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被炮灰的年代文女主[快穿] > 第44章 第四个女主2 pua男给我死!

第44章 第四个女主2 pua男给我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钱给我, 我没钱了。”

    “前两天不是才给过你钱,怎么花的这么快。”吕文骏脸上带着果然如此的神情,一边温声说一边朝姜如安使眼色让她配合自己:“都让你省着点花了, 我现在还在读书,哪有这么多钱给你用。”

    这要是换作原身,肯定会为了照顾吕文骏的面子配合他演出,但姜如安不会。她只当做没看见对方的眼神, 摊开手说:“你把钱全都拿走, 一……”话还没说完, 就被吕文骏抬手捂住了。

    他神情不怎么好看, 冲身边的柳茜茜和谷平勉强露出一抹笑容来, “不好意思, 我跟我表妹说点事。”

    说完拉着姜如安往左手边偏僻的地方走。

    等确定这个地方说话不会被听见后, 吕文骏背对着远处的两人, 脸上笑容瞬间垮下来, 不耐地吼道:“姜如安你怎么回事,不是让你别来学校找我?你自己看看你现在的样子,邋里邋遢丢人现眼, 我怎么好意思和朋友他们介绍你的身份?”

    “你来找我干嘛?”

    姜如安丝毫没有被对方的话给影响到,回他:“你把钱全都拿走了,我没钱买厚衣服穿了。”

    “你身上这不是?”吕文骏挑起眉, 斯文的脸上带着苛刻和高高在上的神情,“有一件衣服穿够了, 你买那么多衣服干什么?姜如安你变了,你以前多懂事,怎么现在变得这么无理取闹这么物质……”

    就是这样。

    每次原身不管什么事情只要不如吕文骏的意,对方就会带着这么一副表情不断数落她的缺点不断打压她, 让她觉得自己是个什么都做不好的废物。原本一个自信阳光、爽朗爱笑的姑娘逐渐变得沉默自闭、自卑敏感。

    姜如安静静看着吕文骏不停指指点点,接着抬手啪得一声拍在他脸上。

    空气似乎都在这一瞬间安静下来。

    “我也不想这样,可是我压力真的太大了……”在吕文骏发怒之前,姜如安就先红着眼眶呜呜咽咽哭出来一副崩溃的模样,她眼泪像是掉了线的珠子一般往下落,大声喊道:“我发烧了都不舍得买药,你把钱全都拿走一分也不留给我,连吃饭的钱都没有,我真的坚持不下去了,我想回家呜呜呜。”

    “我不是故意打你,我只是、我只是压力太大了。”

    吕文骏没料到姜如安会突然情绪爆发,怒气定格在脸上,听到她说想回家后内心慌乱了一秒,他现在还没把下一个提款机弄到手,怎么可能让姜如安回家?于是他顾不得自己被打了一巴掌的事情,打算先把情绪崩溃的女人给安抚下来。

    他扯开嘴角露出一抹笑容,不小心拉扯到被扇巴掌的地方,脸色不由得一阵扭曲,放软声音说:“我知道你压力很大,我压力也很大啊,学校里厉害的人那么多,我得多看书多学习考出好成绩才有能力给你幸福未来。”

    “这件事情是我不对,我没想到你没给自己留钱。”

    吕文骏憋屈地从口袋里掏出五块钱,“拿去吧,买点东西吃,下次你在我出门之前说就好了,还跑来学校找我,这么远你不累吗?行了你赶紧擦擦眼泪回去吧,以后别说什么想回家这种话,你难道就放心我一个人待在首都、不怕我被别人抢走?你男人我这么优秀!”

    “不过你放心,虽然你身上没什么优点,但我只喜欢你。”

    看得出来对方是个老pua大师了,这一番话连糖带棍下来哪里是这个年代女孩子能招架住的?

    姜如安低着头轻声啜泣,伸手揉揉眼睛小声说:“我还想买件厚衣服,这衣服是房东奶奶借给我穿得,回去还得还给人家。现在这天气这么冷,我没有厚衣服穿容易发烧生病,就没办法出去摆摊赚钱了。”

    “……”

    吕文骏又掏了两块钱出来,心里肉疼得不行。

    他身上总共不到二十块钱,买了五块钱给柳茜茜买钢笔,又给了姜如安七八块钱,自己就只剩下五六块了。这点钱能干啥,出去吃几天馆子就没了!

    但为了安抚姜如安的情绪又不得不这么做,吕文骏感受着脸上火辣辣的痛感,心里憋屈得要死,他穿越过来这么几年还没挨过打呢!要不是想着这女人能赚钱给自己用他又没彻底拿下柳茜茜,才不受这窝囊气!

    等着!等死女人情绪稳定下来,他非得把今儿这气撒出去不可!

    吕文骏目光阴沉沉,“我马上上课了,你赶紧回去。”

    “好。”姜如安点点头,问他:“你下午回来吗?”

    吕文骏想说回去干啥,那小房间挤得要死,两个人在里面转身都困难!但他不小心触碰到脸上的伤口后,想法又改变了,心里冷哼着回:“回。”

    看着面前的女人因为他这个字而露出笑容,吕文骏又是得意又是不屑。

    果然,这个死女人还是爱他爱地死心塌地,估计是前两天看到他和柳茜茜在外面逛街心里失衡所以情绪才突然崩溃,稍微哄一下就没事儿了。

    这一巴掌打得这么狠,他下午非得找回场子不可。

    吕文骏没有表现出自己心里的想法,朝姜如安挥挥手:“行了,回去吧,以后没事儿别来学校找我。”

    “我知道了。”姜如安非常好说话的点点头,捏着钱离开。

    等她离开后,站在远处观望的柳茜茜和谷平才走过来,看着吕文骏左脸上那抹溢出血丝的巴掌印神情复杂地问道:“吕同学,你这、没事儿吧?要不要去拿点药擦擦,看着好像挺严重……”

    “老吕,你那表妹怎么回事,咋还动起手了。”谷平同情地看着他。

    吕文骏太阳穴突突直跳,无奈地叹息一声:“我就是让她花钱别这么大手大脚,可能是我说的话比较重她接受不了吧,就把身上的钱全都给她了。”

    柳茜茜闻言皱起眉头,心疼得不行:“全给她了,那你怎么办呀?”

    “没事,饿几天也没关系,我都习惯了。”吕文骏不甚在意地笑笑,借此机会给自己立人设,“我小时候在家经常挨饿,父母喜欢哥哥不喜欢我,还让我替我哥下乡。乡下条件比不上城里,经常饥一顿饱一顿,大不了就多喝点水。”

    谷平一脸震惊:“吕哥,你这也太惨了!这样吧,你这几天跟着我去食堂吃饭,反正我爸妈给的钱票也多。”他家里还算是有点钱,每个月会给不少生活费。

    旁边的柳茜茜也想为自己仰慕的人做些什么,可现在有外人在,她一个姑娘家矜持要面子,便什么都没说,打算等到谷平走之后跟吕文骏说自己花钱买下他送来的钢笔。男生自尊心比较强,她这么做也能很好照顾到对方的面子。

    吕文骏同学都这么惨了,对人还这么温柔体贴,学习又刻苦上进……最最最主要的是对她这么好!

    柳茜茜看着旁边男人迷人的笑容,脸色微微泛红。

    ……

    姜如安步伐轻快地离开学校,一想到自己给了吕文骏个大嘴巴子,对方生气却又不能发作出来的样子心情就舒畅得不行。她嘴里哼着小曲儿,走进百货商场里买了两件最便宜的棉衣,一共花了四块钱。

    冬□□服就算再便宜,也便宜不到哪里去。

    她原本是打算去学校搞臭pua男的名声,让对方把这些年来吃了的钱全都吐出来,走到一半又改变了主意。这么做太便宜这傻逼男人了,而且吕文骏脸皮这么厚,要是扛过流言蜚语等到毕业分配到工作再对其他女生下手怎么办?

    既然他这么喜欢PUA别人,那也让他尝尝这种滋味。

    姜如安迅速在心里谋划出了新的计策,所以才会在当时吕文骏拉着她往旁边走的时候没有反抗,而是默默跟上。

    嗯……傻逼男现在内心应该很生气,并且打算下午回去的时候找她算账吧?

    姜如安从百货商城出来,眯着眼笑了笑。

    她没有回家,而是去黑市买了富强粉、肉还有青菜,把手上的钱花了个七七八八,现在可以说是兜比脸还干净。提着东西回到家,姜如安开始在小桌子上揉面团,自己做面条要比出去买更加划算一下。

    等感觉到面团的硬度差不多了,她出门把小摊车里的炉子给拿出来,先用易燃的垃圾点火放进去,接着再往里面扔木头。

    原身一开始卖得是面条,她厨艺很好,即便是简单的面条也能做得异常美味,生意不错,但因为每天都只有她一个人准备材料,特别麻烦,所以每天都卖不了多少份,扣掉本钱一天顶多净赚个四五块。

    一个月下来也有百来块了。

    在首都待了两个多月,如果不是吕文骏,原身早就攒下一两百块钱了。

    姜如安眉眼沉沉,把买回来的肉用水清洗干净,接着拿起菜刀在菜板上疯狂剁剁剁,把肉剁得稀碎。起锅烧油,等油开始起小泡后把剁碎的肉沫放进去,放盐放味精放酱油八角豆瓣酱等等。

    她盖上盖子,把醒好的面团拿出来,在洗干净的擦板上撒上富强粉开始搓面条。

    锅里的肉沫开始溢出香味,勾得旁边的房东老太太口水直流。

    “姜丫头,你煮什么东西这么香啊?”老太太忍不住顺着香味走过来,在小通道外探了个脑袋,灰白色的头发异常显眼。她嗅了嗅空气中愈发浓郁的香味,说:“你这香味也太霸道了!”

    姜如安笑了笑:“我在准备明天摆摊的肉酱呢,差不多也煮好了,您尝尝味道怎么样?”

    “那我替你尝一口。”汪老太厚着脸皮应下,脚下步伐都急促了许多,走过来接过小勺尝了一小口,浓郁的肉香瞬间弥漫在口腔之中,口水流得更多了。她砸吧砸吧嘴,评价道:“味道有些咸了,不过还是很好吃。”

    姜如安笑:“这是放在面条里的肉酱,我多撒了些盐,味道重点才好吃。”

    汪老太赞同地点点头,把勺子还回去,眼睛还巴巴地盯着咕噜咕噜冒着油泡的锅舍不得移开。这一口不仅没有安抚到她的馋虫,肚子甚至还因此更饿了!这肉酱要是搭配上大白米饭,她一定能吃上两大碗,实在是太下饭了!

    见老太太一直盯着锅里翻滚的肉酱看,姜如安回去拿了个小碗,舀了勺肉酱递过去说:“您要是喜欢就拿点回去吃,我这次煮得不多,下次多煮点给您多送点。”

    “这怎么好意思。”汪老太知道面前的小姑娘没啥钱,这肉估计花了好几块,哪能白拿她的东西?但又实在是想吃肉酱,想了想干脆从口袋里掏出两块钱说:“这样吧,我花钱买你这碗肉酱!”

    姜如安:“不用给钱,您这段时间经常照顾我,就当是我的谢礼吧。”

    “不行!一码归一码,肉可不便宜,你要是不拿钱我就不要这肉酱了!”汪老太十分坚持。

    没办法,姜如安只好把钱给收了下来,转头又舀了半勺肉酱放进碗里。

    汪老太一乐,接过肉酱开开心心地往家走,回家煮饭也没做菜,打算就着这碗肉酱吃。饭刚煮好她的儿子儿媳突然回来了,一回来就问:“妈,您这是在家做啥好吃的,味道这么香?”

    “我没做啊。”汪老太给自己添米饭,坐在桌前用小勺子舀了肉酱浇在米饭上,搅了搅张嘴一尝,那味道真是好吃得不行,边吃边含糊不清地说:“你还记得我把旁边那杂物间租给一小姑娘不?那小姑娘做的肉酱,香得很!”

    “给我也尝尝呗。”儿子走过来拿起筷子就尝了口,眼睛一亮,连忙招呼自己媳妇儿:“快过来尝尝,这味道真不错啊!妈,还有饭没,我们也要来一碗!!”

    汪老太:“你们不是吃了饭回来的吗??”

    “没事儿撑不着,我还能再吃两碗。”

    汪老太:“……”

    这倒霉玩意儿,谁关心你撑不撑了!!这肉酱是她花钱买的,就这么点吃完可就没了!!她还打算省着点明天中午煮面条吃呢!!!

    姜如安还不知道自己做的肉酱引发了房东一家人的感情危机,她把肉酱捞起来用小盆子装着盖好盖子放在桌上和面条放在一起,旁边还有一小篮子青菜。等做完这些,外面天色都快暗下来了。

    外面响起脚步声。

    紧接着门被人推开,一身寒气的吕文骏走进房间,他本打算进来兴师问罪,结果却嗅到一股浓郁的香气开口说得话就从指责变成疑问:“什么东西这么香?”

    “刚刚隔壁太太给我送了点吃的。”姜如安随口敷衍过去。

    吕文骏问她:“你吃完了?”

    “是啊。”

    “你不会给我留点儿吗?如安,你这两天很不对劲,你虽然没什么优点,但至少之前对我很好,所以我才这么喜欢你。”吕文骏虽然有些可惜,但也找到了突破口,开口指责道:“可现在你连这点都做不到,我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继续和你在一起。”

    姜如安心里冷笑一声。

    她眼眶陡然一红,让吕文骏下意识往后退了两步,估计是今天被吓得不轻,毕竟脸上那巴掌印都还没完全消散呢。

    “我也不愿意把事情变成这样,但是我真的太累了,为什么隔壁家那对夫妻同样是大学生,他能一边念书一边赚钱给媳妇花,你却不行呢?”姜如安并没有用质问的语气,而是一边掉眼泪一边轻声问道,眼里浮现出失望。

    “你说让我来首都享福,但来了这么久,我一天都没好好休息过!吕文骏,你是不是在骗我?你是不是根本就没有能力让我过好日子?”

    吕文骏顿时就卡壳了。

    看着眼前满眼失望的女人,他察觉到一丝丝不对劲,“你怎么会突然这么想?”姜如安呜呜咽咽声音含糊不清,吕文骏把耳朵竖起来也只能隐约听到几个字。

    什么“隔壁夫妻”“大学生”“赚钱给老婆买新衣服”“她什么都没有”

    吕文骏悟了,原来是被别人给刺激到了。

    “你一天天的能不能别这么多事儿?咋啥都要比,攀比心这么重?”他不耐烦地吼道,“这日子是不是过不下去了?过不下去就收拾东西滚蛋,你以为你很好?外面比你好的姑娘一大堆,我为啥非得选你,还不是因为你懂事听话!”

    “呜——”

    “啪!”

    姜如安闻言,像是受到极大刺激般再次抬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呼在了吕文骏另一边脸上,巴掌声清脆响亮,甚至在狭小的房间里还带了点回音。

    “你、你怎么可以叫我滚蛋,我不同意!我不会同意的!”

    她哭泣着,双手握成拳头疯狂捶打在吕文骏胸口,外人看起来或许只是轻轻碰了几下,但其实姜如安每一下都用了不小力气。

    “你滚开!”吕文骏感觉自己都快被锤出内伤了,拉着面前发疯的女人往旁边拽开,揉揉胸口,又碰了碰自己火辣辣的脸蛋,被疼得倒吸一口凉气。

    看着面前又哭又闹的疯女人,他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死女人今天是怎么回事??

    吕文骏又急又气,还没做出什么呢,姜如安又开口说话了:

    “我知道了,你肯定是跟你们学校的女同学好上想甩掉我!我告诉你,我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的,我要去学校跟他们说你是我男人,我们在老家都已经办过酒席了!!”

    吕文骏心里咯噔一下,哪还顾得上发火,一把拉住准备往外跑的姜如安。这要是真让她去说了,拿自己在学校里养的鱼儿不就全得跑光?这怎么行!

    他哪还敢刺激姜如安,低声下气好言好语地哄着都来不及:“如安你别闹了,哪有什么女同学啊,我不是跟你说了吗我在学校基本上都待在寝室和图书馆。我这么喜欢你怎么可能跟你分开?开玩笑的嘛,你反应怎么这么大。”

    “好了别生气了,你打了我那么多下也该出完气了吧?别再闹了,我现在全身心都投入学习当中,如安,只有好好学习我才能分配到好工作,才能让你过上好日子你明白吗?”

    姜如安红着眼眶看他,语气带着点疑惑:“那为什么隔壁那位男同志可以一边念书一边赚钱?他媳妇儿说他成绩也很好,为什么你不行,是因为你没有他聪明吗?”

    男人怎么能说自己不行?

    “可能是他课程更轻松。”吕文骏又把隔壁的那对夫妻俩给骂了一顿,勉强扯出一抹笑容,说:“再等两年,等我毕业就不会让你继续辛苦下去了,好吗?”

    姜如安闻言深深叹了口气:“……好吧,我相信你。”

    “对不起啊文骏,刚才是我情绪太激动了,不该打你,下次一定不会了。”

    吕文骏:“……”

    还敢有下次??

    傻逼女人!要不是因为另外一个提款机还没搞到手,他特娘的才不受这窝囊气!什么玩意儿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这幅模样,还想过好日子?过个屁,等柳茜茜一到手立马把这死女人给踹掉!

    不、不行,不能这么轻易踹了。

    在这之前他必须摧垮死女人的精神,再让她看到自己出轨,暗示她去死。

    毕竟这女人也是个女主,不斩草除根万一以后又起来了搞他咋整?

    吕文骏在心里充满恶意地想着,眼里满是阴沉冷意。他眼睛一眨,收敛眼底的情绪,看到姜如安情绪稳定下来后又敷衍地哄了两句,接着才说自己明早有课,急急忙忙带着一肚子火气和一身疼痛感憋屈地离开。

    等到吕文骏走了,姜如安脸上神情一秒归于平静,慢条斯理地擦擦眼角泪水,和方才的模样判若两人。

    刚才打的巴掌和前一个不太对称,力道也轻了点,下回一定注意尽量让两个巴掌印对称一些更好看。

    打了吕文骏一顿的她神清气爽地给自己煮了碗面条,吃得个干干净净。

    次日姜如安起了个大早,将昨天就准备好的肉酱和面条青菜以及各种调料品往摊车放,给锅里掺满水,另外两个桶一个装着水一个装着柴火,推着小摊车往附近的工厂去。

    现在是改革开放初期,敢于迈出第一步成为吃螃蟹的人还没几个,工厂外边儿除了姜如安之外还有两个摊贩。一个卖得是包子,另外一个跟她一样卖面条,看到她,对方面上明显带出了警惕和敌意。

    姜如安没在意,自顾自地将东西摆放好,给自己煮了碗面条当早餐。她想了想,还是打开装有肉酱的小盆舀了点肉酱放进碗里,香气瞬间就飘了出去,勾出了众人肚子里的馋虫。

    “什么东西这么香?”

    “好像是从那边摊位上飘过来的,去看看不?”

    “看看吧,这香味可真霸道,闻着一下就饿了!”

    “嗐,我也是啊!”

    很快姜如安面前就围了一圈人,大伙儿看着她吸溜吸溜地嗦着面条,面汤上漂浮着一层油花,感觉肚子叫得更大声了。

    “妹子,啥味儿这么香?”

    “你这面条多钱一碗啊?”

    “嘶,真香啊……”

    姜如安一口气把汤喝完,笑眯眯地说道:“香味是我做的肉酱,我家面条便宜,清汤面一毛钱一碗,肉酱面要贵点儿,得三毛钱一碗。”

    “啥?三毛钱一碗,咋这么贵??”

    “大哥们,这里头可都是肉呢,满满一大勺,只卖三毛钱我都要亏了。”姜如安打开放着肉酱的小盆子给他们瞧了一眼,香味扑面而来,让摊位前的人不自觉又咽口水。

    她笑着问:“大哥们,来一碗不?热乎乎的肉酱面下肚,一早上都能有力气干活!”

    众人闻着这味道很心动,但又有些舍不得,犹豫纠结了好一会儿,终于有个人受不了诱惑大声嚷嚷道:“妹子,给我来一碗你这个肉酱面!”

    “好嘞。”

    姜如安应下,麻溜儿地抓了把面条往锅里扔,滚了滚拿起碗舀了面条,接着把面捞出来放进去,在顾客的注视下舀了满满一勺子的肉酱淋在面条上。

    “大哥接着,碗和筷子还得还给我啊!”

    “我就在这儿吃。”对方拿起筷子夹起肉酱尝了尝,眼睛发亮,搅拌搅拌面条大口大口吃着,嘴唇上都染着亮晶晶的油光。

    “怎么样怎么样?好吃不?”

    “你倒是说句话,别就埋头吃啊!”

    “嘿,给句话!!”

    “好吃!!”那人竖起大拇指,含糊不清地说道:“太好吃了,真的好香……吸溜吸溜……”

    “妹子,来一碗!”

    “给我也来一碗!!”

    “我也要!!!”

    “我来,能多加一毛钱肉酱不?”

    “……”

    摊位很快被围了个水泄不通,姜如安快速忙碌起来,由于人太多碗带得不够,那些还没吃到面条的人催着吃面的人快点,等对方吃完,不用姜如安动手自个儿就去桶里随便洗了洗,迫不及待地想要尝尝这肉酱面。

    两小时不到,带来的面条就卖光了。

    姜如安歉然地看着面前的客人:“不好意思啊,今天没想到会这么多人,这面条都卖光了……明天吧,明天再来,明天给您几个多放些肉酱。”

    “……行吧,那你一定要记得明天多给我放肉酱啊!”

    姜如安笑眯眯地应下:“好嘞!”

    然后开始收拾摊位往家走。

    剩下这些没吃到肉酱面又被香味勾得七上八下的人,只好退而求其次,去另外两个摊位买吃的。原本对姜如安羡慕嫉妒恨的两个摊主大喜过望,折腾一早上后发现生意居然比平时好了不少!

    他们也不嫉妒了,只盼着接下来都能像这样。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