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被炮灰的年代文女主[快穿] > 第27章 第二个女主10(捉虫) 穿书女配下乡……

第27章 第二个女主10(捉虫) 穿书女配下乡……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老姜同志在李叔家下象棋, 两人杀得你来我往,姜如安上门时李婶正好在做饭,听到敲门声过来一看, 顿时满脸惊喜:“如安丫头放假回来啦?老姜,你闺女来啦!来来快进来,渴不渴?要不要喝点水?饿不?先吃两块鸡蛋糕垫垫肚子吧。”

    “谢谢李婶,我现在还不饿。”姜如安乖巧笑着, 跟在李婶身后走进屋。

    “闺女!”姜宏伟脸上的喜色显而易见, 美滋滋地对自个儿老朋友炫耀:“不跟你下棋了, 我要陪我家姑娘聊会儿!”

    李叔白了他一眼, “中午是不是得喝两杯?”

    姜宏伟中气十足:“喝!必须喝!嫂子, 麻烦你给咱哥俩买两瓶酒回来!”他说着就要从口袋里掏钱出来。

    李叔伸手拉他:“嗐, 你就别掏钱了!”

    “今天在李叔家吃饭?”姜如安问道。

    气氛突然沉默片刻, 李婶看了看姜宏伟, 拉着姜如安地手说:“你爸觉得自己在家吃饭不热闹, 所以这段时间都是在咱家吃的饭,你也来李婶家吃,人多热闹!”李婶这话说得委婉, 但聪慧的姜如安已经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如她料想的一般,冯桂芳拿不到钱,就在吃食上克扣敷衍姜宏伟, 要不是她每个月月中都寄了十块钱回来,恐怕老姜同志早就饿得瘦成了排骨。后来他是在受不了了, 便干脆连那五块钱也懒得给冯桂芳,直接拿着钱到自己老朋友家吃饭,每个月给五块饭钱,吃得可比冯桂芳弄得好多了。

    姜如安也不拆穿, 笑了笑说:“这样啊,李婶不用这么麻烦去买酒,我从首都那边带了几瓶白酒回来,我回去拿就成。”

    “哟。”李叔拍拍姜宏伟肩膀,“姜宏伟同志,你闺女还给你带了礼物回来!首都带回来的白酒,味道肯定好,托你的福,我今天有口福咯。”

    姜宏伟乐得眯起眼睛。

    姜如安回到家,发现冯桂芳已经出门了,她打开自己房门打开自己带回来的包包,想了想从里面拿出两瓶白酒。她一共买了五瓶白酒,老姜同志就喜欢喝酒,不过白酒价格比较昂贵,平日里也就买点啤酒来解解馋。

    拿两瓶,一瓶给他和李叔喝,另一瓶送给李叔,算是感谢他们。

    这茅台酒可不便宜,八块钱一瓶,五瓶就花了四十块钱出去,这点钱对姜如安来说或许算不了什么,但对其他人来讲可就贵得不得了。所以当姜宏伟和李叔看到她拿的白酒是茅台后,脸上表情瞬间就变了。

    “闺女,你买的茅台酒啊?”姜宏伟看着桌上的两瓶茅台咽咽口水,又是想喝又是心疼花了这么多钱:“这么一瓶得七八块钱吧?两瓶就十几块了,这么多钱你买酒干啥,自个儿留着用啊!”

    姜如安笑笑:“您放心,我饿不着自个儿,我手里的钱比您多得多!我现在是大学生,随便接点翻译的活儿就能自己赚钱,您明年都不用再给我寄钱了。”

    “哟,你闺女这大学还没毕业呢就自个儿赚钱啦?”李叔有些羡慕,砸吧砸吧嘴,“我咋就没这么好的闺女儿呢?干脆让如安丫头当咱干女儿得了!”

    姜宏伟表情得意:“去去去!”

    李婶很快就做好了饭菜,大概是迎接她今天回家,饭菜异常丰盛,又是红烧肉又是红烧鱼,为了方便两人喝酒还炸了一盘花生米儿。老姜同志和李叔屁股刚挨着凳子就迫不及待打开白酒瓶一人倒了一小杯,浓郁的酒香味很快弥漫在房间当中。

    两人深深吸了一口气,夸赞道:“不愧是茅台酒,这味道,真香!”

    说完又迫不及待地喝了一口,发出满足的喟叹。

    吃完饭父女俩又在李叔家待了好一会儿才起身离开,姜宏伟拿着那瓶开封过还没喝完的白酒出门,剩下另一瓶还未开瓶的白酒就留在了李叔家。

    父女俩人一前一后走着,姜宏伟关心地问了几句。

    姜如安一一回答,接着开口说:“爸,你和冯姨过不下去就离了吧。”

    “小孩子家家,别管这些。”姜宏伟瞪她一眼。

    回到家门开着,父女俩走进去就瞧着冯桂芳母女俩在客厅的椅子上坐着,听到响动,冯桂芳面目狰狞地转过头来,那眼神像是在看仇人一般狠狠盯着姜如安。

    姜宏伟眉头一皱,“你那什么眼神?”

    冯桂芳收回视线,语气生硬:“没啥。”说是这么说,然而那咬牙切齿的意味十分明显。

    姜如安只看一眼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了,大概率是肖雪到家后又开始颠倒黑白,把所有不好的事情全都算在她头上,回来跟冯桂芳哭诉。她懒得理会这脑子有坑的母女俩,回到自个儿房间提出包包,从里面掏出东西:

    “爸,我给你带了两件衣服回来,您穿穿看看合适不。”

    “花那么多钱?”姜宏伟下意识就皱起眉头,语气责怪,但身体还是非常诚实的脱下了身上的棉衣,接过自家闺女递来的衣裳一穿,嘴角控制不住往上扬,“还不错,穿着也暖和,这中山装看着比其他中山装好看多了。”

    姜如安眯着眼笑:“您喜欢就成,我这儿还有三瓶白酒,够您喝一段时间了。”

    姜宏伟心里感动得不行,心想还是自家闺女好啊,问她:“你身上还有钱不?”

    “有呢,您放心。”

    姜宏伟爱不释手地摸着身上这件新衣服,打算等会儿就穿出去给老朋友们炫耀炫耀,压根儿就没理会旁边坐着的肖雪二人。

    冯桂芳一看姜如安啥都没给自己带,心里更加来气儿,阴阳怪气道:“感情家里只有你爸是你家人,其他都不是呗。”

    “对啊,这是我亲爸,你是我亲妈吗?”姜如安脸上笑容不减,接过冯桂芳的话,看着她那张愈发显得刻薄的脸,笑眯眯地:“你也配?”

    冯桂芳大怒:“还大学生,你就这么跟长辈说话??”

    “那也看什么样的长辈了。”姜如安说着,把包递给姜宏伟,“老姜同志,这里面全都是给你带的东西,您要放好啊,别到时候莫名其妙就找不着了。”说着意有所指地瞥了眼旁边那对母女。

    这要是换作以前,姜宏伟还得板着脸说两句,但这一年来已经消耗完他对冯桂芳的耐心,只当做没听出闺女话里的其他意思,乐呵呵地应下:“成,爸知道。”

    “那就行,那我去找小花了。”

    “去吧,晚上回来直接去你李婶家啊。”

    “好勒。”

    姜如安刚出门没走几步就看到邻居家的婶子,扬起一抹笑容打了声招呼:“婶子刚从外面回来啊。”

    “是嘞,买了点东西。”婶子回了一句,接着有些好奇地问:“如安丫头,你们家最近是不是来了什么亲戚啊?”

    姜如安:“啊?什么亲戚?我今天才到家呢。”

    “这样啊,就是我这段时间老看到一男的从你们家出来,挺面生的,还以为是你家来了亲戚呢。”婶子随口说了一句,“我看你爸又早出晚归,还想着是不是在帮你那亲戚找活儿干。”毕竟姜宏伟在罐头厂里有职位,安排个人进去也不算困难。

    姜如安闻言眼眸一眯,不动声色地说道:“回头我问问我爸,我这刚从首都回来也不知道是啥情况。”

    婶子:“成。”

    姜如安步伐慢了下来,看着这位婶子进自己家,脸上笑容微敛。

    面生的男人?冯桂芳胆子这么大,偷人都偷到家里了?

    她没有直接就下定论,把这件事情记在心里,打算晚上回来的时候探探老姜同志的口风。

    刘小花正在家里享受祖宗一般的待遇,姜如安到的时候就看到她四仰八叉地瘫在椅子上,旁边小桌子上放着一堆吃的。

    “小花,如安来找你了。”

    “如安!”刘小花坐直身体看过来,一脸笑容地挥挥手,挪出位置来让她坐:“快过来,这是我妈炸的猪油渣,可香了,你尝尝。”

    “我才吃完饭,还不饿。”她摆摆手,在刘小花身旁坐下,看着刘母忙回厨房忙碌后才低声说:“出去聊,我有点事儿跟你说。”

    两人起身出门,跟刘母说了一声后往外走。

    姜如安边走边说:“小花,你应该知道有谁喜欢传八卦吧。”

    “这我可太知道了,咋的了?”刘小花疑惑地看过来。

    “我怀疑肖雪和冯桂芳会把在首都大学发生的那件事情,算在我身上。”姜如安说话间吐出的热气化作一缕缕白烟消散在空气当中,她眯着眼微微仰起头看向有些阴沉的天空,语调平静:“所以我打算先下手为强,帮肖雪好好宣传一番她的事迹。”

    刘小花瞪大眼睛,“不会吧?她还好意思跟人说这种事情吗!?”

    “把主人公换成是我,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姜如安笑笑,“毕竟安市和首都离了那么远,别人不相信也很难去证实啊。”

    “……别说,这种事情的确像是她们母女俩能干出来的事情。”刘小花仔细想了想,觉得如安说的还真他喵有道理,肖雪的思维想法根本就不能按照正常人来判断。她神情一肃,拍拍胸口保证道:“放心吧如安同志,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姜如安颔首:“我看你回到家之后过得还挺安逸。”

    “嗐,这不是我爸妈好久没看到我了吗。”刘小花笑眯眯地说,“我还给他们带了那么多东西,可不就使劲儿对我好,我跟你讲,我拿出给我妈买的东西,看到她眼睛都红了,仔细想想我好像都没送过他们啥东西。”

    “他们也挺不容易,我一定要跟着你多赚钱,以后让他们享清福!”

    姜如安笑:“叔叔婶子要是知道你这想法,肯定感动得不行。”

    刘小花神情讪讪:“跟你说就得了,跟他们这么说也忒肉麻,我可受不了。”

    两人在外面溜达了好一会儿,姜如安才跟她告别往李叔家走,经过自己家楼房时看到一个面生的男人匆匆忙忙从楼道出来,像是害怕被人看到,左右扫视了一圈。这栋单元房里住的人姜如安基本都认识,大家都是好几年的老熟人了,但这个男人却从来没有见过。

    姜如安不由得想起之前那位婶子说的话,眼眸微微一眯。

    她来到李叔家,姜宏伟早就已经来了,穿着新买的中山装满面春风的和李叔下着象棋,时不时伸手拉拉衣袖整理领口。

    李叔忍不住翻白眼:“行了行了别炫耀了,我看得见你穿的新衣裳!”

    老姜同志咳嗽一声,“我闺女给我买的,穿着挺舒服。”

    李叔:“……”

    “爸。”姜如安搬着凳子在两人中间坐下,看着他们下了会儿棋,而后装作漫不经心随口一问,“爸,咱家最近有没有来亲戚?”

    姜宏伟正执子厮杀呢,没多想,回道:“啥亲戚?咱们家来亲戚了?”

    “没,这不是问问吗,毕竟也快过年了。”

    姜宏伟道:“咋的,想你外婆他们了?今年咱们去你外祖家过年!”

    “行啊。”姜如安应下。

    一番试探过后,她确定姜宏伟对于那陌生男人并不知情,对方也不大可能是冯桂芳的亲戚,毕竟谁家亲戚上门还偷偷摸摸生怕被人发现?姜如安手撑着下颚,盯着棋盘眼神放空,心想这冯桂芳胆子还真够肥。

    ……

    回到安市已经有两三天时间,年味愈发浓郁,家家户户已经置备好了年货,就等着过年了。同时,一则关于姜家的流言也开始在大伙儿之间流传。

    “诶,你们听说没有,姜家那如安丫头在首都乱搞,还被人扒-光扔在学校门口,被人看了个精光!”

    “不会吧?你听谁说的?”

    “冯桂芳和她那闺女,就那个叫肖雪的,她不是和姜丫头一个学校吗?我上次走在她俩身后,听到她们再说这件事,十有八九是真的。”

    放假后没事儿干的妇人就喜欢凑在一起聊八卦,听到这么刺激劲爆的八卦,旁边呼啦一下围上了好些人。

    “啥?为啥我听的是肖雪被人扒-光扔在学校门口,说是还惊动了派出所嘞。”

    “你又是听谁说的啊?”

    “刘家的晓得不?刘家那闺女不也在首都上学吗,她说的!她说这事儿闹得挺大,她们学校的人全都知道!”

    “嘿,你们一个说是肖雪,一个说是姜如安,究竟是谁哦?”

    “我觉得刘小花说得应该是真的,姜家那丫头不像是会乱搞的人。”

    “嗐,这知人知面不知心,你咋晓得姜丫头究竟是啥样的人?我看就是她,长得就是一副不安分的模样!”

    “行了谢家的,谁不知道你儿子以前和姜丫头有过节,你就别说了。”

    “……”

    这事情内容本身就劲爆,再加上主人公模糊不清,一下子就引起大伙儿关注,不到半天时间就在这一片传了个遍。安市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但姜家还挺有名气,毕竟当初刚恢复高考的时候,姜家两个姑娘都考上了首都大学,狠狠出了一波风头。

    现在这绯闻主人公也是这两人,大家伙儿更是兴奋不已。

    只是安市离首都太远了,她们就算再怎么好奇也没办法去问清楚事实。不过安市除了她们考上首都,还有其他人去首都打工了啊,可以去问问那些去首都打工的人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比如那个邹大强的媳妇儿牛翠花不就是从首都回来的吗?

    想要搞清楚究竟是谁被扒光衣服扔在学校门口的众人立马找上了牛翠花、周芬芳和梁艳三人。

    她们三的确知道这件事情,一听居然有人抹黑姜如安,气愤不已,回道:“是肖雪啊,咋可能是如安?这事儿首都的人基本都晓得,是肖雪被扒光了丢在校门口,不是如安丫头。”

    有些人相信她们说的,有些人却不信。

    姜如安虽然不清楚外面传闻究竟传成了什么样,但从出门时经常会被人用异样眼光打量就能够猜测出个一二,她也不着急,就像是不知道这回事儿,优哉游哉地等着过年。姜宏伟说今年去外祖家过年,总不能空手去,出发前两天父女俩准备了不少东西。

    大年三十前一天出发,走时姜如安故意把东西留在姜宏伟和冯桂芳房间里。

    走到一半,她看了眼手里的东西,小声惊呼道:“爸,咱们给外婆买的麦乳精没拿,好像落在你房里了。”

    “你这丫头,咋忘性比我还大。”姜宏伟瞪她一眼,见时间还早,便说:“转回去拿,车子还有好一会儿才开。”

    父女俩转身回家,推开门,坐在椅子上的肖雪脸色瞬间僵硬了:“姜叔叔,你们怎么又回来了。”说话时眼神有意无意往后瞥去,神情心虚不已。

    姜宏伟急着赶车,没注意到她的神情,径直朝自个儿房间走去,伸手想要把门推开,却发现房间从里面被锁上了,便扬声喊道:“冯桂芳,把门打开,我拿东西!”

    肖雪连忙说:“我妈身体不太舒服,现在应该睡着了……”

    话音刚落,房间里就发出一阵巨大的响声。

    “什么声音?”姜如安瞥了眼肖雪,蹙起眉头担忧道:“爸,你把门撞开看看,万一冯姨在房间里出事儿了咋办。”

    “不……”

    肖雪起身准备上前阻拦,然而姜宏伟已经抬起脚直接朝着房门踹了过去,这门还挺结实,连踹了两三脚才踹开。门打开后,慌乱下只穿了一件小背心的冯桂芳脸色难看地站在床前,破口大骂道:“你干啥?你是不是要吓死我?我这在睡觉呢!”

    “冯姨你没事儿吧。”姜如安站在房间门口担忧地往里看过来,“肖雪说你身体不舒服,刚房间里又发出声音,我和我爸也是担心你出什么事情,您没事儿就行。爸,麦乳精在你柜子里面,你拿一下。”

    姜宏伟上下打量冯桂芳,说了一句:“身体不舒服就去看看医生。”然后就朝着柜子走过去。他们放假里的柜子挺大的,里面一般用来放衣服或者其他杂七杂八的东西,冯桂芳没说话,只是神情紧张又焦急地看着姜宏伟。

    见他走向柜子,神情稍微放松了些。

    姜如安眼神微闪,也往里走了两步,手里提着的袋子‘突然’断开,里面的东西啪嗒一声落出来散落在地上。

    “爸,袋子坏了,你再找俩袋子呗。”她说着就要蹲下身去捡落在地上的东西。

    冯桂芳看到她的动作吓得心直接跳到嗓子眼,吓破了音:“你别动!!!”

    这突如其来的尖锐嗓音直接把姜宏伟给吓了一跳,关柜门的手一哆嗦把自个儿手指夹了个正着,疼得他脸色扭曲了一下,没好气道:“你瞎吼什么,吓我一跳!”

    “没事。”冯桂芳笑容有些勉强,对姜如安说:“你别动,我来帮你捡就行。”

    姜如安紧紧拉着她的手:“冯姨,你身体不舒服就别动了,我自己来啊。”

    冯桂芳想把自己手抽出来,使出吃奶的劲儿却纹丝不动,心里惶恐万分,一边挣扎一边说:“哪就那么娇贵了,你们不是赶时间吗,小雪,来帮忙把地上东西捡起来!”她说着,冲自己闺女使了个眼色。

    肖雪应了一声,连忙挤进屋子开始快速捡起落在地上的东西,不一会儿就把东西全都捡了起来放在床上:“姜叔叔,袋子给我,我帮你们装起来。”

    “成。”姜宏伟啥也没发现,把手里的袋子递过去。

    肖雪帮着把东西装好后偏过头冲姜如安皮笑肉不笑道:“东西都装好了,你们快走吧,别错过班车了。”

    姜如安慢吞吞地接过袋子往里看了两眼,眉宇微松,转过身像是要往外走。

    冯桂芳松了口气。

    “好像还有个东西没捡起来。”姜如安猛地来了个回马枪,在两人放松的情况下两步走到床边弯下腰往里一看——

    对上一个赤-裸-着上身的男人震惊惊恐的目光。

    姜如安眨眨眼睛,表情瞬间慌乱起来,嘴里发出一阵惊呼声:“啊!”

    “爸!床底下有个男人!!”

    姜宏伟一愣,下意识弯腰往床底下看去,只一眼,就让他浑身上下的血液迅速逆流涌到头顶,整张脸气得通红,抬起头看向站在一旁仿佛已经被吓傻的冯桂芳。

    “你这个、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

    他气得手都在颤抖,转身把躲在床底下的人给暴力拉了出来,声音暴跳如雷:“偷人都偷到家里来了!!!你们这几个不要脸的狗东西!!!”

    “给老子滚!滚出去!!”

    姜宏伟拽着男人的手腕把他往外拖。

    这陌生男人看上起约莫有三十来岁,身上就穿着一条裤子,惊愕片刻后立刻反应过来抱着床脚不肯撒手,看向被吓傻的冯桂芳母女俩,叫道:“愣着干啥!?快把人拦下来啊!被人看到就完了!!”

    这一喝,就像是当头一棒似的立马让冯桂芳和肖雪回过神,哆嗦着就要上去拉开姜宏伟。姜如安哪里会让她们如愿,抄起角落里的扫帚对准男人抽了上去,用得劲儿不小,直打得男人嗷嗷叫唤,下意识松开抱着床脚的手,一分神就被姜宏伟拖到了客厅。

    父女俩回来时没有关门,家里发出的响动已经引起左邻右舍的注意,邻居们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儿,连忙出门打算过来看看有没有需要帮忙的地方,走到姜家门口往里一看,正好瞧见老姜同志逮着个裸-着上身的那人往外拖,气得脸都红了。

    邻居们顿时愣住,目光又往里看去,看到只穿着一件背心的冯桂芳时立刻反应过来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好家伙!!这是把人带回家偷-情被捉个正着啊!!!!

    姜宏伟已经顾不上自己家正被人围观了,拖着男人来到客厅,回头就把冯桂芳从房间里拉出来,指着门口吼:“滚出去!滚出我家!离婚!马上就去离婚!!!”

    冯桂芳被吼得直哆嗦,往门外看去,对上门口邻居们耐人寻味的眼神,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脑子里此时只剩下了一个念头:完蛋了。

    ……

    冯桂芳偷情被捉的消息跟长了翅膀似的很快就在这一带传开了,众人听闻后唏嘘不已,觉得冯桂芳就是脑子坏掉了,都已经一把年纪了居然还偷人,真不害臊!

    “老姜也太惨了,虽然跟冯桂芳是搭伙过日子,但他对冯桂芳母女俩挺好的,之前还经常给这母女俩买东西呢!”

    “要我说,这母女俩真不是啥好东西,当妈的跟人偷-情,这当女儿的知道不拦着就算了,居然还在旁边给她放风!啥人啊这是!”

    “嗐!有其母必有其女,之前那件事儿你们就忘啦?我看就是那个肖雪跟人乱搞关系,被人扒光了扔在学校门口!这母女俩还把脏水往姜丫头身上泼,这父女俩可真倒霉,摊上这两个玩意儿。”

    事情就发生在大年三十前一天,引起不小的轰动,现在基本上家家户户都在讨论这件事,顺便还把前段时间的传闻给联系在了一起。

    冯桂芳母女俩一下就成了人人唾弃的过街老鼠。

    因为这件事打消了原本要去宋家过年的计划。经过一天时间平息怒气,姜宏伟已经比一开始的时候冷静了不少,不过绿云罩顶内心的愤怒还是必不可免的,所幸他一开始想的就是和冯桂芳搭伙过日子,两人之间也没有孩子,想要散伙也容易,心里稍微好受一些。

    今天是大年三十,外面鞭炮声络绎不绝,而姜家屋里却冷清得很,气氛压抑。

    姜宏伟语气生硬地开口说:“等过完年就去离婚,你带着你闺女离开我家,这几年家里生活费啥的都是我在出,我不欠你们母女俩啥,也不需要你们母女俩补偿我什么。这房子是单位分给我的,今天你们就收拾好东西搬出去,我不想再看到你们母女两个!”

    “老姜,我知道错了,是我被猪油蒙了心,咱不离婚行不行?是我错了,我已经跟那个男人划清界限以后都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情,看在咱们也生活这么多年的份上,你就原谅我这次行吗!?”

    冯桂芳昨个儿短短一天就遭受到了极大打击。

    她昨天被暴怒之下的姜宏伟给赶出了家门,只能狼狈的带着闺女去招待所将就了一晚上,今早过来时遭受到了周围人的异样眼光,更有甚者直接伸手对着她指指点点,声音不小,正好能让她听到。

    “看,这就是那个偷情被逮着的yin-妇!”

    冯桂芳臊得满脸通红,内心羞愤万分却啥也做不了,只能拉着肖雪走得更快了些。

    她一开始会找人偷情不过是寻求刺激罢了,在姜宏伟不给她钱时心里就产生了怨气,阴差阳错的和那个男人勾搭在了一起,加上姜宏伟经常去朋友家天天早出晚归,冯桂芳便干脆把人带回自己家。

    这种刺激的感觉让她欲罢不能,得知姜宏伟要带着自家闺女回外祖家过年,冯桂芳等人一走立马把男人喊了过来,顺便跟闺女说了情况。原本以为闺女会说她,却没想到闺女居然十分支持,甚至还主动帮她把风。

    谁想到姜宏伟和姜如安居然杀了个回马枪,偷□□件一败露,冯桂芳才想起偷情被发现的后果,哭天喊地求着姜宏伟不要跟自己离婚。

    她在厂里的工作都是姜宏伟帮忙安排的,这要是离了婚,她还给人戴了绿帽,下场肯定好不到哪里去。

    冯桂芳现在只希望对方能够看在这几年的感情上能够原谅自己这一回。

    “原谅你?你当我是干啥的,你当我是家里放牧的?”姜宏伟没想到冯桂芳还能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不敢置信地看着她,冷笑一声:“你偷人的时候咋不想想这么多年感情?你偷人的时候咋不想想后果会怎么样?”

    “甭说那么多了,过完年就离婚,现在你和你闺女把自个儿东西收拾收拾滚出我家!我家不欢迎你俩!!”

    姜宏伟几乎是用吼的,吼完甩手出门准备找老李喝酒解闷,对自个儿闺女说:“如安,你看着她俩收拾东西!”

    “我知道了,您少喝点酒。”

    姜宏伟打开门,扫了眼围聚在自家门口表情讪讪的邻居,气得又哼了一声,带着火气儿离开。

    姜如安瞥了眼门外看戏的人,起身走过去把门带上,神情平静地说:“不好意思了冯姨,我爸希望你们今天就能把东西收拾好搬出去,不然等他回来看到,可能会把你们的东西直接扔出去了。”

    “如安,如安你替冯姨向你爸求求情行不?”冯桂芳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哀求道:“冯姨知道错了,你就让你爸原谅我这一次吧,我保证、我保证下次绝不会再犯!”

    姜如安嘴角噙着一抹讥讽的笑,眼眸微敛,轻声说:“早知现在何必当初?抱歉冯姨,你们还是尽快收拾东西走吧。”

    “你是故意的对不对?”肖雪死死盯着她,语气很冲地质问道:“你早就知道这件事,故意带着姜叔叔回来的对不对!??”

    姜如安一脸疑惑,眼底带着嘲意:“我才回来,怎么会知道冯姨偷人的事情呢。”

    听到偷人二字,冯桂芳脸色又是一白。

    但在肖雪看来,姜如安脸上的神情就是在幸灾乐祸,气得她从椅子上站起身,伸手指着姜如安的鼻子破口大骂,“就是你!!一定是你计划的!!你就是看不得我们好!!你这个溅人!!”

    “啪——”

    “闭嘴!”冯桂芳起身一巴掌打在肖雪脸上,厉声呵斥道:“你怎么说话呢?如安你别跟她计较,小雪她就是不会说话,你就……”看着自个儿闺女不敢置信的眼神,冯桂芳这心里也难受得很,但是没办法,如果她真的跟姜宏伟离了婚,那未来的日子可就难过了!

    所以她必须得抓住机会让姜如安帮自己说说好话,她是姜宏伟亲闺女,说得话后者肯定能听得进去,小雪一定能明白自己的良苦用心。

    冯桂芳在心里想着,继续卑躬屈膝低声下气地求着姜如安替自己说话,没有注意到肖雪逐渐扭曲狰狞的神情。

    自从经历那件事情后,肖雪的精神状态本来就不太好,好不容易放了寒假回到安市,脱离那种被人用异样眼神打量的压抑氛围,又因为冯桂芳偷人事情暴露,再一次被人指指点点,她的精神已经紧绷到了极致。

    而冯桂芳这一巴掌,无异于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只听到肖雪嘴里发出一阵尖锐的怒吼声,像是疯婆子似的转身冲进厨房拿出菜刀,咬着牙脸色扭曲,举起菜刀朝姜如安挥舞过去。

    冯桂芳吓得血色尽失:“小雪住手!!!!”

    “溅人!去死吧你!!”肖雪哪里还听得进去话,扬起菜刀就砍过去。

    姜如安眼底讥讽的意味愈发浓郁,嘴里溢出一声惊呼,动作敏锐地躲开肖雪乱无章法的动作朝着门口跑过去顺手打开了门,让外面偷听的吃瓜群众见屋里情况看得一清二楚。当他们看见肖雪拿着菜刀追着姜如安砍时,同样被吓了一跳。

    “啊啊啊你去死!!”

    等到肖雪再一次冲过来,姜如安抬脚踹在她手腕上,对方吃痛,手里的菜刀落在地上,她第一时间就把菜刀踢了出去。

    门外的人也立马冲上来,把肖雪给按住。

    “快快快去报警!!”

    “老姜呢?快找人把老姜喊回来啊!!”

    “把菜刀拿走!菜刀先拿走!!”

    ……

    一阵鸡飞狗跳后,肖雪被人用绳子绑了个结实,通风报信的人也带着气喘吁吁的老姜回来了。姜宏伟挤开人群拉着自个儿闺女上下打量,见她没受伤才松口气,转头看向旁边被绑着的肖雪和桌上的菜刀,心里涌起一阵又一阵的后怕:“冯桂芳!你们、你们母女俩真是太恶毒了!!报警!必须得报警!!”

    冯桂芳茫然地看着眼前混乱的场景以及暴跳如雷的姜宏伟,张张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这下彻底完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