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被炮灰的年代文女主[快穿] > 第43章 第四个女主1 pua男给我死!

第43章 第四个女主1 pua男给我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其实女人就该在家相夫教子, 抛头露面实在是不像话。”

    “谁家的女人一天到晚在外跟别人男人说说笑笑?”

    “你看你怎么一天到晚邋里邋遢的,就不能好好收拾收拾自个儿吗?你瞧瞧我学校里的那些女同志,哪个不是把自己收拾得干干净净?再看看你自己, 哪还有一点女人味?”

    “给我钱。”

    “虽然你样样都配不上我,但谁让你是我的女人呢?放心吧,等我大学毕业分配到工作就让你天天在家歇着享福了。”

    ……

    姜如安感觉耳根子旁一直有苍蝇发出嗡嗡嗡的声响,头痛欲裂, 她抬起手在额头上摸了一把, 烫得不行, 偏偏旁边的人还不停念叨。

    她张张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感觉嗓子眼仿佛在冒烟。

    “……水。”

    “你说什么?”旁边的男人凑近了些。

    姜如安费力地说道:“给、我、水……”

    对方似乎十分诧异, 怪叫道:“你还想让我给你倒水?水就在桌上自己没手去拿吗?我赶着去上课, 你要喝水自己去倒啊!不是我说, 你本来就只剩懂事这个优点了, 现在怎么变得这么不懂事?”

    “都跟你说了我和那位女同志只是在一起探讨课业上的一些问题, 跟你说了你也不懂,这些钱我拿走了啊,我要去买书。”

    “你自己懂事一点, 不就发个烧吗都两天没去摆摊了,家里钱快没了。”男人责怪的声音渐渐远去,接着传来一阵响亮的关门声, 房间里便彻底安静下来。

    姜如安感觉自己仿佛置身于火炉当中,又热又闷, 汗如雨下。

    不过出了一身汗后那种迟钝的感觉倒是消散不少。她费劲儿睁开眼睛,视线在狭小的房间里扫过,起身慢吞吞地走到窗户边打开关得死死的窗户,让房间沉闷的空气得以流通, 回床上躺着时顺便给自己倒了碗凉白开喝。

    喉咙的刺痛感稍微减轻。

    姜如安重新躺下,开始接收剧情。

    原身虽然是乡下的农村姑娘,但因为自己父亲是生产队长日子过得也算滋润,前些年因为政策缘故每年都会有来自城里的知青下乡,她所在的大力生产队自然也不例外。

    1976年有个叫做吕文骏的下乡男知青对原身展开追求,时不时说些让人脸红的情话,跟原身见面时带一束路边随处可见的野花。一直在农村里待着的原身哪里见过这种阵仗,很快就沦陷在吕文骏精心制造的陷阱里面。

    吕文骏之所以会对原身这么好,不过是看在她爸爸是生产队长的份上罢了。

    在追求原身不到一年上面就传来了高考恢复的消息,吕文骏一听可以通过高考离开这鸟不拉屎的农村,就跟变了一个人似的开始敷衍起来。原身虽然单纯,但智商在线,很快就明白吕文骏之前追求自己不过是想利用她罢了。

    被发现了真面目吕文骏也没感到羞愧,甚至还对原身说【你虽然长得好看,但你就是个农村泥腿子,我怎么可能真的看上你?要不是你有个队长爹,我压根儿就不想搭理你】

    原身虽然表面不在乎,但实际上还是被这话给刺激到了。

    于是在改革开放消息出来后,原身毅然决然告别父母带着仅有的一点钱来到城里开始摆摊卖吃的,经历一系列的艰难挫折,凭借自己的厨艺开了数家酒楼饭馆,成为令人羡慕的老板,最终和自己的命定天子幸福生活的在一起。

    吕文骏在这里面的作用,就是改变原身刺激她奋起,看到原身发达后还想找她和好,结果被男主给羞辱了一顿。

    ……

    现在是1980年,按照本来的剧情线原身已经在为开第一家店做准备了,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可怜委屈地躺在这间狭小封闭的房间里,还因为想省钱不愿意去医院看病拿药。之所以剧情会发生这么大的改变,是因为原本的吕文骏被一抹来自异界的灵魂给穿了。

    原身的经历在这抹异世灵魂的世界中被拍成了电视剧,对方好死不死又看过这部电视剧知道接下来的剧情,想到原身之后会成为大老板,这抹“异世灵魂”就开始琢磨着要让她为自己赚钱。

    于是被穿了的吕文骏成为知青下乡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对原身展开追求攻势,他来自异界,比这个时代的人更加懂得如何讨女孩子欢心,成功追求到原身后又跟着攻略对方的家人。

    姜家人起初都不喜欢他,但在吕文骏的伪装讨好下,后来将家人渐渐转变态度,然后就迎来了高考恢复。

    吕文骏并没有第一时间去参加高考,而是不断安抚原身和姜家人,跟他们保证自己绝对不会因为这个抛弃原身诸如此类,可算是把姜家人给收得服服帖帖。见自己计划实行得差不多之后,他就开始对原身进行精神打压。

    先是时不时拿原身跟别人做比较,后来放大原身的缺点不断打击,最后一边贬低原身一边抬高自己,潜移默化灌输了【虽然你很差配不上我,但是我不介意,所以你要好好珍惜我】的观点。

    原身哪会明白吕文骏的用心险恶,从一个自信张扬的姑娘被打击得沉默自卑。

    等到1980年,吕文骏参加高考被首都大学录取,带上原身以及姜家人给的钱来到首都,让原身摆摊赚钱供他上大学。他自己则是一边享受原身的付出一边不断打压对方,拿着钱在学校里撩妹子日子过得风流快活。

    原身在吕文骏的打压下精神渐渐不正常,换上严重抑郁症,当再次看到他和某个陌生女同志亲亲我我时受不了,烧炭自尽结束了自己的一生。

    而吕文骏没了给自己赚钱的老黄牛,不过只是颇为可惜的叹了口气。

    ……

    ……

    接收完剧情的姜如安睁开眼睛,伸手摸摸额头已经不烫了,精神状态也好了许多。

    她从狭窄的木板床上坐起身,小床因为动作幅度有点大发出嘎吱的声响,仿佛下一秒就会随时散架一般。房间很狭小,因为房租便宜,一个月两块钱,除了能放下一张木板床和小木桌以外别的东西就很难再放下。

    门窗一关,房间里的空气就会变得格外稀少,呼吸都变得极为困难。

    姜如安坐在床板上眼眸一敛,梳理现在的时间点。

    现在是1980年10月中旬,原身和吕文骏已经在首都待了两个多月,而原身在一个多月前已经开始摸索着外出摆摊赚钱了,但是赚得钱全都被吕文骏拿走,导致原身想去买件棉衣都没钱,因此着凉发烧。

    刚刚一直在她耳边逼逼赖赖说话的人就是吕文骏。

    姜如安回忆着对方的所作所为以及说的话,忍不住冷笑一声。

    这特娘的不就是在pua女主和女主家人吗?

    pua男给她死!

    姜如安深吸一口气起身往木板床旁边的小桌子走过去,桌上有个小圆盒子,原身每次都会把赚来的钱放进小圆盒中。她往里一看,前两天摆摊赚到的十多块钱被吕文骏全部拿走一分都不剩,对方压根儿就不在意她生病会不会花钱。

    她眼眸微冷,回到床边从枕头里掏出了五块钱。

    吕文骏之前每次都会把钱全拿走,原身经常因为没钱饿肚子,几次过后原身学乖了,每次都会给自己留点钱在身上以备不时之需。

    姜如安捏着钱推开门往外,一阵凉气袭来,让她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原身为了省钱租住的房间又小又偏僻,出来面对的就是隔壁家外围的墙壁,中间只留下一条狭窄的通道能供人进出。不过这地方也有点好处,那就是不容易被小偷关顾,摆摊的小摊车放在这里十分安全。

    从狭窄小道出来,姜如安看到住在隔壁的房东老太太正在晾衣服,笑着打了声招呼。

    “姜丫头啊,衣服穿这么少不冷啊?”老太太皱起眉头问道。

    原身出门摆摊的时候经常会遇到老太太,偶尔聊聊天,关系还不错,从之前的聊天中原身还得知对方的儿子儿媳都在首都大学教书,心里满是崇拜敬佩。

    姜如安无奈地叹了口气,“我的钱都被拿走啦,没钱买棉衣。”

    “被你那个表哥拿走的?”老太太闻言颇为吃惊,眼里满是不赞同,唇瓣动了动想要劝两句,又想着这是别人家的事情不好说,准备说出口的话就变成:“你也要跟你表哥说,让他给你留点钱才对,天气马上就要更冷啦,你再穿这么点衣服人都得冻坏。”

    老太太是个热心肠,把手里的衣服晾好后对她说,“你在这里等一下,我去找件我儿媳妇的旧衣裳,凑合着穿穿。”

    姜如安摆摆手:“太麻烦您了……”

    “有啥麻烦不麻烦的,不就是一件衣裳,让你等着就等着。”老太太动作麻利地转身往房间走,过了片刻后手里拿出一件打了个补丁的深青色棉衣,“这衣服是我儿媳妇年轻时候的,之前破了个洞我给缝上了,你拿去穿穿应该合适。”

    姜如安接过老太太递来的棉衣,红着脸小声道谢。

    老太太说这没啥,邻里之间就应该互帮互助,接着又提醒她:“这钱啊还是拿在自己手里才舒坦,想买啥都可以,我看你那个表哥一个大男人应该要学会自力更生,咋能拿你的钱去花?”

    “他还在念书,不过他说等毕业分配到工作了就会还给我,就当我把钱都攒起来了呗。”姜如安毫无心机地笑笑,露出亮白的牙齿来。

    “那你也得给自己留点钱在身上。”

    “我知道了,谢谢您。”姜如安真诚地道谢,两人又聊了一会儿,她才离开这条胡同不紧不慢地往外走。

    吕文骏不肯暴露自己和原身的关系,一直对外宣称两人是表兄妹,也不让原身跟别人说,说什么要等他功成名就之后风风光光的给原身名分,让她成为所有人最羡慕的存在。

    姜如安回忆着吕文骏说的那些话来到首都大学校门口,看着学校门口来来往往的人,缓缓露出一抹冷笑。

    ……

    教学楼二楼转角处站着一男一女,两人之间的氛围有些黏糊。

    “吕同志,你送的东西太贵重了,我不能要。”

    “贵重的是我的心意,而且只有这样的东西才能够配得上你。”吕文骏看着面前穿着白衬衫喇叭裤的年轻女生,深情款款地说道,将手里那支钢笔不由分说塞进对方手里,趁机挠了一下女生的手心。

    “也当做这段时间你陪我一块儿学习的回礼。”

    女生被他这一套组合拳打得脑袋晕乎乎的,手掌心被触碰到的地方痒痒的,感觉像是痒到自己心坎上,红着脸睨了眼模样俊秀笑容宠溺的吕文骏,磕磕绊绊地说:“那、那我就……”

    “老吕,有人找你!”女生话还没说话就被打断了,一个寸头男人走过来拍拍吕文骏肩膀,开玩笑说:“好小子真让我好找,外面有个叫啥姜如安的妹子找你,你可真受欢迎啊,天天都有妹子找。”

    吕文骏瞧着面前女生脸色发生变化,心里一紧,瞥了眼旁边坏好事的男生,解释道:“老谷,你别一天到晚跟我开这种玩笑,这不是坏人女孩子名声吗?你刚说的那个是我表妹……”

    老谷‘嘶’了一声:“就是你跟我们说的那个,那个非要跟着你来首都,还要抢你生活费的那表妹?”

    “嗯。”吕文骏无奈地点点头,面对两人同情的目光,叹了口气说:“我也没办法,她毕竟是我表妹,我总不能不管她吧?哎,我去看看她找我干嘛,估摸是没钱用了找我要钱花的。”

    “你这心地也太善良了,要换做是我,早就把这表妹撵回家去了。”老谷啧啧两声,跟着他一块儿走,嘴里还劝道:“要我说你就不能对这种贪得无厌的人太好,你越对他们好,他们就越要赖上你,到最后就甩不掉了!”

    收到钢笔礼物的女生附和着点点头,小声说:“我也觉得,吕同学,你生活都这么不容易了,每天自己不仅要想办法去辛苦赚钱,赚来的钱还要养你表妹,未免也太辛苦了些。”

    吕文骏听到女生这么关心自己,心里颇为得意,暗道自己只要再加把劲就能把对方给拿下了!这女生家庭背景可不一般,父母都是当官的,要是能攀上她,就不用发愁毕业后会分配到什么工作。

    虽然这个年代生活艰苦了些,但这时期的女生也更容易弄到手。

    “哎,没办法,我实在做不到看着她吃苦。而且我是个男人,吃点苦算不了什么,不是有一句话叫做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吗?”吕文骏温和地说道,“只要我熬过这些磨难,光明的未来就一定在等着我。”

    “再说了,我一个大男人总不能让女孩子去吃苦挨饿吧。”

    一番话说下来,收获了两道崇拜又佩服的视线。

    老谷挠挠头发羞愧道:“真是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老吕,我应该要向你学习,你真是太令人敬佩了。”

    “吕同学,我也要向你学习。”柳茜茜红着脸,眼里满是敬佩和仰慕。

    吕文骏笑了笑继续在两人面前树立自己的高尚人设。

    三人说说笑笑来到校门口,看到站在一棵大树下等待的姜如安,吕文骏脸上笑容收敛了些,走过去柔声询问:“表妹,你找我有什么事?”

    姜如安伸出手开门见山地说道:“钱给我,我没钱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