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被炮灰的年代文女主[快穿] > 第45章 第四个女主3 pua男给我死!

第45章 第四个女主3 pua男给我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姜如安推着收拾好的小摊车慢悠悠往回走, 路过房东汪老太门前时,正坐在椅子上戴着老花镜缝衣服的老太太立马起身,喊道:“丫头!”

    姜如安停下脚步, “嗯?”

    “你哪儿还有多的肉酱没有哇?”汪老太有些不好意思,腆着脸说道:“昨晚我儿子儿媳回来尝了你那肉酱,说好吃,被他俩嚯嚯没了, 我都还没尝多少呢!你要是还有, 再卖点给我成不?”

    听着老太太对儿子的抱怨, 姜如安忍不住笑, 打开盖着肉酱的盖子:“您昨天的钱都多给了, 今天不需要再给钱, 您把碗拿过来, 我给您舀两勺。”

    “好好。”汪老太脸上浮现出笑容来, 麻溜儿地回房间拿出碗, 看着姜如安勺了满满两勺肉酱到她碗里,喷香的味道让已经吃过早饭的她感觉好像又饿了。

    姜如安和汪老太告别,推着车子回房间数钱。

    钱基本都是一毛一毛一分一分的, 堆着看起来还挺多,她先把厨具碗筷啥的全都清洗干净,擦擦手上的水珠开始清数自己今天卖了多少钱。大多数人点的都是三毛钱一碗的肉酱面, 只有少数人舍不得只点了便宜碗清汤面,让她放了点肉酱里的油, 搅拌搅拌吃着感觉也很香。

    清点完,一共有十五块,扣掉买肉富强粉的钱净赚了十块。

    比原身平时摆摊赚得要多,原身比较节俭, 不舍得花钱去买肉来制作肉酱,卖的都是清汤面,不过她煮得面条味道都更好些,每天接待老顾客能净赚个四五块也非常了不得了。

    数完钱,姜如安给自己做了个大点的钱袋子,把钱装进去挂在腰间,看也不看桌上用来赚钱的小圆盒,也不在意吕文骏要是没钱会咋办。盆子里的肉酱估摸着还能卖个两天,她想了想,去黑市买了富强粉以及二两肉,打算做面条的同时再做点饺子皮卖饺子。

    另一边,学校里。

    柳茜茜看着坐在自己身边的男人,脸颊泛红,轻声说道:“吕同学,你不用抢着帮我付钱的,你自己赚钱不容易,还要给表妹花……我自己有钱,可以自己付钱。”

    “和女同志一起吃饭,怎么能让女同志付钱?”吕文骏笑得温和,彬彬有礼地替她拉开桌前的凳子,动作十分绅士礼貌,同时向她发出邀请:“柳同学下午有空吗?南大街有场电影,你要是有空我们可以一起去看电影。”

    柳茜茜脸色更红了点,被对方迷得不行,点点头小声应下。

    于是午饭过后两人便一起离开学校去南大街,吕文骏一边和旁边女生说话一边算着身上的钱还能让自己支撑多久。想要柳茜茜这样从小不缺钱花的女生,前期的付出就要更多些,可他现在身上仅剩下三四块,顶多再撑两天。

    明天得回去拿钱了,那个死女人休息了这么多天应该去摆摊了吧?

    正想着,他突然听到旁边的柳茜茜说:“咦,吕同学,那不是你表妹吗?”

    吕文骏抬头朝着柳茜茜伸手指的地方看过去,果然看到姜如安那个女人正提着东西往家走,他心里一紧,连忙拉着柳茜茜往旁边躲开,生怕被发现。

    “吕同学,你为什么要躲呀?”柳茜茜有些疑惑。

    吕文骏见姜如安没发现他们,不由得松了口气,无奈地耸耸肩回道:“柳同学,你很希望我表妹跟我们一起去看电影吗?我好不容易才把你约出来,不想让其他人打扰我们。而且我表妹要是看到我,说不定又要问我要钱花了。”

    柳茜茜一想也是,听着对方如此直白的话语,神情羞涩不已。

    这个年代的电影压根儿就没啥看头,吕文骏颇为无聊地看着投屏上的演员吼得撕心裂肺,余光往周围扫了圈,见其他人都是一副深有同感红着眼眶的模样,心里暗嗤一声真是一群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

    他心思并不在电影上,而是趁着周围光线昏暗悄悄把手伸向柳茜茜,试探着牵起对方的小手。

    “!”

    正专心看电影的柳茜茜被突如其来的触碰给吓了一跳,差点惊呼出声,低头一看牵住自己手的人是吕同学,脸颊飘上一抹红晕,指尖颤了颤没有选择挣脱。

    吕文骏嘴角微微一勾,扬起一抹得逞的笑容。

    电影散场,两人心照不宣地牵着手慢腾腾地在路边走着,谁也没开口说话,等快要到学校时,柳茜茜才因为害羞把自己的手抽了回来。

    “茜茜,我可以这么叫你吗。”吕文骏深情款款地看过来,“你以后就叫我文骏吧,叫吕同学有点生分。”

    柳茜茜咬着唇瓣,微不可见地应了一声。

    吕文骏脸上笑容更深了些,抬手温柔地揉揉对方的脑袋,接着在没人看到的地方俯身向前,在柳茜茜额头上亲了亲,压低声音让自己显得更加性感强势一些:“傻姑娘,明天我满课,后天我再带你出去逛逛,嗯?”

    柳茜茜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知道晕晕乎乎地点头。

    等到吕文骏离开后,她才捂住自己红彤彤的脸蛋觉得有些不敢置信。自己和吕同学一路牵手回学校,吕同学还亲了她!所以他们现在是在处对象吗?可吕同学也没跟自己表白……

    柳茜茜心里又是激动兴奋又是失落郁闷,被这种患得患失的情绪折磨了一个晚上。第二天起来离开宿舍楼没有看到吕文骏的身影,才想起昨天对方说他今天满课没时间来找自己,心里不由得更加失落。

    她心想吕同学这么优秀的男同志居然会跟自己在一起,感觉就像是在做梦一样,吕同学还经常给她付钱送她礼物……那可都是吕同学辛辛苦苦赚来的钱呢,自己可以为对方做点什么事情呢?

    柳茜茜想着,突然想到了那位一直问吕文骏要钱的表妹。

    她帮吕同学给表妹钱,表妹就不会再缠着吕同学要钱了,吕同学不就可以轻松一些了吗?可她不知道表妹住在哪儿……柳茜茜想到昨天在南大街看到了对方,打算过去碰碰运气,要是碰不到就托人帮忙调查一下好了。

    怀着这样的想法,柳茜茜抬起脚就往南大街去。

    她在南大街晃悠片刻,还真看到了表妹又提着一大袋东西步伐匆匆地走着。柳茜茜不由得皱起眉头,一边想这表妹花钱还真是大手大脚的,都不知道体谅自己表哥,一边走过叫住对方:“你好!”

    ……

    姜如安又从黑市买了富强粉和肉回家为明天的摆摊做准备,突然被一个长相面熟的女生拦住去路。她眉梢轻轻一挑,看向面前挡着自己的女生,脑子里很快就冒出对方的身份,是吕文骏看中的另一个猎物。

    原身就是看到吕文骏和她亲亲我我才会被刺激得自杀。

    不过这姑娘也是受害者,她从头到尾都不知道自己的对象其实是个脚踏两条船的有妇之夫,还一直以为原身真的是吕文骏的远方表妹。姜如安原本打算忙完这两天就去学校找这位女同志呢,没想到对方却先一步找上门来了。

    她收敛思绪露出一抹笑容热情地说道:“你好!我记得你,你是文骏的同学对不对?听文骏说你们在学校挺照顾他,真是谢谢你们啊,你现在有空吗?要不去我房间坐坐,我也想跟文骏的同学聊聊呢。”

    柳茜茜:“……?”

    为什么吕同学的表妹这么热情,而且她还直呼自己表哥的名字,听起来怎么感觉怪怪的?

    她正疑惑着呢,就被热情的表妹不容拒绝地拉到了自己租住的房间。

    看着面前这个狭窄到仅能放下个木板床以及小桌子的房间,柳茜茜有些震惊,这房间连她书房的一半大小都没有呢,这样的地方也能住人吗?还有这床上的被子这么薄,现在这个天气盖着不会觉得很冷吗?

    “同学,喝点热水暖暖身子。”姜如安倒了碗热水递给对方,笑容灿烂:“这碗不脏,我洗的很干净。”

    柳茜茜迟疑地接过碗,说了声谢谢。

    “嗐,这么客气干啥,我还要谢谢你们在学校里照顾文骏呢。”姜如安不甚在意地摆摆手。

    柳茜茜犹豫片刻问道:“你、你为什么不叫吕同学表哥,要叫名字呀?”

    “你说这个啊。”姜如安眼眸微微一眯,漫不经心地回她,“因为我和文骏不是表兄妹啊,我家是夫妻,都已经在老家办过酒席啦!”

    柳茜茜闻言瞪大眼睛,下意识提高音量问:“你说什么??你和文、你和吕同学是夫妻??”

    “是呀,文骏被首都大学录取之后我和他就办了酒席啦,他还说担心我一个人在老家,让我来首都陪他。”姜如安只当做没看见女生脸上不敢置信的神情,自顾自地往下说:

    “文骏这个人做事就是粗心大意,前两天把我摆摊挣得钱全都拿走了,害得我没钱买厚衣服穿差点又生病了……那天我生病了所以情绪有些激动,没有吓着你们吧?”

    柳茜茜:“你、你摆摊挣的钱?钱不是吕同学打工赚的吗?”

    姜如安微微睁大眼睛,笑着说:“文骏天天在学校里看书学习,哪有时间去挣钱?这钱都是我出去摆摊卖面条赚的,不过他说,等他毕业分配到工作了就会让我过好日子。”

    柳茜茜回忆了一下,发现吕文骏的确基本上都在学校里待着,偶尔离开学校一趟也很快就回来了,这段时间更是天天都在找她。真的是在赚钱哪会有这么多空闲时间?

    “可是,为什么你们要对外说是表兄妹?”

    姜如安:因为吕文骏是个傻逼渣男啊宝。

    她眨眨眼睛,笑着回道:“啊这个,是因为文骏说想要等到自己有成就之后再风风光光给我一个名分……对了,同学我想知道文骏在学校里过得怎么样?他只有没钱的时候才会回来,也不喜欢跟我说学校里的事情,我都不知道他在学校里发生的事情呢。”

    柳茜茜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面对女人的眼神,心里不免涌上一阵羞愧。她应该怎么说,说你的丈夫在学校里对她献殷勤,昨天带她去看电影两人手牵着手回来还亲了她吗?

    想到这,柳茜茜一阵恶寒,恶心得想吐。

    她没想到在自己面前表现得如此绅士体贴的吕文骏居然是有妇之夫,有妻子还对自己这么暧昧,拿着妻子赚的钱给她买东西!!

    “同学?”

    柳茜茜回过神,逃避地躲开姜如安的视线,垂着眼眸磕磕绊绊地回:“我、我和吕同学也不是太熟,不过他、他在学校和女同学走的挺近,你还是多注意点吧。”

    “这个啊,他跟我说过,就只是和同学讨论课业,我能理解。”

    柳茜茜神情复杂:“……那你也得多注意才行,万一、我是说万一他背叛了你怎么办?”

    姜如安叹息一声:“可是我也没办法盯着他呀,我又不是首都大学的学生。这样吧同学,要不就麻烦你替我盯着他可以吗?哦还有,你千万不要告诉文骏我跟你说的这些话,他不是很喜欢我告诉别人我跟他之间的关系呢。”

    “???”柳茜茜愣住,“这、我、我跟他不熟,我也不好盯着他吧……”

    “你们一个学校的,他要是跟谁有什么你肯定能比我先知道呀,同学,就麻烦你了。”姜如安握着她的手晃了晃,语气里充满感激,还说:“为了表达我的谢意,这是我自己做的下饭肉酱,味道还可以,你拿回去尝尝!”

    柳茜茜想拒绝,但完全抵不住姜如安的热情,加上鼻子嗅到了肉酱浓郁的香味,张嘴话还没说出来倒是听见了响亮的咽口水的声音。

    她:“……”

    啊这,尴尬极了。

    姜如安忍不住笑,又立马憋回去,“我的谢意,别拒绝。”

    柳茜茜:“……”

    她坐不下去了,拿着肉酱跟姜如安说了声再见逃一般地离开这个让她心碎又尴尬的悲伤之地。

    一路跑回宿舍,柳茜茜把自己埋在被子里,想到吕文骏居然是个有妇之夫还来骗取自己感情,眼泪就止不住往下落。自己不仅这段时间的感情错付了,甚至还无意中插足了别人的感情成为小三。

    她越想越伤心越想越难过,哭了好久,直到肚子唱起空城计才抽泣着从床上爬起来,目光放空地看着用小玻璃瓶装着的肉酱。

    柳茜茜回忆起刚才闻到的香味,忍不住从床上爬起来打开盖子尝了一小口。

    “……呜呜呜呜好吃。”她不争气的口水从眼角落下来,“呜呜太好吃了,呜呜呜吕文骏这个骗子、大骗子呜呜有做菜这么好吃的媳妇还来骗我、呜呜呜……”

    ……

    昨天一天没去找柳茜茜,想必对方已经抓心挠肺了吧?

    呵,这种欲擒故纵的手段他可是百试百灵呢!

    吕文骏勾起嘴角邪魅一笑,对自己的计划手段充满自信心,他昨天就是故意冷落不去找柳茜茜的,等对方的心情随着他的行为举动不停变化,那就证明对方已经上钩一半了!

    接下来只要先不停地对她好夸她让她慢慢疏离自己的小圈子只围着自己一个人转悠,等到时机成熟之后再开始打压对方,不断从对方身上挑刺找缺点……这样一段时间下来,她就会和姜如安那个蠢女人一样离不开自己,对他百依百顺了。

    吕文骏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面带无懈可击的温柔笑容来到女生宿舍外。

    很快他就看到柳茜茜从宿舍下来,对方神情看上去异常憔悴,两只眼睛又红又肿一看就知道是哭过很久造成的。吕文骏有些讶异,没想到这个柳茜茜对自己已经情根深种了,这才一天没见面而已就难过成了这幅模样。

    他顿时对自己更加自信。

    迈着张扬自信的步伐,吕文骏朝着自己猎物走过去。

    “茜茜。”他温柔地出声喊了一句,露出一抹歉然地笑容,说:“抱歉,昨天我的课程实在是太多了,抽不出时间来找你,你现在有空吗?”

    柳茜茜冷眼看着面前的男人,眼睛略微酸涩,因为昨天哭得实在是太久了。毕竟这是她长这么大第一次喜欢人,结果摔了这么大个跟头。她本来想直接在这里戳穿面前这个男人的真面目,但想到昨天姜如安说的话又强行忍了下来,语气生硬:“吕同学,麻烦你跟我过来一下,我有点事情想跟你说。”

    “茜茜,不是说了让你叫我文骏吗,嗯?”吕文骏特意让自己声音听上去性感充满磁性。

    柳茜茜被恶心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脚下步伐忍不住加快了些。

    很快两人就来到一处偏僻很少人经过的地方。

    吕文骏满眼深情地叫了一声:“茜茜,你……”

    “闭嘴,不要叫我茜茜,我听着恶心。”柳茜茜打断他的话,眼里满是不屑鄙夷和恶寒,反手给了吕文骏一巴掌,“呸!有妇之夫还来跟我献殷勤,真是恶心!你以后要是再敢过来找我,再敢叫我茜茜,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吕文骏被打蒙了。

    “茜茜,你在说什么,什么有妇之夫?”

    柳茜茜冷哼一声:“你还跟我装傻,你自己是什么情况你不清楚吗?”

    吕文骏两天接连被两个女人扇了巴掌,内心的怒火都快要控制不住了,但面前这个人显然不是他能够发泄怒火的存在,因此他只能扯出一抹笑,企图蒙混过关:“你是不是听我表妹说了什么?你别听她瞎说,她就是怕我处了对象之后她拿不到钱才乱说话,我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了解吗?”

    “你把我当傻子忽悠呢?”柳茜茜说,“那你告诉我,你在哪里打工挣钱?带我去看看啊!”

    “……”

    吕文骏失语。

    这怎么回答得上来,他压根儿就没去打工啊。

    见吕文骏不说话,柳茜茜又冷笑一声:“回答不上来了?你真恶心,拿你妻子辛辛苦苦赚的钱花在别的女生身上,拿着你的东西滚蛋!”

    她从口袋里掏出吕文骏送的那支钢笔,狠狠地砸在对方脸上,转身毫不留恋地离开,只留下脸色难看的吕文骏站在原地久久没有动作。

    “丫头,又收摊回来啦?”

    姜如安笑眯眯地点点头:“汪奶奶,昨天的肉酱吃完没,要不要再来点?”

    “还有点儿!”汪老太也笑着回她。

    聊了一会儿,姜如安才继续推着摊车往家走,动作熟练地洗了厨具数钱。

    她的摊位出了名,每天都有人从老远的地方过来排队就为了吃上一碗肉酱面。还有人花钱只买肉酱,就为了中午可以下饭吃。

    这几天,每天的净收益都在往上涨,到现在总共攒下快一百了,不过这点钱要是想拿来开店还远远不够。

    刚把钱收好,禁闭的房门一下子被人踹开,怒气冲冲的吕文骏出现在门口,正恶狠狠地盯着她。

    “你回来啦?”姜如安眉梢往上挑了挑,“今天来这么早,没课?”

    “姜如安!你是不是告诉别人,我俩不是表兄妹了?”吕文骏压抑着怒气。

    姜如安回他:“是啊,怎么了。”

    “不是让你不要跟别人说吗??”

    “我就只跟一个女同学说了,我还让她别说出去,这也不行?”姜如安提高音量,皱起了眉头:“你这么生气干嘛,这有啥不能说的?咋的了,你是有啥事情瞒着我吗?”

    吕文骏避重就轻,“你为什么不能听我的话,听我话就这么难吗?啊?都说了等我毕业分配工作之后再说,你为什么不听?”

    “怎么了,说出去是会影响到你分配工作吗?你是不是有啥事儿瞒着我,不让我跟人说和你的真实关系,是不是怕我影响你跟别的女同学在一起?”姜如安冷笑一声,“我就说了,你能拿我怎么着?”

    吕文骏被戳中内心想法恼羞成怒,听到最后一句话顿时就被激怒了,心想我还治不了你?开口威胁道:“这日子没法过了,咱俩就这样吧!你要是现在跪下来给我磕头道个歉,我考虑原谅你这一次。”

    “我忍你很久了。”姜如安从床板上站起身,反手一巴掌打在吕文骏脸上,另一只手薅住他的头发往后狠狠一拽:“真当我有多稀罕你呢?你看看你除了念书你能干啥?”

    “你会软饭硬吃,你会动不动威胁我,要不是看在我爸妈挺喜欢你的份上,我会忍你到现在?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我非要跟你在一起离开你就活不下去了?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你就是装得再厉害,你也只是个靠着女人养的软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