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被炮灰的年代文女主[快穿] > 第26章 第二个女主9 穿书女配下乡撩走男主……

第26章 第二个女主9 穿书女配下乡撩走男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哈嘁!”

    姜如安打了个喷嚏, 揉揉鼻尖继续检查今天新做好的衣服,自从厂里人手多了之后,她每天就增加了一项工作量, 那就是检查衣服的质量。服装产业想要做起来,首先款式得多,其次质量也得好。

    检查完,从里面挑出两件有瑕疵的衣服让牛翠花和周芬芳重新做, 等到天色将暗, 姜如安才不慌不忙回到学校宿舍。

    她有时候回宿舍休息, 有时候会跟刘小花一块儿在租房里休息。

    这次刚推开门进入宿舍, 原本还有说有笑的室友瞬间沉默下来, 异样的目光落在姜如安身上, 带着打量鄙夷不屑恶心等等。她眉梢一挑, 疑惑问道:“怎么了?”

    有几个躺在床上翻了个身, 压根儿不想搭理她, 其中一个性格比较软和包子的姑娘纠结片刻,告诉她:“许平修和肖雪分手了,外面都在传是因为你勾引许平修当了小三, 已经有人去举报你了……你、你自己做好准备吧。”

    “??”

    姜如安头顶缓缓冒出几个问号,“谁传的谣言,我和许平修同学青青白白, 根本没怎么单独接触过。”

    “呵,谁知道呢。”有个早就看不惯她的室友冷笑一声, 指桑骂槐:“有些人啊,表面上看着清高得很,谁又知道她私底下是个什么样的人?有一句老话,叫做知人知面不知心, 你们啊,可别被这种人给骗了!”

    姜如安没理会对方的阴阳怪气,面色平静地端着水盆去接水洗漱,路上能够感受到其他人投来从视线以及低声讨论。

    她目光微沉,打算明天就去找导师把这流言解决掉。

    第二天上午正好有课,她刚打算等下了课去找导师,导师就先一步找上门了,拉着她往办公室走。办公室没人,导师开门见山地问道:“姜如安同学,有人跟我举报说你在学校乱搞男女关系,是不是真的?”

    “我和许同学不熟。”姜如安蹙起眉,语调严肃,“老师大可叫上举报者以及许同学一起过来对峙。”

    见她一脸坦然无畏的表情,导师心里已经信了大半,不过这事儿总得调查清楚才行,免得有人借此来抹黑首都大学的名声。于是导师让人叫来了举报者,以及另一位当事人许平修,不出所料,举报者是肖雪。

    “好了,你们都说说究竟是什么个情况。”导师说完,抱着手站在一边等他们自个儿聊。

    许平修从室友那边听说了这件事,看到姜如安那一刻神情有些尴尬无措,他唇瓣动了动想要说声对不起,但又一想事情还没解决呢,这个时候道歉有什么用?于是他偏过头看向肖雪,眉宇微蹙,语气冷漠:“肖雪同学,我们两个之间的事情不至于牵扯到其他人吧?”

    “什么牵扯其他人?姜如安她就是小三,就是她勾引你和我分手!”肖雪咬牙恨恨地说道,眼神像是刀子一般剜向站在旁边神情平静的姜如安。勾引了她对象还这么冷静,肯定是早有预谋,说不定在她带着许平修回家的时候姜如安就已经算计着该怎么抢走她对象了!

    真恶心!

    肖雪看向导师,红着眼眶告状:“老师,这几天平修跟我说自己要忙,每天都不见人影,我昨天和室友一起去逛街的时候就看到两个人在外面有说有笑。而且我问过姜如安的室友,她们说姜如安经常不回宿舍,不知道去了哪里……肯定就是在这时候勾搭上的!”

    “没了?”姜如安等了片刻,见肖雪没有继续往下说,扬起眉梢问。

    她没理会对方投来的愤怒视线,伸出修长白皙的手指,“第一,昨天我和许同学的确见过面,但是并没有说笑,说话不超过十句我就走了。第二,我经常不回宿舍是因为在外面有租房且一起租房的都是女同志,我可以提供房东地址,老师不信就去找人问问。”

    “另外,我不在学校是因为和我朋友刘小花同志在一起,她是隔壁大学的学生,可以作证我和许同学没有过多接触。”

    “如果说和许同学说两句话就是勾引,那这么说,勾许同学的人就不止我一个了。”

    姜如安说,嘴角噙着一抹若有似无的讥讽笑容。

    许平修心里更加羞愧,没想到自己会给姜如安同学造成这样的困扰,抿着唇同导师说:“老师,我这段时间经常外出是因为在外面摆摊卖衣服赚钱,和姜同学的确是清清白白,平日里接触并不多,不信您可以问问汇春路那边的摊贩,他们可以替我作证。”

    肖雪压根儿就不听,觉得这是两人早就串好的供词,非咬着牙说两人早就搞在一起了,骂姜如安不要脸,用词粗鄙难听,让许平修和导师都不由得皱起眉头。

    “好了。”导师眉头皱得很紧,打断肖雪的话:“这件事情我们会去调查清楚,肖雪同学,我希望在事情调查清楚之前您能够保持冷静,不要做出抹黑首都大学的行为。如果这事真的像你所说的这般,那我们会对姜同学和许同学作出应有的处罚。”

    肖雪一听,连忙说:“惩罚姜如安就够了,平修是被她勾引才会犯错的,这不能怪平修,要怪只能怪姜如安!”

    导师:“……”

    她觉得这位女同学脑子不大好使。

    导师有些无语,点点头不耐道:“嗯嗯,肖雪同学回去等结果就行了,这事儿我会让人去查清楚的。”

    肖雪满意了,看向姜如安的眼神里带着快-意。

    她就等着姜如安被首都大学退学,让她丢脸丢到姥姥家!不仅如此,她还要写信告诉冯桂芳,让冯桂芳在家好好把这事儿宣传一番,好让人知道这姜如安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不要脸的臭-婊-子!

    肖雪想得很好,却没注意到许平修看过来的冷漠眼神。

    “平修,只要你重新回到我身边,我一定不会怪你。”她还深情款款地看过来,软着声音撒娇,伸手想要抓许平修的手腕,却被后者躲开了。

    许平修连眼神都吝于给她,而是歉然地对姜如安说:“抱歉姜同学,我没想到会给你造成这样的困扰,这件事情我一定会替你解释清楚。”

    “不用了。”姜如安说,“你去替我澄清只会让别人觉得我和你之间真的有猫腻,让导师去查就行了。”

    她眼神从许平修和肖雪身上扫过,语气不咸不淡:“我下午还有课,先走了。”走出去没几步就听到身后传来肖雪的嘶吼声。

    “你帮着她说话,还说跟她没关系,我不信!!”

    “你才无情无义无理取闹!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姜如安啧了一声,倒是有些同情许平修这位男主了。

    导师根据姜如安和许平修二人提供的资料去查证了一圈,发现两个人没有说谎,他们之间的确啥事儿都没有,压根儿就不经常见面,是肖雪自个儿想多了。她第一时间就把这个结果告诉肖雪,然而后者根本不听,甚至还说她和姜如安是一伙儿的。

    把导师都气笑了。

    “肖雪同学,这事儿是我和另外几个导师一起去调查的,你的意思是我们都被姜同学给收买了?”导师语气冷漠,原本想好好说教一番,但看到肖雪年轻的脸庞时又叹口气,“肖雪同学,你不要被爱情蒙蔽双眼,爱情不是你的唯一,你现在应该把心思全都放在学习上才对,难道你来首都大学只是为了处对象吗!?”

    “而且姜同学和许同学之间的确没什么交集,我会如实把结果公布出来,也希望肖雪同学你不要再无理取闹了,好好学习才是你现在应该做的事情。”

    说完,导师就板着脸匆匆离开。

    肖雪明显不服气,她明明都看到姜如安和许平修两个人有说有笑的在一起了,许平修回来就跟她说分手,这要不是被姜如安给勾引,为什么会和自己说分手?他们在一起都快三年了!之前都好好的,怎么一和姜如安接触就出事情?

    姜如安真恶毒,居然串通导师一起骗她,她绝不会这么善罢甘休!

    肖雪脸色扭曲狰狞地想。

    ……

    导师将调查出来的结果贴在告示栏上,看到结果后的同学总算没再用异样眼光打量姜如安,在得知来龙去脉后甚至有些同情她和许平修,觉得肖雪也太内啥了。说两句话就成勾引了?那他们这些和许平修同学都有过交流接触的人难道都是小三?

    这也太可笑了!

    姜同学真惨,平白无故被扣上这么个锅!还有许同学,怪不得他要分手,就肖雪这也疑神疑鬼的对象换作他们也吃不消啊!

    学校的舆论偏向姜如安和许平修,肖雪得知后被气得暴跳如雷,在寝室里又哭又闹,嘴里叫嚷着姜如安就是小三,还诅咒她去死。说得话恶毒又难听,让同为一个寝室的室友们听得都不寒而栗,想象不到为什么肖雪会有这么大的戾气。

    肖雪说得话被室友传了出去,顿时,大伙儿对于她的印象更是跌至谷底。

    明明调查结果都出来了却死抓着姜同学不放,骂得话还这么恶毒,很难让人站在她这边说话,只想离这个人远一点。不然哪天惹她不高兴,反手就污蔑人是小三还诅咒人去死,想想就很可怕啊!

    于是无形之中肖雪就被孤立了,但她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没发现这一点。

    “啊啊气死我了,那个肖雪是不是有病?是不是有病!!”刘小花听说首都大学里发生的事情,气得双手叉腰跟个护犊子的老母鸡一般咯咯叫着:“你说两句话就成勾引啦?那我这隔三差五给许同志送货聊天的是啥?你这个继妹脑子里到底装得啥啊!”

    姜如安手里捧着碗,一边拈起碗里的猪油渣吃一边笑眯眯地看着刘小花对肖雪疯狂输出,好半晌才出声安抚她:“别气了,我都不气,你气个什么劲儿。”

    “你还会生气呢?认识你这么久,我就没见你生过气,还以为你是用面和出来的没有脾气的面人儿!”刘小花噘着嘴小声嘟囔道,走过来也伸手抓了一点猪油渣塞进嘴里,一时间只能听到房间里传出咔嚓咔嚓的声音。

    等到一碗猪油渣吃得差不多,姜如安洗洗手问:“秋冬款衣服做得怎么样了?”

    “牛姐说有点复杂,不过她们已经慢慢开始上手了,再适应一段时间应该会更熟练一点,另外几个女工可能要下个月才能进入状态。”刘小花如是说道。

    经过这段时间的历练,她也愈发沉着冷静,和之前比起来变了许多。

    刘小花想了想自个儿的小金库,忍不住感慨:“我爸妈要是知道我攒了这么多钱,肯定惊得下巴都要掉下来……对了,前段时间我妈给我寄信,还说了你家的情况,说你爸和你那个后妈现在天天吵架。”

    姜如安眉梢轻挑,示意她继续往下说。

    “好像是因为钱的事情吧,你爸生了场病,没多少钱交医药费,你后妈也不出钱,我爸知道了过去把钱垫上了。”

    “……我爸生病了?你怎么不跟我说。”姜如安皱起眉头。

    刘小花眨眨眼睛,有些震惊:“你不知道?我以为你爸跟你说过了!”

    “不知道,老姜同志信里什么都没说。”姜如安起身收拾东西准备出门,“我去给我爸寄点钱回去。”

    姜宏伟大部分的钱都在她手上放着,也就每个月月中寄十块钱回去,老姜同志没说她都不知道对方居然生了场病,还没钱付医药费,这心里顿时就揪了起来,跑回房间里写信问情况,顺便汇了一百块钱回去。

    姜如安写信的时候眉头一直紧皱着,她打算劝老姜同志和冯桂芳离婚,但想了想没写在信上,准备等放寒假回去的时候劝劝他。

    过日子过成这样还有什么意思?

    一个月后,姜如安收到老姜同志寄过来的回信,他的信没写多少内容,就说自己身体已经好了,这个月发了工资正好还上了刘家借的钱,让她不用担心好好在首都念书,另外还附带了一百块的汇票记录。

    老姜同志把那一百块钱重新寄了回来,说自己有钱让她不用担心,留着钱自己用。

    姜如安有些无奈,再次把钱寄回去。

    说起钱,她身上的钱才更多。

    时间步入十月份,服装厂开始准备做秋冬季的衣服,以往因为材料的缘故姜如安只让她们做秋款,现在材料原料都有了自然也就可以放手去干。由于冬季衣服略微复杂,姜如安这段时间天天都要去工厂,然而第二天又都有课,所以每天回学校时时间都已经很晚了。

    晚上回学校的时候,姜如安总感觉好像有人在跟踪监视自己。

    对方会跟着她从学校出来,被察觉到甩开后就在原地等着,等她晚上回来后继续跟着。姜如安在这方面格外敏锐,脑子里很快就浮现出一个人名来——

    肖雪。

    除了肖雪没人会这么做。

    姜如安眼眸微微一眯,觉得这人怎么敢苍蝇似的一直围在自己身边嗡嗡嗡地叫,实在是太过扰民,她倒要看看肖雪究竟想要做什么。于是姜如安故意暴露自己行踪,在此之前和刘小花说了一声,自己这两天不去工厂了,让她先一个人盯着。

    然后她带着身后跟踪自己的人来到租住的房子,每天出租屋学校两点一线来回跑。

    就这么跟了四五天,后面的人总算是憋不住开始行动了。

    这天晚上姜如安继续从出租房出来慢悠悠地往学校走去,这个年代夜晚没什么活动,所以大家伙儿睡得都很早,天色暗下来街上基本就没什么人了。她回去会经过一条胡同,微暗的夜色下,胡同入口一片漆黑,里面仿佛蛰伏了一只长着血盆大口的怪物。

    姜如安敛眸,从胡同口走过。

    就在这时,一双手从胡同口里伸出来,快准狠地拉着她往里一拽,同时伸手捂住她的嘴,怕她惊呼出声把人吸引过来。

    “嘿嘿,对不起咯小美女,我也不想这么做,但是对方钱给的太多了……”

    姜如安反手抓住对方手腕狠狠往后一掰,在对方惊呼出声前拿出早就准备在口袋里的抹布放他嘴里一塞,刚出口的痛呼声瞬间就被咽下去,只能听到细微的‘唔唔唔’的声音从喉咙里传出来。

    “问你几个问题,老实点回答我。”姜如安转过身,看清对自己动手的男人。

    很陌生,从来没见过,看上去约莫三十来岁,一副流里流气的模样,不像是首都大学的学生,如果没猜错的话大概是那种无所事事的混混。

    她眉梢轻轻一挑,笑眯眯地说道:“老实点少受苦,不配合的话我就一根一根把你手指扳断,明白吗?”她笑得好看,却让面对面的混混吓得直打颤,抱着自己被折断的手腕一边流眼泪一边惊恐地点头。

    “很好。”姜如安扯下他嘴里的抹布扔在一边,问他:“是肖雪让你来的对吗。”

    混混一边小声呼痛一边战战兢兢地回答:“我我我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她没跟我说,就给钱让我跟着你,然后、然后……”他说到后面眼神开始飘忽不动,支支吾吾说不出口。

    “然后怎么样?”

    “那、那什么,我说完你、你可不可以别生气揍我?”混混咽咽口水,小心翼翼询问道。

    姜如安微一颔首:“可以,你说。”

    “就、就让我把你那啥,然后脱光打晕,早、早上的时候扔到、扔到首都大学门口去……”混混说到这身体已经抖得跟筛糠子一样了,因为他看到面前这力大无比的漂亮女同志脸色瞬间黑下去,眉宇间透着一股戾气。

    混混只觉得自己被折断的手更疼了,噗通一声跪在地上眼泪鼻涕糊了一脸,哀嚎道:“对不起我错了,是我鬼迷心窍被钱糊了猪脑子,请您高抬贵手饶了我吧,我以后绝对不敢再这么做了!我把钱都给您,把钱都给您行吗?”

    那女的还说这位女同志很好对付,我呸!!!

    混混感觉自己被骗了,心里又是惶恐又是愤怒,他要是早知道目标这位女同志这么恐怖,就算是给他一百块他也不会接这么个活儿!!对方会怎么做?会不会直接把他打死在这里?还是说真的要把他手指一根根掰断?

    姜如安神情冷漠,居高临下地看着跪在地上的男人:“我交给你一个任务,做到了我就放过你。”

    混混一听,顿时面露喜色,“您说!我保证做到,不管是上刀山还是下火海,我一定、一定完成您说的任务!”

    “她让你对我怎么做,你就去对她怎么做。”姜如安神情平静地说道,“不要透露有关我的一点信息,否则我有很多办法能让你生不如死,明白吗。”

    她的声音明明非常冷静,但混混却硬生生从里面听出一股杀气。

    混混忙不迭点头应下:“您放心,我肯定、肯定不会供出您!那、那我现在可以走了吗?”

    “滚吧。”

    混混大喜,捧着被折断的手腕连滚带爬地离开胡同,速度极快,活像是被恶鬼追赶着一般,丝毫不敢停留,一溜烟儿消失在夜色当中。

    姜如安冷着脸从胡同出来转身往出租房走。

    肖雪这个主意不可谓不狠,这要是换成其他普通女生被这么算计根本就逃脱不了,那这么一来这辈子就算是毁了,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死。

    她不可能不清楚,但还是这么做了。

    那就希望她能够接受这个反噬,姜如安眯着眼抬头看向头顶被云层遮住的月亮,嘴角勾起一抹没什么温度的冷漠笑容。

    ……

    “肖雪同学,上课专心一点,不要开小差!”教授走到肖雪面前,伸手敲敲桌子,语气有些不满。

    肖雪立马从自己的思绪中回过神,看着面前面色不虞的老教授,心里有些不耐烦,敷衍地道了个歉:“不好意思教授。”

    她在想那件事情进行得怎么样了,花了自己好不容易才攒下来的大半生活费,可千万不能失败啊!只要成功了,姜如安这辈子就再也翻不出什么浪花来!

    只要想到幻想中的画面,肖雪眼底就浮现出期待的情绪来。

    下了课,肖雪抱着书本离开教室准备回宿舍,在回宿舍的途中看到一个面熟的脸孔,在对方看过来时神情猛地一变,视线在周围扫过,而后用眼神示意对方跟过来,找了个偏僻角落停下,语调急促:“怎么样?成功了吗?”

    “我今晚就准备行动,你要不要来看看?”男人像是随口问出来的,一边说话一变揉着自己的手腕,偶尔脸皮一抽,龇牙咧嘴。

    肖雪被问得愣了一愣,接着眼眸一亮,问:“你什么时候行动?”

    “我跟了她几天,她大概会在晚上七点左右的时候往学校赶,你到时候就去你们学校外汇春三路胡同口等着就成。”男人说,并再一次确认:“你真的要确定这么做?”

    肖雪毫不犹豫地点头:“当然,怎么你要后悔?那你把钱退给我,我去找别人!”

    “嗐,我就是问一下,万一你后悔了呢?那就确定了啊,你要是想看,就去那条胡同口等着。”

    肖雪连连点头。

    她这一整天都处于亢奋状态中,心思压根儿就没办法集中,迫不及待想要到天黑,好像从未感觉时间流逝得这么慢过。好不容易捱到下午下课,肖雪去食堂随意解决了晚饭,天还没黑就往外走,来到胡同旁边等着。

    等到天色慢慢暗下去,肖雪情绪就更加激动,连呼吸都急促了不少。

    她快步走进胡同,打算找个绝佳位置观看姜如安是如何挣扎,脸上表情又该会有多么绝望,一想就忍不住笑出声,脸上眼底满是报复后的快意。

    敢抢她的男人,这就是后果!

    肖雪蹲在角落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向胡同口,等到天色暗下,夜色中走来个人,身形看上去像是他找到那个混混。混混走到胡同里,靠着墙开始抽烟,烟味刺鼻又难闻,肖雪有些受不了,便探出个头来小声说:“你别抽烟了,等会儿被闻到咋整!?”

    混混一愣:“你在这儿啊?”

    “废话,我老早就在这里等着了!”肖雪道,“她什么时候来?”

    混混掐灭烟头,慢慢朝着肖雪走过去,后者却还无察觉,还在想姜如安究竟什么时候过来,她已经迫不及待地想看了。就在这时,混混伸出手直接捂住她的嘴,在她惊呼出声的那一刻劈在肖雪后颈处。

    肖雪白眼一翻,立马昏厥过去。

    天蒙蒙亮,勤快的人们就已经起床上班的上班干活的干活读书的读书。安静了一夜的首都大学有勤奋的学生也已经起床,他们打算出门去外面的小摊贩买点早餐填饱肚子,然后再去图书馆看书。

    快走到学校门口时突然瞧见远处似乎躺着个什么东西。

    走近一看,才发现那躺着的,竟然是浑身赤-裸-不着片缕的女人!

    “我的天,她为什么没穿衣服躺在这里??”

    “这什么情况?”

    “快快,你们谁回去拿件衣服给她披上啊——”

    喧闹的声音吵醒了肖雪,她紧闭双眼口中溢出一声痛呼,下意识伸手摸向自己还隐隐作痛的后脖子,又觉得身下硌得慌还冷得很,伸手在旁边摸了摸,入手的不是铺着床单的床板,而是一种粗嘎硌手的触感。

    记忆回笼,肖雪猛地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居然躺在大马路上,周围围着一圈人,正伸手对着她指指点点,眼神中满是诧异惊讶鄙夷同情下流……她脑子里闪过一个不好的念头,僵硬地低下头——

    “啊!!!!!!”

    ……

    姜如安手里提着俩包子来到学校,学校里的气氛有些不太一样,她回宿舍拿课本,进去时正好听见室友正和别的宿舍的人交谈。

    “听说英语系的肖雪早上光溜溜地躺在学校大门口,这事儿是不是真的?”

    “千真万确!我朋友就在现场,真的啥都没穿躺在地上,都被人看光了!”

    “啊?那她这辈子不是毁了?”

    “肯定啊,换成是谁都得疯,现在学校已经报警了,不过听肖雪室友说,肖雪精神状态好像不大对,啥都不肯说……”

    “这也太可怕了吧,我都不敢单独出门了,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姜同学,你有没有听说关于肖雪的事情啊?”

    姜如安一进去就收获到众人的注视,她打开柜子从里面拿出今天要用到的课本,眉梢轻轻上扬,眼底带着些许疑惑:“什么事情?”

    “就是之前说你是小三的那个肖雪,今天被人发现不穿衣服躺在学校门口。”对方压低声音神神秘秘地说道,“被好多人看到啦!现在学校正在调查!”

    姜如安表情诧异又错愕:“还有这种事情??调查出结果了吗?”

    “还没呢,姜同学,我觉得这段时间你最好不要去外面租的房子了,就在宿舍住吧,咱们一起回来更安全一些。”室友提议。

    “好。”姜如安点头应下,从头到尾表情都完美无缺。

    肖雪的事情很快就传遍整个首都大学,连带着住在周围的人都知道了,这事儿闹得动静不小,才恢复高考大学里就发生这种事情,要是被有心人利用首都大学的名声很容易被抹黑,而且学校里的其他学生也很惶恐。

    但这个年代没有监控,晚上基本上也没什么人在外面溜达,警察很难在什么线索都没有的情况下查出嫌疑人。又没办法从他们眼里的受害者肖雪口中问出什么有用的消息,问什么都说不知道,在加上她的情绪看起来不是很好,警察也不敢多加刺激她。

    没办法,派出所和首都大学领导商量过后,决定加大首都大学周围的安全管理,每晚安排人去巡逻以免再发生类似的事情。

    肖雪已经两三天没出过宿舍了,整天就在床上待着,要不是室友好心每天帮她带饭回来,恐怕能直接饿死自己。

    她用被子把自己裹得很紧,密不透风,表情扭曲地啃着自己指甲,嘴里疯狂小声念叨:“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怎么会是我,明明应该是姜如安,为什么会是我,不可能是我,怎么会这样……”

    这神神叨叨的模样让室友们觉得害怕。

    学校特意安排了导师来开导她,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

    这种情况持续了大概一周,肖雪也尝试过出门,但她只有一出现在校园里,周围的人就一定会投来各种异样的视线。她接受不了跑回寝室,却听见室友们聊天,说她一定是被人那个了,语气里满是怜悯以及同情。

    这话就像是一根稻草,压断了肖雪脑中紧绷的那根弦。

    她一脚踹开门,和说话的室友掐在一块儿。

    其他室友愣了片刻,接着连忙上前拉架,动静吸引了其他宿舍的女生,很快她们宿舍门口就围满了人。肖雪被拉开,看到门外其他人投来的异样眼神后终于崩溃,声嘶力竭地喊道:“是姜如安,是姜如安在害我!!一定是姜如安在害我!!!!”

    导师闻讯而来,带着肖雪回到办公室。

    “肖雪同学,你说这件事情是姜如安做的,有什么证据吗?”导师神情严肃地问道,“我们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嫌疑人,但也不能随便污蔑其他无辜者。”

    肖雪尖声叫道:“一定是她,一定是她嫉恨我举报她是小三所以才这么害我!你报警,让警察把她抓起来!抓起来!!!”

    她还稍微有点理智,知道自己做的那件事不能说出来,于是就一口咬定姜如安是因为记恨被她举报所以找人这么害自己,说得还挺有道理。导师虽然不相信姜如安同学会做出这种事,但肖雪情绪过于激动,她便只能把这事儿告诉派出所的警察。

    警察得知后立马开始着手调查,一边询问其他学生对姜如安的印象一边调查她这段时间的出行痕迹,却发现对方压根儿就没有作案时间。

    每天不是学校就是去某个小工厂,除了回学校基本上没有独处时间,案发当天这位女同学在出租屋里就没出过门,而且周围人对她印象都很不错。

    同系同学:“姜同学在学校里挺低调,人挺好的,我之前上课忘记带课本和笔她特意过来跟我一块儿看,还把做的笔记借给我……”

    同寝室室友:“如安人很好,我之前不咋喜欢她,结果上周我发烧在床上起不来,是她背着我去医务室带着我打针吃药,照顾我两天,她人真的非常好!”

    教她的导师:“姜同学是个很认真勤奋的人,我不相信她会做出这种事情来。”

    租房的邻居:“旁边的如安丫头啊?这丫头人好的嘞,人长得漂亮又有礼貌,上回还买了糖给我家孩子吃,做了啥好东西都会给咱们尝尝,这孩子乖得很……啥?你说她可能会害人?咋可能呢,我活了那么多年,看人绝不会出错,这丫头不是那样的人!”

    刘小花:“你说如安可能是害肖雪的嫌疑犯??咋可能!!你说肖雪自导自演还差不多,如安这么善良的人咋可能去害人!记恨肖雪举报她?开啥玩笑,我跟如安认识这么几年就没见过她生气,你们不要随便冤枉好人啊……”

    一圈问下来,大家伙儿对姜如安的印象都很好,没一个人觉得她会做出这种事情来,反倒是受害者肖雪在众人口中评价不咋好。

    爱炫耀、小心眼、记仇、脾气暴躁等等。

    警察心里大概有了底,最后找上姜如安。

    “她说是我做的?”姜如安刚一下课就被警察给拦住了去路,带着她去到偏僻地方问话。

    警察有些诧异:“你不生气?”

    “没什么好生气的,这种事情又不是第一次发生,如果每回我都要生气,那我大概早就气死了。”姜如安不甚在意地笑笑,说:“肖雪是我继妹,她妈妈跟我爸结婚搭伙过日子,一直都不喜欢我……”

    问话的警察一开始还觉得姜如安这么冷静很可疑,听完来龙去脉后心里不由得升起一抹同情来。也是,换作是他隔三差五就被人抹黑污蔑最后肯定也会淡定了。

    姜如安神情平静地把两人之间关系说出来,接着道:“事情发生的前一天,我一直和我朋友待在一起,这些您都可以查得到,我虽然的确不喜欢肖雪,但也不会用这种手段去害她。”只不过会让她自作自受罢了。

    “我建议你们去查查肖雪最近有没有惹到什么人吧,她脾气差很容易得罪人。”

    “好,感谢你配合我们。”警察收起笔录本,朝着姜如安友好地笑了笑。

    姜如安同样回了抹笑容:“不客气。”

    她的话倒是给警察们提供了新的思路,于是警察又开始询问学校里的同学,问他们在事情发生前肖雪有没有得罪过什么人。一开始没什么收获,就在他们坚持的第三天,终于有个女同学提供了一条线索:“那件事之前,经常有个男的来找肖雪,看起来不像是学校里的人。”

    警察心里一喜,连忙又找到肖雪。

    然而肖雪却拒不承认:“没有男的来找我!她在骗人!!!”

    这么强烈的反应更加引起警察怀疑,然而他们又不好继续追问,毕竟肖雪是个受害人,只能继续从周围同学入手。根据其他同学反馈和形容,警察画出了关于‘男人’的大致样貌,然后觉得……这家伙看起来很面熟啊。

    “这不是那个谁吗。”有个警察同志拍了拍自己脑袋瓜,说:“就那个,之前警察因为偷鸡摸狗的小事儿被抓进来关好几天那个!”

    “王八!对对对,就是王八!!”

    “……你这么一说还真挺像,这家伙可不是啥好东西,整天游手好闲偷鸡摸狗,不过王八胆子应该还没那么大吧?”

    “这种人急了啥事儿都能干得出来,把他抓回来问问不就晓得了?”

    于是王八被抓回派出所。

    警察同志都已经做好对方抵死不承认的准备,却没想到他们一问,王八就干脆地承认下来:“是,这事儿的确是我干的,不过我也不想啊!这位女同学自己找上我,给我钱让我这么干,可不能怪我。”

    “啥?”警察一怔,“你说她给你钱,让你扒了她的衣服丢在学校门口?”

    王八点点头一脸认真:“是啊,我一开始也以为自己听错了,结果她直接掏出十块钱给我,那钱都给了,我总不能不照做吧?”

    “……”

    派出所内一片寂静,调查这件事的警察皆是一脸的不敢置信,觉得王八在忽悠他们,这是脑子有坑才会花钱让别人扒光自己衣服丢学校门口吧?那位肖雪同学看起来不像是脑子有问题的人啊?

    作为专业的警察,他们又去把肖雪请了过来,决定让两人当面对峙。当然,由于肖雪之前对王八的存在格外抗拒,他们并没有说出王八被逮捕的消息,而是跟她说来派出所重新做笔录。

    所以当肖雪看到王八的那瞬间,脸上顿时变得一片空白,眼底满是惊愕惶恐,转身就想跑,被警察给拦了下来。

    “肖雪同志,王八承认是他把你丢在校门口。”警察说,“不过他说,是你给他钱,主动要求他这么做的,是这样的吗?”

    “他血口喷人!!”肖雪反应很大,几乎是直接尖叫出声,“我怎么可能这么做!?”

    王八:“嘿,你咋还不承认嘞?就是你让我这么干,我问你为啥,你让我别管!哝,这是你给我的十块钱,要不是你给我钱我才不会这么做嘞!”他从口袋摸出一张大团结放桌上,偏过头和旁边的警察说,“嘿嘿,你们应该知道我身上基本没啥钱,这钱就是她给我的。”

    警察:“……你们有什么证据吗。”

    “这咋个可能有证据嘛。”王八想了想,又说:“有人看到这女同志来找我算不算?她找我的时候李二麻子和他媳妇儿就在旁边,他俩看到了!而且是这女同志自个儿晚上出来找我的,不然首都大学晚上我咋可能进得去嘛……”

    王八说得有理有据。

    肖雪死死盯着他。

    她要做那种事情不可能让第三个人知道,当然也没有其他证据,所以现在王八说得有条有理,导致警察看过来的眼神都有点不大对劲了。

    肖雪陷入两难境地中。

    她现在只有两条路可以走。

    一:告诉警察自己想害的是姜如安、

    二:承认王八说的话。

    但不管是哪条路,都会让她陷入绝境。

    肖雪想到这,脸色缓缓发白,很快就变得毫无血色。

    警察注意到她的不对劲,沉声问:“肖雪同学,你有什么话要说吗?”

    “……”肖雪唇瓣动了动,只虚弱地说:“我没有这么做。”

    “那你找王八是为了什么?”

    肖雪抿起唇沉默下来。

    警察嗅到一丝不同寻常的气息,然而不管他们怎么追问,王八依旧是那套说词,肖雪本人则是缄默不语仿佛默认的模样,任凭他们怎么追问都不说话。没办法,最后警察只能以王八的说词来结案。

    虽然这事儿说是肖雪自己指使的,但王八这种行为依旧不做好,被抓进去关了几年。然而对于如何处置肖雪这个既是受害者又是幕后主使者,警察同志们却犯了难,连夜讨论过后决定给予对方口头教育和批评,顺便再把这件事情告诉首都大学校方。

    学校那边要怎么处理就不关他们派出所的事情了。

    而首都大学那边得知后商量了一阵,打算给肖雪记个大过,还看在她是个女同志的份上隐瞒了警方那边查出来的真相,有人问起,就含糊说嫌疑犯已经被缉拿归案了。但对于这肖雪的感官已经跌至谷底,未来她要是毕业,估计也分配不到什么好工作。

    当然也得她能够顺利毕业才行。

    虽然学校和派出所那边什么都没说,但被脱光扔到校门口这件事情就足以让她吃尽苦头,只要一离开宿舍就要承受各种各样的眼神。肖雪承受能力没那么强横,压根儿没办法生活在这么压抑的环境里,又开始躲在寝室不肯出门也不肯出去上课。

    然而知道真相的学校对她就不如之前那么仁慈了。

    两天不来上课直接发出警告,要是再缺课,就要直接劝退了。

    肖雪不想被退学,只能强撑着去上课。

    ……

    姜如安没太关注肖雪的事情,被警察找上门没多几天就一心投入自己的服装产业上,现在工厂里一共有16名女工,囤衣服的速度比起以前来不知道快了多少倍,她还专门买了好几个箱子来装衣服,发展的代理商也增加了不少。

    如意服饰渐渐打出一点名声来,毕竟款式好看做工精致,这样的衣服谁能不喜欢呢?即便后来出了仿品,但因为如意符纸那双面绣的标贴实在是难以模仿,大多数人不差钱的人还是会选择买正品。

    双面刺绣的标贴看着很有牌面!

    当然,一些人觉得仿品更便宜,虽然布料做工啥的没那么精致,但衣服嘛能穿就行了,还在意这么多干啥?但总得来说,姜如安的服装厂还是在朝着好的方向前进。

    1978年寒假,姜如安带着刘小花和放假的牛姐三人乘火车回到安市。

    整整一年没回来,安市变化不小,首先就是街道两边多了摊贩的身影。大概是快要过年,大家伙儿手里的闲钱多了起来,摊贩们瞅准这个机会起早贪黑地摆摊,收入的确要比平时更好些。

    其次是多了两家小饭馆,现在里面都还坐着人呢。

    “如安、小花,我们先回家了,初二来我们家吃饭啊!”牛翠花和周芬芳梁艳三人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下车,脸上洋溢着迫切灿烂的笑容。

    差不多一年没回家,她们早就归心似箭了。

    在首都待了快一年,她们身上变化也挺大的,人自信了许多,走路昂首提胸,和之前畏畏缩缩的模样大相径庭。而且因为服装产业生意好,她们熟能生巧,一个月至少都能赚个四五十块钱的工资,包吃住又花不了几个钱,再加上姜如安和刘小花还时不时发奖金红包,一年到头居然也攒下差不多四五百!

    四五百块钱是什么概念?

    要知道姜如安和刘小花之前在纺织厂上班转正之后一个月的工资也才三十块钱,一年三百六,赚得比国营工厂的普通工人还要多!有了这笔钱,牛翠花就能供自己四个孩子读书长大,周芬芳就能给自家丈夫看腿治病养孩子,梁艳也能赡养自己父母!

    有了钱三人腰杆都能够挺直,回来的时候特意从首都那边带了不少特产。

    姜如安和牛姐他们告别,在岔路口的时候又跟刘小花道别,提着东西步伐轻快地朝着自己家走,途中遇到好些熟人。

    “哟,如安丫头回来啦?这是放假了?”

    “首都咋样,是不是比咱安市大得多啊?”

    “放假回来了?”

    “回家啊?你爸现在估计不在家,应该在你李叔屋里……”

    姜如安一一回应过去,顺便掏出从首都买回来的糖果分给他们,对方明显更高兴了些,一个劲儿地夸她。

    她回到家,外面的门没锁,姜如安推开门进去,听到老姜同志房间里传来些许声音,扬声喊道:“爸,你从李叔家回来了吗?”

    喊了几声没人应,接着房门打开,冯桂芳垮这个脸从里面出来,边整理衣服边语气不耐烦地回道:“喊啥喊,你爸去老李家了,你要找就去老李家找他!怎么就你一个人,小雪没回来?”

    “她没跟我一块儿回来。”姜如安随口回了一句,见冯桂芳眼睛一直盯着自己手上的包看,侧过身掏出钥匙打开自己的房间门,把东西放进去,出来时又顺手把门给锁上:“我去找我爸。”

    冯桂芳瞧她这动作,忍不住小声骂骂咧咧:“防贼呢,谁稀罕!”

    姜如安没理会,转身出了门。

    她没注意到在自己出门后,冯桂芳又立马转身回到自己房间,片刻后,一个男人偷偷摸摸环顾四周,见周围没人,快速从他们家跑出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