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被炮灰的年代文女主[快穿] > 第34章 第三个女主6 被卖掉的军嫂

第34章 第三个女主6 被卖掉的军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凑热闹和八卦都是人之本性, 晚上下工还真有好些个人跟在姜父姜母身边一起过来。姜如安特意把带回来的红袖章戴在手臂上,整理衣服,表情一肃, 那种气势就上来了。

    还未靠近的村民瞧着心里直发怵,转头对姜父姜母说:“建军啊,你这闺女不得了,身上那气势比咱村生产队长还唬人!”

    “就是用来唬人的。”姜父刚刚一路被人恭维着回来的, 他这前半辈子基本都活在人异样的眼神中, 哪经历过这种待遇, 心里有些得意, 谦虚地说道:“总得努努力, 不能辜负了上头对她的帮助和信任是不是?”

    旁边人附和着点头:“是是是, 建军说得不错, 要是我家孩子能有这机会, 我肯定也让他好好干!”

    可惜, 想要从农村出去太难了!看这些年下乡的知青都没法子回去,更别提他们这些泥腿子咯!

    “嘿,知青都来凑热闹啊?他们不都是城里来的吗, 还能不晓得妇联会是啥?”

    “你管这么多干啥?”

    “就是,知青就不能过来凑热闹啦?你这张嘴哟,真的是!”

    很快大家伙儿都到姜家外的空地上站着, 互相嘻嘻哈哈地聊着天,气氛轻松又和谐。

    姜如安猛地咳嗽一声, 大伙儿瞬间把注意力转移过来,瞧着她一脸严肃的模样,忍不住笑道:“如安丫头可以啊,这红袖章一戴上还真有当官那味儿了……”

    “大家安静, 听我说。”她语气温和,声音明明不算大,却让众人不由自主得安静下来,目光落在她身上。

    姜如安往下说:“妇联会究竟是干啥的呢?是捍卫咱们妇女权益,促进男女平等,维护少年儿童权益的群众组织,同时拥有政府和最高领的大力支持!”【注】

    “也就是说,国家领导都非常在意咱们妇女生活过得好不好!这是为啥?因为国家领导都认为我们妇女不比男人弱,认为我们妇女同样能够撑起半边天!所以,咱们和男人的地位都是一样滴,以前传下来的重男轻女思想已经要不得了,属于封建糟粕思想!”

    “但由于这个观念已经在某些人的脑子里根深蒂固,导致很多妇女孩童遭受到不公平待遇,比如被家暴被强迫嫁人换钱等等等等。”

    “而咱们妇联会,就是帮助妇女孩童们解决这些不公平待遇的存在!”

    这一番话说下来全场都已经寂静无声,姜小弟姜小妹在她话音落下的那一刻就开始鼓掌。旁边的丫丫不知道这是在干啥,看到小姨舅舅在鼓掌,也跟着拍起小手奶声奶气地喊道:“妈妈说得对,丫丫听妈妈的话!”

    丫丫突如其来的这句话打散了空气中凝重的气氛,有村民呵呵笑着打圆场:“挺好挺好,那你努力。”

    也有村民对此并不买账,嚷嚷道:“打媳妇咋就是不公平待遇了?咱们村里人哪几个不打婆娘?日子还不是照样往下过?一天天搞这么多事儿,重男轻女咋的了?那丫头片子嫁出去就不是咱家人,对她们这么好干啥?”

    不少人点点头,十分认同这人说得话。

    姜如安笑了笑也不生气,这种根深蒂固的封建思想很难转变,她也没想着能够一下子做出什么改变,说得这番话不过是相当于在众人心里埋下一颗种子罢了。没瞧见赞同附和的大部分都是男人?

    迟早有一天,这颗小种子会长成参天大树。

    那一天总会来临。

    村里人离开之后,姜母拉着她的手肯定道:“如安,你说得没错,咱们女人凭啥就得遭受这样不公平的待遇?妈支持你!凭啥儿子就得好吃好喝伺候着,闺女就得当牛做马还得被拿去换钱养儿子?”

    想到自己以前经历过的那些糟心事,姜母脸色都不咋好看,继续说:“你外婆总跟我说养儿防老养儿防老,哼,像我哥那样烂泥扶不上墙的玩意儿指望他养老还不如指望母猪上树!闺女你放心,咱家可没有这种封建思想,男娃女娃对咱来说都一样!”

    “没错!”姜父附和着点点头,“我从小也都是被放养着长大,这不活得好好的?二弟,以后你想要啥就靠自己双手去挣去拼,姐姐妹妹的东西你不能惦记,晓得不?”

    姜如维睁大眼睛:“我啥时候惦记大姐小妹的东西啦?你们放心,等我长大挣钱了,我把大姐小妹供起来养!我和外面那些天天凶自己姐妹让她们干着干那的不一样!”

    姜如安伸手摸摸他有点扎手的脑袋瓜,“养好你自己就行了。”

    吃完晚饭,一家人聊了会儿天,接着就回各自房间睡觉了,毕竟明天还得干活呢。自从姜如安回来之后姜家人伙食就变好了,大家都能吃饱,每个人身上都长了点肉出来,其中以丫丫最为明显,看上去不再是头大身子小了。

    接连几天姜如安都带着丫丫去县里上班,然而妇联会依旧无人问津。

    这天刚吃完午饭,大家聚在房间里,杨主任正教丫丫算数,门外突然响起一阵敲门声。姜如安率先起身去开门,看到门外站着个约莫六十来岁的老太太,脸上写满了拘谨和犹豫。

    “来奶奶进来坐,咱坐着聊。”她露出恰到好处的热情笑容,搀扶着老太太往房间里走,其他同事见有人来了立马动起身,倒水的倒水搬凳子的搬凳子。

    老太太受宠若惊,连忙摆摆手说:“不用这么麻烦不用这么麻烦。”

    姜如安:“要的,咱们妇联会是所有妇女们的第二个娘家人,当然要让你们感受到回家的感觉。奶奶,您来这儿是有什么事想让我们帮忙吗?”

    老太太捧着递过来的搪瓷杯,浑浊的眼里又带着犹豫,似乎还在纠结自己到底该不该说。

    “来,您喝点水先,慢慢说咱们不着急。”姜如安没有催促,只是让她先多喝点水,态度特别温和。

    老太太在姜如安无微不至的照顾中放松下来,张张嘴,缓缓诉说自己来的原因。

    老太太丈夫姓张,大家都叫她张老太。

    张老太这一生活得特别辛苦,她年轻时刚生下个儿子丈夫就因为意外去世成为寡妇,带着刚出生嗷嗷待哺的儿子艰难生活,因为没有吃的奶水都差点产不出来。但为了能让孩子吃饱,她忍着疼痛给儿子吸自己掺和着血水的奶。

    一把屎一把尿将儿子拉扯长大,帮着他娶媳妇儿帮着媳妇儿带娃,可谓是尽心尽力。直到今年,因为张老太年纪大了很多活都干不动,再加上年轻时艰苦的生活导致自己一身病痛,经常躺在床上起不来。

    按道理来说就该换成儿子儿媳来照顾她了。

    可她儿媳不干,说什么反正都这么大年纪了活着也是浪费粮食,不准自己丈夫去照顾她老娘,自己也不,还经常不给张老太饭吃。邻居看不下去说了两句,张老太儿媳就双手叉腰追着人骂了两条街,于是就没人敢说啥了,只敢在背地里嘀咕。

    张老太难受呀。

    她辛辛苦苦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的儿子对她不管不顾,娶回家好生照顾着的儿媳看她不能动了就翻脸不认人,张老太这心里实在是太难过了。

    为啥呢?自己哪一点对不起他们?

    张老太在深夜里默默掉眼泪,质问自己。儿媳不给饭吃,她饿得实在受不了,半夜忍着疼痛从床上爬起来摩挲着去厨房找吃的,然而厨房里干干净净啥都没有,吃的东西全都被儿媳给藏起来了。

    后来有人告诉张老太,说是县政府有个妇联会能帮她,张老太经过思想上的艰苦斗争,终于鼓起勇气慢腾腾地忍着痛从家里走过来。

    张老太浑浊的眼睛泛红,干瘪如同树皮满是褶皱的双手拘谨地捧着搪瓷杯,羞愧又小声地说:“我、我就希望你们能帮帮我,好歹让儿媳给我留点吃的,我可以自己去煮,不麻烦他们……太饿啦,肚皮都空啦。”

    听完张老太的遭遇,房间里气氛很是沉重,好些同事听得眼泪都止不住了,伸手擦擦泪水小声嘟囔道:“这哪是儿子?分明是生了块叉烧!”

    “生叉烧都比生这么个儿子好!气死我了,这对夫妻做法太气人了!”

    “姜干事,我们必须帮帮张老太!”

    姜如安伸手在张老太手背上轻轻拍了拍,带着安抚意味,斩钉截铁保证道:“张奶奶您放心,我们一定会替您解决好这件事!您家住在什么地方,带我们一起去看看。”

    “好、好,我带你们去。”张老太颤颤巍巍从凳子上起身,身影佝偻,步伐缓慢地往外走,走得很慢。

    姜如安伸手搀扶着张老太,一行人龟速出门。

    ……

    张老太住的胡同离县政府距离还挺远,一群人迁就张老太的速度差不多走了有半个多小时快一个小时的样子。刚走进胡同,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道尖锐高昂的女声,正扯着嗓子喊:“你妈不见了怪我干啥,我还能一天到晚盯着你妈?咋的,我是专门来照顾你妈的佣人?我没有自己的事情做啊?”

    “这是我儿媳的声音。”张老太听到这声音明显紧张起来,“我早上出门的时候,家里没人,我没跟他们说。”

    姜如安安抚她:“没事儿,没人怪您,不用紧张。”

    杨主任走上前去敲门,等了一会儿门才打开,一位中年妇女出现在众人视线当中。她表情很不耐烦,目光一扫落在张老太身上,顿时就跟吃了炸药般张嘴就吼:“老太婆你死哪儿去了?要死就早点死,别一天天给人找些麻烦事儿成不?烦死了,我真是倒了血霉才会摊上你们这家窝囊废……”

    “你怎么能这么骂你婆婆?”杨主任皱起眉,语气严肃:“她再怎么说也是你丈夫的母亲,你的婆婆……”

    女人打断杨主任的话,音量更高了些:“关你屁事啊,你谁啊你就来管我家的事儿,这么闲咋不去挑粪呢你?滚滚滚,别他娘的在我家待着!”

    “我们是妇联会的,你婆婆说你们经常不给她饭吃,我们、”

    “你别污蔑人啊,什么叫我们不给她饭吃?她自个儿躺在床上不起来吃饭怪我吗,咋的我还得把饭端到她嘴边一口口喂她啊?”张家儿媳冷哼一声,双手叉腰一副泼辣模样,转过头冲着里面喊:“姓张的你给老娘出来,快来看看你老娘干了啥,她到处跟人说咱们虐待她嘞!”

    “妈,你咋能乱说呢?”里面走出个中年男人来,长得有些矮,看上去一副老实憨厚的模样,此刻脸上却满是不赞同:“有啥事儿咱们自己不能说啊?你这说出去不是丢我的脸吗?”

    张老太呐呐不语,面对儿子的质问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姜如安双眸微微一眯,挡在张老太面前冷笑一声说:“哟,你还知道丢脸呢?不给你妈吃饭的时候你怎么不觉得丢脸?你妈有你这么个儿子才叫丢人,养你这么大还不如养块叉烧,起码气不着自个儿。”

    张老太儿子是典型的欺软怕硬,面对自己母亲的时候态度很强势,但一遇到态度更强势的姜如安分分钟就软了下来,在那边“你你你”你了半天屁话说不出一句。

    “你谁啊你,我们张家的事儿跟你有啥关系!”张儿媳一把推开男人,凶神恶煞地指着姜如安鼻子准备开骂。

    姜如安很冷静:“我们是政府干事,你敢骂我一句我现在立马报警送你们去派出所。”

    不得不说这句话是真好用,百试百灵,原本打算破口大骂的张儿媳一听到要报警去派出所就安静如鸡,身上气焰顿时消散不少。她气势弱下来,说得话也就没有那种咄咄逼人的感觉,“干事就能随便掺和别人家的事儿了吗?”

    “这不是别人家的事,张奶奶找到咱们妇联会,这就是妇联会要解决的事!”姜如安道,转头问:“张奶奶,这是您儿子和儿媳对吗?”

    张老太不敢面对儿子儿媳的视线,小幅度地点点头。

    姜如安让她不用怕,大胆抬起头看回去。

    “张奶奶您别怕,你把你儿子养大他给你养老是理所应当的,他们夫妻俩要是敢打你骂你虐待你不给你吃喝,那你就去派出所告他俩。”

    张老太一听,连连摆手说:“不能去派出所、不能去派出所。”毕竟是一手带大的儿子,哪舍得送他去派出所呢?

    姜如安对这个回答并不意外,她靠近张老太,小声在对方耳边忽悠、啊不是,是小声解释道:“张奶奶,我刚说得这些都是唬他们的,没让你真去派出所报警。”

    “您就吓吓他们,就说你要去派出所报警告状,他们被吓到就不敢再饿着您了,懂我的意思吗?您这儿子儿媳就是欺软怕硬,看您现在老了没啥依靠才这样对你,您就把派出所当成依靠,时不时吓唬他们。”

    “不是要真报警啊?那派出所会把他俩抓走不?”张老太同样压低声音,问:“真的就是吓吓他俩?”

    姜如安点点头:“真真的!等会儿我说报警,您别说话,点头就行了,咱得吓吓他们俩。”

    张老太迟疑地点点头。

    其他人目光都落在小声交谈的两人身上,说好后姜如安抬起头看向张家夫妻俩,板着脸语气严肃:“我跟张奶奶商量好了,决定去派出所告你俩虐待老人,你们就等着警察来抓你俩吧!”

    张老太没说话,一个劲儿在旁边点头。

    张儿媳心里有点慌,不肯承认自己做错了,死鸭子嘴硬地回道:“切,我才不信!我妈就是这么对我奶的,为啥她能这么做我不能?”

    “吴干事,麻烦你去派出所报个警。”

    小吴同志响亮地应下,转过身就准备往胡同外跑。眼看她们真打算去报警,张儿媳顿时就慌了,连忙喊:“不准去!不准去派出所!!”她怕得一批,认怂了,“我错了还不行吗,我以后给这老太婆留饭总行了吧!快回来!!”

    吴干事停下脚步看向姜如安,在后者的示意下笑眯眯地转身回来了。

    这有些人啊对他好言相劝没有用,非得在危害到对方的情况下才能有反应。姜如安瞥了眼脸色难看的张儿媳,知道对方心里十分不服气,这强硬手段用过了,接下来就该采用柔情手段。

    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当然是最好滴。

    “我知道你心里很不满意,但我这也是为了你好。”姜如安放缓声音,一脸‘我是好心为你着想’的表情,说:“听说你们有个儿子是吧?我跟你说,这当父母的都是孩子的榜样,父母的行为会被孩子无意识的记住学习,你们是怎么对待自己老母亲,以后你们孩子长大就会这么对你们。”

    张儿媳脸色一变,迅速反驳:“不可能!我儿子这么听话,绝对不可能这么对我!”

    “但你现在对张奶奶的行为,不正是从你母亲那边学到的麽?”

    张儿媳瞬间失声,一时间竟找不到反驳的地方。她心里想着自己儿子肯定不会这么对自己,然而心底传来的另一道声音却觉得姜如安说得话很有可能是真的。等儿子长大娶了媳妇儿之后,很有可能会学她,不给她吃、觉得她不该活这么久……

    因为她现在做的这些,就是小时候从她妈那边学到的。一想到自己对张老太做的这些事自己很可能老了之后也要经历一次,张儿媳就有些受不了。

    见对方脸色开始不停变化,姜如安知道这是把她说得话听进去了,嘴角微微往上勾了勾说:“想让孩子孝顺,就为他树立个好的榜样,我想你应该知道怎么做了吧?”

    “……我知、知道了。”张儿媳勉强回道。

    “张奶奶,您儿子儿媳已经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以后不会再这么对您了。”姜如安转头对张老太说,“您放心回去,我们妇联会的同事每天都会抽空来看您,要是您过得不好就跟咱说。”

    张老太还是很不安,小心翼翼朝着儿媳看了眼,后者对上这道视线,露出一抹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逼着自己说:“死……妈,我知道错了,以后会对你好点。”

    不就是好好照顾死老太婆吗?让她男人去照顾就成,她得好好教育儿子,告诉他长大以后必须得好好孝顺自己才行……

    张儿媳这般想着,心里憋着的那股气消散不少,伸手在她男人手臂上掐了一把,让对方赶紧把张老太给搀扶进来。等到妇联会这群人离开后,她脸上笑容瞬间垮下来,板着一张脸去厨房煮了碗稀粥给老太婆端了过去。

    下午,出门和朋友疯玩一天的儿子回来了。

    张儿媳想起之前姜如安说得话,把儿子叫到跟前,问他:“儿啊,等妈老了,你会不会跟你媳妇儿一起照顾妈?”

    她儿子今年十一岁,闻言有些不解:“为啥要我照顾你?”

    “我是你妈,你不照顾我谁照顾我!?”

    儿子却说:“可你也没照顾奶啊,我长大之后难道不应该向你这样做吗?”

    张儿媳愣住:“可我是你亲妈!”

    “爸还是奶亲儿子呢,爸不也啥都没做。”儿子满不在乎说,“等你们老了干不动活就自己找个地死了呗,我不想照顾你们,怪麻烦。妈你不是老说人就该自私点,为自己着想就行了管其他人干啥?”

    这一番话让张儿媳听得如坠冰窖,这才意识到自己平常在家里骂张老太的那些话全都被儿子听了去,甚至还准备向她学习!张儿媳脸色煞白,低头看了眼疑惑懵懂的儿子,总算意识到之前那个年轻女人说得话是啥意思了。

    她捂住自己胸口,艰难地说道:“儿子,妈之前做得事情都是错的,你不能向我这么做……”

    “那要咋做?”

    张儿媳:“你看妈以后咋对你奶的就知道了。”

    儿子点点头,显然没把这句话放在心上,嚷嚷道:“行吧,有吃的没?我饿了!”

    张儿媳虽然对张老太不好,但却是真心疼爱自己这个好不容易得来的儿子,舍不得打他,只能在心里劝自己说孩子年纪还小,现在改还来得及。

    她打了个寒颤,转身语气热络,问张老太:“妈,今晚您想吃啥?我手里头还有点肉票,去买点肉回来煮个红烧肉给您尝尝吧!!!”

    ……

    姜如安等人不知道在她们离开后张家还发生了这么一幕,她正叮嘱其他同事,大家约定好每人每天轮流来这里看望张奶奶。

    小吴崇拜又好奇地问她:“姜干事,你好厉害啊,你是怎么做到的?为什么之前我们每次去劝那些人都没效果呢?”

    “因为你们方法用错了,针对不同情况就要用不同的方案去解决。”姜如安说,“你们出发点没错,为啥人家不听?因为你们不够有气势,细声细气地跟他们说没有用,你们得强硬起来拿出自个儿气势!”

    “说话软绵绵没有半点气势,自己听着都觉得不可靠,还能指望别人听你的话吗?”

    杨主任若有所思,忍不住感叹道:“姜干事,你很有想法和灵气,天生就适合干这个。”

    姜如安摆摆手谦虚道:“是党和国家给了我这么好的机会,我肯定不能辜负组织上对我的信任,要是你们不嫌弃,我可以教你们一些小技巧。”

    “不嫌弃不嫌弃!”

    “我们咋会嫌弃?求之不得啊!”

    “我们想学,就是太耗费姜干事你的精神了。”

    姜如安正色道:“咱们是同事,同事之间就是要互帮互助,这么见外的话以后就甭说了!”

    妇联会其他人被选中时只接受过笼统的思想教育,她们思想上没有问题,但是行为做法问题可大了去了。一个劲儿跟人科普宣扬男女平等的思想没有用,得像方才和张儿媳那样从各个方面精准打击才行。

    姜如安摩挲着下颚,心想的确该给同事们好好培训一下了。

    总不能以后就指望她一个人去解决那么多事情吧?那不得累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