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被炮灰的年代文女主[快穿] > 第28章 第二个女主(完) 穿书女配下乡撩走男……

第28章 第二个女主(完) 穿书女配下乡撩走男……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年底派出所的警察同志也是要放假休息的, 当天派出所离只有一个值班人员,接到群众报警说有人拿着菜刀砍人时,值班人员立刻出发来到现场。现场人很多, 不过幸运的是没有同志受伤,那用菜刀砍人的已经被大家伙儿给绑得结结实实。

    值班警察在围观群众七嘴八舌的复述下了解完事情的来龙去脉,转头看向被绑起来的肖雪。肖雪此时的精神状态非常不好,嘴里骂骂咧咧, 一会儿骂着‘溅人’一会儿吼‘我要杀了你’, 立刻就把她带回派出所关了起来。

    发生了这种事, 姜宏伟就更加不可能让冯桂芳继续留在家里, 黑着脸把属于这母女俩的东西打包装起来扔在房门外, 爱拿不拿、不拿拉倒。

    现在冯桂芳偷人的事情对于他来说都已经不那么重要了, 主要是肖雪居然拿菜刀追着自个儿闺女砍!他对肖雪也不错啊, 之前肖雪乡下当知青, 每个月基本都会寄四五块钱五六块钱过去, 生怕给她饿着。

    结果呢?

    结果对方却恩将仇报,拿菜刀追着他闺女砍!

    姜宏伟肠子都悔青了,觉得特对不起闺女。

    姜如安倒不觉得有什么, 安慰她那受伤的老父亲:“老姜同志,这事儿也不能怪你,知人知面不知心嘛, 再说了我现在也还好好的啥事儿没有。”

    “真有啥事儿就晚了!”老姜同志不听,“那我以后怎么下去见你妈?”

    姜如安:“……不至于, 我妈那么温柔,咋可能会怪你。”

    老姜:“你妈生起气来更恐怖!”

    “……”

    姜如安莫得办法,只能拉着老父亲去李叔家,让李叔来开导他。

    这个年因为冯桂芳母女俩是过得乱七八糟, 唯一的好事儿便是姜宏伟和冯桂芳成功离了婚,肖雪做出这样的事情,她哪里还开得了口说不离婚呢?而肖雪因为想要杀人被逮捕,只不过看在她精神不太正常,以及没有出现人员伤亡的情况下,派出所那边只判她坐了两年牢而已。

    不过坐了牢留有案底,人生有了污点,这一辈子可能也就这样了,而且这件事是要报到首都大学那边的,首都大学不可能会要一个坐牢的学生,等到肖雪的只有退学。

    姜如安对此只有一个态度:自作孽,不可活。

    事情在安市传得沸沸扬扬,还未平息下去姜如安已经踏上了返回首都的绿皮火车,她在临行前拜托李叔李婶照拂老姜同志,接着就和刘小花以及牛姐三人回到首都。

    到首都的第一件事便是通知女工们来上班,同时和刘小花一块儿又去商城买了几台缝纫机并且发出招工通知,让牛姐她们赶制春季以及初夏的衣服。闻声而来的代理商愈发多了起来,甚至还有人特地从港城风尘仆仆赶过来订货。

    这是个大客户,第一个订单货量便是5000+,还好订的是夏服,否则姜如安她们还真的没办法在短时间内赶出春季的衣裳来。

    她花钱在首都买下一间店铺,开了第一间如意服饰的实体店。

    姜如安今年的目标,就是在首都开五家实体店。

    时间一天天过去,计划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姜如安一边念书学习一边大搞自己的服装事业两不耽误,时间安排得仔仔细细,简直就是七十年代末的时间管理大师。暑假依旧没有时间回家,毕竟夏天算是服装厂生意最好最忙碌的时候,只有在年末寒假才能空出几天假期回家看看。

    时间转眼过去三年。

    1981年,姜如安和刘小花从大学毕业,两人都拒绝了学校分配的工作,开始一心投入到服装产业当中,毕业这年,她俩的服装工厂人数已经达到了五十人。一开始租下的小工厂装不下那么多,中间又换了个更大一点的厂地。

    老姜同志刚得知她拒绝学校的分配时把人给骂了一顿,后来听说她自己在念书时搞了个服装厂,且现在规模已经不小、每个月收入说出来能惊掉人下巴后沉默了,叹息一声说:“你现在大了,有自己的想法和选择,我也不对你的未来指手画脚了。”

    “谢谢爸。”姜如安眯着眼笑,接着说:“对了,我买了台彩色电视机、洗衣机还有电冰箱回来,大概明后天就会送货上门,您到时候记得去查收一下。”

    姜宏伟内心的惆怅还没持续一分钟,就被这话给惊得脑子转不过弯:“你买了啥!?”

    “彩色电视机,洗衣机还有电冰箱!”

    “这得花多少钱!!”这是姜宏伟的第一反应,等他看到笑意盈盈的闺女后又咳嗽一声,反应过来这点钱对于闺女算不得什么,却还是板着脸说了一句:“乱花钱!”

    姜如安附和:“是是是,乱花钱。”

    片刻,老姜同志憋不住问:“啥时候到啊?明天还是后天?我请个假,免得他们送货过来的时候我不在!”

    姜如安噗嗤一声笑出来。

    等到第二天,一辆小型卡车出现在楼房外,从上面下来几个人,搬着三个大箱子嘿咻嘿咻的往楼上爬,敲响了姜家的门。

    姜宏伟打开门,对方就笑着说:“请问是姜宏伟同志家吗?我们是来送货的!您买的彩色电视机、洗衣机和电冰箱都到了!”

    姜宏伟有些紧张激动,面上却丝毫不显,没什么表情地点点头说:“进来吧。”

    “好勒。”

    几人把彩电洗衣机和电冰箱搬进房间,顺便帮着装好,这个时候的电视机还得装天线才能接收到信号,天线装在楼顶,送货上来的工人们一边调整一边安装,原本满屏雪花的电视机突然传出声音来,把蹲在旁边观看的姜宏伟给吓了一跳。

    彩色电视机的画面是彩色的,在这个黑白电视机都还没有家家户户都能拥有时,彩色电视机就更加稀少。送货的人教老姜同志如何使用电视机、洗衣机和电冰箱,等他上手试过之后拿出一份合同让他签了字,接着才离开。

    “老姜,他们是干啥的啊?”有邻居好奇的探了个头,一眼瞧见被摆在客厅的电视机,顿时惊呼一声:“老姜!你家买电视机了!?”

    老姜同志面上浮现些许得意:“是啊,我闺女给买的!”

    邻居闻言有些羡慕,“如安丫头今年毕业吧?才毕业就赚这么多钱啦?她被分配到哪里工作啊?”

    “她没去学校分配的工作。”姜宏伟说着,背脊挺得更直了些,说:“她这丫头主意大着嘞,说是自己开了个厂子……”

    “啥??自己开厂??哎哟不得了哦!老姜,你可以享清福咯!!”

    听说老姜家买了电视机洗衣机和电冰箱,附近的人立马就闻讯而来,这个时候家里拥有电视机的少之又少,他们都没怎么见过呢!而且老姜家的还是彩色电视机,那播放出来的画面都是彩色滴!虽然还收不到几个频道,但光是看着那画面听着声儿就够人羡慕的了。

    于是每天等姜宏伟下午,他家门口就会围着一群人,端着碗过来一边看电视一边吃饭,感觉格外下饭。

    老姜同志也很乐意别人来看,还会给他们准备几个板凳,家里一时间热闹得很。

    而刘小花家里也是同样的热闹,她和姜如安是一起去买的彩电,免不了也会被众人围观,不过这年头大家之间关系都不错,而且他们心里都有底,看时间差不多就会自个儿走,绝对不会耽误主人家休息。

    而姜如安和刘小花回来没待两天又跑回首都了,两个月后,刘小花被安排带着牛翠花三人回到安市,在安市租下个工厂开始招人。也就是说如意服装厂拥有了两个货源,离安市更近的代理商再也不用风尘仆仆赶那么久的路去首都进货了,是一件好事儿。

    安市的厂子办起来后,刘小花又根据姜如安的指示给安市市政.府捐了一笔钱,用来帮助安市修路。安市只不过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市,在全国众多省市中并不怎么起眼,俗话说得好,要想富先修路嘛!

    收到捐款的市政府很高兴啊,麻溜儿地开始着手准备修路工程,同时还给予了如意服饰厂一定的帮助。

    ……

    时间一年年过去,随着改革开放,下海经商的人愈发多了起来,街道两旁的摊贩从零星一两个逐渐增多,最后放眼看去两旁街边都是推着小摊车的摊位,什么东西都有卖,琳琅满目,让人应接不暇。

    晚上更为热闹,市里最热闹的街道被称之为‘夜市’,一到晚上白天略显清冷的夜市就开始热闹起来,张灯结彩,其中卖衣服的摊贩最多,其次是吃食。大家伙儿下了班就来逛夜市,生活过的滋润无比。

    而这个时候,姜如安已经在政府的扶持帮助下,把衣服代理商发展到了国外。

    国外和国内的货不一样,提供给国外的基本都是抹胸裙吊带裙小吊带等等,因为国外风气更为开放,更接受性感风格的衣服,赚外国人的钱可比赚自己人的钱更令人高兴。

    时间眨眼到了90年初,迎来下岗潮。

    很不幸,老姜同志是被潮浪席卷的其中一个,下岗闲在家后,老姜同志就有了大把时间催促姜如安找对象,因为她现在已经30多岁了,却连对象的影子都还没见着,这让老姜同志内心十分忧愁。

    即便姜如安早跟他说过自己这辈子并不想结婚。

    如果非得找对象的话,她觉得服装厂就是自己的对象!

    然而老姜同志压根儿没往心里去,下岗后一直琢磨着给她找对象相亲,嘴里还说着:“咋能不结婚呢,不结婚哪来的孩子,没有孩子你以后老了咋办?趁我现在还能动,你结婚生了娃我还能帮着带带。”

    姜如安被烦得实在没了法子,干脆抽空去福利院领养了个小姑娘回来,小姑娘因为性别一出生就被遗弃在福利院门口,今年已经五岁了,福利院的生活比较清贫,小姑娘小小一个,身上基本没多少肉,唯有一双眼睛又大又亮,澄澈明亮。

    她给小姑娘取名姜甜,办好所有手续后带回家直接丢给了姜宏伟。

    “甜甜,这是你爷爷。”

    姜甜小姑娘嘴巴很甜,也不怕生,听她这么说立马甜甜地对着老姜同志喊了一声爷爷,把他吓得嘴里的茶差点喷出来,问:“哪来的小丫头?你啥时候生的,咋都这么大了!?”

    “福利院领养的。”姜如安笑眯眯地回答。

    岁月没在她脸上留下太多痕迹,反而因为经历过的事情给她带来一丝独特韵味,看上去跟二十多岁的年轻姑娘差不了多少。她伸手摸摸小姑娘因为营养不良稀少的头发,说:“你不是想带娃了吗,哝,带吧,我过两天要飞一趟国外,甜甜就交给您了。”

    姜宏伟:“……胡闹!!”

    老姜同志气得一连几天都没搭理姜如安,她也不急,让甜甜和老姜同志待了两天后就收拾东西带人飞到国外去出差了。一个月后回来,原本说她胡闹的老姜同志和甜甜关系好得不得了,祖孙俩一个和蔼慈祥一个乖巧懂事,她在老姜同志心里地位直线下降。

    早晨起床,老姜同志叫醒甜甜,等甜甜自己洗漱完毕,骑自行车带着小姑娘去幼儿园,途中买了两个肉包和一杯热乎乎的豆浆,笑眯眯地让她多吃点。

    在老姜同志精心照料下,原本干瘦的甜甜身上总算是多了些肉,看着更可爱了些。有了孙女,也不催着她去相亲结婚了,姜如安忍不住为自己的机智点了个赞。

    当然,既然她把小姑娘领养回来,就会把她当成自己亲女儿来教养,不管生意再忙,也会抽空带甜甜出去玩,增进感情。

    ……

    刘小花在前几年就找到了喜欢的对象结婚,但大概是和姜如安在一起待得太久被影响到了,即便是结了婚她依然是个工作狂魔,直到快三十岁的时候才因为怀孕休息下来。这会儿如意服饰产业规模已经很大了,且十分正轨,她也能够好好给自己放个假休息。

    林浩大学毕业后直接来了如意服饰厂里上班,林奶奶85年离世,是喜丧,去世前还给心爱的孙子孙女们做了一桌丰盛的晚餐,同时也邀请了姜如安刘小花和牛姐他们,一群相识数年的老朋友聚在一起吃得很高兴。

    第二天早上南南进屋时,才发现林奶奶去世了,嘴角还噙着一抹幸福的笑容。

    牛翠芳周芬芳以及梁艳最开始跟着姜如安的三人,此时生活水平也远远高于其他人,而这一切,全都要归功在姜如安身上,是她给了她们走向好日子的机会!

    姜如安四十岁生日时,邀请了最早跟着她一起打拼的老朋友。

    生日在新买的小洋房里举行,甜甜已经十二岁了,穿着漂亮的公主裙,脸上洋溢着笑容牵着姜如安的手走进布置好的房间。房间天花上满是气球,最中心的小推车上放着六层的蛋糕,已经年迈身形佝偻的老姜同志冲她笑:“闺女,生日快乐啊!”

    刘小花等人也纷纷笑着道:“如安,生日快乐~”

    大家久违地坐在一块儿吃饭喝酒谈天说地,吃到一半,牛姐她们开始回忆往事,想起以前那些艰难心酸的日子有些唏嘘不已。刘小花想起一件事儿,开口说:“如安,你还记得肖雪和那个谢文兵不?”

    “嗯?”姜如安眉梢轻轻一挑,“记得,怎么了?”

    “这俩在前几年结婚了。”刘小花说,“谢文兵不是双腿残废了吗,所以一直找不到对象,他爸妈就算说要给好多彩礼也没人肯把姑娘嫁过去受罪。结果前几年吧,冯桂芳欠下一屁股债,就把肖雪卖给了谢家。”

    “肖雪从牢里出来精神就一直不大正常,痴痴呆呆地说一些听不懂的胡话。冯桂芳又因为偷人的事儿被厂里给辞了,她也厉害,没多久就找到了挺有钱的男人在一块儿,还能养着肖雪,后来她男人生意失败欠下一屁股债跑了,那些人就找上她,可她也没钱啊。”

    “然后她把肖雪卖给谢家,拿着谢家给的彩礼钱也跑了。”

    刘小花现在年纪大了,提起以往的事情也没有了曾经的气愤,话语间还带了些许同情:“肖雪嫁进去没多久就下岗潮,谢文兵爸妈全部被辞退,然后家里又因为给谢文兵买了媳妇儿没啥钱,两个人年纪又大了找不到适合自己的工作,现在过得挺惨。”

    “我前段时间听说,谢家父母打算把肖雪卖了换钱,日子都快过不下去了,哪还管得了什么孙不孙子的……”

    姜如安听完神情平静,声音很轻地说了一句:“因果循环理应不爽,报应罢了。”

    “你说什么?”

    “没什么。”姜如安笑笑,“今儿我生日,大家都吃好喝好,这种聚在一起的机会可不多见。”

    刘小花颇为赞同:“也是,毕竟姜老板现在可是个大忙人……来来来,碰个杯!”

    一群人站起身捧着杯子碰在一起,旁边的相机咔嚓一声,将这一幕永远定格,洗出照片塞进了相册之中。

    ……

    ……

    【第二个小世界修复完成。】

    【下个小世界投放中……】

    姜如安脑袋浑浑噩噩,睁开眼,入眼的是光线昏暗且散发着一股酸臭味的狭小房间,房间很乱,床上的被子不知道是多久没有洗过了,某些地方全是干裂的泥浆。而她蹲坐在角落里,手上和脖子上锁着一条粗长的铁链,像狗一样被栓了起来。

    她还没接收剧情,紧闭的房门打开,一个干瘦的小老头从外面走进来,目光落在她身上,眼底满是令人作呕的淫--邪。

    姜如安双眸缓缓一眯,眼底溢出些许杀意。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