个尝试着去谈合作,每个月为她们提供一批布料。

    一开始梁艳找的几家工厂全都毫不犹豫的拒绝了,直到第四家,不过这家工厂心挺黑,在价格方面上直接狮子大开口了,姜如安便让梁艳继续往下找。

    半个月时间,梁艳总算找到一家愿意给她们提供布料,且价格合适的纺织厂。谈好之后,姜如安便带着合同和钱过去,双方签下合同握手,这才算是正式开始合作。

    没两天,倒爷赵俊风尘仆仆地出现在她们租住的房子外。

    “赵同志来啦?”周芬芳给他开门,看到人那一刻顿时就笑起来,热情地招呼道:“来来快进来,喝点水歇会儿,坐火车赶来挺累的吧。”

    赵俊也不像是第一回 那么紧张,面带笑容走进房子,接过牛翠花递来装着水的碗咕咚咕咚往下灌,直接喝了个精光:“一天没喝水了,姐,你们这次准备的货多不?我想多拿点回去,现在政策放宽了,不用再偷偷摸摸卖东西,我打算以后就卖你们家的衣服,其他那些东西我都不准备碰。”

    姜如安从房里出来,恰好听到赵俊这番话,不由赞同道:“你这决定挺好。”

    “虽然政策放宽了,不过那明显是针对个体商户,像你们这样继续倒卖票卷电子产品的被抓到肯定还是会被送进牢里关几年,不过高风险高回报,具体什么想法还得看你们自己。”

    赵俊抓抓后脑勺,憨笑两声:“我没那么大的野心,就卖卖衣服也挺好,也能赚不少钱,我用这一年来赚得钱盖了间新房子,手里都还剩不少钱呢。”

    “挺好。”姜如安笑了笑,“我们这次衣服挺多,你想拿多少?”

    赵俊问:“我能不能看看款式?”

    姜如安颔首同意,让刘小花带着对方进左手边的房间去看衣服,这间房面积最大,被她们用来当做是存放衣服的‘仓库’,里面堆满了这几个月做的衣服,满满当当。

    最后赵俊拿了男款T恤和衬衫各五十件,女款的连衣裙拿了一百五十件,衬衫和半身长裙各一百件,装满了带来的几个尼龙袋。刘小花担心这么多东西对方没办法拿,赵俊却笑着说自己这次来带了俩帮手。

    毕竟现在他有钱了,请两个人过来搬东西的钱还是有的,拿完货后赵俊把钱结清,带人提着尼龙袋扬长而去。

    没几天另外几个倒爷也到了。

    姜如安之前问他们要了地址,在首都安顿下来后就给这几位倒爷寄了信,把新地址和下单时间告诉对方。仓库里还剩下一点衣服,她打算周末休息时带着刘小花一起去摆摊卖衣服,发展一下首都的代理商。

    周末。

    首都原本的黑市已经变成了一个集市,依旧是什么都有的卖,但现在不管是卖家和买家,脸上神情和行为都格外大方平静。姜如安和刘小花抱着衣服随便找了个空位放下,把各种款式的衣服都摆了一件出来。

    没一会儿,就有个年轻女同志注意到走过来。

    “这裙子真好看,多钱一件?”

    姜如安脸上立马扬起一抹微笑,一边介绍一边夸:“女同志眼光真好,这可是今年最流行的半身碎花长裙,穿上去立马就显身高显腿长,再搭配这条方领蓝衬衫就更好看了,我身上穿得这件白衬衫也是同一个款式,不管怎么搭配都好看。”

    “衬衫和半身长裙都是三块一件。”

    女同志显然也喜欢,不过听到价格时还是忍不住皱起眉:“这么贵?我在别的地方买的衬衫就两块,你这咋要三块钱啊?”

    “咱这布料不一样啊,你上手摸摸,看看这布料手感是不是很好?放心,我们这都是一分钱一分货,童叟无欺。”

    “是挺舒服,这样吧,我两件一起买,你给我便宜五毛钱成不?”

    姜如安表情犹豫了一会儿,接着才说:“成,看在您今儿是咱们第一位顾客的份上,就给您便宜五毛钱。”

    对方脸上露出一抹笑容来,觉得自己占到了便宜,麻溜儿地掏钱付钱,拿着新衣裳满意离开。

    “牛。”刘小花在旁边竖起大拇指,小声说:“衬衫和半身裙成本加起来才两块,咱这是赚了三块五吧?我现在才发现咱们这利润这么高。”

    姜如安:“那是因为我们之前都是批发出去的,批发和零售价格肯定不一样。”

    “也是。”刘小花附和道。

    接下来陆陆续续有人过来买衣服,很快摊位上就围满了人。

    毕竟这是新的款式之前从未见过,爱美的姑娘们肯定不会放过穿漂亮衣裳的机会,纷纷围上来,姜如安和刘小花忙得都没时间歇息,一边收钱找钱一边给衣服。等到衣服全卖出去后,刘小花一屁股坐在地上起都起不来,揉揉酸疼的腰龇牙咧嘴地说:

    “妈诶,这人也太多了吧,刚我衣服还没拿稳就被抢过去了,害我差点摔一跤,这比在纺织厂里上班还累!”

    姜如安收拾着东西,笑道:“正常,回去休息吧,明天咱还得来。”

    “成!”刘小花起身帮着收拾摊位,就在这时,似乎又有人走了过来,影子倒在地上。刘小花瞧见,头也不抬地说了声:“不好意思哈,今□□服卖完了都,要买等明天再来哈!”

    “……姜同学?”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姜如安眉宇微蹙一瞬间又抚平,抬头看,许平修正神情复杂地站在摊位前,居高临下看着两人。她眉梢一挑,手里动作不停,问:“许同学啊,有什么事儿吗?想给小雪买新衣服?那你得等明天,今□□服卖光了。”

    “你们在卖衣服?”许平修神情颇为复杂。

    他刚来一眼就注意到这个摊位了,摊位面前围满人,其中大部分是女生还有一小部分男生,每个人走时手上都拿着衣服,所以许平修猜到这是一个卖衣服的摊位。在政策开放时许平修就已经快速转起脑筋打算做个小生意赚点钱,不过做什么生意还在观望之中,每周周末都会过来逛一圈,看看什么东西最受欢迎。

    最受欢迎的是吃食,毕竟衣食住行中食最为重要,但卖吃的摊贩最多,没点本事没办法从中脱颖而出,许平修首先排除的就是卖吃食。其次是衣服,现在生活有所改善,稍微有点闲钱之后人就会开始追求精美漂亮的衣服。

    他原本打算等人走光后,过来问问卖衣服的摊贩衣服是从哪儿买的,却没想到卖衣服的人居然还是个熟人。

    姜如安收拾好东西,起身回道:“是啊,还有啥问题吗?没有的话我们就要先回去休息了。”

    许平修犹豫片刻:“……你们这衣服,是从哪儿买的?”

    “你也想卖?”姜如安看着对方点点头,思考片刻对他说:“行,那你跟我们走一趟。”

    于是许平修就跟着姜如安和刘小花一块儿回到小院子里,一进门他就听到从房间里传来的缝纫机的声音,还不止一台,同时院子外放着一批布料。刘小花走在最后面,进去把门关好,抱着布料往发出声音的房间里走。

    打开门,三台正在工作的缝纫机暴露在许平修视线中。

    他看到三位女同志坐在缝纫机旁动作熟练又快速的将手里布料放在一起,不一会儿就出来个熟悉的衣服版型,她们动作真的很快,一看就是经过了千锤百炼后锻炼出来的。

    许平修愣住,脑子里闪过一个不可思议的想法,猛地偏过头看向姜如安:“这些衣服,都是你们自己做出来的?”

    姜如安颔首承认:“对,你应该是想进货卖衣服?那就得批发了,批发至少得五十件起才能以批发价格拿货,你想拿多少?”

    “你是什么时候……”许平修差点就把心里的疑惑问出口了,只是对上姜如安颇为淡漠疏离的眸子,沸腾的思绪瞬间冷却下来,沉思片刻回:“我想先拿一百件试试。”

    他原本想问对方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做衣服的,毕竟她们这么熟练的行为,不像是才开始的模样,说不定是在政策还没开放之前就……

    姜如安:“可以,小花,你带他去看看衣服。”

    刘小花应了一声,带着许平修走进装满衣服的房间,让他自个儿挑选想要批发的款式。

    看着满屋子好几种款式的衣服,许平修敛眸,遮住眼底的奇异光芒。

    ……肖雪的这位继姐真的很不一样。他十分欣赏这样的人,只不过对方似乎不想跟他有太多接触?思及此,许平修不免有些郁闷,不过很快又重新打起精神来,开始认真挑选自己想要的款式。

    很快他就挑选完毕。

    姜如安开始算钱,并且叮嘱对方:“卖衣服的时候记得说这是如意服装做出来的衣服,和其他衣服不一样,如意服装款式新布料好……”

    总之就是要先把品牌名声打出去。

    她在衣服上加了如意服装的标签,这个标签不容易模仿,因为这是她用双面绣一个个绣出来的,机器没办法模仿,其他人也很难模仿出来。

    许平修越听眼眸越亮:“你想做品牌?”

    姜如安颔首道:“是。”

    许平修有些羡慕,因为他也有同样的想法,想做出个自己的品牌来,不过现在的他离这一步还很遥远,在此之前得先攒出一批启动资金才行。也不知道姜同学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攒的启动资金,三台缝纫机,那么多布料,至少得花几百上千。

    他对姜如安是既羡慕又佩服,语气更加热切几分,夸赞道:“姜同学脑子很活络,祝你一切顺利。”

    “谢谢。”

    看着许平修离开,姜如安偏过头说:“明天他来拿衣服你们看着就行,不用来找我。”

    “那咱明天还出去摆摊吗?”刘小花问。

    姜如安:“摆,首都这么大,能摆摊的地方多了去,他不一定会跟我们摆在同一个地方,说不定别的地方人流量更大些。”

    刘小花想想也是。

    第二天两人出去摆摊时又吸引了几个想要做买卖的人,成功在首都拥有了代理商,她俩以后就不需要再出去摆摊了。

    等到堆积的衣服卖得七七八八,姜如安又买了三台缝纫机回来,同时让牛姐她们帮着看看有没有合适的能够过来上班的同事人选。必须得是会用缝纫机且为人没有问题的,最重要的就是人品没问题,缝纫机用得咋样都不太重要。

    事业刚刚起步,受不了半点打击。

    马上就放暑假了,姜如安不打算回去,掐算时间给家里的姜宏伟同志寄信回去说明了一下情况,信封里装着这个月的十块钱。父女俩每个月都会写信交流,当然,姜宏伟寄来的除了信之外还有自己这个月的工资,姜如安回信时也会装十块钱。

    虽然姜宏伟在信里啥也没说,但她差不多能想到冯桂芳已经吃食上多有敷衍了。

    她可不能委屈了自个儿老父亲。

    十块钱,每天去国营饭店吃饭够用了,或者在路边摊吃也行,政策开放,安市那边应该也有改变才对。

    这个暑假,她和刘小花同志得留在首都为自己的事业出力!

    ……

    “如安,昨天赵俊过来拿货了,一共拿了快五百件走,收入1986块,他说过两天还会过来拿一批货。许平修昨天也拿了两百多件,首都花园区的代理商也拿了两百件左右……”刘小花拿着记账的本子在旁边清算,不得不说,自从接了记账算账的活后,她算数是越来越厉害了!

    她在心里夸赞着自己,接着说:“对了,赵俊说孟爱国被抓去坐牢了。”孟爱国,就是第一个来下单订货的那个中年老手倒爷。刘小花不免有些唏嘘,“说是他倒卖票卷被人举报,警察直接上门把人给抓走的。”

    姜如安动作微顿,同样叹息一声:“之前就劝过他,他不听,没办法。”

    “嗐,倒卖票卷还有那啥手表比卖咱这衣服利润高得多,不想放弃挺正常。”刘小花想了想说,“最近抓得更严了,赵俊说他赶火车的时候都会被搜包,还好他卖的都是衣服,不在倒卖范围内。”

    姜如安:“最近两个月代理商多了不少,我们得再买几台缝纫机回来。”

    “啊,那这地方放不下了呀,都六台缝纫机了。”

    “我知道。”姜如安眼眸微微眯起,说:“我这两天在城南那边找到个小厂房,等到这里房租到期我们就搬过去,那边也有房屋出租,到时候就让牛姐她们在那边住着……”

    政策开放后随时时间流逝,影响会越来越大,到时候做买卖的人只会越来越多,姜如安便把找厂子的事情提早了。现在首都有四个代理商,安市那边有林浩,广城海城那边是赵俊等人,每个月他们都会来拿两次货,一个月的收入大概在七八千左右,当然,这不是纯利润。

    扣除布料以及牛姐他们的工资,纯利润大概是四五千,再去掉刘小花那一部分,姜如安一个月赚得钱大概有两三千。一个月赚两三千是什么概念?就算是工厂里的技术人员一年工资都没这么多!

    不过姜如安的目标是开服装厂,这些钱得留着为开厂做准备,以目前的状态来看,应该过不了多久就可以开厂子了。毕竟她都是让牛姐她们提前开始做衣服囤货,所以才能够支撑下来,但现在囤衣服的速度已经快要比不上代理商拿货的速度了……

    姜如安想着,忍不住叹息一声,心道这真是甜蜜的烦恼啊。

    七月底,姜如安带着刘小花她们把东西全都搬去了城南的厂房。房东说这小厂房之前是做汽车零件的,不过生意不咋好,前段时间直接倒闭关门,正好被她撞上。

    厂房里面积不小,六台缝纫机往里一放还有非常大的空间。

    姜如安算了算手里的钱,加起来大概有一万块左右,再加上刘小花的投资,又去淘了不少缝纫机票买了十台回来,接着让另外三个女工们来推荐可靠的会缝纫机的人选,但凡被选中都会给两块钱奖励。

    为了这两块钱,那三个女工是铆足劲儿的推人来,这厂子虽然小,但是福利待遇和工资都好啊,工资计件做多少拿多少钱,想多赚钱就多做衣服,多好啊!于是短短一周时间内就招满了十个人,姜如安在厂房不远处租了几间房,离家远的女工可以直接在这里住下。

    还请了个会做饭的婶子每天做大锅饭,又包吃又包住,让女工们充满干劲儿。

    现在厂里一共有十六台缝纫机,姜如安便把她们分成两组,任命牛翠花和周芬芳为小组组长,带领自个儿小组的人,每个月工资会多加五块钱。她担心梁艳心里会有想法,便让刘小花找后者聊天,保证等到日后人多了,也会让她当小组长。

    就这样,如意服装正式踏上征途。

    ……

    “平修,你最近都在忙什么呢?我让你陪我出去逛街你也不去!”肖雪在男生宿舍楼底下等了好一会儿,终于等到步伐匆匆的许平修,冲上去语气埋怨地质问道。

    许平修被拦下来,忍不住皱起眉头,还是耐着性子说:“小雪,我已经跟你说这段时间我会很忙,我在赚钱,你跟你朋友她们去逛街好吗?”

    肖雪拉着他衣袖晃了晃:“人家就想跟你一起啊。”

    “你是不是没钱了?”许平修从兜里掏出两张大团结塞到肖雪手里,拉开她的手,急道:“这钱你拿着,我先忙。”

    肖雪有些尴尬,想把钱塞回去,但许平修已经迈开大步走出去一段距离了。

    她噘着嘴,把这二十块钱放进自己口袋里。

    反正自己以后也是要和许平修结婚的,早点花钱也没啥不行,等以后结了婚家里的钱不也是要她管吗?肖雪美滋滋地想着,转身找自己认识的朋友去逛街。

    她最近的确挺穷。

    冯桂芳每个月还是只寄十块钱过来,有时候甚至还不到十块钱,在信里说明了原因,告诉肖雪姜宏伟的钱现在全都在姜如安手里,她身上没多少钱了,让肖雪自己省着点用。但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大手大脚习惯的肖雪怎么可能省着钱花?

    一个月还没到一半,生活费就已经花得七七八八。

    偏偏肖雪这人还极好面子,宿舍里有两个是首都本地人,家里有点钱,每次这俩室友买了什么东西她都要跟着买一份,自己没钱就拉着许平修出门逛街,对方这段时间赚了一点钱,便会替她付了。

    肖雪拿到钱美滋滋地找到室友,约定下午出去逛街。

    “听说三号街又新出了裙子,我们一起去看看呗。”室友兴奋地说道,“我看咱们学校已经有人穿了,贼好看,我妈前两天正好给我发了零花钱,去看看?”

    有钱的肖雪十分有底气,笑着附和:“行啊,那就去呗。”

    两人手牵手来着三号街,街道两旁有好几个摊贩,除了卖吃食的以外还有卖各种编织筐的,种类很多,让人看得眼花缭乱。肖雪两人显然对这里十分熟悉,轻车熟路在某个摊位前停下脚步:“老板,听说你们这儿又有新裙子啦,给我们看看呗。”

    “抱歉啊小同志,我这儿上午就卖光了。”摊贩歉然地笑笑,见两人脸色不好看,又说:“你们要是有时间可以去汇春路瞧瞧,那边也有人卖。”

    室友对新裙子很执着,拉着肖雪就跑到汇春路。

    “诶肖雪,那摊位旁边站着的是你对象啊,他在这儿干嘛?”两人到汇春路,很快就瞧见卖衣服的摊位,室友刚准备过去,眼神猛地瞥到摊贩旁边站着的帅气青年,定睛一看,那不是肖雪的对象许平修吗?

    肖雪‘啊’了一声,顺着室友手指地方向看过去,脸上表情一喜,正打算过去打招呼,等她看到出现在许平修旁边的姜如安时,笑容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姜如安??她怎么会和平修在一起??

    难道说两个人已经背着她偷偷搞在一起了??

    肖雪回忆起这段时间许平修对自己愈发不耐烦的态度,一颗心如坠冰窟,明明天气炎热得不行,她却浑身上下冒出寒气儿。

    “肖雪?肖雪!你发什么呆呢!”室友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见对方总算有反应才继续往下说,“过去跟你对象打声招呼啊,顺便买条新裙子!”

    “……你去吧,我就不去了。”肖雪哑着声音道。

    室友疑惑:“怎么了?”

    肖雪:“我身体突然有点不舒服,你先买,我回去躺会儿。”

    “啊,你不买吗?”

    肖雪掏出一张大团结塞到室友手里,白着脸道:“你替我买,我回去休息了。”说完转身就跑,活像身后被恶鬼追赶着一般。

    “诶……”室友皱起眉小声嘀咕:“不舒服还跑这么快,算了,管她呢。”

    “五十件蝴蝶裙,你数数对不对。”姜如安从脚踏三轮车上搬下一堆裙子。

    许平修眉梢一挑,神情颇为诧异:“今天怎么是你来送货,以往不都是刘小花同志来吗?”

    姜如安回他:“小花这几天身体不舒服,都由我来送。”

    “这样。”许平修掏出钱递过去,“天气这么热,吃根冰棍休息一下?旁边有卖冰棍的,我去买两根回来。”

    姜如安转身踏上三轮车,毫不犹豫地拒绝:“不用,谢谢。”为了方便给首都的代理商送货,她特地花钱买了个三轮脚踏车,每个周末会装着裙子去代理商摆摊的地方问他们需不需要再进货,服务格外周到。

    平时送货的都是小花,不过小花这两天经期不方便出门,所以就换成了姜如安。她刚才敏锐地察觉到了一股不太舒服的视线,抬头看却什么也没看到。

    姜如安不由得皱皱眉头,拒绝了许平修的示好,骑着三轮车扬长而去。

    “……姜同学还是一如既往的冷酷无情。”许平修忍不住伸手摸摸鼻尖,小声感慨一句。看着对方骑车远去的身影,忍不住拿肖雪做了下对比,心想两人的差别未免也太大了些,肖雪只会缠着他逛街花钱。

    这么想着,许平修心里的念头又坚定了几分。

    ……

    “平修!”

    许平修摆完摊回到学校,流了一身汗的他准备回宿舍洗澡,刚出现在宿舍楼下,又听到肖雪的声音。

    后者气势汹汹冲过来,脸色黑里透青,质问他:“许平修!你今天去哪儿了!?”

    许平修一脸莫名:“去赚钱啊,怎么了?”

    “你胡说!”肖雪咬着牙,心里火气一个劲儿往外冒,一想到许平修可能早就和姜如安暗度陈仓了,这心脏就跟被猫爪狠狠抓了一爪子似的,疼得要命,说话更是不假思索:“你是不是跟姜如安约会去了?好哇,姜如安这不要脸的臭-婊-子,就盯着别人对象抢,她也太不要脸了!!”

    “你胡说什么!这跟姜同学有什么关系?她是你姐,你怎么能这么骂她?”听到这么粗鄙的话,许平修登时皱起眉头,那双含情脉脉的桃花眼里带上了几分冷意。

    他这话就更加坐实了肖雪的猜测。

    肖雪气得不行,骂得更凶了:“我为什么不能骂她?她都抢我对象了,这种臭-婊-子!狐狸精!荡-妇!活该被骂!!!姜如安就是荡-妇-荡-妇-荡-妇!!”

    许平修冷眼看着面前的女人如同泼妇一般怒吼出声,表情扭曲又狰狞,跟初见面时简直判若两人。他不由得怀疑,自己刚认识的那个坚强大方又善解人意的女孩儿究竟是不是肖雪,一个人的性格怎么会转变得如此之快?

    “肖雪同学,我们分手吧。”许平修语气认真,“我觉得我们两个性格不太合得来,在一起也只是互相折磨对方。”

    肖雪声音戛然而止,看着神情严肃又认真的许平修,表情瞬间慌乱:“不,不行,我不同意!”

    “好聚好散,希望肖同学能够找到合适自己的另一半。”许平修坚定地掰开被对方抓着的手腕,毫不留恋地转身离开。

    肖雪愣怔原地,片刻后,表情狰狞万分。

    “姜、如、安!”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